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爆炸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53章︰爆炸

    夜晚降臨,叫賣的小攤,多數已收攤回家,繁華的街道變得冷清許多,只剩下依稀的幾個小攤留下堅守。

    克勞斯在大街上,中午從酒樓吃完,又吃了路邊小攤,一直吃到了現在。

    別的商販都收攤了,這個攤位大胡子老板來到克勞斯面前,“那個客官,你看天色已經這麼晚了啦,我要收攤了。”

    克勞斯舔了舔嘴上的油,“你擺攤做生意就是為了掙錢,我這位顧客還沒吃完呢,你怎麼就收攤了?”

    大胡子老板解釋道︰“誒,客官,我今天被食材已經全被你吃完啦,我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烤了。”

    克勞斯把手上的簽子遞給他︰“在把這根簽子給我撒上孜然,再烤一遍,我再嘬一遍上邊的羊油。”

    大胡老板趕緊拒絕︰“真的不能再烤了,這簽子已經被你舔過遍了。我要是再不回家,我老婆該打我了。你要是真的喜歡我的羊肉串,你明天再來,還到我阿里巴巴這里來。我阿里巴巴的羊肉串,絕對是來自新疆國最正宗的羊肉串!”

    克勞斯尤盡未覺,他家的羊肉串實在是太好吃了,吃一串想兩串,吃了兩串,還想再來一串。無奈,老板要回家了,只好跟他結賬。

    天色已黑,克勞斯一個人在大街上溜達。這麼晚了他應該找個住宿,總不能找個房檐,或者找根樹杈掛著睡一宿吧,有**份啊。

    街上其他的店鋪都已經關門了,卻有那麼一家,燈火通明人來人往。

    兩位穿著清涼的姑娘,一左一右站在門口,∼(▔▔∼)(∼▔▔)∼

    一只手里拿個漂亮的手絹,一只手拿著繡花圓扇,招呼街上來往的客人。看見克勞斯路過在門口,趕緊叫住。

    “大爺,進來坐坐∼”

    克勞斯轉身回頭,看見兩位姑娘正揮著手絹,對他拋媚眼。

    “誒,來 !”

    這時間住宿的地方也不好找,不如就去這里吧,克勞斯看這里客人這麼多,服務質量肯定好。

    克勞斯剛到門口,就有兩位迎賓姑娘,一左一右挽著他的手把他請進店內。

    一進店內就是一股撲鼻的酒氣和胭脂香,大廳里坐滿了賓客,這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一位50多歲沒有缸高的胖大嬸兒,抹著紅紅的大嘴唇子,手里拎著個手絹,走著貓步來到克勞斯面前。

    手絹拂過克勞斯的肩膀,“喲,客官面生呀,您是廳下喝酒,還是雅間听曲兒呀。”

    看著這個惡心的胖女人,克勞斯眉頭一皺,說道︰“留宿,給我找個安靜點的房間。”

    胖大嬸咧著紅色的嘴唇,用胳膊輕懟了克勞斯的胸口一下,“客官,瞧把你心急的。”克勞斯感到一陣厭惡,用手臂把她推開,兩個人保持了一定距離。

    被推開的胖大嬸臉上一陣不樂意,但眼尖的她看見到克勞斯五根手指上戴滿了戒指,另一只手也帶著戒指,這是克勞斯本體手上戒指的復制體。立刻重新賠上笑臉,“哎呦,都是我不好,我人老珠黃擾了客官的眼,我這就叫個漂亮的姑娘來陪您。”

    對上邊喊了一聲︰“寶兒,出來接客啦!”

    “來咯,媽媽!”

    一位一身白衣,披肩散發,並不端莊的姑娘走過來。克勞斯看見這位女子,眼神露出凝重。並不是被她的美貌驚艷到了,而是被她的氣質吸引。她就像混濁淤泥中的一朵蓮花,與與周圍的環境恍如兩個世界。

    克勞斯能蠱惑人心,也能夠感受人心。他遇到的每一個人,不管是善念還是惡念,都歸于(欲)望,而眼前的這個女子,單純的就像個稚子一樣,就算是教會的聖女內心都沒有她純潔。

    克勞斯饞了,這樣純潔的靈魂,好想品嘗一下她的鮮血。

    女子的臉上毫無表情,一張死人臉全靠顏值撐著。“大嬸,你叫我。”

    胖大嬸氣的直掐寶兒,“告訴你多少次了,你這個死丫頭,要叫我媽媽,教過你多少次,就是不長記性,你這個蠢貨。”

    “你又不是俺娘 ,我為啥子要叫你媽媽 ?”

    胖大嬸雙手抱胸,一顫一顫的。“趕緊把這位客官帶到你自己房間去,好生伺候著。”又湊到克勞斯跟前說︰“這位客官,這丫頭可野著呢,保您舒服。”說完就捂著嘴笑著。

    寶兒對著克勞斯說到︰“跟我走吧。”克勞斯點了點頭。然後克勞斯跟在寶兒身後,走上了樓梯,路上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就這麼安靜的走著。

    到了寶兒的房間,克勞斯坐在圓桌的椅子上,寶兒關上門,對克勞斯說︰“要不要果盤。”

    克勞斯搖了搖頭,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在這個地方?”

    寶兒歪著頭說︰“這個地方怎麼了?”

    “感覺像你這樣的人,不應該在這樣的地方,能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嗎。”

    寶兒也抽出一張凳子坐下。“我來這里吃飯,莫的錢,然後老板娘就讓我打工還錢。”

    克勞斯差異︰“你一個女孩家家來這里吃飯?”

    寶兒呆呆的問道︰“怎麼了?我看挺多人來這里吃飯的,我就來啦。”

    “沒什麼。”克勞斯臉色掛上寒霜,“然後這里的老板娘就叫你打工還錢,讓你干這個?”

    寶兒很平淡的說︰“是滴 ,老板娘讓我干啥子,我就干啥子。老板娘是個好人,給我吃的,還給我住的地方。只要我掙夠錢,就讓我走 !”

    克勞斯怒了,她居然騙一個傻子!“你來這里多長時間了?”

    “一年。”

    “一年了,還沒有掙夠錢嗎?”

    “不知道 ,先開始欠的挺少的,後來胖大嬸說我做錯了事情,就罰我,然後越罰越多,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欠了多少。”

    克勞斯感覺寶兒受騙了,問道︰“你做錯了什麼事情那個女人那麼罰你。”

    “我也不知道,先開始我欠他們錢,他們要我留下來打工,打工就打工,還要讓我做培訓。教了我一套十式,告訴我拿它來招呼客人,然後我就用它來招呼。誰知道一套下來,一半的客人下邊還流血血,嗓子都變細了好多,就跟隔壁唱曲的姐姐嗓子一樣細。

    他們罵我,還找大嬸,說要報官。而另一半的客人都死 ,而大嬸害怕影響生意,把活著的那一半也都給弄死了,拉到城外山崗都給埋咯。然後,以後遇到外地來的有錢客人,都送到我房里來,叫我給他們來一套十式。你要來一套不?”

    克勞斯听得眉毛直跳,面對寶兒的詢問趕緊拒絕︰“不不不不,不用,我是正經人,來這里是睡覺的,你那一套不用了!”下邊流血血,克勞斯表示太嚇人了,吸血鬼也受不了啊!

    寶兒坐到床上,脫掉兩只繡鞋,露出兩只潔白的玉足,兩只手拄著床邊。“那來吧,我哄你睡覺。”

    克勞斯看著寶兒,“你……能睡地上嗎,我不習慣和別人睡一張床。”

    “可是這是我的床啊?”寶兒拳頭一砸巴掌,“哦∼我知道咯!隔壁姐姐們說,不敢跟女人睡一張床上的男人,都是不行,你是不是不行啊?”

    寶兒感覺克勞斯有點不對勁,“咦!你咋 !”

    克勞斯寶石一樣的藍眼楮,變成了猩紅色,渾身散發著恐怖的黑暗氣勢,黑暗騎士在空氣中形成扭曲的氣浪。一拍桌子,只听咚的一聲,麗春院炸了,在黑夜的太伯城上空形成了一朵蘑菇雲。

    無數的人在黑夜中驚醒,克勞斯和寶兒從空中飄下,落在廢墟上。克勞斯伸手一指,指著一句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體。冷酷的說道︰“你的胖大嬸已經死了,你已經不用再還她錢了,你自由了。”

    寶兒在廢墟中把自己的鞋子撿起,擦了擦上面蹭道的炭黑,穿到自己的腳上。走到那句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體旁邊,扒拉扒拉尸體。依舊平淡道︰“哦,真的耶,謝謝你。”

    “嗯。”克勞斯回應了一聲,房子已經被炸毀,他只能再找一間房子睡覺了。抬不想要離開,前邊的路卻被一個人給擋住。

    “這位兄台,可以不愛,但請別傷害,這樣做可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知道你這樣毀了多少人的幸福。”

    洛少爺腳踩著一根被轟塌的房梁上,一身白衣玉帶,手里拿著把大長劍。劍上流淌著水紋,劍面猶如玉一樣潤澤,隱隱散發著涼氣。天上的月光照在寶劍上,一道銀光反射在克勞斯的眼楮上。

    克勞斯眯著眼楮,他喜歡月光,但不喜歡月光被人投射在他的眼楮上。洛少爺和寶兒一樣,都是靈魂獨特的人,寶兒是透明的無色,他是山間田野的清澈。這樣特殊的靈魂,能夠讓神明和惡魔為之瘋狂。

    這樣靈魂獨特的人,雖然他饞他們體內的血,他也不想傷害他們,可能是他內心僅存的一點光芒吧,這是他唯一的自留地,也是他的原則。

    “後邊那位姑娘,是這家店的受害者,你幫忙照顧一下吧。”

    洛少爺望向寶兒,等再回頭的時候,克勞斯已經消失不見。

    在回去的路上,洛少爺一陣頭疼,“我就是來看看,順便行俠仗義的,怎麼撿回去一個大姐姐?大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寶兒咬著手指,“他們都叫我寶兒,小弟弟,你好矮哦!”

    說著彎腰,撫摸著洛少爺的腦袋,洛少爺生氣的把她的手推開。“不要摸我的頭,會長不高的。”

    “可是你真的好矮哦!”

    洛少爺氣的腮幫鼓鼓的︰“我才13歲,還會長呢!”

    “你的劍好長啊,估計都到你下巴高了吧?”

    洛少爺摸了一下,跨在腰間拖地的長劍︰“哦,這是名劍玄冰,我父親送給我的。雖然現在用著不方便,等我長大了,用著就合適了。”

    原地麗春院的廢墟上,兩位衣著一樸素和一華麗的劍客出現在廢墟上。小高摸了一下被燒焦的房梁,搓了搓手指尖的黑炭。“沒有火油的痕跡,是放火燒塌的嗎?”

    師哥看著一根斷裂的柱子,“柱子上的裂痕,不像是放火燒塌的痕跡,到像是一股巨力砸塌的。”

    小高問道︰“那這火又是怎麼回事?”師哥搖了搖頭,不提廢墟上不解的二人,克勞斯變成一只小蝙蝠,掛在一家的房檐上,開始進入了夢鄉。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3章︰爆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3章︰爆炸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