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暴龍”(二合一)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說唱鴿 本章︰第324章 “暴龍”(二合一)

    額頭瓖嵌著一顆橢圓狀的金色玉石,鮮紅色寬羽毛組成的頭冠、脖領和尾巴,深灰色身體以及矯健的四肢,暗紅色的眼中滿是冷漠,微微揚起的嘴角帶著些許不屑。

    這只模樣傲嬌的精靈,正是瑪狃拉!

    惡系與冰系的精靈。

    是野生精靈中的頂級獵食者,生性凶惡狡猾,喜歡成群結隊地行動,對付那些行動較為遲緩或是弱小的精靈。

    傳聞。

    成都地區的瑪狃拉喜歡對付小山豬和長毛豬,而阿羅拉地區的瑪狃拉更是以冰六尾和冰穿山甲為食。

    不過關于瑪狃拉這種精靈的新聞和消息夏彥看到的比較少,還以為這種進化方式沒人知道。

    視線轉移,落在那個剛剛從樹後走出,穿著一身灰色緊身服,留著頭銀白色的齊肩短發,精致的瓊鼻上,掛著一幅覆蓋式的墨鏡。

    這副模樣,倒是和夏彥印象里的獵人J很像。

    她出現,證明了夏彥的感覺沒有錯。

    惡系的瑪狃拉隔絕了勇吉拉的超能力感知。

    “為什麼跟著我?”夏彥冷著臉沉聲問道。

    “這個問題不應該我來問你麼?”女人輕輕撢了撢肩上的頭發,嘴角一揚,“你來這里做什麼?”

    夏彥緩緩蹙攏眉頭。

    “怎麼?現在公會管這麼寬?”

    銀發女人輕笑了聲,手掌一抬,一枚精靈球出現在手中。

    沒再說話。

    但意思卻不言而喻,要是今天夏彥不交代清楚,那必定是要做過一場了。

    瞥了眼站在女人身邊瑪狃拉,鋒利的爪子緩緩梳理著頭上的毛發,反射著森寒。

    應該有精英級的實力。

    雖然還不太確定,但估計最差也是精英級了。

    夏彥並沒有把大針蜂收起來,但對方卻還是一副肆無忌憚的模樣,可見對自身的實力很有信心。

    默默深吸了口氣,擺出了妥協的樣子。

    從懷中拿出了獵人公會獵人的身份證明,以及捕捉暴雪王的任務證明。

    看到這些東西,女人舉著的手臂緩緩落下。

    笑容緩緩收斂。

    “暴雪王在山腳比較多。”

    夏彥低了低眼眸,腦中迅速思考著幾個問題。

    第一個,也是他取向最大的選擇,就這樣安靜地離開,再等待合適的機會靠近,但問題是他的一次身份保障已經用掉,等下次如果再被發現,那就徹底解釋不過去了,必定要做過一場。

    第二個,就是直接趁著對方只放了一只瑪狃拉在外面,而他有大針蜂,還有勇吉拉,以及躲在寬大風衣里的波克基古和躲在影子里的獨劍鞘,是有一定機會趁著對方還未召喚出第二只精靈之前解決掉她,但風險很大。

    第三個,則是直接讓勇吉拉使用瞬間移動帶著自己抵達雪峰神殿外,這里距離也不算太遠,勇吉拉的超能力可以做到這種視野內傳送。

    不過這第三個選項也有麻煩,他這樣突兀的行動必定會引起獵人公會的注意,下次再送美羽過來的時候,肯定會面臨守株待兔的情況。

    只要他敢傳送,對方就敢等。

    給他思考的時間並不多。

    最終夏彥還是更傾向于第一種。

    就算下次被發現會麻煩,但至少也要等到下次,他還有嘗試的機會,雖然可能性並不高。

    雪峰神殿門口周圍是一大片的空曠區,他一旦靠近,都無疑會遭受攻擊。

    很快。

    一陣思維活躍後,他就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

    走!

    不過也不能放松對這個銀發女人的警惕。

    令敵人放松警惕後從背後偷襲,這種手段夏彥已經見識過很多次了。

    保持著足夠的距離和警惕,緩緩離開這片區域。

    “等一下!”

    不過在夏彥走到一半的時候,那個銀發女人卻再次開口了。

    夏彥緊鎖著眉頭,眼神示意大針蜂和勇吉拉做好準備。

    默默地看著對方,看看她想做什麼。

    “你,剛剛入會?”女人問道。

    夏彥不著痕跡地點了點頭。

    “第一次任務?”

    夏彥還是點點頭。

    確認了這點,女人再次展露笑容,“很好,從今天開始你是我‘暴龍’喬安娜的部下了。”

    夏彥︰“???”

    這什麼操作?

    一下子把他給整不會了。

    看到夏彥愣住了,喬安娜也不意外,只是說道︰

    “放心,我是公會的八級獵人,隸屬于‘A先生’麾下,擁有自主招募部下的資格。”

    稍稍停頓後又繼續道︰“成為我的部下你可以直接晉升為四級獵人,我知道你可以很快做到,但省了很多麻煩不是嗎?”

    夏彥回過神,沉聲問道︰“為什麼?”

    喬安娜撢了撢頭發,輕笑了聲,“為什麼?因為我覺得你的實力不錯,警惕性也很高,擁有成為一名優秀精靈獵人的條件。”

    看著夏彥依舊不信的表情,喬安娜搖了搖頭。

    “好吧,因為我需要一些不錯的部下,你很符合條件。”

    如果是這麼說的話,可信度就高了一點。

    夏彥低著的眼眸中閃爍著微光。

    獵人公會作為一個較為閑散的組織,還擁有二十六人組成的議會團,這樣的組織就必然伴隨著一個問題,派系林立。

    哪怕是火箭隊這樣高度凝聚在阪木管理下,火箭隊的最高干部們依舊派系林立,什麼關都一派,城都一派,什麼三獸士、三將軍、三干部等等。

    何況是獵人公會這樣由二十六人管理的組織,就算是最高會議,也有六人擁有票選權。

    而獵人公會之所以有這樣核心成員招募外圍成員的制度,本就是一種派系的表現。

    就比如夏彥之前遇到安杰,他說雪峰市是獵人A負責的區域,而獵人K則負責南面的一些區域,比如說濱海市。

    面前這個敢取外號叫“暴龍”,可不是說她的性格是個女暴龍,很大原因是和她的精靈有關系,那麼“暴龍”就很容易聯想到暴飛龍。

    也就是說,面前這個叫喬安娜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將來的那位獵人J。

    一個實力強大且頗有野心的女人。

    招募部下不僅僅只是為了招募,很有可能是為了九級獵人甚至是那二十六個席位做好沖擊的準備。

    而他一個剛剛加入獵人公會的“菜鳥”,又有著不錯的實力,不正是個很好的選擇嗎?

    當然,這些都是夏彥的猜測,不一定準備,但大致應該八九不離十。

    “我為什麼要成為你的部下?相信以我的實力和能力,晉升成為核心獵人只是時間問題。而且就算是要成為某人的部下,那些席位上的獵人不是更合適?

    況且我這個人喜歡自由,不喜歡約束。”

    雖然他可以借助這次機會獲得接近雪峰神殿的機會,但不能表現得太明顯,也要維持好他在喬安娜眼中謹慎小心的印象。

    “你是聰明人,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他們給不了你想要的東西,我可以。比如說自由行動的權力。”

    緊緊盯著夏彥。

    “你可以不把自己當做我的部下,可以看成是合作伙伴,等我坐上最高席,我承諾幫你也坐到席位上。”

    她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也在透露一個意思。

    心底的秘密和野心被夏彥知道,如果夏彥不同意的話,那麼兩人就只能成為敵人了。

    但不得不說,這樣不遮不掩的行為,還真有幾分做大事的樣子。

    “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緩緩壓低聲音,沉聲道︰“知道為什麼公會這次在雪峰神殿會投入這麼大的力量嗎?因為......公會高層,馬上就會出現大變動,屆時也不知道多少人還能保住自己的席位。

    這樣,你還敢隨便選一個嗎?”

    獵人公會的高層要變天?

    難怪喬安娜有些按捺不住了。

    而且,听她意思,獵人公會這次針對雪峰神殿的行動,也是因為預感到了變天事件的即將發生。

    “我知道你靠近雪峰神殿有特殊的目的,甚至加入公會的行為可能也只是為了掩飾那目的。我不在乎,現在公會人人自危,但對我來說也是個機會。”

    夏彥心里一沉,自己的突兀的行為果然還是容易引人懷疑嗎?

    但他眉頭一挑反問道︰“你不覺得,你一下子說太多了嗎?對我一個陌生人。”

    說一兩句還好,但說了這麼多,甚至還包括獵人公會內部的一些秘辛,太容易令人多想了,特別是對夏彥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

    就因為他展現的精英級的大針蜂?

    不至于。

    一只精英級的精靈不足以引起這樣的重視。

    喬安娜頗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因為你足夠大膽。”

    “嗯?”

    夏彥一愣。

    卻見喬安娜丟出精靈球,紅光中,凶惡可怖的氣息撲面而來。

    “吼!!”

    湛藍色的龐大身軀,兩根華麗的標志性血紅色翅膀,凌厲的眼楮,頭部兩側各有三片類似飛機前翼的小型三角翼。

    暴飛龍!

    喬安娜的暴飛龍出來後,就是一聲嘹亮的龍吟響徹山林。

    夏彥心中微震,看著面前這只已經進化到了最終形態的準神精靈,也是他目前為止見到的第一只完成了最終進化的準神精靈。

    那麼面前這個喬安娜的身份就真的呼之欲出。

    將來的獵人J!

    而且從這只暴飛龍的氣勢看,最起碼應該有著館主級的實力。

    最重要的是,一旦準神精靈到了最終進化型,它的實力將會迎來一次飛速飆升期。

    恐怕這也是喬安娜將目標放在了那二十六個席位,甚至是最高席位的信心來源。

    畢竟獵人公會也不是個完全看實力的組織。

    是個野心非常大的女人。

    這是夏彥此刻給她的評價。

    喬安娜一直在注意著夏彥的表情變化,見到他看到暴飛龍出現後只是露出驚訝的神色,卻沒有露出正常人應該有的害怕後,心里更加篤定。

    “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嗎?那我告訴你。”

    一邊說,一邊輕輕撫摸著暴飛龍的脖子,感受著其上嶙峋的堅硬鱗片,緩緩道︰

    “第一,你知道公會對雪峰神殿的布置,卻還敢靠近這里,並且心思縝密地先選擇加入公會成員一員,好讓自己有個合適的借口靠近雪峰山。敢這麼做,要麼是瘋子,要麼就是有一定自保的把握和底氣。我更相信後一個。”

    豎起第二手指。

    “第二,如果我剛才沒感覺錯的話,你是動了要干掉我的念頭吧?別否定,我的瑪狃拉別的能力不說,但對這些東西感覺最敏感。”

    不等夏彥說什麼,又豎起第三根手指。

    “第三,看到我的暴飛龍突然出現,你只是露出了驚訝,卻沒有露出害怕,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獵人所應該有的表現,除非你有應對的信心。”

    收起三根手指,攥緊拳頭,笑著說出了最後一點。

    “最後,你怎麼就確定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听著她略帶戲謔的話,夏彥忽然反應過來。

    “這幾天都是你在監視我?”

    夏彥想到自己前五天的那種若隱若現被盯著的感覺,本以為是獵人公會的某只幽靈系精靈,他還嘗試尋找過。

    但現在看來,恐怕那注視是來自天上吧。

    視線掃過暴飛龍。

    因為害怕引起更多的注意,所以夏彥並沒有讓比比鳥在上空監視。

    暴飛龍的實力,如果願意的話,也足以規避勇吉拉的感知。

    “說是監視就有點過了,我起初只是發現了個比較有趣人,事實證明,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有趣。”喬安娜聳聳肩。

    她這麼從頭到尾地一說,夏彥對她的做法就不是很意外了。

    但她的做法和行為,也給夏彥起到了一定的警示。

    不要把所有人都當傻子,有些事情不能自己主觀地太想當然。

    擁有卡比獸這張底牌,也同樣對他的一些行為和判斷,產生了影響。

    心底默認了自己的安全有足夠的保障。

    這是一種很危險的,且在不知不覺中出現的改變。

    平時可能沒事,但真的踫到麻煩,說不定真的會讓他陷入大麻煩。

    “我說完了,做出你的選擇吧,成為我的部......不,合作?還是說要做過一場?”

    “吼!!”

    暴飛龍非常配合地吼了一聲。

    夏彥身邊的大針蜂以及勇吉拉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集中精神保持著最高的警惕。

    看著這架勢,夏彥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這,根本就沒我選擇的機會好吧?”

    喬安娜展露笑容。

    大步走上前,沒有帶著瑪狃拉和暴飛龍,走到中間的位置駐足。

    她這是在展現誠意。

    夏彥想了想,也示意大針蜂和勇吉拉別動,抬腳上前。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了吧?”

    說著,伸出手。

    “蜂刺,獵人‘蜂刺’。”

    旋即和喬安娜的手握在了一起,初步達成了合作關系。


如果您喜歡,請把《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方便以後閱讀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第324章 “暴龍”(二合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第324章 “暴龍”(二合一)並對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