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扛鋤葬花 本章︰第十六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音像記錄?

    洛真听見這四個字瞬間愣在了原地,一雙冷眸里映出些許驚意。

    鄭邦的辦事效率,毋庸置疑。

    連他都說要親自去一趟槐桑村,可想而知那份‘音像記錄’里肯定藏著無法用言語說清的秘密。

    顧不得身上皮膚傳來的陣陣痛意,她迅速換好衣服離開了酒店。

    正午十二點,正是溫度最高的時候。

    烈日似火般烘烤著柏油馬路,路上的行人和車輛全都少了很多。

    洛真站在路口等了會,好半天才叫到車。

    槐桑村是垣鄉縣下屬的一個小鄉村,位置很偏僻,但風景很好,周圍不僅有山又有水,環境也很安靜,是個很適合放松心情的地方。

    從縣里到村里,距離本不是很遠,但因為中間有一段倚山的盤山小路,車速就慢了許多。

    洛真在車子里坐了整整一個小時,才在路邊草地里看到了那塊刻有‘槐桑村’三個字的石標。

    而鄭邦,早就在村口的老樹下等著了。

    跟在他身後的,是個戴眼鏡的白淨小伙,看上去二十歲左右,文文弱弱的,懷里還抱著兩台電腦。

    依山傍水的小山村,除了空氣比縣里新鮮,溫度也沒有垣鄉那麼高。

    洛真剛下車,就感受到了一股微涼的夏風拂面而來。

    想到寧柔就是在這里度過了孕期的十個月,她的心思不自覺飄遠。

    直到鄭邦的聲音響起,才蹙著眉稍稍回過了神。

    “洛小姐,這位是我的助理,小余,除了音像記錄的事,他也有事情要向您報告。”

    洛真聞聲抬眸,還沒來得及應聲,余白就主動出聲解釋了一句。

    “是關于寧女士的。”

    看來,是查到了不少東西。

    寧柔,到底隱瞞了自己多少事?

    洛真雙唇緊抿,眉宇間泛出隱忍的慍色。

    她和寧柔,從相識到結婚再到離婚,一起經歷了三年的風雨。

    好笑的是,寧柔將她的一切掌握得一清二楚,她對寧柔的過去,卻什麼都不知道。

    不是她不想問,也不是她不感興趣,而是寧柔從來都不肯說。

    每次兩人聊到這個話題,寧柔總是想方設法地敷衍推脫,要不就是說自己忘記了,要不就是說頭痛想不起來。

    次數多了,她就不問了。

    雖然暗地里也找了私家偵探調查,但同樣是什麼都查不出來,不管是在現實生活,還是在網絡上,都沒有丁點寧柔存在過的痕跡——

    就好像,她是一個憑空冒出來的人。

    如此隱瞞自己的過往,多半是因為曾經有過不好的遭遇。

    洛真想關心,卻又無法關心,只能盡量不去想,也不去提。

    此時听見余白的話,她的心莫名涌出些不安,呼吸也跟著滯了滯。

    南方的農村,很多村民都有養狗看家的習慣,槐桑村靠近山林,山路兩旁到處都是灌木叢林,很是適合野貓棲身躲藏,因此野貓也非常多。

    三人一路朝村尾走去,路上時時都能听見狗吠聲和貓叫聲。

    一連經過七|八戶人家,幾乎每家院子里都趴著一條大狗,無一例外,全是四肢修長、毛發黑亮、看見陌生人就目露凶光的土獵犬。

    寧柔,是很怕狗的。

    洛真臉色無意識地白了白,眉頭擰得更緊。

    鄭邦猜到她在想什麼,立刻將自己調查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槐桑村的村民家家戶戶都養狗,寧女士過來的時候,村尾張家的兒媳婦也懷著身孕,家里老人怕狗嚇到孕婦,就把狗送走了,所以寧女士才會租下他們的房子。”

    原來是這樣。

    洛真點點頭,心口放松了些許。

    大概走了十分鐘,三人終于來到村尾最後一戶人家。

    鄭邦提前打點過,看到他來,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婦女趕緊從屋子里走了出來。

    邊走,還邊念叨著以前的事。

    “我們村子啊,很少有外人過來的,你們一說五年前有個懷孕的女人來住過一段時間,我就知道是在說小寧!”

    “那時候春梅肚子里有了孩子,我家二崽大學放假,帶了個什麼錄像機回來,說要給他嫂子拍點視頻留紀念,以後放給他未來的佷子看。”

    “小寧這個人,不愛說話,安安靜靜的,脾氣也好,要不是看她後來肚子大了,我們家里沒人知道她也懷了孕 。”

    “她平時不怎麼出房間的,每天只有吃晚飯的時候會下樓一次,我和老頭子還有大崽白天要下地,下工後家里人才齊,春梅吃飯之前把機子打開,擺在電視上,所以把小寧也一起拍了進來。”

    “錄像帶都在,有些多,你們想看就自己放著看吧。”

    婦人的話一句接一句的說著,洛真只是听著,心口便酸澀不已。

    農村的房子,裝修自然沒有城市那麼精細,但一眼望去,也是一排齊整的三層綠白樓房,看著還是很不錯的。

    一行人很快進了屋,錄像機和錄像帶都被找了出來,全都擺在桌子上。

    “錄像帶一共十盒,應該是從張春梅女士懷孕的第一個月開始記錄的,我們算了一下,按張女士的兒子和寧女士的女兒年齡大小來比較,兩人的生產時間只隔了不到半個月,也就是說,兩人懷孕的時間也非常相近。”

    “第一卷錄像帶顯示的時間是六月十五日,寧女士已經出現在視頻里了,那時候張女士懷孕還不滿一個月,可以推測出,寧女士的孕期也是剛開始。”

    鄭邦一邊將錄像帶打開,一邊說出自己的猜測。

    洛真坐在沙發上,如瀑的長發向前傾落,整張臉全部掩進陰影,神情緊繃。

    六月十五,距離兩人離婚正好過去三個月。

    視頻里的女人低垂著頭,坐在飯桌的角落里默默吃著飯,眼楮里沒有一點光彩。

    一頓飯下來,一句話都沒說。

    這是寧柔剛來這里的樣子,對一切都不熟悉,眼底滿是壓抑的恐慌和懼意,以及故作堅強的鎮定。

    洛真看得眼酸,伸出手在眉心按了按。

    張春梅和寧柔都很瘦,這樣的人,一般過了孕期的第三個月,子宮出了盆腔,就能看出肚子了。

    前三張錄像帶里,兩人的孕肚都不明顯。

    到第四張,差異才逐漸顯現出來。

    “洛小姐您看,這是九月份的錄像帶,張女士已經能看出孕肚了,可寧女士的肚子,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如果孕婦本身腹部脂肪較厚,有可能到第五個月才看得出來懷孕,但寧女士這麼瘦,不該四個月了肚子還是平的。”

    鄭邦的話,不無道理。

    洛真抿抿唇,視線盯著視頻里的兩個女人,同樣也發現了他說的這個問題。

    她還沒想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鄭邦又開始播放下一張錄像帶。

    “十月份,是張女士和寧女士懷孕的第五個月了,您看,張女士的肚子,比九月份又大了些,可寧女士呢,仍是什麼都看不出來,我們不排除是胎兒的大小、胎兒在子宮內的位置偏差出了問題所導致的不顯懷,可後面幾個月的錄像卻表明,寧女士直到孕期第七個月肚子才大起來。”

    “您不覺得這很奇怪嗎?寧女士肚子里的胎兒,生長周期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張女士分娩那個月,寧女士正好搬走,我想,她是不願意被人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所以去了別的地方生產,至于具體去了哪里,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查到,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去的,一定不是正規醫院。”

    “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建議您帶寧女士去大醫院做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

    七個月才顯孕肚——

    洛真听得腦子都快要炸開,只覺得事情與自己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樣。

    寧柔懼怕醫院,這件事她從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知道了。

    之後兩人結婚的三年里,無論是大病還是小病,寧柔從來不肯去醫院,每次都是請私人醫生上門診療。

    至于身體檢查,做是做過的,也是去的私人診所,結果並沒有查出什麼異常,只是說寧柔體內有幾項激素的水平和常人有些差異,但是也在正常範圍之內,不會影響身體健康,因此她也沒放在心上。

    現在鄭邦這麼一提醒,她才知道自己以前忽視了多少不該忽視的東西。

    氣氛倏地就變得沉肅冷寂。

    房間里靜悄悄的,再也沒人敢說話。

    余白在旁默默打開兩台電腦,將自己查到的資料展示了出來。

    白亮的屏幕微有些反光,洛真深吸口氣,好幾分鐘過後,才將目光從錄像機轉移到電腦上。

    電腦上的頁面,似乎是一個匿名論壇,黑白色的設計,看上去格外簡潔,上面發布的信息非常少,但內容卻很一致——

    根據標題,如果沒猜錯,這些帖子全部都是用來找人的。

    洛真大致掃了幾眼,表情越看越凝重。

    “洛小姐,這是國內最隱蔽的尋人論壇,我想,您應該知道我說的‘隱蔽’代表什麼,但凡是發布帖子的人,沒有一個不是有錢人,他們越過警|察在全國範圍內找人,為的,就是不被法律制裁。”

    “這種灰色鏈條交易,背後絕對涉及犯罪,前段時間我有一個黑客朋友朋友受警方邀請,將論壇十年內被刪除的所有帖子全部找回了,我看了一下,里面恰好有一個橫跨三十四個省、三百四十二個市的尋人交易單,賞金高達七位數,是這十年里涉案金額最大的一單交易。”

    “根據這條恢復記錄可以看出,這條帖子是在五年前的六月份中旬,也就是寧女士離開天海市三個月後發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發布後不到一天就被刪除了,”

    “帖子里本來有一張照片,上面有女人的名字和長相,只可惜技術限制,刪帖後只能復原文字部分,看不到圖片了,您看這些描述性信息,是不是和寧女士很像?”

    “性別︰女;年齡︰27;身高︰165;體重︰40kg-45kg;身體狀況︰懷孕;懷孕時間︰三月中旬;從何地離開︰天海市;其他特征︰文盲、不識字、雙臂及腰腹部針眼疤痕明顯、小腹有刀疤,長約半寸、孕期內不顯孕肚、胎兒出生時體重偏輕且可能伴有各種無法預料的天生心肺疾病、精神疾病、以及四肢殘疾;可提供的線索與建議︰重點關注縣鄉鎮級以下的非正規醫院、私人診所等場所及無證黑醫手里的就診記錄。”

    “您別看這些信息很寬泛,他開出的金額那麼高,涉及的省市又那麼廣,絕對有幾率將這個人找出來。”

    話音未落,余白就將另一台電腦取了過來。

    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張巨大的地圖網,從天海市為中心,一層一層向外延伸,幾乎將全國所有城市全部覆蓋。

    這麼精心的準備、這麼高昂的獎金,就只是為了找一個懷孕的女人?

    洛真閉了閉眼,神色中滿是痛苦。

    余白說的沒錯,除了懷孕的時間對不上,那個女人所有的信息都和寧柔一模一樣。

    兩人初見之時,寧柔兩只手臂上幾乎全都是針眼。

    後來發生了關系,她第一次看到寧柔的身體,也在寧柔的肚子上看到了動過手術的疤痕。

    只是無論她怎麼問,寧柔都不肯說傷口是怎麼來的。

    對于寧柔,她從未深入了解。

    如果帖子里描述的這個女人真的是寧柔,那五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離婚,似乎,就能解釋得通了。

    因為——寧柔很有可能不是在躲她,而是在躲另一幫人。

    “洛小姐,現在還無法確定帖子要找的人到底是不是寧女士,因為兩人的懷孕時間相差太遠,但是不排除這種可能,也許是發帖人弄錯了時間。”

    “我想,您還是自己找個機會去問一下寧女士本人比較好,冒昧問一句,您跟寧女士是什麼關系?”

    鄭邦的問詢小心翼翼,關于寧柔和洛真的關系,他們不是查不到,只是涉及雇主的隱私,與其違反職業操守自己私下去查,倒不如直接問來的合適。

    洛真聞聲垂眸,想起第一次和寧柔相見的那個雨夜,對方滿身傷地倒在自己車前,心髒頓時抽痛不已。

    耳邊響起的問題,听上去是那麼諷刺,仿佛在嘲笑她和寧柔共同生活三年——

    卻什麼都不知道。

    ※※※※※※※※※※※※※※※※※※※※

    感謝在2021-08-04 11:15:37~2021-08-05 13:26:2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嘖、皮皮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折且 20瓶;30419773、季季季.、“逸”帆風順 10瓶;墨瑾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六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六章並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