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計時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倒計時

    面上, 秦霜冷漠一片。

    “你不要再叫了, 我不想跟你回去。”

    這話秦霜說得十分的不痛快,但卻不得不說,因為在場的可不止是雄霸一個人, 在這最後的關頭,可不能讓帝釋天看出什麼來。

    而他的這話讓雄霸抱著他的身子就是一僵, 緩慢抬起他臉上盡是不可置信。

    “霜兒在說什麼”

    咬了咬牙,秦霜用力的推開了雄霸,深吸一口氣, 讓臉上的表情更加的冷然。

    “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我不想跟你回去,待在你身邊讓我難受”

    也不知道他現在看起來像不像個始亂終棄的渣男,秦霜心里苦笑。

    秦霜看到, 因為自己的這番話,雄霸臉上的表情更難看了幾分,清晰可見的變了顏色, 一陣青一陣白的, 秦霜甚至看到了雄霸眼里那閃爍著的瘋狂。

    看到這里, 秦霜有些玩不下去了, 他覺得雄霸已經在快爆發的邊緣。

    沒敢傳音,秦霜用起了從天書那得到的牽機這個可以無視距離和空間,來聯系對方的術法。

    原本想等最後動了帝釋天身上的氣運後再用,當然,這其中也有著一點點秦霜的惡趣味,他就想讓雄霸為他著急會兒, 所以這兩天都壓著想念的不讓自己去聯系他,但現在卻不得不用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帝釋天會和雄霸達成這麼協議。

    “師父,听到了你別回話,不管是傳音還是別的,我想說,你別生氣呀,我故意這麼說的,不然怎麼取信帝釋天你可還記得我曾今跟你說過,帝釋天背後還有著一個人,兩天後便是我能把他引出來的時刻,到了那時解決了他,那麼一切就能結束了,若這次解決不了這幕後之人,我們沒有未來,連下輩子都沒有,所以你得配合我,做完這件事,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再離開你的身邊。”

    秦霜面上冷漠的看著雄霸,但眼底深處是祈求和希冀。

    雄霸沉默了許久,秦霜甚至能看到雄霸垂在身邊的手握了又握,好半晌,秦霜才听到雄霸的回應。

    “但不管你怎麼討厭,你這輩子就都只能待在我身邊。”雄霸嘴角勾起一絲冷然的弧度,“兩天,你還可以在這待兩天,兩天後我會那寒鐵鎖鏈來把你鎖回去,你也別想逃,帝釋天可還想從我這得到那東西的,對于他來說,你可沒有那東西值錢。”

    雄霸的配合讓秦霜徹底松了口氣,但他也听出了雄霸話的後尾那些說得都不是假的。

    他是真的想用鎖鏈把自己給鎖了。

    想起那被關在雄霸納戒中的日子,秦霜就是心頭一顫。

    這次成功後回去,天知道他會被雄霸鎖多久,到了那時他只能讓自己乖巧些,好讓雄霸盡快消氣了。

    沒敢再久留,就怕泄漏了自己心中思緒,在雄霸這番話落下,秦霜就毫不猶豫的轉身往回走,但是他能感覺到,雄霸的視線一直是身後追逐著他,一直一直的沒有收回,仿佛要跟著他到再也看不到的地方一樣。

    回到了帝釋天的臨時宮殿中,被大門隔絕後,雄霸那灼人的視線才消失不見,這時候秦霜才徹底的松了口氣。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面對雄霸那灼熱的視線時,他有多想去讓雄霸親親抱抱,讓雄霸那視線掃過自己全身,只是後背,那是完全不夠的呀。

    對于自己這詭異的玉望,秦霜自己也是哭笑不得,深吸了口氣把這不為外人道的心思壓下,秦霜步伐不快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閉目盤膝的坐在了床上,兩天,只需兩天的時間,這一切就都能夠結束了。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里,秦霜還是時不時的往孔宣所在的房間而去,但每次他去的時候,都能看到帝釋天在那里,看見他緊緊的守著孔宣寸步不離的樣子,秦霜就覺得十分的諷刺。

    同時也不禁想,這個世界的人,難道都要等到失去了,才會後悔,才懂得珍惜嗎人在的時候卻要那麼的糟踐他。

    這讓秦霜想到了自己和雄霸,不也是因為這一次的假失憶,這也才讓雄霸坦誠的說出對自己的心意嗎只不過自己是假的,而孔宣則是真的罷了。

    明天便是天書所給出的最後期限,秦霜今日來到孔宣的房間後並沒有立即離開,看著睡著了還是皺著眉頭的孔宣,秦霜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朝帝釋天問出了憋在心里已久的問題。

    “父親,你曾今到底是怎麼對孔宣的”

    “他是你爹。”

    風牛馬不相及的話,秦霜也不在意。

    “他現在不記得了,對他來說我現在就是一個陌生人,我並不想給他負擔上一個他並不知曉的身份。”

    “他就算不記得,那些發生的過往都不會消失,所以他還是我的道侶,也還是你的父親。”

    對于帝釋天糾結的這問題秦霜不再反駁,而是繞會了前面的話題。

    “父親還沒說,當初你是怎麼和爹相處的。”

    帝釋天伸手輕輕撫摸著孔宣的臉頰,雙眸似陷入了回憶之中,許久之後才把他和孔宣的曾今娓娓道來。

    “曾今,他是西方佛祖下的一位明王,初見他也是在佛祖的法會之上,當時第一眼瞧見他,我就在想,這麼美麗的人竟然入了佛門,實在是暴殄天物。”

    說著帝釋天輕笑了下,然後才繼續說下去。

    秦霜听著帝釋天說著他與孔宣從前的故事,秦霜听著只能嘆息,甜美的愛情多種多樣,苦澀的愛情大多相同。帝釋天和孔宣之間就是個佛門明王與新任天帝之間的狗血虐戀罷了。

    只是讓秦霜沒想到的是,孔宣這位孔雀明王,對帝釋天卻是真的用情至深,幾次失望的離去,卻都被帝釋天給請了回來,這其中沒有什麼特殊的原因,秦霜是不信的。

    很快,秦霜就從帝釋天嘴里知道了是什麼原因。

    “從前只要佛祖與他說,我與他情緣未滅,他都會乖乖的回到我的身邊,只是沒曾想,我讓佛祖說的這番話這一次卻成了他選擇忘卻從前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此,秦霜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或許早在許久之前,孔宣早就對帝釋天徹底失望了吧,不過是因為佛祖的金口玉言,他才一直的試著原諒帝釋天。

    “父親你有沒有想過,你其實並不愛他,只不過是習慣了他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在身邊而已,所以父親你確定要用那傾城之戀把你們二人往後生生世世的情緣都綁在一起嗎”

    秦霜想了想,說出了這麼句話,他的這話讓帝釋天愣了愣,然後抿著唇的也不再給秦霜任何回應,只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床上熟睡著的人。

    到了這時,秦霜這才緩緩的退出了房間,闔上門前,秦霜還能看到帝釋天那變幻著顏色的臉。

    對此秦霜無聲失笑。

    他看穿了帝釋天的自私與自利,如果可以,他是真的不想孔宣再和這渣男有任何瓜葛,這樣的人,不值得孔宣去愛,也不配讓他再去擁有孔宣。

    或許帝釋天是愛孔宣的,但比起孔宣,他更愛他自己。

    所以秦霜覺得自己的這番話,足夠讓帝釋天猶豫了,只要他心中有了這麼個疙瘩,便會對對孔宣用傾城之戀這件事出現了猶豫,等解決了幕後之人,他與雄霸再徹底解決掉帝釋天,那孔宣就能夠徹底擺脫這個人渣了。

    這一夜平安無事的渡過了,戰爭古界這幾日里難得的清淨了許多,這也是因為雄霸和帝釋天暫時的達成了協議。

    天色微亮時,秦霜便睜開了雙眼,腦海里,天書已經告訴了他,半個時辰後便是最佳的動手時機。

    換了身衣服,洗漱了番,秦霜慢步的走出了房間,朝著孔宣的屋子走去。

    但等他今天來到孔宣的房間時,他並沒有在其中見到這些日子以來每日都會坐在孔宣床邊的帝釋天,這讓秦霜並不是很驚訝。

    看來昨天他的那番話,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站在床邊看了孔宣一會兒後,秦霜才轉身出去,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找到帝釋天。

    這臨時的宮殿並不大,不一會兒,秦霜就在庭院中的一個荷花池邊看到了帝釋天的身影。

    他的發梢間沾了絲絲露水,仿佛他從很早之前就已經坐在這荷花池畔了,秦霜走近,對著帝釋天的背影開口說道。

    “父親,我要走了。”

    “啊,已經兩天了嗎”

    帝釋天回過身,秦霜能夠清晰的看到帝釋天臉上難得一見的疲憊。

    咬了咬唇,秦霜帶著希冀的看著帝釋天,顫聲問道“父親,我不想回到雄霸身邊,父親我能不能不走”

    昨天的話明顯是對帝釋天有了影響,但秦霜卻不知道這影響有多重,會不會重到帝釋天改變與雄霸的交易呢

    但他注定是多想了,即使帝釋天不會再對孔宣用傾城之戀,但是以防萬一,這個術法帝釋天還是要從雄霸手里取得的,說不準他能把功法修改成只讓孔宣單方面有用呢

    所以秦霜理所當然的听到了帝釋天這麼回答他“霜兒,你先跟雄霸回去,為父保證,不久之後便宰殺了雄霸,到時候你自然就能脫離苦海了。”

    听著帝釋天這話,秦霜除了無言以對外,便是徹骨的惡心。

    忙低垂下頭,掩飾著雙眸里那快忍不住流出的厭惡。

    這時候帝釋天從荷花池畔站起了身,嘆了口氣的走到了秦霜身邊,伸手摸了摸秦霜的發頂。

    “霜兒別怪父親,為了你爹,這傾城之戀父親是一定要得到的,只要得到了傾城之戀,父親一定盡全力的把你奪回來。”

    秦霜忍耐這頭頂上那讓他惡心的手,心中算著時間,直到天書在他識海中大喊

    秦霜動手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娜娜 5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倒計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倒計時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