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希望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七月薪火 本章︰第21章 希望

    因為即將要拍攝的這場戲,圍繞著的核心就是女土匪之死。

    這段劇情在第十二集。

    是張子褚的最後一場戲。

    導演喊了開拍。

    林子里密不透風,擠滿了埋伏著的黑甲騎士。

    人餃枚,馬束口。

    靜謐非常。

    張子褚全身心投入狀態。

    他現在是女土匪。

    耳朵尖尖豎起,右手緊握一條閃著鱗光的鐵鞭,時刻保護在白衣軍師周圍。

    白衣軍師通過一系列合縱連橫的謀劃,終于將小皇帝正式冊封女將軍為朝廷大將軍的詔書給弄到手。

    有了這份詔書,女將軍就能名正言順地樹旗接管她現在打下來的所有領地。

    對女將軍的所有敵對勢力來說,這絕對是一件惡事。

    各方勢力不謀而合,聯起手來立盟約要將白衣軍師留在這片荒林里。

    白衣軍師當然知道他們這一隊人在歸途中必然會遭遇劫殺。

    但他憂慮的卻不是這個。

    對于此次劫殺,他已經做好了萬全準備。

    可他總覺得有一個地方似乎是被自己忽略了,讓他心頭隱隱不安。

    當他們一行人伴著馬蹄聲響行至此,遠處密林高處卻無一鳥雀被驚起盤桓之時。

    白衣軍師便知密林中有埋伏。

    他略微點頭。

    身邊的人便立刻警惕起來。

    女土匪猶甚。

    密林是必經之路。

    已知前方險惡,大家卻還是只能戒備著往前走。

    緊繃的氛圍被一只泛著寒光的鐵箭沖破。

    女土匪立刻一揮鞭子,護住白衣軍師。

    劫殺者一擁而上。

    雙方對打起來。

    白衣軍師見自己這方雖略顯弱勢,卻也能夠邊打邊突圍。

    可他心神卻越發不寧。

    就在此時,身邊護衛忽然驚喜喊道︰“是將軍,將軍來接我們了!”

    白衣軍師瞬間抬頭,看向火光傳來的方向,飄揚著專屬于女將軍的帥旗。

    將軍怎麼會來?

    雙方奔赴敵人包圍圈同一點,瞬間突圍。

    白衣軍師只來得及和女將軍對視一眼。

    就這一眼。

    女將軍瞬間明白了。

    她祖上世代忠良,接到小皇帝的密信那一刻,絲毫沒有猶豫就前來接應。

    她接應的不只是白衣軍師,還有在信中所述會親自跟隊,喬莊前來的小皇帝。

    終究……

    白衣軍師閉了閉眼,心下對這件事情的因果已經了然。

    除了小皇帝,還有誰能夠讓女將軍知險犯險?

    女將軍自認對小皇帝一直忠心耿耿。

    遠在副都的小皇帝卻根本不可能會全盤接受她的忠誠。

    除非她死了。

    只要白衣軍師“失蹤”了。

    小皇帝便可以立刻反悔,當作自己並沒有寫下那份詔書。

    對小皇帝來說,這才是最大的忠誠。

    白衣軍師已經知道這是陷阱了。

    所以當看到滿天落石的那一刻,他知道這些人果然如他所想,這一次是拼盡全力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女將軍的性命留下了。

    投石機——

    這等攻城利器,用來對付血肉之軀?

    都來不及反應,第一塊巨石便直接將女將軍的膝蓋砸碎,她悶哼一聲單手持劍跪倒在地。

    白衣軍師迅速拽過女將軍躲過迎面而來的第二塊不規則巨石,卻被側邊一個尖銳的稜角直直刺入肩膀。

    血染白衣。

    他拖拽女將軍的右手瞬間塌軟。

    幾乎是同一時刻,又一塊比剛才更大的巨石緊隨其後凌厲飛向女將軍的後背,白衣軍師立刻就要撲過去,以身擋石。

    但卻被一個力道往後拉。

    與此同時,一道紅色的身影代替他往女將軍背後撲了過去。

    白衣軍師听到紅衣身影越過他時,發出了一聲大大的嘆息。

    是她!

    女土匪根本就想不明白,為什麼白衣軍師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救女將軍呢?

    而且不只是白衣軍師。

    在巨石集中砸向女將軍這個方向時,她原本寨子里那些眼熟的身影也全都往女將軍這邊撲。

    完全不顧自己的性命!

    他們的眼神都特別陌生,顯得很堅定又很瘋狂。

    有一種她根本看不懂的情緒在其中。

    不過雖然看不懂,她卻好像明白了自己要怎麼做。

    不就是救人嗎?

    她去就可以了。

    寨子里的那些人還是省省力氣,好好活著吧。

    白衣軍師被巨石鑿穿了肩膀,算是半廢了。

    現在她是這里武力最高的人。

    女土匪撲過去抱住女將軍往側邊一滾。

    然後揪準砸落巨石的縫隙再滾。

    就這麼滾呀滾的,她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濕嗒嗒的。

    衣服粘著肉,難受得緊。

    她往哪邊滾,巨石就跟著往哪邊聚集著落下來。

    在她滾累了,感覺自己汗流浹背,失水嚴重到虛脫時,才終于意識到,天空中似乎沒有石頭砸下來了。

    又再過了幾秒,當她把女將軍拖著進到了一個石洞里,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面朝下躺倒在地,余光中見到白衣軍師急切地邁著步子進來。

    先是緊張地去檢查了一番早已昏過去的女將軍。

    這才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扶住大喘氣的女土匪,想要給她翻個面。

    手一摸到紅色的衣裙,便感覺到一陣粘膩感。

    白衣軍師抬手一看,一片血紅。

    他又去檢查其他部位。

    發現整條衣裙都濕透了。

    眼底便存了些罕見的慌張︰“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

    女土匪覺得白衣軍師提出的這個問題,是自己自從認識他以來,听對方問過的最傻的問題。

    還能怎麼流這麼多血?

    當然是受傷了唄!

    如果還要再問。

    那就是她受了很嚴重的傷,生命垂危,快死了唄。

    女土匪沒去回答這個傻問題。

    她喘著氣,偏過頭。

    臉上全是血污。

    眼楮卻發亮。

    和白衣軍師對視上,完全沒在意對方眼中越來越慌的情緒。

    用能夠發出的最大的聲音說話︰

    “大人,我一直說自己沒有名字,是真的。

    我阿爹從小就叫我丫頭。

    他死的時候也還是叫我丫頭。

    就沒給我起過名字。

    本來想讓你給我起一個,但你好像總是不願意。

    便也算了。

    反正我都要死了,有沒有名字也無所謂?

    不行啊,還是得有個名字。

    不然我自己給自己起個名字吧!

    叫希望怎麼樣?

    這樣能記住我名字的人一定很多。

    因為大家好像都喜歡有希望在。

    我也搞不清楚希望是什麼。

    但應該挺厲害的吧。

    唉,說了這麼多話,我都口渴了。

    我怎麼還沒死啊?”

    白衣軍師刻意忽略掉這個問題,他往懷里掏了掏,掏出一顆被壓扁的藥丸,往她嘴里塞。

    “唉,都說了我是口渴了,我又沒有餓,藥也不能當飯吃。”

    她拒絕吃苦苦的藥丸。

    慢慢慢慢地闔上眼楮,又很快睜開,眼里有些疲憊困倦︰

    “大人……將軍……”

    她的目光逐漸渙散,卻執拗地想要尋找一個焦點︰“你們兩個人既然覺得活著挺有意思的,就繼續活著吧,我是真的有點累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可沒想當武替》,方便以後閱讀我可沒想當武替第21章 希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可沒想當武替第21章 希望並對我可沒想當武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