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福壽館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騎著青牛的豬 本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福壽館

    吳玄之的瞳孔中倒映出兩團的火光。

    在瞳孔的深處,隱約能見到猩紅。在這一刻,仿佛整個福州城的一切場景都倒映在了他的心中。

    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個斗獸場,而他就是里面的裁判。

    在失去了官府的火力支援後,這里頭的各方勢力都失去了絕對優勢。

    這些勢力將會進行激烈的踫撞,而火花,將在踫撞中產生。

    若是李嵩在此,就會發現此時此刻吳玄之的氣質,非常像五蘊幻界中的獨眼男。

    “火光,將會從這里開始蔓延。”

    看著遠處庫房燃燒起來的火焰,吳玄之仿佛看到了未來席卷天下的洶洶大火。

    吳玄之從很早開始,就沒有把拯救這個國家的希望放在南方革•命黨的身上。

    這群人或許的確有著憂國憂民的思想,但他們的思路和方法注定是行不通的。

    妥協,只會換來敵人的得寸進尺。

    ……

    福壽館離著報社不遠,就隔著幾家鋪子的樣子。

    這是福州城最大的一家煙館。

    煙館與尋常的店面不同,他們不是敞開著門做生意的,而是用厚厚的布簾把門都遮起來,嚴嚴實實的看不見光。

    福州本就潮濕悶熱,如今正值八月,是最熱的時候。

    但屋子里的眾人卻好似半點也未曾察覺,他們只是貼身穿了一件單衣,各自斜靠在搭建簡易的床榻上,一旁放著煤油燈和煙槍。

    “吧嗒。”

    在幽暗的環境中,一點點橘紅色的光芒,猶如怪物的眼楮。

    屋子里安靜極了,除了大口的吞吐的聲音外,只有偶爾響起的嘆息和大口吞咽茶水的聲音。

    一股濃郁的汗液混雜著氨氣味道的氣息往每個人的鼻腔里頭鑽,透過一盞盞的油燈,能夠看到一張張木然且枯瘦的臉龐。

    所有人的瞳孔都泛著死魚一般的灰色,肉體上的極度愉悅,可以讓他們忘記生活中所有的煩惱。

    “伙計……伙計!”

    一道沙啞的聲音打破了黑暗中的死寂,那人不斷的呼喊著,不一會兒,便听到黑暗中傳來的腳步聲。

    那腳步走到了其中一個床榻那兒。

    “炳爺,您有什麼吩咐?”

    黑暗中,傳來了倒水的聲音,似乎是那伙計幫著倒了一碗水。

    那人咕嘟著喝了下去,長吐了一口氣,“再來一泡膏,再來一泡……”

    “炳爺,一兩銀子一泡膏,您這……是現錢還是折抵?”

    “怎麼又漲價了?漲了這麼多,我記得先前不是……六百多文來著。”

    “還不都是那些瘋狗鬧得,他們把咱們的庫房燒了好幾家,咱家也是沒辦法。”

    伙計嘿嘿笑了笑,開口說道。

    他的這番話,也讓黑暗中多了些騷動。這價格一下子都翻倍了,以後這土煙都抽不上了啊。

    “那……先記賬吧。”

    炳爺似乎有些猶豫,而後才遲疑著開口。

    “喲,這真是不好意思,咱家掌櫃的吩咐了,以後都不記賬了,必須現給。您也是知道,如今這生意都不好做……”

    “記賬吧,我今兒個……沒帶夠錢,下次一並補上。”

    “那可不成,要不您再想想身上有沒有啥值錢的東西?或者您家里有沒有錢?我讓咱們的人去跑個腿也成。”

    那伙計的語氣一直都保持著恭敬。

    炳爺的聲音沉了下去,黑暗中傳來了幾下摩挲的細響,但最終也只是掏出了一些銅板。

    錢不夠。

    差的多了。

    半晌,伙計的腳步聲走得遠了。

    炳爺重新的躺到了床上,他覺得煙癮有些上來了,身體好似百爪撓心似的難受。那煙桿里頭的那點煙膏早就被烤得干了,再怎麼吮吸也抽不出什麼東西來。

    他只得拼命大口的呼吸著,呼吸著空氣中的煙味兒,似乎那混合著氨氣和臭味的空氣,能夠稍微舒緩一下他的癥狀。

    “伙計!伙計!”

    炳爺掙扎著叫嚷了起來,他的聲音比之前要顯得更加沙啞,仿佛擱淺的魚。

    “我家……我家里頭還有一個祖傳的印章,在堂屋的台幾下面,那是前朝的世宗皇帝賜予咱家的,算是個古董,至少能抵個五十……哦不六十銀子。”

    炳爺叫來了伙計,大聲的叫嚷道。

    “你們派人去拿……先給我點煙膏,我難受。”

    炳爺就在床榻上蠕動著,四周黑漆漆的,他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在煙癮的刺激以及黑暗的環境下,他的意志被消磨殆盡。

    此時此刻的他,像極了一只扭曲的蛆蟲。

    一塊煙膏被拋到了他的桌子上,炳爺猛地伸手在桌上摸索了起來,顫抖著裝入到煙槍里頭,就著一旁的油燈,一點點的把煙膏烤化。

    “嘶。”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嗆人的煙氣被他吸入了口肺中,煙氣中混雜的嗎啡,讓他渾身的血肉都顫栗了起來。

    他的精神陷入了極度的愉悅之中。

    本來土煙的效力是遠遠比不得洋煙的,但是這陳家坳出產的大煙比洋煙的效果,哪怕他們抽的煙比較劣質,沒有經過深加工,也足以對人產生很強的致癮性。

    伙計自屋內走了出去,與一個打手模樣的人囑咐了幾句之後,便有幾個漢子徑直的向遠處走去。

    “掌櫃的,那林三柄還真是看不出來,家里頭還藏著那麼個好玩意兒。”

    伙計用手扇了扇風,眼楮朝著那煙室看了一眼。

    “瘦死的駱駝也能刮不少肉,他們家祖上就是當官的,直到同治朝的時候都還闊綽著呢。他那祖父和父親還有幾個伯叔,都抽了一輩子煙,都沒把家業給折騰干淨,直到他這代才沒落了下去。要是再往前趕個二三十年,咱見了他還得請安吶。”

    掌櫃的搖了搖蒲扇,也拿著一旁的煙桿,吧嗒抽了起來。

    他這大煙可比那幫煙室里頭破落戶抽的要好多了,味道也要好聞許多,也沒有那惡心的氨氣味道。

    煙氣裊裊升起,逐漸的籠罩了櫃台。

    透過那煙霧,除了能看到舒坦的躺在椅子上的掌櫃外,還能見到一尊面目猙獰,渾身赤紫的神像。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器官是妖怪吳玄之》,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器官是妖怪吳玄之第一百七十六章 福壽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器官是妖怪吳玄之第一百七十六章 福壽館並對我的器官是妖怪吳玄之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