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搗蛋喵喵 本章︰第156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女皇她風靡全星際 搜書網()”查找最新章節!

    蕭衍走到陸兆星身後,與江澄對視︰“別鬧了,鬧大了對我們很不利。”

    “澄姐……”

    陸兆星一臉不知所措的跑到江澄身邊。

    “要不我們就……”

    就在這時,一聲疾呼,“江澄!!”

    倒在地上的少年吃力的爬起,身上衣服凌亂,臉上青紫,額頭還在流血,正是剛剛被那群帝國人欺負的B大學生,他看著就很淒慘的樣子。

    “認識?”蕭衍問。

    江澄臉上神色莫名,微側頭問︰“你誰?”

    听到這話,好不容易站起的少爺差點又倒了下去,他一臉受傷的看著江澄,眼神晦澀,張了張嘴,“我是……秦淺啊,是你未婚夫啊……”

    秦淺不敢置信的看著現在的江澄,她瘦了,更美了,整個人如一道光,光彩奪目,讓人移不開眼……

    讓他相形見拙,有自愧不如感,虧得他以前還覺得是江澄配不上自己,還要退婚……

    “這是你未婚夫?”蕭衍滿是意外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下江澄,然後嗤笑了一聲,“看不出來,你眼光有那麼一丟丟次的。”

    蕭衍這麼說,明顯是故意在打擊取笑人,听了這話,秦淺頓時滿臉氣憤的看向蕭衍,能說這帶著酸話的話來,肯定對江澄是……有那種心思的。

    但在看清蕭衍的樣貌時,卻忍不住怔住。

    一來,這人長得確實好,雖然他自認容貌不錯,可在他面前就不敢說好看了。

    二來,他認出來了這人的身份,B大的名人冊上第一頁就有他,因為他長得好,不少B大的女生依舊把他奉為男神,嘴上說著要嫁他什麼的。

    “江澄,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秦淺看著江澄的目光閃爍,“你竟然為了救我不惜對帝國的人出手,看來你對我還是一往情深……江澄,謝謝你。”

    听著秦淺的自我感動,江澄也沒抬頭,她直接伸手又干倒了一個帝國的家伙,這才漫不經心的開口︰“打架中,別惡心我。”

    一听這話,秦淺頓時尷尬的不行,但是他知道江澄向來是脾氣不怎麼好的,以前地位不對等時他沒少被懟,哪怕後來江家家道中落,他在江澄面前也只有吃癟的份。

    所以,他小媳婦似的點點頭,然後一瘸一拐的走的牆邊扶著牆,開始整理衣服。

    他實在不想江澄等下過來找他的時候,見到他現在這灰頭土臉的樣子。

    陸兆星從工作人員坐著的桌子上拿了包濕巾。

    “陸少,您就這麼任由那女生胡鬧?”工作人員頭都大了,想要阻止,但是那女的看著是和陸兆星蕭衍一組,這陸兆星身後是陸天,蕭衍身後是陳家,他們這群小蝦米也不敢得罪啊……

    說起這個,陸兆星也有點不安,但是他還是故作沒事的看了眼工作人員,“怕什麼!出了事有高個子頂著呢!再說,帝國憑什麼欺負咱們聯邦的公民啊!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給他們個教訓,應該的!”

    說完,陸兆星便跑到秦淺身旁。

    “你需不需要濕巾?你真的是澄姐的未婚夫?那我是不是要喊你姐夫?”

    此時受了傷的秦淺身體並不舒服,他難受的臉色發白,並不想說話,也沒有認出說話的人是誰,可想想這人話里話外對江澄很熟悉又恭敬的樣子,他只好勉強擠出絲笑來,“不用的,我是秦淺,你稱呼我秦淺就是。”

    那邊江澄打的火熱,根本就是單方面的毒打,把帝國那群人給按在地上摩擦的那種。

    而且不知為何,帝國的那幾個人和江澄戰斗,僅僅是靠著手腳功夫在打,並未運用異能……

    此時,陸兆星開始和秦淺攀談起來,不外乎就八卦他和江澄的關系。

    前幾日他才從徐慶那里知道江澄和一個藍毛約會,後來又從蕭衍口里知道江澄有個神秘的男朋友,現在好了,直接來了個未婚夫!!

    看不出啦,他們澄姐玩的花樣挺多,魚塘養了不少的魚呢~

    陸兆星眼神微妙,微妙到秦淺心里咯 一聲,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下陸兆星,然後又偷偷瞄了眼蕭衍。

    他覺得,這倆人可能都是他情敵!

    江澄,江澄怎麼可以這麼對自己!

    明明,他們並沒有成功取消婚約不是麼……

    秦淺壓下火氣,故作溫和的說,“我和江澄、澄澄是青梅竹馬,小時候我父母帶我去他們家里做客,就想要兩家訂娃娃親,當時打架爭取澄澄的意見,她看到是我就很開心的答應了,本來,我們上完高中成年就打算領證辦婚禮的,但是我考上了B大,澄澄不太愛學習,所以因為學業的事情,我們……有了些小誤會,不過沒關系的,我們感情依舊很好就是了!”

    “也是,就江澄那成績,上個職高都不一定有人要!”陸兆星想到江澄做的試卷就一臉黑線,本來他是想要嘲笑江澄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蕭衍竟然阻止他這麼做,還說,事已至此,就不要影響她考試心情了,不然她一生氣交個白卷,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陸兆星想想也是,也就沒好意思去嘲笑江澄,解開真相。

    “那你能考上B大,一定很厲害啊。”陸兆星違心的夸了一句,見秦淺帶著驕傲絲毫沒有發覺的點頭,陸兆星也就不理會他了。

    陸兆星轉身走到蕭衍身邊,對著他道︰“完了,人家和江澄是青梅竹馬見過家長馬上要領證的那種,是正室啊,其他幾個估計都沒戲了。”

    表情挺賤的。

    蕭衍面無表情看了陸兆星一眼,都什麼時候了,這人還改不了八卦的本性麼!

    陸天的孫子,也不過如此,聯邦終究是要落寞的。

    再說,不就是這江澄身邊的男人比較多麼,在強者的世界,實力說話,弱者依附強者出賣色相這種情況,不是很常見麼?

    ‘蕭衍’目不轉楮的盯著戰斗中的江澄,越看,眼里就越是欣賞。

    動作干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這……絕不是一個普通人類能做的地步,她絕對是受到過專業的訓練,才能達到這種地步。

    可,她背後到底是哪方勢力呢?

    他才不信,她會願意受聯邦政方的驅使。

    不一會兒,帝國的那群家伙就躺了一地。

    看著江澄身上干干淨淨板板正正的衣服,再看看江澄無所謂漫不經心的神態。

    看得出來,她根本就沒怎麼出手。

    “澄澄,你還好吧?”秦淺上前手指勾住江澄的一角,笑著開口,“那群人下手沒輕沒重的,我剛剛擔心死了……”

    江澄︰“……”這家伙怎麼了?腦子被打壞了麼?

    居然還惡心的喊澄澄二字,他就不覺得別扭麼?

    江澄一臉無語的看著他,果斷伸手把衣角扯了回來。

    一副劃清界線的樣子。

    “澄澄,我知道你因為的離開雲城那晚說的話氣我,可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的,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額,打住!”江澄直接把他的兩片唇瓣捏在一起,堵住他接下來的話,“什麼夫妻?你不要說這種讓人惡心的話好不好?據我所知,我們僅僅是訂過婚,還是江天和你父母的口頭約定,再說,你不是在我家破產後,嫌我又窮又胖又能吃,覺得我拖累你了非要退婚麼,我當時也同意了,咱們已經一拍兩散互不相欠了,所以,以後還請你注意點言辭,不要給我帶來不好的影響謝謝,我可是還要臉的!”

    “哎呦,搞了半天是前姐夫啊,我剛剛還給了濕巾來著,白瞎了一包好濕巾,虧了。”陸兆星壞笑。

    “這年頭的男的臉皮真厚啊,是不是見我們澄姐現在漂亮了,厲害了,幫他出頭了,就感動的不得了了,想要以身相許了……”

    “現在的男大學生啊,嘖,都這麼不矜持了麼?”

    陸兆星是故意這麼說的,剛剛江澄和那個人倆人對話他听的一清二楚。

    分明是個白眼狼渣男,剛剛還裝什麼深情大尾巴狼呢!

    我呸。

    听到陸兆星陰陽怪氣的聲音,原本圍觀的眾人也開始指指點點。

    在他們眼里,秦淺是渣男本渣沒的跑了。

    周圍的指指點點,被人當作笑資談論,讓秦淺難堪的都要抬不起頭來,他抬手抓著江澄敢慌緣穆Д攬謐擼 胍 牙 鋈ДЕ撈浮 br />
    他手剛伸出來,還沒踫到江澄。

    “啪——”突然出現的一只手就將他的手給打落了。

    江澄感覺到身邊站了個人,她抬頭發現是蕭衍。

    此時的蕭衍身上沒了那股子斯文敗類氣質,站的直直的,剛剛打人的動作不算粗魯,卻帶著股果決感。

    他看著秦淺笑,“您還是離江澄遠一點兒好,畢竟,您也感覺到了,她很不喜歡您,要與您劃清界線,不是麼?”

    听著這話,秦淺的腦子一瞬間被抽空了,他百發百確定這人是在故意挑釁!!

    陸兆星這會兒也走到了江澄身旁,他眼帶鄙夷,目光在秦淺身上轉了一圈,然後指著他道︰“記住了,是你配不上我們澄姐,知道麼?B大在讀生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澄姐下半年就要去B大的機甲制造系了!重復一遍,是機甲制造系!就你?還好意思和我們澄姐說話?!”

    “可……可江澄她成績,成績不是……而且她還被退學了,沒有參加今年的統考,她怎麼可能去B大,你別吹牛了……”秦淺僵著身子,紅著臉,他覺得這人吹牛吹的太厲害,根本不知道江澄的實際樣子,他這樣說,到時候別人傳出去,江澄是會受到別人的嘲笑的!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這人吹牛都不打草稿的麼?”

    “這女的實力是不錯,但是B大也不是說能去就去的吧?這一年級生都進校快要半學期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裝的唄,那男的是B大的,另一個不這麼說,怎麼壓一頭啊。”

    ……

    “說起這個,我更想問了,你真不認識我?”陸兆星看著秦淺,忽然笑了,目光卻是冷的,“B大是我家開的,我說澄姐能去B大機甲制造系她就能去!怎麼??你還敢反對呢?”

    周圍這一下就沒聲了。

    秦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他臉色蒼白蒼白的,腦子很空,動作機械。

    這人居然說B大是他家開的,難不成他是……

    陸兆星嗤笑一聲,“沒錯,小爺就是陸兆星!B大就是我陸家說的算!再說,你是對澄姐的實力是一無所知啊!以前,你能和澄姐定親,那你完全就是白撿了個便宜,是你眼瞎看不起人不識貨悔婚了,你現在憑什麼對她指手畫腳?”

    這會兒,旁觀的人不再看陸兆星,反而是看著秦淺指指點點。

    秦淺沒想到,自己會被人這麼擠兌。

    一旁的江澄听著戰斗力十足的陸兆星滿意的點點頭,心中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作為一個強者,還是一只蟲,向來她都是獨來獨往的,就算是那些虛假的親人,對她也不是怎麼傷心的,這還是她來到人類社會,第一次被人類給護著幫說話的......

    這種感覺。

    很奇怪。

    但她並不反感。

    秦淺白著臉,有些著急的看向江澄,“江澄,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這麼對我?”

    這會子他也不惡心的喊澄澄了,帶著撕破臉的尷尬。

    江澄不在意的道︰“我不眼睜睜看著,難不成你讓我閉上眼听?那可不成,我就是個普通人,閉上眼怎麼欣賞你狼狽的樣子!”

    “那你剛剛為什麼救我,還不是你對我依舊痴心不改念念不忘,想要,想要和我重歸于好麼?既然這樣,你好好跟陸少說,那些都是誤會,我沒有……”

    “你沒有在江澄家破產的時候悔婚?還是說你沒有嫌棄過她吃的多還胖,嫌棄她配不上你?”蕭衍的目光不經意掃向江澄,注意了下她的神色,然後又看向秦淺。

    他微微蹙眉,眸子里閃著厭惡的神色。

    敢做不敢當,真不配當個男人。

    就這樣的貨色,江澄以前是看上他哪一點?

    與此同時,陸兆星也好奇的開口問出了江澄這句話,他說︰“澄姐,你到底是看上他哪一點了?我瞧著也不怎麼好啊?”

    江澄看了眼鼻青臉腫的秦淺,眼神微妙,“大概是臉吧,不過,現在看著,也就那樣,比之前厚了許多就是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皇她風靡全星際》,方便以後閱讀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56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56章並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