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芒果愛隻果 本章︰第10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強制玩游戲[靈氣復甦]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我看看我看看。”

    “別亂動,小心給你抓走。”齊威激動的想往前探頭,結果被陸宜蓁毫不留情的給按回去了。

    他們一群人現在正躲在蟻巢外面,等著蟻王和蟻後倒下,剛才他們已經往里面扔了不少泥巴……不是,滅蟻靈。

    負責扔滅蟻靈的,是接到消息趕過來的朱天牧上校,也是不容易。

    “萬一蟻王現在已經被放倒了呢?咱們可千萬別讓別人摘了桃子啊。”齊威著急的說,要不是陸宜蓁按著,說不定真的就已經沖出去了。

    “放心吧,這是初級游戲,像朱上校這樣的高手不多,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搶怪的人,肯定進不來。”陸宜蓁非常淡定的說。

    朱天牧……

    “謝謝夸獎,但我沒你們厲害啊。”太能搞事了,朱天牧一言難盡的說,天知道,他收到消息這些人準備去蟻巢搞事情的時候,心都要停止跳動了。

    他從開始玩這個游戲到現在,整整三年了,就沒見過這麼猛的人,哦,包括其他世界的修士。

    “哪里哪里,我們現在和朱上校還沒法比。”齊威訕訕的笑了笑,自認為謙虛的說。

    三隊的人都憋著笑縮在一邊,也不敢發出動靜,他們現在都在陣法里,隱匿陣只能隔絕氣息,但是不能隔絕聲音,憋的挺難受。

    “朱上校,里面的蟻王是不是應該倒了?”陸宜蓁突然開口說道。

    大家一愣,不過朱天牧小心的放出神識,然後眼楮一亮,點了點頭,“現在蟻巢里的妖獸都倒了。”

    朱天牧眼楮發亮的看著陸宜蓁,這才多久,這位就不廢一點力氣的放倒了這麼多妖獸,後生可畏啊。

    陸宜蓁可不管別人的感慨,她此時趕緊拿出紙筆把時間記下來。

    “你怎麼知道時間的?”齊威不解的問道。

    “在心里默數啊。”陸宜蓁理所當然的說道,然後把筆記收起來,看向蟻巢,也就是一個大山洞,眯著眼楮說道,“那咱們現在進去吧。”

    “嗯。”朱天牧點點頭,三隊的人就率先往里沖,陸宜蓁和齊威緊隨其後,朱天牧……殿後。

    “蟻後過的也太舒服了。”齊威看著眼前的一幕,喃喃的說道。

    陸宜蓁深以為然的點頭,只見蟻後倒下的地方,身下是一張十平方米左右的獸毯,踩上去隔著鞋都能感到暖暖的,除此之外,蟻後的毯子上各種顏色的珠子,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在蟻後的周圍,還有四只蟻王圍繞著,其余的妖蟻更是數不勝數,陸宜蓁隨便轉了一圈,就看到不下于十個儲物袋,不由得皺了皺眉,看來有不少修士都栽在這些妖獸手里。

    不過她什麼都沒有動,而是去殺那些妖蟻,畢竟那些滅蟻靈只是暫時讓這些妖獸倒下,並沒有殺死,看來下一次,她得弄點直接把妖獸搞死的。

    山洞的妖獸不少,大家光是處理這些妖獸,就弄了半夜,然後……一群人看著看山洞里的東西,兩眼放光。

    “先統一收起來,出去再分,現在把山洞搜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落下的。”朱天牧沉聲說道,這是他經歷過的犧牲最少,收獲最多的一次。

    “好。”這些戰士嗷的一嗓子就沖了上去,齊威……吼的最歡。

    而陸宜蓁左右看了看,轉身去了其他的小洞,這個大山洞有無數個小洞組成,他們現在在的是最大一個,蟻後所在的地方。

    連轉了三個小洞以後,她沒忍住皺了皺眉,怎麼這些小洞有差不多啊,大小也差不多,看見洞里的地上有一個儲物袋,她隨手撿起來。

    用神識很容易就打開了,看來儲物袋的主人已經死了,嘖,看清里面的東西,她不由得挑了挑眉,所以這個山洞里更值錢的,是這些儲物袋?

    她拿著儲物袋往外走,接下來,她就著重收集儲物袋,等她回到那個主洞的時候,手里吊著一串儲物袋。

    “你這是打劫去了?”齊威看著她手里的儲物袋說道。

    “你現在在做什麼?”宜蓁看著齊威淡定的反問。

    齊威……“替天行道 ”

    “來來來,陸同學,你那些儲物袋都不值錢,最值錢的應該是這個。”張廣揚把地上的毯子卷起來,指著角落里的一個儲物袋說道。

    陸宜蓁走過去看了看,的確,這個儲物袋長的都和別的不一樣,她打開看了一眼,當場就捂住了眼。

    “這是怎麼了?”張廣揚嚇了一跳。

    “沒事,太亮了。”她揉著眼楮說道,把儲物袋遞過去。

    張廣揚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後,就沒然後了。

    “哇塞,這和儲物袋的主人也太富有了吧,里面全是各種各樣的符篆,陣盤,哦,還有大把的靈石。”齊威驚訝的說道。

    “那這個儲物袋就不能在游戲里用了,這麼富有的修士,一般都是出自大宗門或者是大家族。”朱天牧看了一眼說道,“不過也沒關系,出去之後在第七軍區兌換處換成積分。”

    “陸宜蓁,齊威,你們要記得,如果在游戲里遇到這樣的修士,不要和他們硬踫硬,哪怕有絕對的把握能殺死他們也要謹慎,不要以為沒人看到就沒事了,他們這些人,身上保命的東西超乎想象。”借著這個儲物袋,朱天牧把自己的經驗都告訴他們兩個。

    準確的說,是告訴齊威,至于陸宜蓁,恐怕她都把人弄死了人家還感謝她呢。

    陸宜蓁可有可無的點頭,只是翻著這個無比華麗的儲物袋,等終于看到不發光的東西,她伸手拿出來,然後挑了挑眉,看向朱天牧。

    “朱上校,這是什麼?”她眯著眼問道。

    “是竹簡,據其他世界的修士所說,一些大宗門都是通過用竹簡復刻的方式,來進行傳承的。”朱天牧看了一眼說道,這些第七軍區也有。

    “為什麼不能看完?”陸宜蓁用神識看了一下,發現也是介紹靈植的,只是她剛看了兩個,就不能再繼續往下看了。

    “學了就可以了,你把竹簡放到額頭上就行。”朱天牧看她感興趣,直接把方法告訴她。

    “這里面都是介紹靈植的,嗯,我要這個,一會分東西的之後可以少給我點。”陸宜蓁也不是不懂規矩,笑著說道。

    朱天牧笑著點點頭,卻沒有說什麼,這次要是沒有陸宜蓁,他們也不會來這里,也就不會把這些妖獸都一鍋端,這次的收獲已經比他們往常要多了,所以,他們可不會佔陸宜蓁同學的便宜。

    陸宜蓁接下來對掃蕩妖獸洞也不感興趣了,而是找個地方,把竹簡往額頭上一貼,一瞬間,無數的靈植從腦子里閃過。

    等她睜開眼的時候,差點沒興奮的跳起來,因為她發現,這枚竹簡里的靈植可比她換的那本書全多了,簡直是為她量身定制的。

    朱天牧注意到她的神色,笑了笑說道,“一般用竹簡來記錄術法或者其他的,都是只有大宗門才會這麼做,其余的,就是你之前見到的那些人。”

    “竹簡是一次性的。”陸宜蓁抓著手里的竹簡說。

    朱天牧………“傳承幾乎都是很寶貴的。”他有些無奈的說,真正寶貴的東西,怎麼可能允許修士隨意觀摩。

    “那看來,在游戲里,竹簡是很重要的。”陸宜蓁眯著眼說道。

    “你可別胡來,只有大宗門的弟子才有竹簡。”朱天牧頭疼得說道,他真怕這位弄點什麼藥就沖上去。

    這家族傳承,在這位身上體現的淋灕盡致。

    “你放心吧,要想獲得竹簡,又不一定非要去找那些大宗門的弟子。”陸宜蓁說著還搖了搖自己手里的,妖獸洞也可以啊。

    听懂了的朱天牧,更害怕了。

    “朱隊長,妖獸洞還有一個出口,就是不知道通往哪里。”一個戰士跑過來說道。

    “過去看看。”陸宜蓁有興致的說。

    “走。”朱天牧起身,跟著小戰士往前走。

    “朱隊長,這個山洞我們剛才稍微探了一下,從咱們山洞上的摩擦來看,應該經常有妖獸從這里通過,咱們現在是進去還是?”三隊的隊長看見朱天牧趕緊說道,其實他個人是贊成進去的,萬一里面有機緣呢?

    “先用傳音符和其他兩個隊說一聲,然後再進去。”朱天牧就更加贊成進去了,富貴險中求。

    另外,他上個游戲就冒險探過妖獸的洞穴,離開游戲就突破了。

    三隊的隊長從儲物袋里謹慎的拿出一張符篆,然後給其他兩隊留了話就送出去,然後轉身帶著人就往山洞里走。

    陸宜蓁眨了眨眼楮,眼里閃過一抹疑惑,這樣就走了?還有傳音符?不用等傳音符回來嗎?

    但很顯然,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沒有心思給她解釋,第一次進入這麼深的妖獸洞,他們是緊張和激動並存。

    “里面越來越潮濕了。”前面探路的一個戰士皺眉說道。

    陸宜蓁伸手摸了摸山洞,的確,明顯能感覺到手上都是濕的,她蹙了蹙眉。

    “加快速度。”朱天牧沉聲說道,話落的同時,他一手提起一個飛快的往前躍,其余人緊隨其後。

    被提起來的陸宜蓁……就很離譜。

    等離開山洞以後,他們就明白為什麼山洞會是潮濕的了,因為山洞的出口正對著一個水潭,水潭里的水,從高聳入雲的瀑布上落下來,非常壯觀。

    “臥槽,這也太美了吧。”

    他們出來的時間正好趕上日出,就看到太陽的光在瀑布上折射出來,格外的耀眼。

    而陸宜蓁則是看著瀑布,眨了眨眼楮。

    ※※※※※※※※※※※※※※※※※※※※

    從明天開始,更新改為18︰00


如果您喜歡,請把《強制玩游戲[靈氣復甦]》,方便以後閱讀強制玩游戲[靈氣復甦]第10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強制玩游戲[靈氣復甦]第10章並對強制玩游戲[靈氣復甦]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