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迷糊但靜心 本章︰第448章

    “正好,你既然已經知道了此事。威遠宗的書信昨日已到,你且自己看看吧!”允子臣說完把信遞到她手邊。

    看向信封,表面“允宗主親啟”幾個大字讓允嫣瞬間糊了雙眼,顫抖著手拿過信封,仔細看了起來。

    “允宗主,別來無恙。小兒今已年滿十五,令千金亦十三有余。忽念起我兩少時所定下的子女姻緣之事,想來可以履行了。思及年齡尚小,可先舉行訂婚之儀。希冀允宗主不忘,擇日我將親自登門拜訪商議此事。淳于宏親筆。”

    一字一句在心里默念完,她任然接受不了,明明自己喜歡的是顏丸政,為什麼一定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淳于彥!她不想嫁給淳于彥啊!

    “父親,你這麼寵女兒的,你就幫我取消了這門婚事吧!好不好?父親。”換上一副乖巧模樣,她依舊希望自己父親還是以前那個以她的感受為中心的父親。能考慮她的感受,取消了這門婚事。

    “嫣兒,為父其他地方都可以寵著你,但這件事是萬萬不行,你別怪為父。”看見自己女兒這幅樣子,她知道她很傷心,可自己說出的話是一定要作數的。如若連起碼的做人之本,君子之行都做不到,他還怎麼做這個觀世樂極宗的宗主!只能狠心的對著允嫣說道。

    看著背對著自己負手而立的允子臣,允嫣此刻已經感受不到那個事事順從著自己,寵愛著的父親,余下的只是一個對她來說冷酷無情不顧自己女兒意願的觀世樂極宗宗主!

    左右手揩去眼淚,冷靜的說道“既然父親心意已決,女兒便告辭了。”說完直接轉身離開,整張臉依舊是從前的天真無邪,順帶著某些不知名的的眼神一閃而過,快到讓人來不及捕捉。

    “子臣,嫣兒剛才來你這兒了嗎?”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看到允子臣便急忙問道。

    “是的,找我問了一些事。剛剛才走。”連忙上前扶住進來的人兒,生怕她摔著。

    “都怪我,我不該那樣直截了當的提醒了她。哎……”

    “沒事,你不必再介懷,我剛才也已經跟她說清楚了,相信她自有分寸的,我們允嫣向來很听話的,不是嗎?”

    “可我怕她接受不了……”

    “沒事,她如若真的要怪就怪為夫,與你無關,畢竟定下娃娃親這件事是我提出來的。”

    “子臣,這也不全是你的問題!當初你是因為……”

    “好啦,夫人,我們不說這些了。嫣兒會理解我們的!”允子臣打斷她的話,感慨地說道。

    “對了,她剛才有沒有告訴你一件事……”

    “還有什麼事嗎?她只是問了我娃娃親這回事。”

    “沒,沒什麼,她可能也是一時說說罷了,沒事了。”

    見自己夫人吞吞吐吐的要說不說,允子臣本想追根問底,想想還是算了。

    “子臣,那我先下去了,我想去看看嫣兒怎麼樣了。”

    “嗯,去吧,順便開導開導她。讓她別再哭了,為夫也甚為心疼。”允夫人笑了笑他,轉身離去。允嫣一路跑回自己房內,鎖上房門。撲倒在自己閨床上,大聲哭了出來。

    他不要嫁給淳于彥!她一點都不喜歡他!父親怎麼可以這樣不顧自己的意願早早的就定下娃娃親!為什麼!

    “嫣兒,嫣兒,你在嗎?是娘來看你了。”

    听著門外傳來的敲門聲跟說話聲,允嫣瞬間停止住哭泣,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允夫人在門外推了推門,發現打不開,擔心她出什麼事,不由得拍門喊到。

    過了許久,門“吱呀”一聲從里面打開。允嫣面無表情的站在門檻處,允夫人看著哭腫了眼楮的允嫣,滿是心疼。

    拉著她到床上坐下,替她理了理凌亂的發絲,嘆氣著說道“嫣兒,你不要怪你父親,也不要埋怨娘不幫你。你父親有他的理由才會這樣做的。別哭了好嗎?你父親擔心你特地讓我來勸勸你。”

    坐在床上的允嫣依舊一動不動,兩眼無神。

    “嫣兒,你要知道,這門親事早就定下了,而威遠宗近日又提起了此事,說明他們也是很看中這門婚事的,你父親不是說能取消就能取消的。除非他們威遠宗主動放棄,不然是不可能推脫掉的……”

    “你剛才說什麼……娘!你的意思是只要他們不想那邊不想娶我的話,我就是自由的了,對不對?”听見主動放棄這幾個字,允嫣瞬間又找到了希望!驚喜的追問著自己母親。

    “嫣兒,你在想什麼呢,你可別竟想些鬼主意,別破壞了兩大宗族間的友誼與交情!”知道自己女兒在想些什麼,允夫人率先阻止道。

    “娘,不會的,我不會瞎來的,我會跟淳于小公子商議讓他不要娶我的,畢竟我跟他又不熟,他應該也不怎麼喜歡我的。”想著這些地方,允嫣不禁高興地說道。

    “嫣兒……”還想再多說什麼。卻被允嫣打斷道。

    “好啦。娘,你別再說了,女兒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而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淳于彥的!你先回去吧,女兒想要午休會。不必擔心女兒了,女兒不會再哭的了。”說完朝著自己母親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臉,轉身上床了。

    看著自己女兒這個樣子,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再多說下去只怕也是讓她更傷心了,還不如讓她自己去爭取一下吧,就算不成也讓她自己死了這條心,絕了她的其他念想。

    听著腳步聲遠去,允嫣躺在床上睜著眼楮。

    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無論怎樣她都要找時間跟淳于彥商議一下,讓他放棄這樁婚事,只有這樣她才能追求自己喜歡的。想到還有一絲的機會,允嫣也沒那麼悲觀了,閉著眼楮睡了過去。

    三日後

    “淳于兄,有失遠迎了!請原諒允某的疏忽!”听下人的稟告說,威遠宗的馬車已經到來,正在宗門外,允子臣立馬就出來迎接了。看見淳于宏與淳于彥站在馬車旁邊,立馬上前說道。

    “允宗主,你又客氣了。你我之間不必如此。”

    “是是是,來。淳于兄,請!哦……還有淳于小公子!也請進。”與淳于宏並肩往宗內走去,淳于彥自覺的跟在身後。

    “父親!”允嫣從拐角處的走廊跑出來堵在三人面前,大聲喊到。

    “嫣兒?你這是做什麼?怎的又這般沒有體統!”看著她擋在面前,頗為不悅的訓斥道。

    “父親,女兒跟淳于小公子有話說,懇請淳于叔叔與父親應允!”許是急匆匆的跑過來,略微慌張的說道。

    允子臣與淳于宏對視一眼,再轉頭看向身後的淳于彥,點頭答應了。兩人先行往殿內走去,只留下淳于彥與允嫣兩個人相視對望。

    “淳于公子,請跟我來!”允嫣率先開口道,抬手示意,轉身往月湖方向走去。


如果您喜歡,請把《逍遙異識錄》,方便以後閱讀逍遙異識錄第448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逍遙異識錄第448章並對逍遙異識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