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藏龍臥虎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56章:藏龍臥虎

    金毛大叔是什麼鬼?要知道在他那個世界金色的頭發是雄獅的代表,是勇猛的代表,是高貴的代表。現在听起來怎麼感覺這麼low呢?

    克勞斯感覺有必要糾正洛少爺對自己的稱呼,鄭重的告訴他們自己名字:“吾名克勞斯,是高貴的貴族伯爵,吾這一頭金色的大波浪,乃是雄獅的象征,是勇氣與力量的象征。洛少爺,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你也可以叫我伯爵,請不要叫我金毛大叔。”

    看著克勞斯很鄭重的樣子,洛少爺感覺十分納悶。“可是,你的頭發不是金色嗎?按照年紀我只能管你叫大叔,那麼金色的頭發+大叔=金毛大叔,我的稱呼沒毛病啊!”

    克勞斯瞬間感覺這幾天剛晉升的偶像不可愛了,他現在有種路轉黑的感覺。

    洛少爺一臉呆萌的樣子,把旁邊的吳依凡都給逗笑了。忍住笑聲在旁邊插言道:“諸子百家姓克的還是頭一回听見,兄台相貌如此奇特,應該是西域人吧。”

    西域什麼的隨便吧,不過他提到的姓氏倒是戳到了克勞斯的痛點,臉色有點陰沉:“我現在沒有姓,只有名,克勞斯就是我的名。”

    看見克勞斯好像真的很生氣,洛少爺趕緊說道:“好吧好吧,既然你不喜歡,我就不叫你金毛大叔了,直接叫你大叔得了。”

    洛少爺又看向旁邊撿笑的吳依凡,“那帥氣哥哥,你又叫什麼名字呢?”

    吳依凡隨口編了一個假名字,“洛公子,在下姓吳,名所謂。”

    洛少爺一呆,“額……你父親給你起名字好隨意,感覺跟鬧著玩的似的。”

    大街上不是談事情的地方,他們找了一家路邊的小攤,就是馬家肉鋪對面的那家豆腐腦攤。

    吳依凡說只是想和洛少爺交個朋友,克勞斯內心陰暗多了,他很喜歡洛天依,他想誘拐他。當然不可能這麼直接說出來,就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洛少爺面前放著兩碗糖豆腐腦,拿個匙子,正在一勺一勺的吃著豆腐腦。豆腐腦當然是帥氣哥哥和金毛大叔請的,為了公平,洛少爺讓他們倆一人請一碗。

    吳依凡先給洛少爺講了一個故事,是一位百越之地名叫天澤的王子復國的勵志故事。吳依凡的文采非凡,詳細的描述了天澤的復國經歷,故事講的跌宕起伏,離奇反轉,把天澤的內心活動描寫的酣汗淋灕。

    洛少爺听得津津有味,輪到克勞斯,吳依凡先講的故事太強,克勞斯可不能低人一等,講故事也要更勝他人一籌才對。

    洛少爺吃完豆腐腦,又點了一盤花生米。兩個人都在看他。克勞斯感覺有點兒沉重,看來只能拿出點兒殺手 了,他準備講述一個他世界著名的故事。

    克勞斯眼神故做不屑,“洛公子,這樣的故事有什麼意思,故事情節老套一點兒創新都沒有,我給你講個不一樣的故事。”

    克勞斯給他們講的是他世界一本流行的暢銷書,舌尖上的霍格沃茲。另一個宏觀的世界,不一樣的文明體系,神奇的巫師與魔法杖。把洛少爺講的都饞了,他也好想嘗一嘗甦格蘭圓臉胖雞啥味道。吳依凡倒是听到很慌繆,他不像小孩兒那樣好糊弄,克勞斯好像忘記文化體系水土不服這回事了。

    克勞斯的故事太長,從白天一直講到了黑天,洛少爺和吳依凡茅房都上了好幾回,花生米、毛豆、瓜子兒都換了好幾茬。終于克勞斯又一次經歷到攤主趕人,天晚攤主趕人他也終于不講了。吳依凡松了一口氣,這位金毛兄台的故事實在是太長了,把他好多事情都給耽擱了。

    被攤主趕出來的三個人走在大街上,少爺對克勞斯追問道:“大叔,咱們邊走邊講吧,我還想繼續听里邊都還有什麼菜譜呢。”

    克勞斯舔了舔略顯干枯的嘴唇,他們兩個造了半天,他可一粒花生米都沒吃著呢,最後飯錢還是他和吳所謂AA制的。“後面的劇情我也不知道,沒法跟你講。”

    洛少爺很納悶兒,“為什麼呀?”

    “沒有為什麼,那本書的作者沒寫完,我也不知道結尾。”

    “哦~”洛少爺有些失望。“那帥氣哥哥,大叔再見,謝謝今天你們的款待,你們的故事很精彩,但是天色太晚了,咱們改日再聊。”

    洛少爺和他們二人擺了擺手,轉身離去。吳依凡嘆了一口氣,今天白費了,浪費了一天的時間。本來想隱藏身份與洛少爺結識,哄騙這個小朋友讓他拜自己為兄長。然後再通過他找到他父親洛麗塔。在表明身份,讓自己這位太子顯得平易近人來拉攏他們家,現在因為這個金毛全白費了,不過毛豆味道挺香的。

    “既然如此,兄台在下也先行告辭。”

    克勞斯也學他們做了一個拱手禮。“好,告辭。”

    兩人同時轉身開始向前走,結果走了幾步兩人並肩而行。吳依凡說道:“哦,兄台原來順路啊,看來咱倆要同行一段啦。”

    “嗯。”克勞斯敷衍了一聲。

    然後兩人就這樣一直並肩而行,一連路過好幾個路口,倆人都沒有分開,沿路店家門口處懸掛的燈籠燈光照射下,兩人的影子交纏在一起,一切顯得那麼溫馨。

    剛開始的一段路,吳依凡感覺克勞斯身份應該不那麼簡單,一直在客套的與克勞斯談話,想套出他的底細。但是克勞斯一直在敷衍,看出了克勞斯的敷衍,吳依凡也不在自找沒趣,最後的一段路兩人走得相當壓抑。

    終于這段路途行盡,兩人到了住所,是同一家客棧,同福客棧。

    走了這麼長時間,吳依凡也有點猜出來,只是不敢確定。現在都到了客棧門口,感嘆道:“兄台,好有緣分。”

    “嗯。”克勞斯依舊的高冷。

    客棧里跑堂兒的正在店里擦桌子,看見兩個人一同進來上前問道:“誒呦,兩位客官回來啦,一會兒回房要不要熱水,我給二位送屋里去。”

    吳依凡顯得很平易近人,對跑堂的小哥禮數也很周到。“那就謝謝這位兄弟了。”

    交談中你對別人禮貌,別人自然也會對你禮貌,沒素質的人除外。“誒,沒事應該的。”

    克勞斯也犯不上跟一個客棧里跑堂的擺臉色,除了第一晚掛房檐上睡了一宿,他之後一直住在這家客棧里,小二說有免費的熱水,干嘛不要。

    兩個人上了樓,克勞斯住在天字二號房間,吳公子住在天字三號房間,而天字一號房間就是那兩位劍客。

    跑堂小二打掃完衛生,住店的客人也都回來了,小二準備關門熄燈。就在他準備關門的時候,一位渾身是血的男子推門而入。

    男子雙手拄在一張桌子上,手里拿著把長刀氣喘吁吁。費力的說道:“我終于逃到同福客棧啦。”

    看見一位這位渾身帶血的男子,跑堂小心的上前問道:“誒,這位客官我們打烊了,現在不接生意了。”

    血衣男子從懷中掏出一個大大的錢袋放在桌子上,拉開錢袋的繩子,里面全是金燦燦的金子。用還未平息的語氣說道:“我要住店。”

    看見金子跑堂的立馬變得殷勤,給他介紹著:“客官,我們店里的天字號房間已經住滿了,現在最好的房間就剩地字一號了。要不您委屈一下,住地字號一號。”

    這家客棧里的房間分為天地人三個等級,天字號房間,房間大環境好,床舒服,而且還提供免費大木桶洗澡。地字房間,房間小點兒,布置差點兒,提供熱水,但是洗澡得另掏錢。人字號房間大通鋪,啥也不提供,就便宜。

    心態緊急的男子滿頭答應,“好好好,就住地字一號房間。”

    這時候大街上傳來聲音,“南宮問天,你跑不了了!”听到聲音的男子表情很是恐懼,趕緊雙手握著長刀指向門口處。

    一隊人馬拿著長劍沖進了客棧之內,大約得有20多人,除了領頭的,身後的人都穿著統一服裝,應該是一個組織的。

    領頭男子手中拿著長劍指著南宮問天,“南宮問天你跑不了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南宮問天緊張的趕緊抱住跑堂小哥的手臂。“大哥你要救我,江湖傳說你們同福客棧不是保護所有住店客人的安全嗎,你一定要保護好我。”

    跑堂小哥兒把南宮問天的雙手從自己的胳膊上掰開。“不是先等會,什麼情況這是?”轉頭又對闖進客棧的這隊人馬問道:“諸位一看就是江湖人士,不知你們什麼仇什麼怨啊,非要置人于死地。”

    躲在他身後的南宮問天說的,“他們是我七舅姥爺二大爺四佷兒東方藍翔的手下,我是起點賤派的少主,我父親病逝,藍翔想要篡位,想要奪取起點賤派的門主之位,他們想要置我于死地,大哥您一定要保護我啊!”

    領頭之人冷哼一聲,“傳聞同福客棧藏龍臥虎,江湖上一些逃難之人來此住店都會受到你們的保護。但是我勸你們還是不要趟這趟渾水,我們背後的人你們惹不起。”

    20多人將長劍舉起,看著劍上的寒光,跑堂小哥畏懼的咽了一口口水。

    “干啥呢?老白咋回事兒呢?”一位女子揉著眼楮從後邊走出來。

    老白恍惚看到了救星,趕緊來到女子身邊。“掌櫃的不好了,有江湖追殺。”

    女掌櫃看見大廳里的這些人和他們手中的長劍,嚇了一跳。“誒媽呀,咋這些人呢?”

    看著那些人長劍上的寒芒,她也是滿臉畏懼:“那個,你們繼續,繼續,沒啥事兒,我先回去睡覺 。”拽著老白的胳膊說道:“老白看好他們,注意別打壞店里的東西哦。”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6章:藏龍臥虎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6章:藏龍臥虎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