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太伯城里的正太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51章︰太伯城里的正太

    一位飯桌上的食客問道︰“洛少爺,之後的故事呢。”

    少年搖著胸前的折扇,笑道︰“誒,這位看官您別著急啊,听我接著往下說。”

    “話說女刺客在馬屠戶家昏迷了足足三天,當她醒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大床上,蓋著被子。

    想要翻身起來,身體剛一動彈,胸前的傷口就開始疼痛難忍。疼的她直咬牙。根本起不來身,沒辦法只好躺在床上,思考著現在的情況。

    一會房間的門打開了,走進一個光頭男人,這個男人就是馬屠戶。馬屠戶膘肥體壯,四方大臉,穿個馬甲,露個大肚子。肚子上滿是護胸毛。

    看到一個長成這個樣子,又有如此相貌的男人端個盆子走過,女刺客顯得十分警惕。

    看到女刺客醒了,馬屠戶樂了,說道︰“喲,醒啦,你都昏迷三天了,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呢。”

    說著就端著陶盆做到了床邊,“來,餓了吧,喝點排骨湯,對傷口好。”

    拿個湯匙舀了一勺湯水,送到女刺客嘴邊,女刺客緊閉嘴唇,把頭歪到旁邊。馬屠戶見此只好把湯匙放回陶盆里。”

    听此景的一位食客問著少年︰“洛少爺,那女刺客昏迷了三天三夜,那馬屠戶就沒對她做點什麼嗎!”

    周圍男食客听了哈哈大笑,起哄說道︰“是啊,是啊,洛少爺那馬屠戶到底對女刺客做沒做啊!”

    洛少爺嘿嘿一笑,折扇一收一放,對那位食客說道︰“你猜呢!”

    酒樓里的眾人都笑而不語,克勞斯也樂了,一邊吃著菜,一邊看著那個叫洛少爺的少年。挺有意思的,跟他世界酒館里的游吟詩人差不多。

    “有意思,賞你的!”

    二樓傳來聲音,落下一定銀子飛向台中。少年看見飛落的銀子。折扇一收,用扇子接住銀子,把銀子往上一挑,銀子飛向空中。落在他的白嫩手掌之上,掂了掂銀子的重量,露出了笑容,收進袖子里。拱手對二樓扔銀子的人拜到︰“多謝客官。”

    二樓貼著圍欄邊的一張桌子上,上邊坐著兩位男子,一位男子身穿華貴,一位男子衣著樸素。克勞斯張開的精神力可以查看到,兩位男子身邊欄桿處,倚著兩把劍。體內的氣血也比一般人要旺盛許多,想來應該是江湖中的劍客。

    扔給洛少爺的那定銀子,就是那位衣著華貴的男子扔的。

    “啪!”

    一聲驚堂木響起,洛少爺接著講道︰“女刺客不喝湯,馬屠戶張口剛要說話,門外傳來敲門聲,有人喊到,搜查搜查!趕緊把門打開。

    把呈排骨的陶盆放在桌子上,便走出門外。

    馬屠戶打開門一看,喲,常客,又是那隊來搜查的士兵。原來這幾天大將軍程普一直派士兵在全城搜查,而那天從馬屠戶這里拿了20斤豬肉的士兵,這幾天天天來,每次都從馬屠戶這里拎走20斤豬肉。

    馬屠戶雖然知道這是敲詐,但是心虛,也只好給他們,這幾天下來都快從他這里拎走半扇豬了。

    馬屠戶關上門,回到屋內,看見女刺客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從桌上端起陶盆,又來到床邊坐下,對著那女刺客說︰“為了救你,這幾天,那隊搜查的士兵天天來,都已經從我這里敲詐出來半扇豬了。”

    笑著對女刺客說︰“現在豬肉這麼貴,你說說,你拿什麼賠我。”

    女刺客冷眼看著他,“我身上的衣服是你給換的!”

    “吁!”

    洛少爺伸出兩只手,示意安靜︰“大家別起哄,別起哄,很正經的愛情故事,你們想什麼呢?”

    “啪!”一聲驚堂木又響起。

    馬屠戶對女刺客笑道︰“你受了那麼重的傷,衣服上都是血,我就幫你換了。”

    舀了一匙湯送道女刺客嘴邊,女刺客閉著嘴巴還是不喝。對她說道︰“前幾天大將軍程普遇到了暗殺,暗殺大將軍的刺客大都被當場擊殺,據說只逃了一名刺客,就是你吧。”

    女刺客听到馬屠戶的話,緊張的看他,馬屠戶看著她說道︰“現在全城都在搜查你的行蹤,一旦你的消息被他們知道,你就必死無疑。”

    馬屠戶語氣加重,“你是我從大街上撿來的,現在你的命就是我的,你餓不餓無所謂,但你餓壞了身子損失的就是我。”

    女刺客委屈的瞪著他,“別瞪了,你嘴里的那粒藥丸,是自殺用的吧,我給你檢查身體時候發現的,已經被我扔了。”

    女刺客听到大驚,什麼檢查到嘴里,緊閉的小嘴也下意識的張開。“張嘴,把這舀湯喝咯!”

    女刺客看著馬屠戶凶巴巴的眼神,只好喝掉遞到嘴邊的湯水,“呲溜!”很好喝,馬屠戶特意放的香菜。

    一勺兩勺,女刺客喝的很開心。馬屠戶又給女刺客舀了塊排骨。“來,別光喝湯,吃塊排骨。”

    就這樣,到了晚上,馬屠戶給女刺客喂完晚飯,並沒有離開,而是準備睡覺。

    女刺客看馬屠戶的動作很緊張,問他︰“你干嘛!”

    馬屠戶不好意思的一笑,“我家就這一張床,我有風濕,你總不能讓我睡地上吧。在說了,你昏迷的這三天也是這麼睡的,放心,你瘦,咋倆擠擠睡的下。”

    就這樣,女刺客度過了膽戰心驚的一個夜晚,她沒睡好覺,馬屠戶的呼嚕聲很大,他居然還蹬被子。

    第二天,馬屠戶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床里邊,而且女刺客從床上消失了。慌忙的他想趕緊下床尋找,一落腳,一陣柔軟。

    “啊!”的一聲尖叫從腳下傳來。低頭一看,發現女刺客居然就在腳下,趕緊把她抱回床上。

    問女刺客你怎麼睡到下邊去了,女刺客只呵呵一笑。

    過了兩個月,女刺客傷養好了,風頭也過了。身體也胖了兩圈。馬屠戶雖然心里不舍,但還是決定放女刺客離開。

    女刺客離開的當天晚上馬屠戶喝了很多酒,到了殺豬的時間,強挺著精神,才爬起了床。等清晨殺豬完畢,一身疲憊的他,只想趕緊回家睡個好覺。

    回到家里,一推開臥室的門,發現已經走了的女刺客,居然就坐在屋里的桌子邊。馬屠戶大喜問她︰“你為什麼又回來了!”

    女刺客撇著嘴弱弱的說道︰“我尋思著,我在韓國的伙食還沒有這里好,走到半道就又回來了。”

    暗殺失敗,就一個人活著回來,按刺客組織的規定,回去她也會被處死。

    就這樣,女刺客跟馬屠戶過上了幸福快樂的生活。”

    “啪!”

    驚堂木響起,少年放下折扇,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台下傳來聲音︰“切∼好老套的結尾!”

    藍衣少年放下茶水,拿起折扇禮貌著笑著︰“看官,您別急呀,我只是口渴潤潤嗓子,故事還沒講完呢!”

    “後來啊,因為馬屠天天殺豬,攢了些積蓄,自己就開了個殺豬的作坊。一年過後,女刺客給馬屠戶生了個女兒。

    日子本來就應該這樣平淡的過著。但是在他們女兒滿三個月的時候,來了事情。

    那天陽光很好,馬屠戶出外送豬肉,女刺客在巷子里與幾個女街坊一起曬孩子。

    回到家的時候,她在桌上看見一封信,看到信她慌了。信封上面有一個符號,那是韓國赤沙刺客團的特殊符號。

    原來,殺豬作坊里新來了一個打雜的,這個打雜的是韓國刺客團偽裝的。韓國與代國這幾年打了好幾場仗,都是冬春開打,夏秋停戰。代國大將軍程普太過難纏,韓國決定再次策劃暗殺。派遣了很多刺客細作藏在程普居住的城里。

    臥底在殺豬坊里的這名刺客,曾經與女刺客共同接受過訓練,認出了她,約她今天晚上見面。

    到了晚上女刺客,等到馬屠戶和女兒睡著之後,偷偷溜了出去。

    但是發現了妻子的詭異,以為是妻子有了外遇,就偷偷跟了出去。

    到了指定地點之後,女刺客見到了那名臥底的刺客。刺客讓她幫助他們暗殺大將軍程普,否則就取馬屠戶和她女兒的性命,為了保護家人,女刺客答應了。

    馬屠戶看妻子回來,沒有聲張,先她一步回來,躺在床上裝睡。

    過了些日子,潛伏在城里的刺客們,在選了一個合適的時間後,對大將軍程普發起了暗殺,大將軍程普身邊防衛嚴密,暗殺失敗。

    那天晚上,女刺客很晚才回到家中,馬屠戶發了女刺客腿上的傷,但什麼也沒說,只是偷偷摸著眼淚。

    過了幾天,馬屠戶像往常一樣,送完肉回家。但發現家中只有襁褓里的女兒,妻子卻不見蹤影。在床邊發現了妻子給他留下的書信。

    原來,韓國刺客首領,組織了兩次暗殺行動,都沒有成功,而刺客團還人員損失慘重。調查之下,覺得女刺客是泄密的間隙,決定抓她回去審問。女刺客在留下的書信中寫道,不要去找她,忘了她吧,找個好人。

    馬屠戶悲傷不已,才知道誤會了妻子,決定去尋找妻子。把女兒托付給了鄰居家的大嬸。關了殺豬坊,自己一個人踏上了尋妻之路。

    先用大量豬肉,買通了大將軍程普的謀士,得到了韓國刺客團的大概隱藏位置。

    因為數年大戰,代**費吃緊,豬肉價格上漲太快,將軍府里的人也有好幾個月沒有痛快吃過豬肉了。謀士被豬肉的數量感動了,就告訴了馬屠戶他們所有關于韓國刺客團所有情報。

    大家可能又問了,謀事為什麼要把韓國刺客團的情報告訴馬屠戶一個普通人?因為他在馬屠戶的眼楮里看到了仇恨,敵方的情報,就算告訴他又有什麼關系呢?再說了還有豬肉呢,不看生面,看肉面。

    就這樣,馬屠戶揣著兩把殺豬刀就去了韓國,尋到了韓國境內的刺客團基地。

    然後又以廚師的身份混進了刺客團,幾經打探下,終于打探到了妻子的下落。

    得知妻子被刺客首領關在了大牢里,就開始制定劫獄計劃,偷偷在上外采貨的時候備了大量私活。

    當天中午,刺客基地的眾人集體竄稀,馬屠戶提著兩把菜刀在基地里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從大牢里把妻子救出。”

    洛少爺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環視了一周,看著細心听講的諸位食客說︰“諸位,可能有人納悶,既然馬屠戶偽裝成了刺客基地的廚師,給他們吃飯的時候,為什麼下瀉藥不下毒藥?

    諸位要知道,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太高深的毒藥他也弄不到,普通的毒藥一吃就露了,只能藥倒少數人。而且外出采買,他身邊也是跟著人的,行事不方便。

    他只能在今天飯菜的食材上下功夫,原來啊,他今天做的魚湯里呀,放了一條河豚。河豚有劇毒,吃了之後會讓人中毒死亡。少量食用後,卻不會直接讓人死亡。但也會讓人出現上唇發麻、四肢無力、惡心、嘔吐、步態不穩等癥狀。

    而他又在今天的主食饅頭里,摻入了少量巴豆粉。刺客基地的眾人,在吃飯的時候都覺得今天的魚湯格外鮮美,不由得多吃了幾個饅頭。等他們都吃完飯之後,過了一會兒癥狀就出來了,四肢無力,上吐下瀉。就連馬屠戶拿著菜刀強闖大牢,他們都沒有力氣阻擋。

    女刺客再看見馬屠戶闖進大牢的時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驚訝的問他你怎麼來了?

    馬屠戶只是憨厚的笑了笑說︰“你不在,我晚上踹被子,沒有人給我蓋被。”

    就這樣馬屠戶帶著妻子逃出了刺客基地。雖然他們逃出了刺客基地,再返回代國的路上,還是受到了韓國的追殺。

    韓國君主震怒,韓國刺客團成立以來,還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大辱。就下令,追兵必須帶回馬屠戶與女刺客的人頭。

    在韓**隊的追殺中,馬屠戶與女刺客離開大道,逃到了山里。在大軍的圍堵之下,逃到了一處懸崖邊,感嘆生路無望,拉著手便一起跳下了懸崖。”

    “啪!”

    驚堂木落下,少年收起折扇說道︰“故事就到此結束,各位看官,咱們明天再見。”

    少年準備離開,台下有人問道︰“洛少爺,那馬屠戶與女刺客跳崖之後,究竟死沒死啊?”

    少年回頭看著提問的那個人,吐著舌頭,“嚕嚕嚕!故事都講完了,我干嘛告訴你。?^v^?”

    看著少年離開,克勞斯把小二招呼過來,問他道︰“那個少年叫什麼名字,好有趣呀。”

    小二笑著給他解釋道︰“那位呀,是吳國首富之子,洛家大院的少爺,洛天依。

    平時我們都管他叫洛少爺,因為不想繼承他爹的家產,就自己出來創業。這家玉花樓就是他自己開的,平時沒事就來酒樓里當說書先生,給大家講幾個故事,招攬招攬人氣。”

    “哦!沒事了,你下去吧。”克勞斯感覺那個少年很有意思,他現在對他很感興趣。

    洛少爺從酒樓離開,來到一家肉館前。

    “沙兒姐姐,給我來兩個醬豬肘。”

    這是一家賣肉熟食一體的店,店姓馬,當家的是一位剛20出頭的妙齡女子。

    女子的臉上雖然油光錚亮,但是天生底子好,油蓋不住她美麗的容顏。

    女子看見少年笑著招呼道︰“洛少爺來啦,等會,姐這就給你挑兩個最好的醬豬肘。”

    說完,就挑了兩個醬豬肘,用荷葉包好,綁上繩子,遞給了洛少爺。

    洛少爺接過豬肘,從袖子里掏出一錠銀子。是酒樓里那個人給他打賞的那定銀子。“給你,沙兒姐姐不用找了。”

    沙兒有點不好意思︰“十兩,這也太多了,洛少爺這多不好意思啊。”一邊說著,一邊把銀子塞進圍裙縫的布袋里。

    “這就當沙兒姐姐給我講故事的報酬了。”

    沙兒笑道︰“那好呀,少爺,下回再想听故事的時候,還來找我,我給你編個更好听的!”

    “在見沙兒姐姐!”

    沙兒姐姐沖洛少爺擺了擺手“常來啊少爺!”

    看著洛少爺遠去的身影,感嘆道︰“長的這麼俊俏,還這麼有禮貌的富家公子,難得啊!”

    店里的伙計走到一旁,跟沙兒說道︰“沙姐別看了,再看口水掉豬肉上了,到時候可賣不出去了。”

    沙兒踢了他一腳︰“瞎說什麼,還不趕緊賣肉去!”

    挨了踢的伙計嘴里嘟囔著︰“本來就是嘛,你大人家那麼多,還是一個賣肉的,人家一個富家公子,怎麼可能看得上你。”

    听到伙計的話,沙兒沒有反駁,只是嘆了一口氣。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1章︰太伯城里的正太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1章︰太伯城里的正太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