第158章 多災多難木葉村(求訂閱)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很困的幽白 本章︰第158章 多災多難木葉村(求訂閱)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木葉︰日向家的小贅婿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以林輕墨開頭為防盜章節,五點會刷新正文內容,各位早點睡不要熬夜)

    “林輕墨,反抗不了的話,乖乖選擇順從于我,你會舒服很多的呢。”

    充斥著無邊煞氣和怨念的試煉秘境,

    一處死寂,幾近無人的荒漠之地。

    一身著黑衣,身姿嬌小縴細的清冷女子面前,有著一位面容俊俏,但看起來吊兒郎當,渾身上下滿滿輕浮之意的華服男子。

    而在這男子的身旁,還有一尊被濃濃不祥、暴虐之氣包裹著,像是傀儡一般的邪物。

    “身處三宗試煉之地,徐天蛟,你貴為掌門之子,居然想要在這里為難同宗嗎?”

    那名為林輕墨的女子櫻唇微啟,清脆帶著冷意的聲音在這荒漠寂靜之地很是清晰。

    “同宗?你若乖乖順從于我,烙下我的印記與我結為道侶,那我們自然是同宗,但若是你執意要反抗的話...”

    徐天蛟上上下下細細打量著林輕墨,“那你就是叛宗之人,今天我勢必在這里清理門戶。”

    一邊說,他還一邊搓搓手,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

    死死盯著面前的華服男子,林輕墨柳葉眉下的一雙杏眼淡然無波,臉上更是沒有多余的情感,雙手背在身後,似是對男子的話毫不在意。

    “你要是...”

    徐天蛟看到面無表情的林輕墨,還打算開口勸說些什麼。

    但還沒等他說出口,眼前的美人卻是忽的高高躍起。

    緊接著,一把飛劍出現在她腳下,眨眼間便已經從他面前遁走。

    望著這道飛去遠去的身影,徐天蛟冷笑一聲。

    不緊不慢的用手中的鎖鏈死死束縛著旁邊的邪物傀儡,驅使著一起朝那道身影追去。

    呲——

    刺耳尖銳的摩擦聲響起。

    “林輕墨,你不會真的覺得你能逃得掉吧?”

    當徐天蛟來到發聲源的地方時。

    剛剛在他面前直接遁走的林輕墨,此時正沉著一張臉,驅使著一把飛劍,不斷轟擊在面前的虛空處,靈氣四濺。

    金色符文在虛空中浮現,就像是一面無形的牆壁一樣,把這方圓百里範圍與外界隔開。

    可不論她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破開這陣法分毫。

    雖是同為超凡境修士,但林輕墨很清楚,徐天蛟貴為掌門之子,底蘊上跟她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她沒有任何打斗的念頭,直接選擇逃遁。

    可現在...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貪婪,真以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跟進我的陣法里,奪取我的機緣嗎?”徐天蛟戲謔的看著這不斷揮劍,可惜沒有半點用處的林輕墨。

    “這凶魂,可是我這一脈從百年前就開始布置,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居然還敢跟過來?笑話!”

    “要不是看你還有幾分姿色,你不會以為就憑你,能不觸動陣法跟到這吧?”

    說完,他雙手抱胸,滿是期待的看著面前的清冷美人,“那麼現在為你的貪婪付出代價吧,我們落雲宗的...第一美人!”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他手中的咒文鎖鏈發出妖異的紫光,憑空飄起。

    而一直在他身旁安安靜靜的邪物傀儡踏前一步,朝著林輕墨走去。

    一邊走,那束縛在他身上的鎖鏈緩緩擴散開,環繞于周身,渾身的凶煞之氣逸散出來,抬步間,偶爾能看到一雙慘白無血色的腳在煞氣濃霧中時隱時現。

    不甘心的最後看了一眼陣法之外的世界,林輕墨驀然回首,面若冰霜,“...那就讓我試試,你們徐家百年來一直等待的“機緣”,到底是何方神聖。”

    說罷,便不再是將目標放在陣法上,而是面對這一步步走來的傀儡,“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不會有第三個選項!”

    她的語氣滿是決然,但從始至終都沒有慌亂,從初入修煉界的時候,她就已經做好了身死道消的準備,並不畏懼死亡。

    青芒于她指尖環繞,一柄飛劍如游魚般在空中靈活飛動。

    嗡——

    但還沒等林輕墨灌注足夠的靈氣于自己的飛劍上,只听見虛空中的飛劍就像是生了靈性一般,哀怨的劍鳴聲從劍身上響起。

    緊接著,原本像是閑心漫步一樣朝這邊走的傀儡,身上凶煞之氣再一次暴漲,他似乎是感受到了林輕墨的殺意。

    眨眼間,千丈之外的傀儡已然是忽然出現在她面前,周邊黑色煞氣迅速凝聚起來,化作一條巨大的手臂,捏緊拳頭朝她揮來。

    遮天蔽日,她渺小的身體在這龐大拳頭下顯得極為單薄。

    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的是越來越接近的拳影,林輕墨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只有那天空中的飛劍就像是提前感受到一樣,直沖而下,劍尖直指煞氣,擋在這巨大拳頭面前。

    這飛劍竟是自動護主了!

    砰!

    青色的靈力與黑色的煞氣在虛空中踫撞。

    當黑霧形成的巨大拳頭與劍尖觸踫在一起的時候。

    這柄極具靈性,被青木之氣環繞的飛劍就像是碎裂的木頭一樣,從劍尖的地方開始崩散,直至劍柄在林輕墨呆滯的目光中,完全碎裂開,化作塵霧。

    不過這一拳,好歹是擋住了。

    “可惜啊...一柄有機會生出劍靈的飛劍。”徐天蛟驅使著一把飛劍,悠閑自在的從天空中居高臨下,俯視著地面上的這場戰斗。

    他的口中雖然說這可惜,但語氣里卻是沒有半點遺憾,而是帶著滿滿的興奮。

    強,太強了!

    這尊凶魂遠比爺爺他們預估的還要更加強大!

    林輕墨作為他們落雲宗的第一美人,這實力上自然也不用說的。

    而那飛劍可是落雲宗紫霞峰的峰主親自煉制,贈予這林輕墨,在這堅硬強度上,絕對是要強于專修肉身的修士。

    但在這凶神的手里,卻是沒有撐過一回合就直接被轟碎。

    稚嫩白皙的皮膚輕顫著,如此近距離的範圍,讓林輕墨滿臉的慘白,她能清晰感受到從眼前這個怪物身上傳出的無邊煞氣和凌厲殺意。

    而在她的面前,那尊凶魂已然再一次揮起拳頭,但這一次她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除了腳底下站著的區域,四周圍不論是天下還是地下,都在這煞氣的覆蓋範圍內,她已經沒有了逃跑以及生還的希望。

    “殺了她!快點殺了她!”徐天蛟激動的開口喊道,神色已然帶著瘋狂。

    在見識到這尊凶魂的實力以後,他已經不想要這個女人了。

    他們一脈冒險喚醒這尊凶神是對的,只要能好好供養這尊凶神,他們徐家絕對能夠獨佔落雲宗,甚至是劍指東南,拿下這浩蕩強國!

    他現在想要的就是讓這尊凶神見見血,拿這個貪婪的女人祭旗。

    至于美人?往後的日子里,只要有這尊凶神在手,他要多少有多少。

    捏緊拳頭,林輕墨已經听到了徐天蛟的命令聲,死死咬著牙關,抬起頭怒視著天空中那張令人厭惡的臉龐。

    畢竟是陪伴多年的飛劍,又生出了靈性替她擋災,現在劍被毀了,她不可能沒有感觸。

    不過從始至終,林輕墨沒有半點畏懼,更沒有退後半步,她是一個很要強的女人。

    但就算她在要強,在這恐怖傀儡的面前,她根本沒有任何勝算,一分一毫都沒有,雙方的實力根本不是在一個層面上。

    而就在這個時候,已經在她面前揮起拳頭的黑霧猛地止住,那拳頭竟是沒有砸下。

    “你在教我做事?”

    黑霧內,忽的傳出了一個聲音。

    本來凝聚成拳,面向林輕墨的黑霧瞬間崩散,那道在煞氣環繞中若隱若現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轉過身,瞧向了天空中的徐天蛟。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說話的方式更是極為別扭。

    就像是一個很久沒有與人接觸,沒有與人說話的山中野人一般,帶著怪異的腔調。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個男人。

    “你!你居然還有意識!不可...”

    天空中,本來還極為興奮狂熱的徐天蛟,在听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臉色大變,剛想開口說些什麼。

    但還沒有等他把嘴中的完整話語吐露出來,本來還圍繞在林輕墨四周圍的無邊煞氣已然是沖天而起,就像是一根根藤蔓一般朝著這徐天蛟卷去。

    “束!”

    第一時間,徐天蛟只來得及驅使體內的靈力,調動那傀儡身上的拘靈鎖鏈嘗試對這尊傀儡進行束縛,但渾身上下已然被煞氣包裹其中。

    這是他慌亂之中做出的選擇,逃跑肯定是沒機會的。

    徐天蛟很清楚,在這尊凶神面前,他一個超凡境修士根本沒有逃跑的機會,他能做到的只有第一時間調動束縛他的手段,控制他。

    “看你年紀輕輕,沒想到花樣挺多的啊,還喜歡玩捆綁?”

    黑霧中再一次傳出聲音。

    緊接著,是一條慘白的手臂從黑霧中探出,一把抓向了閃爍著妖異光芒的鎖鏈。

    鎖鏈上的法紋不斷閃爍著,在徐天蛟驅使下收縮。

    但可惜,這鎖鏈不論怎麼晃動,始終難以逃脫那只手掌的緊握。

    “你該不會...以為這玩意能捆得住我吧?”

    濃郁黑霧逐漸散開。

    霧中,只見一身軀魁梧的漢子臉色淡然站在其中,黑色長發凌空飄起如同一條條蛇魔一般,他赤著上身,下身被黑霧遮蔽,膚色雖是慘白,但卻極為壯碩。

    直著腰板,他雙手隨意的扯著這所謂的拘靈鎖鏈,俊朗五官下,一對笑眼極為惹人注目,笑起來就像是一輪彎月眯起。

    但雖是在笑,此時此刻這男子周身環繞著暴虐凶煞之氣,卻是讓人生不出半分親近之感,反而是有一種笑面虎似的錯覺。

    “不好意思,想玩情趣的話,我比較喜歡普通的繩子,用這種鐵鏈子不合適。”

    說著,他像是玩膩了這鐵索,笑眯眯的抬起手掌,看向天空中被黑霧籠罩著,只有頭露出來的徐天蛟,“居然敢對我用主僕契約,有意思。”

    漆黑、死寂。

    這里洛北河的精神空間。

    在那一場渡劫惹來的天災之下,他沒有任何生還希望,被這方世界的意識直接摧毀了肉體,千年修為眨眼成空,只剩下一縷殘魂得以遁走。

    暫時失去神智和意識的殘魂,在本能的趨勢下,找了一處凶煞秘境遁入,掩去天機。

    千年的休養讓這縷殘魂逐漸凝實,昏迷不醒的意識也得到了喘息...

    ...

    “這...這具殘魂好生凶殘!僅是沉眠于此,就讓這個秘境有如此浩瀚的煞氣凝聚。”

    “若是能待我更加強大,借由拘靈之法,或許能給這殘魂烙下主僕印記。”

    “可這方秘境僅有超凡境以下的修士才可進入,我會有機會嘛...”

    ...

    “這就是父親說的凶魂嗎?”

    “集三宗之力,用百年時間于此處試煉,死去的弟子供養此凶魂,竟然還沒有能讓他甦醒。”

    “還差一點,或許只能再等下一代了,真不甘心啊...”

    ...

    “這就是爺爺說的...凶魂沉眠之地嗎?”

    “僅僅只是站在這里,就有一種難以擺脫的窒息感,要不是有這顆冰心護主心脈,我可能早就被這股凶煞之氣沖垮了神智...”

    “那麼接下來只要喚醒他,在他身上烙下印記,抹去他的意識就可以了...”

    ...

    斷斷續續的話語在洛北河的耳邊響起,他想要睜開雙眸,但卻始終難以開眼。

    這方天地在抗拒他,在排斥他,從渡劫時被發現了以後,他的靈魂一直都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終于...

    在最後那個稚嫩男聲傳出,帶著興奮激動之意以後,他...終于能動了...

    ...

    “就憑你也配對我用主僕烙印?”

    洛北河笑眯眯的盯著虛空中,在黑霧包裹下不斷掙扎的徐天蛟。

    而他的手背上,有一個深紅色法紋正不斷的閃爍,這紅色紋路在試圖從手背上往他全身蔓延,配合著拘靈鎖鏈控制他。

    但可惜,這攀爬的紋路始終離不開洛北河的手背,被他的氣息死死鎮壓住。

    “用主僕契約也就算了,但是...你這家伙為什麼是個男的啊!”

    他還在繼續說著,神色頗為有些苦惱,“別人家的召喚師,別人家的啟靈,都是清純漂亮的小妹妹,怎麼我這個...”

    說到這里,他有些嫌棄的看著哀聲求饒,鼻涕眼淚一把一把落下的徐天蛟。

    “算了算了。”

    像是放棄了一樣,洛北河有些失望的搖搖頭,捏緊了手中的鐵索,而在他周身的黑霧更像是小蛇一樣,分出一絲纏繞于他的右臂之上。

    “我又不是于禁,你也不是曹焱兵,我想我還是自己重新挑一個听話的老板吧。”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他手中纏繞著的煞氣猛地躁動起來。

    “不過看在你教了我一種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辦法,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緊接著,洛北河手里捏緊的拘靈鎖鏈就像是一桿長槍一樣,被他直直拋出去。

    砰!

    揮動手臂時,強大力道和速度帶起的音爆就像是驚雷一樣,在虛空中炸開。

    在洛北河的背後,林輕墨只是眨個眼的功夫,幾分鐘之前還肆無忌憚,一臉囂張的徐天蛟,頭顱就像是西瓜一樣直接炸開。

    血雨濺撒一地,但又很快被那些煞氣給吸走,消失得干干淨淨。

    轟!

    又是一聲巨響。

    巨力揮動下,筆直如同長槍一樣的鎖鏈直射而出,在貫穿徐天蛟頭顱以後,速度絲毫沒有衰減,朝著天空中飛去。

    很快的,這鎖鏈就撞在了籠罩方圓百里的陣法上。

    這個剛才林輕墨不論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破開分毫的陣法,竟是無意中被這凶人的一擊給擊破了。

    虛空中凝聚起來的透明符文牆壁,就像是碎裂的鏡面一樣落下,又在空中化作了靈氣,被煞氣吞食一空。

    “蕪湖,完美,要是還有機會參加奧運會的話,擲標槍我絕對能拿個金牌,為國爭光。”


如果您喜歡,請把《木葉︰日向家的小贅婿》,方便以後閱讀木葉︰日向家的小贅婿第158章 多災多難木葉村(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木葉︰日向家的小贅婿第158章 多災多難木葉村(求訂閱)並對木葉︰日向家的小贅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