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爭論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唐曉非 本章︰第六百九十七章爭論

    失去了法理性的趙諶,終于明白自己是一堆沙,沒有根基,一吹就散。

    抵達燕雲的趙桓,這一段時間都在處理各種上報上來的問題。

    趙諶的叛亂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造成的後果。

    北方的民生幾乎瀕臨了崩潰。

    許多人這些年儲存下來的錢,在這一年之內,幾乎被洗劫一空。

    如何被洗劫?

    皇城司送來了最新的情報,薊州有五十幾個糧倉,里面堆滿了糧食。

    燕雲十六州現在都缺糧食,非常缺。

    市場上的糧價已經漲到了六貫每石。

    靖康十三年的時候,糧價已經被壓到了一貫半一石了,一年之內上漲了四倍。

    一個普通人家儲蓄有一百貫,北方的鐵路和礦產幾乎被幾大商人瓜分了。

    瓜分之後,他們把薪資壓到原來的一半。

    按照這樣下去,許多家庭,僅僅吃飯,一年就要花掉一大半的儲蓄了。

    加上收入減少,基本上積累的財富和自身的價值都被極限壓榨。

    這件事倒是很好處理,按照名單拿人,燕雲的四大商人,都支柱了叛亂。

    唯一沒有支持叛亂的韓禮先,已經被叛軍殺掉。

    唐恪的辦事效率倒是很高,名單很快就放在了皇帝的面前。

    趙桓大筆一揮︰全部斬首示眾,抄家,族人發配邊疆,後人不得參加科舉考試。

    接下來,趙桓趕緊派御林軍去押運糧食。

    將囤積在薊州的糧食分攤到各個州府,暫由官府的糧油局來對外售賣,一律售賣一文錢一貫。

    幽州的糧食危機很快緩解下來。

    趙桓卻並沒有離開幽州,他還在等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遼東經略使李綱的消息。

    他已經失蹤了大半年了。

    有人說他在最開始的叛亂中被亂軍殺了,也有消息說他被手下護送走了。

    但這一年都沒有他的影子。

    李綱是新政中,給與了趙桓最大的支持的大臣之一。

    即便不是為了做給別人看,趙桓也一定要找到他。

    人都是有感情的。

    六月,河東、河北的亂局在恢復穩定中,各州官府的官員,也陸陸續續穩定下來。

    有四件事要做︰

    一、統計叛亂中死亡人數。

    二、地方廂軍準備好剿匪工作,有不少之前的無業游民在混亂中開始重操舊業,落草為寇。

    三、重新規整良田,按照原有戶籍所屬歸還,若無人認領者,暫由朝廷收編。

    前三項都是關于民生的。

    第四項,偏向于金融。

    從下半年開始,皇家銀行提高存錢利息,逐漸穩定人們對交子的信心。

    這幾件事先去辦,陸陸續續辦,一步步穩扎穩打去辦。

    這算是最高優先級的事情。

    另外,趙桓還給趙鼎寫了一封信,降低民間在各地銀行的貸款利率。

    眼下最大的困局就是穩民生,保生產了。

    因主要破壞的是北方,南方富足。

    趙桓還給政事堂寫了一封信,鼓勵南方商人南糧北調,朝廷在政策上給與補助。

    此後的一個月,趙桓就待在北都幽州。

    而接下來,要求處死遼王的奏疏,如同狂風暴雨一般送往幽州的宮殿里。

    幾乎滿朝文武,都要求皇帝處死趙諶,以謝罪天下。

    這些奏疏,趙桓都壓下來,沒有批。

    他還在等待李綱的消息。

    直到三個月過去了,北都的綠意盎然變成秋風蕭瑟。

    依然沒有李綱的消息。

    唐恪才道︰“陛下,回京師吧,大臣們還等著您呢。”

    趙桓這才嘆了口氣,在九月初啟程,返回東京。

    返回東京後,趙桓就病了。

    皇帝生病讓朝堂上上下下再次籠罩在陰雲中。

    五天後,趙桓就搬到了新皇宮。

    新皇宮無論從面積還是從高度、格局,都要比以前的皇宮要大氣。

    尤其是位于新城北邊中軸線上的神堂,足有150米高,相當于21世紀的50層樓高。

    站在紫薇殿上,可以俯瞰秋日下的東京城,視野一直延伸到遠處的湛藍色下面。

    汴河從東京城穿過,在碼頭上,有絡繹不絕的商隊。

    這無疑彰顯著大宋空前繁榮。

    趙桓坐在最上面,俯瞰著東京城。

    已經很多年沒有到這個高的地方了。

    上一次,還是自己上一世的時候。

    時光飛逝,自己在這個世界已經四十三歲了。

    看著東京城與十五年前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趙桓心中頗有些寬慰。

    他也不再是青年時候的那個他,現在的他變得更加沉穩,更加安靜。

    他穿著一身棉衣,在桌案上練字。

    不多時,趙諶就被皇城司衛帶上來了。

    無論再怎麼逃避,還是要面對的。

    趙諶面色蒼白如紙,容光渙散,全然沒有了遼王之前的貴氣。

    “不肖兒子拜見爹爹。”

    趙桓咳嗽了兩聲,沉默,一直沉默。

    趙諶在一邊也不做聲。

    直到一炷香的時候後,趙桓才道︰“為什麼要謀反?好好的遼王不當,覺得自己翅膀硬了嗎?”

    皇帝的語氣很溫和,也听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生氣,就是正常的說話聲音。

    趙諶猶豫了一下,才道︰“孩兒錯了。”

    “不,你心里認為你沒錯。”趙桓放下筆,自己喝了一口茶。

    趙諶沉默了一會兒,才道︰“爹爹,孩兒在幾個月之內就建成了遼東最大的貂絨局。”

    “所以你認為,應該把權力下放,給民間的商人,對嗎?”

    “對!因為他們”

    “因為他們來做很多事更快,而且不會出現貪污,自由市場里的手是會自我調節的,民間商人投入後必須想要翻倍的回報,所以他們更加尊重貿易市場,不會隨意浪費成本,這樣的商業才是健康的商業,你是想說這些嗎?”

    趙諶微微一怔,道︰“爹爹,您明明知道這些,為何就是不放朝廷權力到民間,您可知,現在的大宋商人,要做生意,依然舉步維艱,他們要去求當官的,他們要去送禮,巴結、討好,他們當中有很多人有才華,對未來充滿了理想,也想盡自己的努力去改變大宋,為百姓造福!”

    說到這里,趙諶似乎有些激動了,他從來沒有在趙桓面前這麼激動過。

    以往,他都是唯唯諾諾的,不知道現在為什麼改提高音量說話了,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爹爹,您也說了,商業才能創造美好的生活,百姓能夠安家樂業,為什麼要壓制商業?”

    “你是不是見過李文正?”

    “我不知道爹爹說的這個人是誰?”

    “盧婉清跟你說的這些?”

    “爹爹,沒有任何人跟我說,我看了您的國富論,我認為,應該把商業交給民間,讓商人自己去盡情發揮,那只看不見的手會自己調控。”

    “所以你交給了他們,他們做了什麼?幽州的米價漲到了6貫一石,幽州四家米行老板,在薊州囤積了五十幾個谷倉,里面堆滿了糧食,放出來可以供燕雲十六州吃三個月!你告訴朕,為何幽州路邊會有人餓死!”

    趙諶道︰“百姓買不起糧食,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很窮,他們只要努力勞作,不會被餓死,這個世界不能什麼都是公平的,要靠自己!爹爹,您要麼坐在皇宮里,要麼就去外面打仗,根本不了解您的百姓,您把問題想得太復雜了!”

    趙桓一巴掌抽過去,雙目瞪得大大的,怒道︰“你的意思是那些被餓死的人,是他們自己懶?”

    “沒錯,就是他們自己懶,稍微勤奮一點,絕不會被餓死!”

    趙桓怒道︰“都到這個地步了還不知悔改!你想做這個位置?你做得了嗎!你以為這個位置是什麼,是無上的權力?這個位置是責任!”

    趙桓一把將被子砸碎,來回走了幾轉,大聲道︰“朕要管一億多人的口糧!”


如果您喜歡,請把《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方便以後閱讀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第六百九十七章爭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第六百九十七章爭論並對回到宋朝之帝國崛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