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步驚雲的兩兩情相悅

類別︰ 作者︰惜霄 本章︰番外2 步驚雲的兩兩情相悅

    步驚雲自和聶風他們分離後就選了另一條路的要往妖域回去, 聶風和幽若見文丑丑時, 他都在不遠處,只不過是一直都沒有現身罷了。

    听著明月的那番話,步驚雲的臉色更是晦暗不明, 讓跟在他身邊的雄天澤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看向步驚雲的視線更多了幾分擔心。

    等聶風他們離開, 站在暗處的雄天澤才擔心的走近了步驚雲幾步。

    “雲師弟、你沒事吧”

    步驚雲沉默了下,然後低笑出聲,笑聲沙啞苦澀。

    “是啊, 一切不過是我一廂情願,他們是兩情相悅。”

    雄天澤听著步驚雲這自嘲的話,心中一顫, 對步驚雲如今這狀態,他看著十分的不忍;自從認識步驚雲後雄天澤可都從來沒有見過步驚雲哭,可此時雄天澤看著步驚雲此時的樣子, 即使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落淚。

    但雄天澤卻感覺步驚雲其實已經哭了。

    而這種情況下, 雄天澤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陪伴了, 畢竟感情是獨屬于他們兩個人的事, 他一個外人也插不進手。

    就算後來見到了雄霸,在雄霸的吩咐下他們倆前往鬼蜮,雄天澤在向劍晨警告了一番讓他照顧好自己那妹妹後,也二話不說的跟著他前往了鬼蜮。

    今天是他們離開妖域的日子,雄天澤跟著步驚雲站在天下會山門外的一處隱蔽處,看著聶風帶著明月離開, 看著即使生聶風氣也前來送行的幽若。

    雄天澤看著步驚雲他定定的看著聶風的背影消失,看著在聶風人消失後步驚雲還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

    “走吧,你真的要跟我去嗎鬼蜮那種地方,你真的要跟我去嗎”

    “去,怎麼不去,這些年來說來我也沒跟幽若以外的人一同出去過,現在她有人照顧了,我自然也解放了,但比起我自己一個人,跟著你一起也讓我安心一些。”

    雄天澤說著並不是十分好的理由,但步驚雲對此並沒有什麼反對的意見。

    只是深深的看了眼雄天澤,然後才轉身的往外走,並說道“那走吧。”

    鬼蜮區別于天書大陸的其他四個地域,五域之中就連魔域的生物都能算得上是活物,但鬼蜮卻不同,這里是的人或者物,都除于一個將死未死的狀態。

    但其他地域的人更喜歡稱這鬼蜮的人和動物為死靈。

    在這鬼蜮之中僵尸、骷髏、那是隨處可見的,當然,鬼蜮最頂端的存在也是有著美麗的外貌的,只不過他們的身體看起來更像是保持著剛死去時模樣的人。

    所以步驚雲和雄天澤兩人進入鬼蜮後,那是極其惹眼的存在。

    也因為如此,在鬼蜮的路途上他們兩人幾乎是大大小小的打了無數場戰斗。

    他們兩人,一人拿著絕世好劍、一人拿著敗亡之劍,從毫無默契變成了幾乎只需一個眼神就能知道對方所想的心有靈犀。

    而步驚雲那為了救聶風而斷掉的手臂,在來到鬼蜮的五年後,終于再次接上了。

    他們兩人此時正在鬼蜮的一個小村落里,因為幫助這村落種的人擊退了來襲的魑魅魍魎,步驚雲和雄天澤也暫時的在這村落里住了下來。

    而讓步驚雲和雄天澤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們救助了這村落後,步驚雲竟會在這里得到一條他從來沒有想過的手臂。

    這是一條被封印在這個村子里的手臂,而他曾今屬于一位鬼帝。

    “太好了,或許這就是父親想讓你來鬼蜮的原因。”

    雄天澤在步驚雲身邊開心的說著,看著步驚雲那已經被接上的右手,一臉比他自己得到這條手臂的還要高興。

    步驚雲只是沉默的看著自己的右手,不停的抓握著的在感受著什麼。

    “雲”

    而這時候這座村長的女兒從遠處快速的朝著他們跑來,看著步驚雲那已經接上的手,少女臉上也是萬分開心。

    “太好了,爹爹終于把這手給你接上了。”

    “嗯,這還得多謝楚楚你在一旁的勸說。”

    看著一臉開心的來到步驚雲身邊的少女,雄天澤臉上那同樣開心的表情微微一僵,然後不動聲色的離開,把這空間讓出來給他們兩人。

    臉上有著一絲落寞快速的一閃而過,雄天澤靜悄悄的離開了,只是他沒有注意到,他轉身離開時,步驚雲的視線便緊緊的鎖著他。

    晚間,雄天澤睡不著的起床出了房間,看著這鬼蜮終年朦朧的月色,雄天澤長長的嘆了口氣。

    “或許也該是時候離開了吧。”

    只是讓雄天澤沒有想到的是,在他自言自語的說出這番話時,一道他熟悉的聲音竟接過了他的話尾。

    “離開你要去哪”

    雄天澤猛的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然後就看到了步驚雲的身影從幽暗處走出。

    “嗯雲師弟”

    “剛才天澤師兄說要離開,是想去哪里嗎”

    再次听到步驚雲詢問,雄天澤看著已經走到自己面前的人,嘴角扯起了一個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帶著些許苦澀的笑容。

    “出來了也有五年多了,也不知道幽若怎麼樣了,所以就想回去看看,反正如今在這鬼蜮,雲師弟也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所以你也要離我而去嗎”步驚雲邊問,腳步也邊朝著雄天澤近了一步“你當真舍得”

    雄天澤剛想解釋,就被步驚雲的第二句話給驚得瞪圓了雙眸。

    “什、什麼”

    步驚雲再邁進一步,直接來到了雄天澤面前,直視著雄天澤的雙眼,然後伸出手的拇指踫觸在了雄天澤的眼角。

    “你這雙眸子里看著我時有著什麼樣的感情,你別說你不知道,我曾今也有過同樣的經歷的啊。”

    步驚雲這近乎挑明的話讓雄天澤的心髒頓時砰砰砰的飛快跳著。

    “沒”

    當雄天澤想要否認,卻被步驚雲用手摸到了他的胸膛之上。

    “你就算嘴上否認,你的心跳聲也不會說謊的。”

    步驚雲這直白的指出讓雄天澤的臉色又紅又白,紅是因為羞的,自己一直以來的心思被這麼直接的挑明,白則是被嚇的,一時間他根本就不敢想如今自己的心思被步驚雲知道後會如何。

    “我就要走了,你就不能當做不知道嗎”雄天澤聲音艱澀的問。

    “不能。“步驚雲否定。

    這一刻,听到這話的雄天澤偶些破罐子破摔了。

    “是,我是喜歡你,也因為喜歡你這五年才跟在你身邊,但我從沒想告訴你,現在你知道了,那你想好了該怎麼拒絕我了沒有”

    “拒絕為什麼要拒絕”步驚雲再次反問,然後在雄天澤因為他這話而驚訝的時候步驚雲直接欺身上前,把雄天澤抵在了門板上,把人禁錮在其中,然後對著那張因為他的動作而吃驚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想要這麼做,已經很久了啊。”

    一吻完畢,步驚雲在有些喘息的雄天澤耳邊低聲細語的說著。

    步驚雲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聶風的影子在他心里越來越淡,而這個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存在感的雄天澤在他心里的影子也變得越來越深。

    五年來和雄天澤的點點滴滴,步驚雲也驚訝的發現他竟然都記得。

    這個在自己最難過、傷心的時候就默默陪著自己的人,和自己一同在鬼蜮之中闖蕩了五年的人,一驚在不知不覺中佔據了他的心房,把原來屬于聶風的地方擠壓得一點都不剩。

    只是這一次,步驚雲想要確認他們是否兩情相悅,所以步驚雲都沒有把話挑明,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雄天澤竟然想離開。

    “天澤師兄,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以後、以後的以後都一直在一起。”

    “你說的是認真的你不喜歡風師弟了嗎還有那楚楚姑娘”

    “我曾今是喜歡聶風,但這五年里,你在我心里聶風越來越重要,他現在只是我師弟,而對你,不僅僅只是師兄。至于楚楚,她知道我喜歡你。”

    這番從步驚雲嘴里說出的告白讓雄天澤的臉瞬間爆紅。

    “為、為什麼她會知道”雄天澤有些無措。

    “當然是因為你目光中的愛意明顯到只有你自己察覺不出啊。”步驚雲想著楚楚和他說的話,不禁笑了笑。

    楚楚當時是這麼和他說的你師兄光是那看你的視線,都充滿了對你的喜歡,你到底是怎麼讓一個人這麼喜歡你的呢

    而雄天澤也因為步驚雲這話不自禁的抬手捂眼,原來自己的眼神這麼的好不隱藏嗎這也太羞人了些。

    “別遮呀,師兄往後也要繼續愛我啊,你留下來,也讓我來愛你。”

    被步驚雲拿開的雙手,雄天澤那眼角都染上紅暈的雙眼再次顯露了出來,雙眸之中此時多了幾分水色和羞意。

    而步驚雲也在撞進雄天澤的雙眸時心髒狂顫,忍不住的捧起雄天澤的臉頰,一下一下的吻著那雙幾乎要把他吸進去的眼楮,愛極了里面那看向自己時滿滿愛意的眼神。

    “別、別親了。”

    雄天澤對步驚雲這熱切的動作有些招架不住的想躲。

    “好,听師兄的,那師兄願意留下來嗎不許走了,除了我身邊哪也不許去。”

    殷切的渴求,雄天澤又怎麼拒絕得了,深吸了口氣,終于認真的回答起步驚雲的問題來。

    “你真的喜歡我”

    “千真萬確。”

    雄天澤看著步驚雲那認真的樣子,突然笑了,那笑容前所未有的燦爛。

    “我們終于也是兩情相悅了啊”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方便以後閱讀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番外2 步驚雲的兩兩情相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番外2 步驚雲的兩兩情相悅並對成為大佬徒弟後[綜武俠]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