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囚室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後山囚室

    回到天下會, 秦霜根本就不用去選擇什麼鎖鏈了, 他直接就因為身上的傷勢而昏了過去,直到第二天,才在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

    在他床邊伺候的是孔慈, 此時瞧見他醒來時一臉的開心。

    “少爺您醒了太好了,平大夫說了, 只要您醒來就沒事了。”

    秦霜費力的撐著床鋪的想要坐起來,但馬上就被孔慈眼疾手快的給壓住了。

    “您就躺著吧,雖然說你現在醒過來了, 但身上的傷卻是有些重的,幫主也說了其他事情暫時的不需要你理會,你就乖乖的躺著就是了。”

    既然雄霸能這麼說, 那情況想來也沒什麼大差錯,秦霜索性就乖乖的躺著了。

    但躺是躺著了,秦霜卻沒打算繼續休息, 而是開口朝孔慈詢問起來現在外面的情況。

    “如今我們妖域和龍族還有神域瑤山的人都在對神域殘余的抵抗勢力進行著圍剿, 帝釋天一死, 其他人都不是我們三方聯合的對手的。”

    孔慈臉上難得帶著些小興奮的說著, 把自己知道的情況一股腦的都告訴了秦霜。

    秦霜听到孔慈提到帝釋天,忙問道“帝釋天死了”

    “不知道呢,龍王把人帶回來的時候看著是奄奄一息了,然後就被關了起來,那模樣沒死也差不多了吧。”

    听著這話,秦霜皺了皺眉頭, 然後想到了什麼,猛的坐了起來。

    “少爺”

    “我拿回來的那本書呢在哪立刻拿給我”

    瞧著秦霜這臉上焦急的神情,孔慈也不敢再勸說什麼,忙去幫他把那本被秦霜帶回來直至昏迷都沒有松開手,還是雄霸花了些力氣才從他手里拿下來的書給秦霜找了過來。

    看著被孔慈遞過來的書,秦霜一把接過,這本書此時看去更加的平凡起來,完全沒有了在他識海之中或者剛出現在這個世界中時的那種神異的模樣,看起來就是一本平常至極的普通書籍。

    但秦霜卻是知道,這本書他一點都不平凡。

    微一用力的想要翻開,但讓秦霜意外的是,他竟然沒能翻開這本書

    怎麼回事

    不管秦霜是怎麼使力,或者是用上妖力和神識,面前的這本天書他都再不能打開。

    把自己所能用的方法都使了一遍後,秦霜終于放棄了打開這本天書的想法。

    或許因為天書徹底把戎汐封印了,所以他才無法再打開

    拿著天書,秦霜心中紛亂的想法不停的涌出,最讓他擔心的還是,這在幕後策劃多年的戎汐,真的就這麼輕易的就被天書給封印了

    如果說這幕後之人沒有什麼底牌手段,秦霜是絕對不信的。

    雖說這一次他們能把人引出來,並讓天書把人封印住是有著他們策劃了許久,孤注一擲的緣故,但現在回頭想想,能夠如此瞬間,簡直就是幸運到不行的。

    越是回想,秦霜便越是不安,仿佛如今這勝券在握的情況下一刻就會變成泡沫煙消雲散一般。

    垂下眸的看著手中的天書,如今打不開,又沒有半點天書的回應,這更是讓秦霜不安,他總覺得如今不是天書不回應他,而是回應不了,他感覺天書或許出事了。

    這個想法讓秦霜的心頓時揪起,臉色更說不自盡的跟著蒼白了起來。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是哪不舒服了嗎怎的臉色突然這般蒼白”

    听著身邊孔慈焦急的呼喚聲,秦霜微一用力的咬了自己的舌頭一下,讓自己紛亂的思緒得以集中,穩定了心神後,秦霜扯開蓋在身上的被子,朝著孔慈問道。

    “師父如今在哪”

    “幫主幫主去神域了,他以為你還要再睡一天,所以就趁著著一天的時間先去忙活了。”

    雄霸不在,秦霜心里早就有了猜測,但還是有些失望,但這也沒辦法了。

    “你出樓外守著,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進來。”

    “少爺你要做什麼”

    “這是命令”厲聲說完,秦霜沒忍住的咳嗽了起來“咳咳咳。”

    孔慈想拒絕,但是面對秦霜這般嚴厲的姿態,她的拒絕都被骨子里的服從給壓了下去,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任何話來,順從的退出了這天下第一樓。

    等天下第一樓里只剩下自己後,秦霜才閉上雙眸,溝通起天下第一樓的器靈來。

    這也虧雄霸給了他一半的操縱指令。

    溝通完天下第一樓的器靈後,秦霜立刻就知道了帝釋天被關在了哪里。

    果然如他猜測的,帝釋天並沒有被關在天下會的地牢里,而是被雄霸關到了天下第一樓的後山囚室之中。

    知道了地方的秦霜直接起身下床,身體的虛弱讓他腳下踉蹌了兩步,扶著床邊的椅子,秦霜這才站穩的腳步。調動了體內妖力緩緩運轉一圈後,秦霜這才稍稍恢復了些,然後才邁步的往天下第一樓後山走去。

    原本只用一炷香的路程,硬是被秦霜走了小半個時辰。

    這重傷的身體,還真是虛啊,但有件事需要確認一下,不然怎麼樣他都不能安心。

    進入了天下第一樓的後山,秦霜看著這荒涼的地界,這還是他第一次來到著後山的地方,從前他壓根就不知道這天下第一樓竟然還有後山這種地方呢。

    按照天下第一樓的指引,秦霜沒有像無頭蒼蠅般的亂找,他直奔目的地的來到了一座山崖之旁,然後示意天下第一樓的器靈打開囚室的門。

    山壁消失,秦霜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這是一條有些幽暗的通道。

    隨著秦霜的進入,通道牆壁的上明石就像被點燃一般,直接亮了起來,為秦霜照亮了前方黑暗的道路。

    在微弱的光芒中往深處走去,走了兩炷香的功夫,秦霜這才走到了通道的盡頭,那里有著一間裝著柵欄的囚室,囚室里有著一張簡陋的石床,而此時這簡陋的石床之上,正躺著一個被困龍鎖緊緊綁住的人。

    正是昨日被他擊碎聖心,然後被他們擒來的帝釋天。

    秦霜在柵欄外看著,回想著當時在天書中看到的內容,上面對于帝釋天的弱點記載得十分的清楚,只要擊碎他的聖心,那麼帝釋天便必死無疑。

    當時沒死,可以說是帝釋天的神力強橫,還能拖上一拖。

    但如果到現在都真的沒死,那就十分的刻意了。

    隔著一段距離,秦霜感知里的帝釋天確實是沒有了任何氣息、與死人無異,沒有呼吸的起伏,靈魂的存在感更是完全沒有。

    但看著這囚室里的帝釋天,秦霜知道他還活著。

    抬手摸了摸胸膛中央,那里旋轉著一絲絲之前為了引戎汐現身,而從帝釋天身上強吸過來的氣運之力,此時正隱隱的跟著帝釋天身上的氣運之力互有牽連。

    如果囚室里的帝釋天真的死了的話,納悶他身上匯集的氣運,就該重新消散在天地間了才對,不可能還殘留在尸體中。

    抓著胸空的手松開,秦霜深吸了口氣,然後對著囚室中的人開口了。

    “我知道你還活著,你也不用再裝死了,帝釋天,或者該叫你戎汐”

    秦霜那帶著虛弱的聲音在這囚室外響起,因為空間封閉,使得即使秦霜只是用了很小的聲音來說話,但卻還是在這山洞般的囚室中十分的大聲。

    囚室里那簡陋的石床上躺著的人,在這話落下時,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懶洋洋的撐著石床坐了起來,把那因為起身而向前垂落的秀發單手的攏到了腦後,然後才側過頭的看向了柵欄外的秦霜。

    “雄霸和敖倉都沒發現的事,沒想到還是被你這小東西給猜到了,果然啊,不愧是天書挑中的人。”

    邊說著,帝釋天或者說是戎汐這才轉過身面對著秦霜坐著,一只腳垂在床下,一條腿曲起被戎汐拿來放置著右手。

    “我自認為我裝死裝得挺成功的,你又是怎麼發現的呢”

    秦霜看著囚室內,那個已經半點死氣也無的男人,看著帝釋天那臉上有著已經不屬于他的表情,秦霜此時也才確認,他原來也成為了這戎汐的幫手了啊。

    如今他怎麼會想不明白,那天書中被記載的帝釋天的弱點,是真的弱點,但也是戎汐能夠奪舍帝釋天的關鍵。

    “我怎麼發現的現在還重要嗎”

    “唔、也是。”戎汐笑了笑。

    “所以你之前戎汐那身體里的另一個人格,也是這般被你奪舍的嗎”

    秦霜想到了這個,然後問出了聲。

    “這怎麼能叫奪舍我更願意稱之為共生,如果沒有我的進入,他們可都死了啊。”

    “所以帝釋天還活著”秦霜又問。

    戎汐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傷得比較重,這會兒已經沉睡了,但他能不能夠真的醒過來,這次我可就不能保證了。”

    說著戎汐站起了身的朝柵欄外的秦霜走了過去,似乎想湊近的瞧他。

    “嘖嘖嘖。”

    秦霜皺眉,小心的往後退了一步。

    “你不用躲啊,這囚籠可是有著我都打不破的防御的,這個你可以放心,我只是感嘆,你身為帝釋天的兒子,竟然能對自己老子下手這麼狠,我也是服氣的了。”

    “我沒有他那樣的父親。”秦霜否認。

    “對,你靈魂不是他兒子嘛,但沒關系啊,反正他怎麼都是你這身體的父親,嗯,現在說來我也是你父親了,乖霜兒,來叫聲父親听听”

    對于這樣的戎汐,秦霜出了無語外完全生不出其他的表情,同時對對方竟然知道自己靈魂不是原裝的,秦霜也是有些吃驚。

    “你怎麼知道”

    “知道什麼”

    秦霜的疑問,戎汐只是微微一笑,眼里十足的揶揄。

    “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秦霜本人”

    听著秦霜坦白的問,戎汐咧開的嘴角笑得更開心了,就見他抬起手朝他自己指了指。

    “因為我也不是啊。”

    作者有話要說  所以戎汐才沒那麼容易死啊。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琪琪 20瓶;墨言軒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後山囚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後山囚室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