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扛鋤葬花 本章︰第七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凌晨兩點半,垣鄉的溫度依舊沒有降下來。

    炎炎的夏風從四面八方涌來,每一次翻浮都混著灼人的熱意。

    洛真騎車很快,也很穩,還沒一會兒,就載著寧柔到了第一個分叉路口。

    “左轉,直走,在平陽路附近停就可以了。”

    仍是溫聲細語的婉轉嗓音,不等洛真開口問,寧柔就主動報出了家里的地址。

    左轉是一條微陡的下坡路,街道兩旁的路燈光芒暗淡,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出這條路有多長。

    洛真捏了捏閘,車速並沒有降下來,這才知道車閘出了問題。

    “閘壞了,為什麼不去修一下?”

    咯吱咯吱的滾輪聲隨著車子的停落而消失,幾乎是一瞬間,空氣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

    寧柔低著頭,兩只手抓著座桿,在悶熱躁動的夏夜中將女人略帶喑啞的聲音听得一清二楚。

    明明是很平靜的語調,卻滿是壓抑的責備與擔憂。

    “萬一摔倒受傷了,這麼晚,路上沒有人,你準備怎麼辦?”

    又是一聲冷語問責,寧柔的頭頓時埋得更低。

    車閘是大前天壞的,那時寧寶寶燒得厲害,她每天在醫院忙的腳不沾地,連飯都沒有時間吃,哪有空把車送去修理呢?

    她咬咬唇,眼中涌出一絲怯澀的為難,兩側的散發貼著臉頰微落,整張臉徹底掩藏在黑暗中,好半天過後,才低低的辯解了一聲。

    “前兩天忙,明天就把車送去修,你別生氣。”

    “我騎得慢,不會出事的。”

    那麼軟的聲音,語氣里還藏了些委屈,尤其在說‘你別生氣’這四個字的時候,就跟在撒嬌似的。

    洛真的心偷偷顫了顫,兩只手握在車把上無意識的緊了緊,迅速又松開。

    這是下坡路,沒有閘,騎得慢有什麼用?

    她回過頭,恰好看見一道柔和秀氣的輪廓,頃刻之間,喉嚨里的質問消散得無影無蹤。

    “抱緊點,下坡了。”

    寧柔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腕就被一只冰涼的手握住。

    女人的手指縴長,輕易就將她的手腕圈住,再回神時,兩只手已摟在了女人縴瘦的軟腰上。

    月色混著路燈的光芒一起落下,為前方的長路照出一點光明。

    灼熱悶燥的夏夜,並非完全與浪漫絕緣。

    明明不是第一次被洛真騎自行車載,寧柔的心跳還是不自覺地開始加速。

    下坡的速度很快,她抱著洛真的腰,將失聰的左耳悄悄貼上洛真的後背。

    這一刻,她似乎听見了風從右耳吹過的呼呼聲。

    這是她在五年艱難生存的日子里,第一次感受到夏天的美好。

    平時要騎四十分鐘的路程,今天只花了二十分鐘。

    平陽路很快就到了,再往前是一條狹窄黑暗的小巷子。

    寧柔的家,應該就在這條巷子後面。

    這應該是一條老街區,連最基本的聲控燈都沒有,地上的磚塊全都破碎裂開,踩上去還能听見吱吱的響聲。

    這麼黑,自行車肯定是不能騎了。

    洛真停下車,等寧柔下來後摸著黑推車進了巷子,根本不給寧柔出聲阻止的機會。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了大約三分鐘,才在巷子盡頭看見一點微弱的白光。

    “就送到這里吧。”

    或許是不想讓洛真發現自己現在的日子過得有多窘迫,寧柔加快腳步,伸手扶住了車把。

    黑暗之中,她的臉模糊不清,唯有那雙褐色的眼楮,依舊閃爍著明亮動人的光芒。

    那麼干淨純粹,讓人不忍心拒絕。

    洛真垂了垂眸,長而濃密的睫毛輕輕動了動,一分鐘後才松開唇,溫和地緩緩道出兩句話。

    “明天我就走了,不請我去家里坐坐嗎?”

    “離了婚,難道連朋友都不是嗎?”

    寧柔听見這句話愣了愣,眼中閃過一絲猶豫。

    她很想答應,但寧寶寶現在就在家里,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不、不方便。”

    洛真早就猜到自己會被拒絕,沒有表露出慍色,反倒接著問了下去,仍是用那種最動听的誘哄語氣。

    “不方便?你家里有人?是誰?”

    溫柔的獵捕陷阱,只等著獵物自己往里面跳。

    听見洛真說自己家里有人,寧柔立刻出聲反駁。

    “沒人的,只有我自己,我一個人住。”

    這麼急切的強調家里沒人,一听就知道有事隱瞞。

    洛真沒再逼問,點了點頭,主動松開把手,將車子還了回去。

    “路上當心。”

    “回去吧。”

    就像一對相識多年的老友在道別,一切都是那麼平和自然。

    寧柔沒有意識到隱藏在洛真平靜言語下的情緒起伏有多強烈。

    她心里甚至有些高興,以為洛真已經原諒了自己當年的不辭而別。

    眼看就要走出巷子,她還是沒有忍住,貪心地回過頭看了最後一眼。

    女人依舊站在原地,身形高挑又縴細。

    四周空寂無聲,沒有一點的響動。

    洛真漂亮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眼底一片冰冷。

    她藏在黑暗中,看見寧柔停下來看了自己一眼,緊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她不願承認自己再次被拋棄,但事實就是如此。

    寧柔對她——並沒有什麼留戀。

    院區的燈似乎也要壞了,燈光時不時就會閃一下。

    直到再也听不見空氣中的腳步聲和自行車的咯吱聲,她才再次邁開腳步,朝著寧柔消失的方向走去。

    巷子的盡頭,是一棟老式的紅磚高樓,只看樓房設計,應該已經有一二百年的歷史了。

    院子的燈很暗,寧柔的自行車就擺在樓下,人應該已經上了樓。

    接近凌晨三點,樓里的居民基本都在睡夢中,沒有一戶開著燈。

    洛真等了幾分鐘,很快,五樓最後一家就亮起了燈。

    想來,這就是寧柔住的地方。

    她借著光四處看了一眼,越看眉頭鎖得越緊。

    小院三面封閉,小巷是進來的唯一一條路。

    巷子沒有門,就意味著這里沒有任何安保措施,根本保證不了安全。

    院子兩側的空地上碎石堆積,風一吹,空氣里全是飛灰碎屑,四道院牆的牆角邊覆滿雜草,也不知道多久沒人收拾,已經貼滿了牆皮。

    這里的破舊程度,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甚至不敢想,寧柔是怎麼在這種環境里住下去的。

    一天打兩份工,還這麼缺錢嗎?

    寧柔家里,除了她自己到底還有誰?

    洛真心口微滯,眼神晦澀不明。

    直到五樓最後一盞燈熄滅,才轉過身離開。

    回到酒店,已是十五分鐘以後。

    這麼晚了,酒店門口卻還站了兩個人,一男一女,遠遠看過去都是十七八歲的模樣,似乎是在爭吵。

    洛真下了車,臉色仍是陰沉沉的。

    她還在想寧柔到底隱瞞了自己什麼,一個穿著睡衣的少女就小跑著來到了她身邊。

    “你回來啦?”

    說話的人是洛繁星,正是酒店門口吵架的兩個人之一。

    洛真心情不好,下意識蹙了蹙眉,眼神更加冷冽。

    “三點多了,你不睡覺站這做什麼?”

    洛繁星取出手機,上面是十幾通來電,全部都是洛振庭打過來的。

    看來,他已經知道女兒離開天海市的事了。

    “爸爸打了好多電話過來,我沒告訴他嫂子在這。”

    洛真的手機沒電,中午就關了機,她知道洛振庭肯定會找自己,干脆沒給手機充電。

    沒想到,洛振庭到底還是找上了洛繁星。

    她點點頭,正想說話,酒店門口那個高高瘦瘦的少年也走了過來。

    兩人的注意力瞬間從洛振庭轉移到了少年身上。

    少男少女、深夜見面,兩人的關系,不用猜也知道。

    洛真雙唇緊抿,並不想多管閑事。

    她本來想直接回房,垂眸時卻看見洛繁星眼里閃過一絲期待的、崇拜的光芒,心下微一躊躇,唇便跟著松了松。

    “他是誰?”

    洛繁星沒想到洛真真的會問,愣了半會兒都沒應聲,反而是那個男孩子主動開了口。

    “我叫褚寧,是繁星的朋友。”

    褚寧?

    很熟悉的名字。

    洛真抬眼看向少年,終于從對方的眉眼間窺見幾分熟悉感,想起了一個前幾天才見過的男人——褚遂。

    褚家這幾年生意並不好,最近一直想讓洛氏注資周轉,這件事她還沒有給出明確的回復,褚寧就找上了洛繁星,怎麼想都很不對勁。

    她轉過頭,看了身旁的少女一眼,語氣一如既往的強勢。

    “你回房去。”

    洛繁星不明所以,卻還是乖乖點了頭。

    等她離開,洛真才將視線轉到少年身上。

    “褚遂是你哥哥?”

    滿是壓迫意味的目光,讓褚寧的心有些虛。

    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居然一眼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嗯。”

    洛真聞聲挑了挑眉,清冷的臉龐在月色照耀下更是美艷逼人。

    “你和繁星在一起多久了?”

    如此直白的一句話,褚寧面上有些尷尬,好半刻後才不好意思的應了聲。

    “半個月。”

    半個月,那不正是褚遂來洛氏談合作的時間嗎?

    洛真神色微變,眼神愈發陰寒凜冽。

    褚寧被看得心慌不已,他有些後悔,當初不該答應哥哥的請求,為了家里的生意帶著目的接近洛繁星。

    他不想再待下去,正打算找借口離開,女人的冰冷聲音就被風送了過來。

    “我想,你應該知道褚家和洛氏最近有生意上的往來。”

    “繁星還在念書,要談生意,就讓褚遂自己來找我。”

    “我不阻止你們談戀愛,但是,商場上的事,我不希望她被牽扯進來,明白了嗎?”

    一段隱晦言語,卻包含了濃濃的警告意味。

    褚寧睜了睜眼,心髒跳的飛快,只覺得心底所有的秘密都被女人徹底洞悉。

    他點點頭,手心全是冷汗,等回神時,洛真早已離開。

    洛繁星不知道外面兩個人在說什麼,免不得就有些不安。

    她在走廊上等了半天,終于把洛真等了回來。

    不等人過來,她就主動迎了上去。

    “褚寧呢?”

    洛真聞聲抬眼,表情仍是一貫的疏離。

    “走了。”

    說話的間隙,她已經拿出了房卡。

    眼看她就要進房,洛繁星這時才想起來一件事,趕在房門合上之前將人喚停。

    “對啦,我忘了說,爸爸剛剛又打電話來了,問你什麼時候回去?”

    洛真步子頓了頓,想到洛振庭,眼楮里映出些嫌惡,就連聲音,也滿是冷漠與寒意——

    “告訴他,別再打電話過來。”

    “我什麼時候回海市,是我自己的事,他管不著、也沒有資格管。”

    “我既然來了這里,就沒打算這麼早回去。”

    ※※※※※※※※※※※※※※※※※※※※

    下章就發現小包子啦~~~~

    感謝在2021-07-24 22:52:54~2021-07-25 20:24: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ine、晉江書蟲、嘖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落卿、湖邊的鹿 10瓶;Magic_clown 6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七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七章並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