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分身游歷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49章︰分身游歷

    太子姬朧月上前說道︰“父皇,自古鬼神之說多數是人雲亦雲,誰都從未親眼所見。我看不過是那些前方敗兵找的借口罷了。如果不能親眼所見,當不得真。”

    相國張宇說道︰“太子殿下,如果真未成有天神,那死在曾國皇城的三十幾萬大軍又作何解釋。陛下,臣相信這一切應該有個合理的解釋。到時候那些隸屬于我燕國的潰逃散兵回國,向他們仔細詢問一番。另外再派暗探去曾國皇城打探,兩相結合之下才是真正的真相。”

    燕王點頭覺得有理,太子殿下問向九公子。“九弟,你覺得如何?”

    九公子姬晨牧是庫部侍郎,掌管糧草軍械的庫存。他此時正在發呆思考,听到太子問他才反應過來︰“嗯∼啊?哦。父皇兒臣覺得張相國說的有道理,太子殿下說的也有道理。天神之說過于荒謬,但是除此之外,對于曾國戰役的失敗,兒臣想不出任何理由。還是先打探一番,再下結論吧!”

    太子問著︰“九弟,你剛才好像在想什麼呢。”

    九公子︰“太子殿下,剛才我在想老將軍故去,瓊仙姑娘知道要該多傷心啊。”

    太子姬朧月說道︰“九弟與老將軍的愛女瓊仙姑娘有婚約在身,擔心也是應該的。前線急涵最先傳來的消息,都是先傳到宮里,瓊仙姑娘應該還尚未得知家父的故去。”

    九公子姬晨牧拱手對燕王拜道︰“父皇,兒臣想先行告退,去老將軍的府上探望瓊仙姑娘。”

    燕王準旨。“此情合理,皇兒你先退下吧!切忌不能讓老將軍遺孤對我皇家寒了心。”

    九皇子姬晨牧拜道︰“是父皇,兒臣告退。”

    府。

    瓊仙正在書房中描畫,外邊家僕來告︰“小姐,九公子求見。”

    瓊仙拿著一支毛筆,正在一張宣紙上畫著湖中的蓮花。聞言將手中毛筆筆尖朝上,搭在筆山上。

    “哦,是九公子來了,快快請進。”

    過了一會兒,家僕將九公子帶到了書房。

    姬晨牧走進書房,笑著對著蔣瓊仙說道︰“瓊仙妹妹,又在書房看書呢。”

    瓊仙甜笑著︰“唉,九公子說笑了,這不是院中的荷花開了嗎,妹妹剛賞完花回來。覺得蓮花開的甚是美麗,想提筆染墨,將看到的美景留在紙上。”

    瓊仙一說九公子來了興趣︰“哦,那我倒要看看瓊仙妹妹看到的荷花是怎樣的。”說著就來到了案桌前。

    瓊仙說道︰“讓九公子見笑了,這蓮花還未畫完。”

    這幅尚未完成的水墨畫,剛畫了一朵蓮花,蓮葉和池水還未畫。九公子對這幅白紙獨蓮說道︰“水墨交融,濃墨淡抹,雖是獨蓮一朵,卻也畫出了蓮花的氣韻生動。

    玉藕養紅蓮,卿見濡子情

    獨蓮花猶存,不見根之影。”

    瓊仙拿著茶壺,正在給九公子倒茶,听到九公子的小詩,把杯中的茶水遞到他旁邊。

    “九公子的小詩當真不錯,妹妹我的畫只是尚未畫完,待我畫完之後,也是浮水漂蓮,也確實沒有那泥中白藕。這水墨蓮花從來都是,只畫蓮花,不畫藕。”

    九公子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眉頭輕皺︰“雖不見藕,卻藕意猶在,不過卻藏在這未畫的池水之下,畫意當中。可是書畫能全人難全啊。”

    瓊仙笑臉消失,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放下茶壺,茶杯卻並未舉起。“九公子何必在這里打著啞迷,論畫藏意可就無趣了。”

    九公子嘆了一口氣︰“唉,瓊仙妹妹,實話跟你說了,你可要心神堅強,老將軍戰死在曾國了。”

    瓊仙怔怔的問到︰“九公子言的可是真的!”

    九公子看著眼楮濕潤的瓊仙,輕聲說道︰“瓊仙妹妹,節哀順變吧!”

    瓊仙再也繃不住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門外傳來動靜,九公子望去,看見了一個逃跑的紅色身影。

    看著哭泣的瓊仙,九公子輕攬過她的肩膀,將她抱在懷里。瓊仙將腦袋埋在九公子的胸口,沒一會便染濕了他的胸口。

    “瓊仙妹妹放心,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

    哭了好一陣,瓊仙才將腦袋抬起,精致的妝容已經哭花。九公子掏出一張手帕,幫她擦著眼角的淚水,這一擦,妝就更花了。

    瓊仙抽涕的說道︰“多謝九公子,妹妹沒事,突聞家父亡去的消息。妹妹一時還無法接受,恕小妹無罪,今天就不能招待九公子了。”

    九公子將手帕遞給了蔣瓊仙,瓊仙接過手帕,擦著眼角的淚水。

    “瓊仙妹妹哪里的話,突聞如此噩耗,任誰一時都無法接受,靜一靜也好。但妹妹要記得,不管何時我都是你的未婚夫婿。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今日愚兄先行告退了。在有需要的時候通知我一聲,我隨叫隨到。”

    瓊仙拿著手帕抽涕的說道︰“嗯,多謝九公子好意,府中需要幫忙我定會通知九公子。”

    “愚兄告退。”

    看著九公子拱手離去,瓊仙調整了一下情緒,父親故去,這將軍府里就全靠自己一個人支撐了。自古長姐如母,妹妹頑劣,還不能擔事。自己早晚要嫁人,她未嫁人之前,在這偌大的府邸,就不能露出自己的怯弱。

    擦干了眼淚之後,便走出了屋外。延著木亭長廊,走去妹妹的住所。

    還未推開妹妹的木門,便听見屋里的哭泣聲。深吸一口氣推開木門,就看見自己的妹妹趴在床上埋頭痛哭。

    走進屋內,瓊仙收住的心情,又忍不住了,也哭出了聲。姐妹二人抱在一起大哭起來。

    曾國皇城附近熊耳山,大山之內飛出一只巨大的蝙蝠,蝙蝠大約一丈半,落在地上化為人形。

    血族有化身蝙蝠之本領,將自己的身體化為一群蝙蝠,只要有一只蝙蝠存活,自己就依然能存活,多用于逃命。

    克勞斯本體在熊耳山中沉睡,在消化血脈里的知識,和星核里的世界源力,在他出來之時就能提升血族的爵位。

    這只蝙蝠就是他飛出來的化身,蝙蝠落在地上化為一道人影。人影與此界人族體型大小無異。

    他分出一道化身,想好好游歷一下這世界的異界風光,感受一下不同的文化體系。穿越世界一直靠吸食別人鮮血,看著別人腦海里的景色,還從未切身經歷過一個世界真正的風土人情。

    克勞斯沿著曾國官道,開始漫無目的的走著。

    這世界的人都是黑發黃皮膚,克勞斯這一頭金發藍眼楮,雖然戴著兜帽,但是他異樣的服裝,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難。

    曾國境內剛剛經歷過入侵,入侵的聯軍除了死在皇城內的軍隊,城外還有不少軍隊,這些軍隊形成散兵在曾國到處流竄。亂世從來不缺賊寇,聯軍屠城滅村,除了投降的城池受到的侵擾較少。剩下大多都被路過的聯軍燒殺搶掠,曾國百姓苦不堪言。

    克勞斯沿路看見了不少逃難的流民,聯軍來了,他們為了逃跑而離開家鄉,如今聯軍敗了,他們又從深山古林返回。

    然而返回的百姓遇到逃竄的散兵,又遭到一波侵害。除了這些士兵,還有不少趁亂起禍的亡命徒。

    克勞斯看到不少賊寇在搶劫百姓。他現在就遇到了一處,十幾個拿著柴刀鋼叉的強盜,正在攔路搶劫。

    強盜們正在搶劫留難的百姓,從百姓手中強搶包裹家當,糧食金銀財務他們什麼都要。可能他們之前還是山上的樵夫,田里的農夫,但現在他們都是強取豪奪的強盜。搶劫這種東西,只有一次和無數次。食之入味,見識到搶劫財富來的快捷,他們就會不斷的行凶。現在曾國混亂,也沒有人來管他們。

    一個拿著柴刀的強盜,撕扯著一個婦女手里的包裹,婦女緊抓不放,“拿過來吧你!”強盜一腳踹在她的胸上,把她踹倒在地。

    把包裹撕開,從里面倒出了幾件衣物,又從里面摸到了二兩銀子,滿意的笑了。

    轉頭看到在旁邊看戲的克勞斯,對著身邊的同伴示意道︰“哎哎,你看那邊的那個人。”

    另一個強盜回答道︰“那個人長的好奇怪呀。”

    “好像他在那邊看半天了。”

    “看他衣服好像挺名貴的,咱們要不要……”

    “別傻了,看人家那樣子,根本就不怕咱們,還是別惹他了,萬一有點來歷,不能因為一點錢財,把咱們自己命搭上。”

    “對,你說的有道理。”

    一眾強盜商量一下,決定還是不管克勞斯,他樂意看就讓他看去吧!轉頭又對旁邊的百姓開始下手。

    大道上遠處塵煙襲來,一隊騎兵帶著一輛馬車正在奔來。領頭的是一位中年將軍,將軍手里拿著一把長朔,在遠處看到路邊搶劫的強盜,揮舞著兵器,就帶著一部分騎兵沖了過來。

    強盜們看到有騎兵過來,轉身趕緊逃跑,離開官道鄉往荒野里逃。

    中年將軍吩咐道︰“約束馬匹,不要傷到無辜百姓,強盜留一個活口,其他的全部滅了。”

    說完握著韁繩,便駕著馬匹躍進荒野。人腿怎麼可能跑過馬腿,十幾個強盜,還沒等跑幾步,就被騎兵趕上,揮舞著長槍,便一槍一個將他們挑翻。

    中年將軍兵器反轉,臨近一個強盜,緊拽韁繩,停住馬匹,拿著朔桿,一桿子將強盜打翻在地。

    將軍騎在馬上,將朔矛頭對準強盜的頭顱。“說你們是何人?”

    強盜翻過身來,看著頭頂的矛頭,雙手舉掌求饒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小人不過是山上的樵夫,因為家里沒有存糧,為了活命才攔路搶劫。”

    “看你們這一身打扮,想來也是如此,但是國難當頭居然趁亂為禍,罪責該死。”

    說完就把朔頭從強盜的眼眶,插進他的腦子里。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49章︰分身游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49章︰分身游歷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