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天天帝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妖皇天天帝

    秦霜還處在戎汐離開的感嘆情緒中, 卻突然听到身邊雄霸這麼說, 秦霜一時的沒反應過來。

    “我們的啥事”

    “呵。”

    對秦霜的迷糊,雄霸輕笑了聲,然後就見他伸手直接把身邊的秦霜給扯進了懷里, 手緊緊的摟著秦霜的腰身後,才抬起手把秦霜那散亂在臉頰上的秀發往他耳際撩去, 然後才湊過去緊貼著秦霜的耳蝸說道。

    “當然是你不听話這件事了,還需要我來給你數數,這些天你到底做了多少讓我生氣的事情嗎”

    想到雄霸對他說過的話, 秦霜心道要遭。

    “等等帝釋天帝釋天的身體沒了戎汐的魂魄,我們得先把他帶下去。”

    “你就不用擔心他了,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這次,我可不會輕易放你出來的。”

    不等秦霜繼續說什麼,突然秦霜就覺得面前一黑, 整個人直接就換了地方, 等秦霜定楮一看, 那昏暗的光線和腳下軟和的被子, 對這里秦霜實在是太熟悉了。

    畢竟他可是整整在這里待了十多天。

    “師、師父”

    “原本並不想再把你帶進來的,但現在還是覺得,就該把你帶在身邊才好,不管去哪都帶著,這樣了我看你還怎麼亂來。”

    再次來到雄霸的納戒里,秦霜就意識到不好, 听著雄霸這話,他更是知道這一次恐怕是沒得善了了。

    “徒兒錯了,徒兒從今往後一定乖乖的,如今事情都解決了,我也不會再做什麼了啊。”

    抓著雄霸的手,秦霜直接求饒,不然想著接下來的日子都要在這納戒之中,秦霜就有些開始害怕了。

    “我可不信,要是不給霜兒你長點記性,以後再出什麼事,你定會又全部往自己身上抗。”

    邊說著,雄霸反手抓住了秦霜的手腕,把人再次拉得緊貼著自己,另一只空著的手動作輕柔的開始一件件的把秦霜身上的衣物給腿去。

    然後就見雄霸親吻了秦霜的眉心,再一次修為被雄霸的鎖住了,而身體的感度則似乎更高了些,這讓秦霜更清晰的感覺到了雄霸的動作,身體不自覺的抖了抖。

    隨著雄霸的動作,秦霜心道罷了,就隨著他吧,這一次確實是自己的不對。

    雄霸擁著秦霜倒下時,邊用極為認真又帶著沙啞的聲音在秦霜的耳邊說道,邊咬了咬著秦霜的耳垂。

    “這一次在霜兒你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前,我不會停下的,也不會放你出去。”

    “唔”秦霜悶哼出聲。

    同時也在心里想著,這最重要的問題不是自己知不知道錯,而是雄霸他信不信他知道錯吧

    但這也是他往後許久的一段日子里,最後清醒著的一個念頭。

    神域和妖域之間的戰斗,隨著帝釋天的戰敗,神域的人也都開始瓦解了,就算有還在抵抗的,都被敖倉的龍族和太子長琴的瑤山修士給紛紛肅清。

    而許多神域之人,在帝釋天落敗後,在見到太子長琴時也都紛紛的請求他登位天帝。

    但對于這些人的請求,太子長琴壓根便不去理會,天帝之位從前他或許在意,但是如今他卻是一點都不想去接受。

    還不如他在瑤山和燭龍過自己的小日子來得舒服。

    所以神域這邊一時間竟然群龍無首,最後敖倉提議,讓雄霸來接管神域,畢竟如今看來除了太子長琴之外,就雄霸最合適,他不僅身為妖域之主,更是身負燭龍血脈,那是此時得到祖龍龍元影響而晉升金龍的敖倉都比不過的,原本也正要和雄霸說怎麼接手神域,卻沒想到才商量到一半,雄霸就變了臉色的臨時走了。

    這才只能讓敖倉暫時代替雄霸來進行處理。

    神域的事情倒是可以先交給敖倉來處理,但是妖域這邊,文丑丑卻是遇到了讓他一個頭兩個大的麻煩。

    幽若他們回來了,但是聶風則帶了一個少女在身邊,這也就算了並不是什麼太大的事,反正男孩子長大了嘛,不奇怪。

    可幽若卻和他說,她哥哥雄天澤和步驚雲兩人失蹤了還說步驚雲因為聶風的緣故斷了一只手

    這就讓他十分頭大了啊,此時雄霸又不在,妖域又剛經過戰亂還沒消停,他又不能跟著去,讓別人去他還不放心。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幽若瞪了眼聶風身邊的明月後才把他們在人間界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丑丑,不是幽若說的那樣,明月他不是故意的,是我學藝不精,才累得雲師兄來相救。”

    “都知道雲師兄是救你,你就這麼看著他走嗎”

    聶風被幽若質問的話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臉上盡是羞愧的神色。

    這時候一直在聶風身後的明月卻走了出來,擋在了聶風之前。

    “你不能把步驚雲受傷的事情怪到聶風身上,這不公平。”

    “怎麼就不公平了”幽若氣急。

    明月面色平靜的看著幽若,沉吟了下後才繼續說道。

    “風出手救我,我很感激他,他願意為我付出性命,這是他自己的想法,但我能夠回應他的想法,我也願意為他付出生命,但是步驚雲對聶風的心思,聶風卻回應不了,在步驚雲保護他時,回應不了就是聶風的錯嗎這樣怎麼就不是不公平”

    聶風因為明月這直白的話,面色又是紅又是白。

    “明月,別說了。”聶風讓明月住嘴。

    明月乖乖的斂眉退到聶風身後,而幽若還是一臉的氣鼓鼓,雖然明月說的她都能理解,但是憑什麼呀,聶風怎麼可以對這個才認識不久的人就傾心相對呢。

    是因為步驚雲是男人嗎可明明秦霜和雄霸也是男人啊,他們就能互相喜歡啊,為什麼聶風就不行

    這一路上就算幽若再遲鈍,她都能夠感覺到步驚雲對聶風的愛意,是那種能夠為之付出生命的。

    所以聶風不能夠回應步驚雲,這讓幽若有點生氣。

    但是她馬上又想到了劍晨,這個人也是她在這一路上才喜歡上的人,這麼想著,對聶風她也是能夠理解的,只是理解是理解,但還是為步驚雲感到不值得啊。

    對,她的心就是這麼偏,明月是誰關她屁事,步驚雲才是她著一邊的。

    要說他怎麼不向著聶風聶風又沒為了誰斷手,又沒為了誰的求而不得他現在抱得美人歸的樣子,需要她來偏心嗎

    氣鼓鼓的把頭扭到一邊,幽若就不想去理聶風,瞧見文丑丑也一臉難辦的樣子,幽若直接開口。

    “你讓那個負責情報的堂主來幫我,然後我要天池十二煞做做幫手,步驚雲和我哥,我要親自去找。”

    文丑丑想了想也同意了,現在整個妖域簡直就是百廢待興,所有地方都需要人手,幽若只需要這麼點人手,他還是能夠做決定的。

    得到文丑丑同意,幽若也不再停留,轉身出去的立即開始做準備,看著幽若的背影消失,文丑丑才轉頭向聶風抱歉笑笑。

    “風少爺不必介懷,幽若小姐他就這性子,若是你和雲少爺情況相換,她也是會偏幫你的。”

    “丑丑你不用解釋,我也知道的,幽若她只是為雲師兄心疼,是我辜負了雲師兄的心意。”聶風十分理解幽若的回了句,說罷轉眼看著亂糟糟的天下會,心中更是愧疚。

    “這一次妖域和神域的大戰,我們都沒想到會發生那麼快,而人間界那邊境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作為神風堂的堂主,沒有能夠和眾位兄弟一起出戰,這一次怕是沒臉見諸位兄弟了。”

    文丑丑听著也是嘆息,雖然這都是雄霸的安排,但下面的兄弟對風雲兩人,都多少有著怨言,如果回頭雄霸還是讓聶風和步驚雲兩人掌管兩大堂口,怕是沒有人會服氣了。

    這一點是文丑丑想不通的,但也因為之前戰況緊急,他完全沒有來得及詢問雄霸。

    “風少爺你放心,你和雲少爺的情況,幫助一定會給你們處理的。”

    這話只是讓聶風笑了笑,他瞧著此時已經有不少人手上有著不少事的要等待文丑丑來處理,聶風也就不再叨擾他,帶著明月就先行退下。

    三日的時間里,整個妖域和神域都在焦頭爛額中漸漸緩和過來,等三日後雄霸出現,許多事情也都處理處了條理。

    雄霸回歸,不管是敖倉還是文丑丑,都第一時間來找了他,在他們兩人中得到了如今的兩界情況後,雄霸先是分別兩邊開了一次會。

    妖域這邊,文丑丑第一時間的把所有他經手的事情都稟告了一遍後,又把聶風和步驚雲的情況都說了便,而站在雄霸下首的聶風此時低著頭。

    “無妨,這本就是本尊的意思,不想你們參與到神域和妖域大戰,最初是想如果有個萬一,還能保留你們兩個,但如今沒事了,你和雲兒為師也有其他安排,風兒,你可願去一趟魔域在那邊做一件事,事成之中再回來,妖域也不會有任何人再說你什麼。”

    聶風當然想都不想的答應了,這一次沒能為妖域出力,他心里就很難受,雄霸說讓他去魔域,他還真求之不得呢。

    “至于雲兒,他的情況為師會在找到他後再與他說,你也不用擔心,你雲師兄沒你想的那麼脆弱。”

    “是,徒兒知道了。”聶風應答。

    雄霸說完這才把眼楮放到了聶風身後的少女身上。

    “明月,或者該叫你獨孤戀聶風既然傾心于你,作為師父的我自然是沒有意見,只不過風兒他接下來會去魔域,那麼你呢會和他一起去嗎”

    “自然,從今往後聶風去哪我去哪,有他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我一步都不會離開他的。”獨孤戀認真的回答著雄霸。

    听著這番話,雄霸點點頭,心里卻是在想,如果他的霜兒也能有這麼個想法,那他就不用把人關著鎖著的帶在身邊了。

    心里想著秦霜,雄霸面色上也柔和了少許,點點頭算是認可了獨孤戀的話語。

    隨後等雄霸暫時處理完妖域的情況,要起身前往神域時,聶風才來得及問了句“師父霜師兄人呢一直沒見到他,他沒事吧”

    “放心,霜兒他沒事,只是累了,這會兒還在睡著呢,但你離開前怕是見不到霜兒了。”

    話語還留著,但雄霸的人影已經不見了,這讓聶風臉上露出了可惜的表情。

    “這一次還想讓你見一見我師兄呢,他可是我出了師父之外最敬愛的人,可惜,師父說這次是見不著了,不過沒事,以後肯定能見到,我霜師兄他人可好了可好了。”

    人明月自然是見過的,只是沒得接觸罷了,但在聶風嘴里她可是听到過不少關于秦霜的話語,這也讓她對秦霜很有好感,這一次見不著,她也只能期待下一次的見面了。

    另一邊,雄霸離開妖域後直奔神域而去,沒有直接去找敖倉,而是去見了太子長琴。

    在瑤山,太子長琴那屋舍之中,沒有人知道雄霸和太子長琴談了什麼,等他再次出來時,雄霸在天庭上宣布,神庭倒塌,重建天庭,神域重新用起它從前的名字,而雄霸也在太子長琴和龍王敖倉的支持下,成為了天庭帝尊。

    天書大陸也頭一次的有一個人,背負著兩域生靈,同時成為妖皇和天帝。

    妖域和仙域之間的禁制消失了,在兩界之間一座新的仙妖天庭在那里開始建立,兩界圍繞著這仙妖天庭開始重新建設,等天庭修建完成,雄霸的登基大典才會正式進行。

    入夜,雄霸再次返回自己的納戒之中時,一伸手的就把睡得迷迷瞪瞪的秦霜給拽進了懷中。

    “別、不要了,腰疼。”

    下意識的秦霜迷迷糊糊的說著夢話。

    雄霸好笑的把人摟得更緊了幾分,同時還用妖力在秦霜腰間給他舒緩酸疼。

    “一會兒就不疼了,不疼了的霜兒可還要”

    “嗯要、要的。”

    秦霜的回答也讓雄霸眸色漸深,長長的嘆了口氣“霜兒這般乖,任我予取予求的,我可真的不舍得放你出去了啊。”

    但這一次秦霜卻沒有再回答他什麼,而是就著他懷里閉著眼,但雄霸怎麼會不知道懷里的人其實已經醒了只不過是在和他裝睡而已,看著秦霜顫抖的眼瞼,雄霸輕笑出聲。

    雄霸摩挲著秦霜的臉頰,眼神溫柔,看著懷里的人仿佛怎麼看都看不夠的模樣,好半晌才又在秦霜的耳邊說道

    “放心,不折騰你了,等你醒來,你也該讓妖族和仙族們見一見身為他們的妖後和天後的你了,我身邊的位置,也只有你能站,所以登基大典,你得站在我身邊啊。”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後面還會有幾章番外把沒交代完的事情交代一下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妖皇天天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妖皇天天帝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