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扶大廈之將傾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唐曉非 本章︰第六百九十五章扶大廈之將傾

    進入開封後,傳令騎兵飛馳電掣般朝東京奔去。

    一路上,所有人都震驚住了。

    一路上,吸引無數的注意力。

    有的人恍然如夢,有的人熱淚盈眶。

    東京城的守城見是傳令兵來了,一律不阻攔,當听到“聖武皇帝陛下諭旨”後,守城的士兵們都懵了。

    那騎兵也是漲紅了臉,一路沖進東京城,在御街上高呼︰“聖武皇帝陛下諭旨!”

    此時此刻的東京城,皇城司守衛森嚴,已經頒布了多道禁嚴令,街上依然有人在游行,但顯得卻是比之前蕭條了太多。

    那騎兵的聲音格外入耳。

    皇城司衛、百姓全部將目光轉移過來,露出了驚容。

    連街邊的酒鋪里的老板也慌忙跑出來。

    “聖武皇帝陛下諭旨來了!”有人興奮得不能自已,跑到春風樓里高呼。

    坐在春風樓里正在喝悶酒的商虞司員外郎唐睿心猛地一跳,抬頭朝門口望去。

    說話的是正是春風樓的掌櫃,他激動得熱淚兩行,高呼道︰“聖武皇帝陛下的諭旨來了!聖武皇帝陛下回來了!”

    經歷了大半年的動蕩和不安,沒有人不盼望過往的和平。

    去年,當人們听到聖武皇帝戰死西域的時候,整個東京城都陷入了一種空前的悲痛中。

    隨後的時間,是動蕩。

    動蕩還只是開始,遼王的叛軍勢如破竹,難民接二連三涌入繁華的東京城。

    河東與河北建立起的大糧倉,被叛軍荒廢。

    半個中原在呻吟、在泣血。

    甚至有人悲情地擔憂︰遼王之亂,猶如安史之亂!

    靖康十四年的時間建立起來的新秩序,在這場叛亂中,面臨崩潰。

    帝國內出現的自由派和商業至上派,聲音喧囂塵埃。

    鐵路工人的死亡,小商家的破產,農民失去良田,東京房價暴漲了三倍!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泰山壓下來了。

    自由派高呼︰一切的一切都是掌權者的失敗,還百姓一個自由,換商貿一個自由,朝廷應該將礦產、鐵路、漕運甚至良田全部私有化。

    從民間,到廟堂之上,爭論不休。

    商虞司是這場風波中的中心,大宋正在從農業國家,往商業國家轉型。

    朝廷第四個五年計劃,已經擬定出來。

    可虞允文下台了,康王上位了,太子即將登基,遼王的及十萬大軍已經快要瀕臨黃河。

    唐睿感到深深的痛苦,他依舊度日已經大半年了。

    整個人再也不是當年那個清秀、帥氣的小伙子,他的雙眼浮腫,听著大肚子,勉強支撐著。

    康王剛剛將他提拔為商虞司右侍郎。

    他也沒有什麼好高興的。

    直到今天,此時此刻。

    他放下酒杯,放下筷子,慢慢站起來,然後快步沖出去,蹣跚而又著急的下樓。

    他推開所有面前的人,像一個孩子一樣。

    沖出門口的時候,他看到那一抹紅纓從面前沖過。

    “聖武皇帝陛下諭旨!”

    前太宰府,何禮明急匆匆小跑了進去。

    “虞相公,虞相公!”

    虞允文正在書房里喝茶寫字讀書,听到何禮明的聲音,放下筆。

    何禮明幾乎是沖進他的書房的。

    虞允文從未見過何禮明如此失態。

    “何指揮使,怎麼?”

    “聖武皇帝的諭旨抵達京師了!”

    虞允文微微一怔,隨即拍案而起︰“真的?”

    “千真萬確!卑職剛才還得到洛陽那邊八百里加急的信件,五萬御林軍數日前,已經抵達了長安,孫邦原已經被陛下賜死!”

    虞允文強迫自己淡定,但他依然在屋內來回走動︰“趕緊邸報通知河北、河東!”

    “是!”

    說完,虞允文隨即啞然,不由得苦笑起來,自己已經被罷官了,還有什麼權力這樣的命令呢?

    何禮明也是習慣性作答,隨即道︰“虞相公,現在消息已經傳遍東京,很快京畿、京東、河北、河東之地必會傳遍。”

    此時,朝堂上風起雲涌,風急浪高。

    剛剛入主政事堂的趙構,得知這個消息後,心猛然一沉。

    韓晨晨喜極而泣,一年的時間仿佛一百年。

    在接下來是數日,御林軍一路東進,勢如破竹,銳不可當。

    僅僅三天之後,趙桓就進入了洛陽。

    洛陽城外的百姓在兩邊歡呼。

    消息像是長了翅膀的信鴿,在大宋的上空飛翔。

    飛翔到王公貴族家里,落到阡陌之間。

    當皇帝歸來的消息傳到河北、河東的時候,在那里卷起了驚濤駭浪。

    五天之後,趙桓身披甲冑,從洛陽出發,抵達鄭州,在鄭州,他召見了剛剛渡過黃河的河套經略使唐恪。

    唐恪明顯憔悴了很多,也瘦了很多,兩鬢斑白。

    他見到皇帝的時候,落下眼淚︰“陛下,臣沒能阻止遼王,罪該萬死!”

    趙桓將他攙扶起來︰“唐卿不必自責,你我君臣相知,這大宋未來還要你我去攜手共進。”

    唐恪哭得不能自已。

    這位從趙桓登基以來就被趙桓壓榨的唐胖子,當得知皇帝戰死西域的時候,悲痛地哭了三天三夜。

    唐恪自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他更懂聖武皇帝了。

    靖康前九年的中樞政令,他和徐處仁按照皇帝的想法一手制定給皇帝的。

    他對皇帝的感情,已經超越了君臣之情。

    為了大宋,為了皇帝心中理想的那個國度,他什麼都願意做,但就是接受不了皇帝的死。

    三天後,御林軍進入京畿,開封府百官出列,東京城的朝堂大臣全部到郊外迎聖。

    皇帝身上的甲冑也有些發舊了,那是風吹雨淋的,每一道痕跡,都是這位雄心壯志的帝王對盛世大國的渴望。

    皇帝才四十三歲,也已經是兩鬢白發生。

    他騎在戰馬上,看見韓晨晨牽著趙淳,向這邊走來。

    “官家!”韓晨晨的眼淚出來了。

    “爹爹。”六歲的趙淳比一年前似乎長大了不少。

    趙桓翻身下馬,將趙淳抱起來︰“爹爹打勝仗回來了。”

    趙淳抱住趙桓︰“爹爹平安回來就是最好的。”

    趙桓感覺到心里一陣溫暖,他將趙淳放到馬背上,自己也騎上馬。

    以趙構、周朝、劉彥宗、張孝純為首的百官行禮,高呼道︰“恭迎聖武皇帝陛下凱旋。”

    “吾皇萬歲!大宋萬歲!”

    在百官的簇擁下,趙桓帶著御林軍,進入東京城。

    時局陡轉,亂象叢生。


如果您喜歡,請把《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方便以後閱讀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第六百九十五章扶大廈之將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第六百九十五章扶大廈之將傾並對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