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7章 其之所言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翱翔的木 本章︰第2827章 其之所言

    這是一場突然出現的刺殺,不說周圍的百姓,就是典韋等人都沒有察覺,甚至向天也是如此,因為對方在行動前沒有絲毫的殺意,甚至此刻也是如此。

    這是很古怪的,不過向天在被撞到的時候也明白有什麼狀況,雙眸便是不由得看著面前的婦人,自然也看到其在刺出手中小刀的時候神色上的復雜。

    向天借助這名婦人的行動便是向後退了一些,不過雖然沒有後退太遠,可是卻也足夠向天看到刺來的小刀了,且小刀的速度不快,從這一點,向天便知道對方不是真的想要殺他。

    畢竟對于自己治下百姓的實力,向天還是有著一定信心的,要是真的想要殺死他向天的話,那麼速度比之現在就算沒有快上一倍,也要快上五成才對。

    畢竟若是沒有達到這樣的速度,這名婦人也就沒有發揮自己的全力,當然就這樣而言,這名婦人這一擊的攻擊速度依舊是跟普通人相當當然也僅僅如此罷了。

    向天雙手即刻行動,右手手背上的甲冑擋住小刀的攻擊,左手同時伸出,抓住婦人的手腕便是向上一掰,同時右手手背甲冑抵著小刀刀尖也向上壓去。

    手腕便是在瞬間受到了巨大的疼痛,婦人不由得便是痛呼一聲,小刀直接便是送開而落地,周圍的百姓以及典韋等人則是才反應過來。

    畢竟這瞬間發生的事情太快,回過神的時候,向天便是將對方的小刀弄落在地了,在听到有人喊道“大人!可無事?”的時候,向天便是直接舉起手制止了可能出現的混亂。

    畢竟這可是當街行凶,雖然向天知道對方不是真的要殺他,可是卻依舊違法了,這樣的事情自然要由當地官府處理,而且要是混亂起來的話,只會是更大的麻煩事兒!

    而向天的威勢依舊在,故而不過是一個舉動,便是讓百姓都沒有繼續詢問,向天也同時借機說道“某無恙!爾等旦可安心!!”說完向天便是看著婦人說道“為何如此為之?”

    周圍的百姓也都看著,這些百姓的眼眸之中有些許怒意,不過並沒有行動,而婦人則是在听到向天的話語後,便是一臉驚恐,仿佛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一般。

    臉上的驚恐之色清晰可見毫不作假,看到這樣的神色,向天不由得有些許疑惑,畢竟要是剛剛沒有想法的話,又怎麼會那麼做?畢竟身上帶著小刀,怎麼都像是有計劃的行動。

    不過不等向天細想,這名婦人便是在再次跪地磕頭說道“大人!還望大人贖罪!!民婦。民婦。”不等說完卻是有著一些人員前來。

    畢竟向天進入晉陽,守衛士卒發現了,一直擔任巡視的巡城者自然也發現了,而且有著這麼多百姓聚集在這里巡城者怎麼可能會沒有注意到?

    這名婦人還沒有說下去,便是有五名巡城者前來,而且在外還有著五名左右的巡城者在外,這五名上前的巡城者停下腳步,對著向天注目看過去。

    這些巡城者手中的兵器,便是他們原本軍伍之中所擁有的,而這些巡城者則是有三人斷臂,兩人只有獨目,其中三名斷臂者,一人手握短矛,一人手握短弋。

    剩余的一名斷臂者則是手中握著刀,同時這只緊握著刀柄的手背上還有著盾牌,顯然是一名刀盾手,而剩余兩人,手中的兵器皆是長兵器。

    那兩名拿著短矛以及短弋的士卒原本在軍伍之中使用的是長兵器,可是因為傷勢卻只能使用短兵器,將自己原本手中的長兵器上交軍伍得到短兵器。

    這樣的短兵器同樣是制式兵器,跟軍伍士卒使用的兵器一般,畢竟只有校尉以上軍職者使用的兵器才有特殊的標記,這是這一次軍職改變後帶來的變化。

    而這些巡城者身上的甲冑同樣是軍伍之中所著,甲冑上有著所著之人的姓名,故而除非身死,否則只要活著,那麼便可以擁有這樣的甲冑在手。

    可是兵器的話卻只有軍伍以及巡城者可以擁有,而官衙的人員,則是不允許有著刀、棍、棒外的其余兵器,至于弓箭相關更是只有軍伍能夠擁有。

    巡城者用兵器放在自己的胸膛之前,這便是軍伍士卒的禮儀,更可以說是這些人員對于向天的尊敬,這樣的行動不需要言語表達,一見即可明了。

    巡城者行禮後,便是看了看這些人員,同時說道“大人!不知發生何事?”不等向天說話,周圍的百姓便是有人大聲喊道“此婦人竟敢行刺大人!!”

    一听到這名百姓的話語,其余的百姓便是都各自出聲,雖然有些許雜亂,可是這些巡城者卻也多少听明白了,可是依舊過于嘈雜。

    兩名手中拿著短兵器的士卒便是彼此對視一眼,手中的兵器便是桿的位置彼此踫撞,發出了不小的聲響,而聲音也極為急促,使得周圍的百姓都不由得停下自己的言語。

    畢竟這樣的聲音並不小聲,而且這樣的舉措因為行動急促,故而聲音便是有著些許尖銳,故而也極大刺激著百姓,也正是因此而使


如果您喜歡,請把《向天傳之三國行》,方便以後閱讀向天傳之三國行第2827章 其之所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向天傳之三國行第2827章 其之所言並對向天傳之三國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