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搗蛋喵喵 本章︰第159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女皇她風靡全星際 搜書網()”查找最新章節!

    “那好,我就再出一套試卷,不僅她要重新做,就連……”那位公爵閣下伸手指向了同樣做完題目的陳大小姐。

    眾人跟隨他的視線看去,果然,和公爵寫下的答案別無二致。

    “作弊,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不管是誰。”

    公爵笑著看向陳郁,陳郁指尖顫了顫,喉嚨繃緊,垂下眼點點頭。

    他忍不住想起了二十年前……

    魔都陳家,那幾日鬧哄哄的,不為其他,只因蕭家的那位大少爺出了亂子,被關起來了,陳家與他們家交好,大家都怕被牽連到……

    而且他們家里的嬌小姐又病了。

    屋里子里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關心的卻不是床上躺著的到底能不能好,而是家里到底是個什麼想法,陳蕭兩家的婚事,到底還要不要繼續……

    陳家是聯邦頂層不假不假,出了位總統,可是陳家能有今日全靠蕭家支持。

    眼瞅著床上的女娃要沒氣,陳家家主一咬牙,讓人從別地抱來個年歲相當的,四五歲左右的小女娃。

    “打今天起,她就是你們的大小姐了,知道了麼?”

    有人問,那床上的小姐怎麼辦,陳家家主咬牙說︰“悄悄送到郊外的莊子上養著,活了還好,死了就罷,不外乎一個丫頭片子罷了。”

    是親生父母,好狠的心腸。

    好好一個還喘著氣的女娃,說扔就扔,眼楮都不眨。

    轉眼間便抱著另一個健康的女娃娃走了。

    就在這時,床上躺著的小女娃猛地睜開了眼。

    陳愛媛捂著胸口,淚珠不斷滑落,耳旁全是周圍人的冷漠。

    就在這時,從門口走進來兩個人,一大一小。

    陳家家主見了恭謹的行禮。

    “父親。”

    正是現任的聯邦總統陳家真正的當家人。

    他看了眼床上病歪歪的陳愛媛,對身旁的小男孩道︰“去看看你妹妹,道個別。”

    陳家家主慌了,不明所以,“父親,您這是什麼意思?”

    “她馬上要作為親善大使前往帝國,為我們獲得帝國皇帝的信任和支持。”

    陳家家主臉色大變,這是什麼意思?

    獲得帝國皇帝的信任和支持?要怎麼獲得?

    一個馬上要病死的小女娃有什麼能力能獲得?

    陳老爺子滿含深意的看了眼陳家家主,對視的一瞬間,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陳家家主微不可聞的點了點頭,陳老爺子滿意的眯了眯眼,走了。

    “三哥,我不想去……”陳愛媛哭了,她抓著在家里最疼愛自己的哥哥,懇求他。

    “愛媛乖,爺爺是為了你好,爺爺說了,你去哪里可以獲得更好的治療……”

    陳郁抓著她的手,想要帶給她力量。

    淚不斷掉落,床上的小女娃放聲大哭,旁邊的陳郁急忙把她抱起,安慰道︰“愛媛不哭,不哭好不好,三哥在呢,要不三哥陪你去,三哥去跟爺爺說,讓三哥也去……”

    陳愛媛搖了搖頭。

    三哥是陳家的未來繼承人,爺爺是不會讓他跟著自己一起去的。

    她自幼早慧,早就看透了這陳家的人心。

    所謂的爺爺不過是在榨干她最後的一點價值罷了,如今蕭家一蹶不振,陳家被架空孤立無援,說什麼親善和平大使,她不過是陳家向帝國投誠的物件罷了……

    她知道,她很快就會被送走,送去那遙遠的帝國,那個落後可怕充滿怪物的地方,以後,她怕是再也不會見到她的三哥了……

    她不是哭那從得到的父愛親情,而是她的三哥居然還不清這一切,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他們兄妹二人自幼喪母,全靠她在背後出謀劃策,以後三哥離了她,他要怎麼在陳家獨自活下去……

    “三哥,你以後要好好听爺爺的話啊……”只有他會願意護著他了。

    听到陳愛媛的哭聲,陳家主皺了皺眉,他懷里的那個小女娃好奇的復采峽戳搜郟  紙餱к懦錄抑韉囊路 趴摶艫潰骸暗 憬閾蚜耍 掛 Д酃 沂遣皇薔筒荒蘢齟笮】懍嗣矗俊br />
    陳家主听了,臉色立馬就黑了,壓低聲音對著小女娃說道︰“爹爹說你是,你就是,乖乖的給爺爺見禮,讓他喜歡你懂嗎?把他哄開心了,你不僅僅是咱們陳家的大小姐,你以後還有可能當總統呢。”

    小女娃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一瞬間,她和陳郁抱著的陳愛媛對視上了。

    “爹爹,姐姐的眼神好可怕,我不想呆在這兒!”

    說著,也要跟著哭,陳家主冷著臉拍了拍她的背,抱著她就走了。

    “爹爹,爹爹,為什麼要讓這個賤丫頭頂替愛媛的身份!愛媛才是陳家的大小姐,她不配。”

    陳郁發了好大的火,想要讓陳家主停下腳步與他對峙,但是陳家主背脊挺的筆直,腳步卻是一步也沒頓下,仿佛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

    “三少爺,別鬧了,家主剛剛吩咐,讓我們收拾收拾小姐的東西,準備連夜送她走。”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對待愛媛……”

    陳郁哭聲起,四周圍著他阻止他跑出去找陳家家主的下人們,卻是一臉冷漠。

    明明他是這個家的內定繼承人,明明愛媛才是陳家的大小姐,可他們卻連個姨娘生的賤丫頭,都比不過……

    “一個病秧子罷了,三少你管那麼多做什麼?陳家不會要一個病秧子做大小姐,您是繼承人不假,這也是在家主不會有其他少爺的前提下,不然……”

    “所以啊,您趁早死了這條心別鬧了,家主不會再來看她了……”

    “可她是我妹妹,爹爹不能這麼對待自己的親生骨肉啊…她還病著,等她好一點我和她一起去…”

    “天真,跟你說都說不清,罷了,道理都跟您說了,听不听是您的事。”

    “三哥……”看著關心自己的陳郁,陳愛媛哭的更厲害了。

    陳郁擔心的上前抱住她,“愛媛別哭,三哥在的,三哥會一直在的……”

    “你乖,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你乖乖听爺爺的話,我一走你就搬去爺爺那里住,他們……會害你的……”

    陳愛媛這一走,就沒有回來。

    直到她成人禮才回來。

    那時的她脫胎換骨風光無限,在舞會上整個人都在發光,她仍舊親切的喊著他三哥,只是……

    卻和他再也不如小時候般親近了……

    同時,她的名聲也越來越爛,整個人都散發著腐朽的味道。

    他曾私下勸過,讓她收斂一些。

    她笑著說,“三哥,我和你不一樣,地獄呆久的人,不會再渴望陽光。”

    從那以後,她搞出來了私生女,搞出來了一系列聯邦的動蕩。

    而他也因為心里的愧疚,幫著她收拾亂攤子。

    直到他發現……

    她真的早已變成了怪物,早就不是那個趴在他懷里柔柔弱弱喊他三哥,需要他保護的小女孩了……

    陳郁覺得眼楮干澀的很,他閉了閉眼,壓住舌尖的苦澀。

    而另一邊,帝國的公爵已經當著大家的面重新出了兩套試題了。

    不一會兒,這兩套試題分別出現在了江澄和陳大小姐的桌面上。

    考場內的氛圍很奇怪。

    人對人的印象總是先入為主。

    一開始大家對江澄的態度是覺得這人一定是個學霸,才能這麼快答出題目大家都不會的題目,所以為了能順利過關大家都在搞小動作,想要從她那里得到正確答案,可惜……

    到現在為止,不管是搞精神控制的,還是操縱秘法的,抑或是控制昆蟲動物的,沒一個成功的……

    這時,他們一看到考官居然給江澄換了新的試卷,頓時心里咯 一聲。

    而後,引發了整個考場考生的不滿。

    “老師,這里不是考場麼?不是說好的統一筆試麼?是能隨便換試卷亂來的?您看看哪有像您這樣當場換試卷的考試!”

    “這不公平!”

    “就是!!”

    “抗議!”

    全班目光聚集過來。

    江澄淡定無比的看了眼試卷,還是那種翻譯題目。

    她微微抬頭看了眼考官,然後拿起筆,低著頭就開始做題,一副不咋在乎的樣子。

    “考官,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是不是一開始給這個考生拿錯試卷了,我看了手里的試卷,也不是多難啊……”

    這時,裝作考生的另一名考官微微皺眉,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這時他替代江澄成為眾人關注點的好時機。

    他推了下眼鏡,一副做題很輕松的樣子。

    “誤會,還能有什麼誤會?我看八成有黑幕,同一考場,還不同題目了?”

    坐在江澄身側的考生,不小心看到江澄的題目,直接開口諷刺。

    講台上的考官看著說話的那人,眼神帶了輕蔑的意味︰“行了,什麼都別說了,有什麼話留著考試結束去投訴和此次大賽的負責人說吧,繼續考試。”

    他轉身,繼續在教室內巡視。

    班級里漸漸有人低聲開口說話。

    “怎麼回事?她現在的試卷和我們不一樣?那是上頭故意的?”有人低聲開口。

    “什麼故意的?我看根本就是有意的!這破題,誰會做啊!”唯一會做的還被換題了!

    “得了吧,你們沒听說嗎,剛剛那邊不就有個會的……”

    “真的嗎?那說明還有機會!”

    于是眾人悄悄盯上了扮作考生的考官。

    同一時間,教室內的兩個考官都松了口氣。

    現在,一切終于回到了他們制定的最初計劃!!

    考官高聲道︰“現在考試繼續,不得喧嘩,不然,一律按違紀處理,取消其比賽資格!”

    話落,剛剛因江澄換試卷熱鬧起來的教室,再次安靜了下來。

    一個小時後。

    江澄伸了伸懶腰出了考場,雖然做了兩套試卷,但是,簡單的很哇~

    “我們教室因為臨場換卷罷考的事情,你听說了麼?”

    江澄剛走到考場大門口,就見陸兆星急乎乎的跑了過來,江澄停下,看著不斷喘著粗氣的陸兆星,目光如炬。

    “你們那邊也有被臨場換試卷的?”陸兆星沒想到她會這麼問,頓了頓,皺眉問,“難不成你們考場也有?那個被換試卷的是什麼反應?接受還是反抗了?”

    “確實有,不過,乖乖接受了呢,你們班的怎麼反抗的?”

    江澄看了陸兆星一眼,滿是好奇。

    “當時很混亂,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做了什麼,反正三言兩語就煽動了全場的考生罷考。”陸兆星聲音夾雜幾分害怕,“除了我,所有人都交了白卷……”

    江澄手里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杯茶,她喝了一口,“是誰啊?這麼厲害的麼?不過你就算沒交白卷也跟交白卷差不多吧……”

    來自江澄的無情吐槽,讓陸兆星很受傷害。

    不過,她說的確實沒錯。

    他就跟交白卷沒差。

    連題目他都看不懂……

    一時間,陸兆星滿滿的失落。

    “我爺爺真的是好沒用,我再也不信他的話了……背了那麼多天的題目,白費功夫。”

    陸天陸校長一向很忙,之前能抽出時間來抓他們集訓肯定是有什麼內部消息的,但從今天和上次的事情來說,他的消息來源並不可靠。

    江澄看了失落不已的陸兆星。

    挑眉問︰“蕭衍人呢?怎麼還不出來??”

    陸兆星也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表情憤怒,“誰知道他去哪了,明明剛剛我還看到他剛獗咦唚兀 傲慫眉干 疾淮罾砦搖  擼 br />
    “什麼事吵吵嚷嚷的。”

    陸兆星一句話還沒說完,就听到一道好听的男神。

    正是蕭衍。

    不過他身側站了位帶著金絲眼鏡的成年男子,看著溫和,可那笑不卻達眼底。

    “三少。”陸兆星乖乖行禮。

    陳三少那一雙精明的眼楮藏在鏡片後,對著陸兆星點了點頭。

    陳三少近年因工作的原因,極少出現在人前,但他一身長居高位的氣場可是不容小覷。

    “三少?看起來很可怕的人,你居然見了他這麼乖?”听到江澄的話,陸兆星還有蕭衍都嚇了一跳。

    就連陳三少都沒忍住看向江澄,這人到底什麼人?是太單純沒腦子,還是故意的?

    蕭衍停了一下,他看了眼陳郁。

    咬了咬牙,對著江澄直接道:“江澄,不許沒禮貌!這是陳三少,是未來的聯邦總統!”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皇她風靡全星際》,方便以後閱讀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59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59章並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