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搗蛋喵喵 本章︰第181章

    等查爾斯走後,江澄面無表情的看著西衿,整個人,額不,是整條蟲都是蔫的。

    “沒想到,你居然和蟲族搞在了一起……”江澄死魚眼,十分肯定道︰“你是利用陳家和蟲族搭上的吧……”

    “我也沒想到,你居然是蟲族女皇。”西衿眯了眯眼,之前他一直認為江澄的和他一樣的實驗產物呢。

    “原來是我一直被你耍的團團轉吶!”西衿磨了磨牙。

    “呵呵,你沒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挖了這麼多的坑,我看你玩不玩的轉,到時掉坑里,我可是會嘲笑你的。”江澄嗆聲。

    西衿冷了冷臉,走了。

    江澄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倍感郁悶,她萬萬沒想到自己躲藏了那麼久,居然就這麼給綁回來了……

    真是,氣死個人了!

    手腕上的智腦的定時鬧鐘吵個不停,是之前為了上班不遲到江澄特意定的,還一次定了許多個。

    此時江澄腦袋也又漲又懵,一點兒也不想睜開眼。

    可是那鬧鐘太吵了,沒辦法,江澄頂著雞窩頭睜開眼,慢吞吞的從被窩里伸出手, 的一聲按掉。

    世界終于安靜了。

    讓人不由的松了口氣。

    窗外灑落的陽光有些刺眼,江澄眯著眼平復了一下呼吸,緩了緩。

    她伸出手,半眯著眼看著陽光下縴細的手背,又反應慢半拍翻過手掌,眼楮眯成一條直線細細觀察。

    指尖縴細,皮膚白嫩有光澤,指甲紅潤圓整,手腕上的鎖鏈透著冷感,頓時讓她心情十分的不愉悅。

    發怔間,陽光暈染了發梢,給面無表情的她添了幾分聖潔,有種淡漠疏離又空洞的既視感。

    算算日子,她似乎被鎖在這個房間有一段時間了……

    該死,她究竟還要被關多久!

    那個查爾斯,是不是太不把她這個女皇當回事了!

    可惡!

    還有西衿那個家伙,真是氣死她了。

    她現在根本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究竟和查爾斯,還有陳家,在合謀些什麼……

    一腦袋霧水的江澄,想起這些就甚感憋屈。

    胸口隱隱發燙,江澄側身蜷縮,身後在陽光下泛著光暈的微卷發絲,鋪滿枕間,就像是一對振翅欲飛的翅膀。

    摸了摸手腕上的鎖鏈,江澄皺著眉試著摘下,可無論她嘗試了多少次次,就沒有成功過。

    切!

    把手摔在杯子上,江澄眼里帶上了懊惱。

    這個變態到底給她戴的到底是什麼材料的鎖鏈啊,居然怎麼也摘不下來!

    這不科學!

    她已經用了許多的方法,最終都沒有成功……

    氣人。

    悶悶不樂的江澄看著手上的鎖鏈,眼里帶了絲嫌棄,恨不得張嘴咬碎它算了。

    變態的想法太難猜,那查爾斯呢?

    查爾斯他聯合西衿那個變態,到底是想做什麼?

    他好像並沒有把自己回來的消息告知其他的蟲族,難道,他故意把自己這個女皇隔離在這里,是想要奪權?

    ……額,奪權根本不可能好吧,他要是想奪權,見到自己的第一時間就該動手干掉她,或者演戲取得她的信任然後找機會暗殺她,而不是搞什麼囚禁py好不好!

    江澄想了想又想,依舊想不通,不過她也沒想太久,智腦上的第二個鬧鐘便響了。

    哎,工作什麼的早都是浮雲了,算了,她還是起來看看吧。

    江澄收拾了心情就起床了,萬分慶幸,他們沒有傻逼的給她鎖床上讓她生活不能自理,不然,她肯定是要崩潰的!

    帶了手鏈腳鐐,江澄走到浴室洗漱整理妥當後便對著門口喊了聲進來。

    然後一直等待在門口的兩個大男人就走了進來。

    頭一個進來的就是西衿。

    今天的他打扮的格外的帥氣。

    微微把江澄給經驗到了。

    要不說他長得好看呢,他弟弟蕭衍和他比起來差的不是一丁半點。

    精致的俊臉,華麗的衣著。

    他嘴唇微抿著時自帶冷淡感,好看的眉眼很是抓眼。

    江澄心想,這變態今天怎麼穿的這麼……

    就跟孔雀開屏似的。

    江澄告訴自己,萬不能因這點男色就把持不住,這個變態還指不定心里憋什麼壞水呢。

    一旁默不出聲的查爾斯,注意到江澄看到西衿那被驚艷到了的表情時,腳步頓了頓,他抿了抿唇,眼神冷了冷。

    以往,都是查爾斯安靜的辦公,西衿坐著和江澄拌嘴,可今日……

    江澄看了眼不懷好意的西衿,她挪了挪屁股。

    江澄強烈要求申請了外出,給查爾斯的理由是,想要透透風見見陽光。

    就算不讓她出去,哪怕讓她到院子里呆著也成。

    就在江澄以為會被拒絕時,查爾斯居然點了點頭。

    江澄︰“???”

    看來,查爾斯這家伙,還是挺通人性的,居然同意了,雖然,她依舊要帶著手銬腳鐐就是。

    于是,江澄便搬著小板凳坐在門前的大無所事事,而房間里的西衿卻冷著臉坐在凳子上,此時他手上還拿著塊抹布。

    西衿緊握手里的抹布,時不時恨恨的看一眼始作俑者江澄。

    隨即冷眼掃了一眼坐在一旁負責監工的蟲族,恨不得當場宰了他!

    江澄為了報復故意整他,他就不信這個叫查爾斯的蟲族將軍看不出來!

    他是故意在幫江澄出氣呢!

    西衿手里的抹布,都快被他給捏碎了。

    江澄讓人拿來的吃的喝的,她就這麼曬著太陽,一手拿著小茶壺,時不時從茶嘴啜一口,一手拿著查爾斯這個冰塊臉做的點心,一副現場吃瓜的好笑模樣。

    西衿這記恨人的心思,簡直是一覽無余。

    看著他明明很生氣但是不得不隱忍的樣子,把江澄樂得不行,就連自己手上的鎖鏈看著都不那麼礙眼了。

    江澄跟看猴似的,就那麼眼巴巴的在一旁瞅著,時不時的還笑兩聲,催促西衿干活麻利點。

    被江澄這麼對待的西衿,氣的直咬牙,尤其是看到旁邊查爾斯那副淡漠模樣,更是怒火燒心。

    好啊,江澄!

    看熱鬧不嫌事大,你故意挑釁是麼!你個小王八蛋就這麼不在意我的麼!

    居然讓他做這些事情,簡直是欺人太甚!

    抹布一摔!

    他還不干了!愛誰干誰干!

    西衿黑著臉坐下。

    查爾斯呢?

    他不是負責監工麼?

    怎麼會任憑西衿尥蹶子?

    就連西衿都有些好奇他的反應,于是抬眼看了過去。

    就這一眼,他的醋壇子就打翻了!

    此時,查爾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依舊看著遠處的江澄發呆。

    那神色,怎麼瞧怎麼不對勁。

    “江澄,房間已經擦好了,你還有什麼事情麼?”西衿聲音略冷,故意挑高了點,打斷一旁查爾斯一直放在江澄身上的注意力。

    “哦,那我現在肚子有些餓了,你去做些吃的來。”江澄故意為難人。

    結果西衿臉色剛黑了個度,一旁的查爾斯居然開口了。

    “陛下,此事屬下可以。”

    江澄︰“????”

    她沒听錯吧???

    一向是移動冰塊的查爾斯居然主動要求去做飯?

    不是江澄看不起人。

    關鍵是,江澄根本不相信蟲族能做出什麼好吃的來。

    不是她嘴刁,而是蟲族食譜太廣了,早已習慣了人類美食養成嬌弱胃的江澄,生怕他這一頓飯把自己送走。

    但是,說拒絕吧,人家第一次張口,怪打擊人的。

    說同意吧,江澄她不想為難自己的胃啊!

    江澄一臉糾結,而西衿卻是直接點頭應允了,“幾人這樣,這位尊貴的蟲族將軍,您還是快點去準備食物吧,瞧瞧你們的女皇,都餓瘦了呢~”

    江澄︰“……”

    西衿看江澄臉色不好,趕忙端了杯水,笑顏殷勤走了過去。

    “尊貴的女皇陛下,累了吧,喝點水歇息一下。”轉而怒瞪查爾斯,“您還不快去啊,先讓女皇喝點水墊墊,但是不能一直喝水墊肚子啊~是不是?”

    江澄︰“……”查爾斯又不蠢,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這人是想偷懶。

    可是……

    讓江澄萬萬沒想到的是,她那冰冷又毒舌的近衛將軍,居然真的點了點頭就走了。

    一邊走還在一邊解開袖口將袖子擼上去,瞅著是怕衣服限制他的發揮似的……

    “你作死呢,光想著偷懶,你不怕他毒死我啊!”江澄氣鼓鼓的,“今天本來就心累的要死,現在好了,等會怕是難吃的要死……累覺不愛啊!”

    被罵了的西衿︰“……”一件活沒見他干過,他怎麼還累上了?

    要是他沒記錯,這屋子是他掃的,地是他拖的,牆是他擦的,就連這水都是他跑去廚房特意燒的,怎麼著,就因為他不做飯,她就生氣了?

    還是說,她覺得讓那個蟲族做飯,他心疼了啊!!

    “做飯而已,他又不是蠢貨,肯定毒不死你的。”

    “呵!~”江澄一拍桌子,橫眉冷道︰“別演戲了,好好談談吧!要不然,你先站著讓我出出氣。”

    查爾斯走後,江澄也不跟他演戲了,二人相對而坐,氣氛凝滯。

    江澄皺著眉從西衿褲兜里掏出了盒煙,抽出了根煙,叼在唇邊。

    好看的眉眼又冷又燥。

    見到對方不說話。

    江澄忍不住一拍桌子爆了句粗口,“你是不是有病!你故意支開他不是想談談麼!”

     噠一聲,西衿從懷里掏出一精致打火機,打燃火機,點燃了她的煙。

    江澄吸了一口。

    因江澄動手拉扯了他,西衿原本整齊的發,都亂了。

    江澄現在看到他就滿是煩躁,因為她實在是琢磨不透眼前人的想法。

    無奈,開口問道︰“西衿,你到底想怎樣?”

    西衿神色淡淡,看向江澄的眼神透漏著不知名的幽怨。

    幽怨?

    江澄覺得好笑。

    “你能不能別笑了,真的很欠,現在被抓的是我好不好,你倒打一耙惡不惡心?”

    西衿的目光深沉,嘴角的笑淡了幾分,“我以為你很享受被查爾斯照顧。”

    煙燻得他的眼楮有些紅,明明是輕飄飄的話,卻帶了幾分指責的意味。

    指責?

    江澄氣笑了。

    他好意思?

    “我不喜歡冰塊臉。”江澄她看他一眼,彈了彈煙灰,好看的眉尾一皺,憤憤道︰“也不喜歡你這個一肚子壞水的大變態。”

    房間內,西衿看著江澄眼里的厭惡,心微微刺痛,他,靜默不語,連嘴角的最後一分笑也沒了。

    不笑的他,帶了冷,眼中像是無盡的深潭,就那麼幽幽看著江澄。

    煙灰落下,江澄一僵,夾著煙的指尖一抖。

    不自在的撇開眼,扯了扯嘴角。

    別說,這變態的眼神還挺滲人。

    怎麼,以為這樣就能嚇到她?

    當蟲族女皇是嚇大的啊!

    江澄屏息抬眼與他對視,眼里冒火。

    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完全豁出去的架勢。

    “我什麼都沒有,你從我身上什麼也得不到。”

    西衿沒說話,只是靜靜的拿出一份文件,理了理。

    江澄一看這架勢,有點懵,搞什麼灰機?現在誰還用合約。

    他這是要做什麼?

    誰知,就在江澄東想西想惶惶不安的時候,西衿說話了。

    “簽了這份合同合約,我就幫你逃出去怎麼樣?”認真的看著江澄,眼里有微光劃過,“你你現在好像只能依賴我了。”

    江澄瞪他︰“……”

    雖然是事實。

    但真的很想打死他。

    “你先看一下!”西衿將文件推到她面前。

    江澄摸不準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皺眉地看著面前的文件,才看了兩眼,就听到他說︰“這是全人類的未來。”

    她怔了一下,呆呆地望著他。

    蟲族和人類和平共處五項原則??

    給她看這個做什麼?

    江澄瞪著他,然後也沒有看完,把文件一翻面,拍了下桌子。

    “你到底想說什麼?”

    西衿慢條斯理又拿出了幾張紙,推到了江澄面前,“我想說,宇宙未來就在你手里了。”

    江澄無語,“怎麼可能,蟲族的家伙是不會認同的……”

    不對。

    江澄猛地睜大眼楮,將原本壓在手下的文件拿了起來,她皺著眉頭翻了幾頁,越看越心驚。

    到底是這個世界瘋了,還是江澄她自己瘋了?

    “你廢了這麼大功夫,把我都弄成這樣了,就為了讓我簽這個?”

    江澄用腳尖將地上的煙頭踩滅,“西衿,你搞笑了呢?”

    江澄輕哼一聲,“你這合同真嚇人。”

    西衿明顯對她的反應不滿意,聲音也沉了沉,抿唇道︰“我給了你選擇,要不然,你就只能被關在這里一輩子了,別指望會有人能把你救出來。”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皇她風靡全星際》,方便以後閱讀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81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第181章並對女皇她風靡全星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