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感覺上了條賊船。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你那麼甜呀 本章︰第1610章 感覺上了條賊船。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團團一臉好奇地盯著圓圓。

    “你不是特不待見玉欒?每次都嫌他煩。”

    圓圓手里把玩著毛筆,面上看似完全不在意。

    “也沒有啦,誰叫他老是粘著我,一個爺們,卻像小娘子一樣娘唧唧的。”

    團團听了她的形容,忍不住笑出聲。

    “嗯,我知道了,那今天下學,咱們一起去找玉欒吧。”

    不等圓圓應聲,听到此話的三小只已經興奮地先後舉起小手手。

    “我也去!”

    一呼百應,其他幾個孩子也紛紛要加入。

    終于等到下學,柳雲笙剛站起身走到團團身邊,邀請的小手手還沒伸出去,身後便傳來一聲嬌喘。

    “團團妹妹∼”

    獨孤念慢吞吞地站起身,一手扶著小腰,可憐巴巴地看向團團,儼然一副求抱抱的模樣。

    “昨天幫妹妹摘花,不小心崴到了腳腳,疼∼”

    柳雲笙︰呵,男人!

    團團自是心疼地不得了,已經朝柳雲笙伸出的手手瞬間抽走,拐了個彎,朝獨孤念跑去。

    “念哥哥,我扶你,你小心些。”

    獨孤念一手搭在團團肩膀上,眼尾斜挑,瞟了柳雲笙一眼,絲毫不掩飾挑釁。

    哼,小小年紀就想騙我家寶貝妹妹,門都沒有!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火花四濺,硝煙彌漫。

    涼京,少卿府。

    玉欒剛用完飯,小肚肚圓鼓鼓,雙手托腮坐在門前,仰頭望天。

    錢金枝和晁玉攜手來院里看江南,在門口的時候看到了憂愁望天的江玉欒。

    他臉上帶著他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悲春傷秋,不覺好笑。

    錢金枝撒開晁玉的手,蹦跳著上前,在他小肉臉上捏了捏。

    “小子,想什麼呢?表情這麼凝重?”

    江玉欒慢吞吞地把她的手隔開,羞澀地扭開臉。

    “小姑姑,你都嫁人了,不要隨便摸其他男人的臉啦。我的臉,是留給未來娘子摸的。”

    錢金枝楞了一下,繼而掐著腰哈哈大笑起來,完全不顧及淑女形象。

    晁玉走上前,攬住她的腰,輕拍她後背,生怕她笑得張過去。

    江玉欒看了兩人一眼,又恢復了之前的托腮狀態,神情分外認真。

    “為什麼我才走了一段時間,二嫂就變成了大嫂?”

    錢金枝聞言,一時笑,一時又嗆,差點岔氣。

    “臭小子,你小小年紀,天天瞎想什麼呢。

    郡主金枝玉葉的,自小十指不沾陽春水,現在為你們兄弟倆洗手作羹湯,你還這麼不滿足。

    能有這樣的嫂子,完全是你們祖墳冒青煙,你可珍惜著吧。”

    江玉欒似懂非懂,肉嘟嘟的臉皺巴成一團。

    錢金枝見此,指了指身邊的晁玉。

    “小子,這很好理解啊,因為郡主喜歡你大哥,而你大哥也喜歡郡主啊,相愛的兩個人自然是要在一起的。

    就像我跟玉哥哥,那也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不管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不離不棄的。”

    說到這里,抬起晁玉的下巴,咬了一口,逼問。

    “你說是不是?”

    江玉欒羞澀地捂住眼。

    “你們羞羞。”

    晁玉瞪了一眼胡說八道很可能會帶壞孩子的罪魁禍首,卻又舍不得動粗,還得捧在手心。

    “嗯,我就是狗皮膏藥,攆不走的。”

    錢金枝沒想到他這麼配合,眼珠一轉,鼻尖輕嗅,雙手扇了幾下。

    “玉哥哥,你快聞一聞我。”

    晁玉一頭問號,一心想配合,奈何完全搞不懂她的意思。

    “聞什麼?”

    錢金枝拉住他的手,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富婆的味道,跟著我絕不虧,定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晁玉︰……

    感覺上了條賊船,卻是個瓖寶石的賊船。

    江玉欒︰……

    今天確實吃多了,突然好撐。


如果您喜歡,請把《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方便以後閱讀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第1610章 感覺上了條賊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第1610章 感覺上了條賊船。並對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