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能屈能伸大豆腐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南宮問天坑坑 本章︰第58章:能屈能伸大豆腐

    這次寶兒學聰明了,做了三個人的飯菜,可是到了飯桌上南宮問天又耍起了無賴。

    粘著飯粒的筷子在菜盤里來回扒拉,好好的一盤菜全被他給拔拉個遍,又是吧唧嘴,又是沖飯桌咳嗽。在他率先吃完飯之後,就坐在凳子上挖鼻屎,弄到二人一點食欲都沒有,好好的一頓早飯被南宮問天攪的不歡而散。

    還好李耳的境界已經到了心如止水的地步,這要是換了平常人早就破口大罵,教育一下南宮問天的餐桌禮儀。

    寶兒倒是沒罵,而是直接動手。手里的飯碗直接扣在南宮天的臉上。抄起一個盤子就砸在南宮問天的腦殼上,把南宮問天打倒在地,秀腳一頓亂踹。

    南宮問天好歹也是練過的,身為江湖人士,出外闖蕩打打殺殺小傷小痛很正常。現在只不過是身上有傷,一時反應慢了,中了這女子的暗算。

    打就打吧,好男不跟女斗。一個小女子能有多少力氣,他還是能忍得住的。在寶兒一頓亂踹之下,一記斷子絕孫腳正中靶心。

    “咦~呀~”

    坐在飯桌邊維持著德高望重形象的李耳,剛才他雖然忍住了沒有罵人,但是寶兒出手他也沒有阻止。寶兒這一腳踹的,看著他心里都一驚,同為男人,他能想象到這一腳踹的得有多疼。

    不過是一頓飯,還不至于讓人家斷子絕孫,趕緊攔住這位人狠話不多的女娃子。

    南宮問天夾著雙腿在地上直抽搐,心里想到這女孩兒長得挺漂亮,下手怎麼這麼狠。

    中午吃飯的時候南宮問天就消停很多了,沒在作妖。雖然他現在不敢惹寶兒了,但是李耳這個小老頭兒他還是敢欺負的。再說了,他本來就是為了李耳。

    李耳早上起的太早,覺還沒睡足呢,像往常一樣給自己沏壺好茶,躺在杏樹下的搖椅上打盹。

    南宮問天豈能讓他如意,在廚房里找了一個壇子,裝滿燃燒的木炭,偷偷放在李耳竹藤搖椅的屁股下面。

    李耳睡著睡著就感覺屁股熱,還有股煙味兒。迷糊的睜開眼發現身邊有一縷青煙,一摸屁股發現下邊直燙。趕緊站起身來,拍個屁股,拍完屁股看見搖椅下邊的那個火壇。

    搖椅都已經被燒了個大洞,上面還燃著火星,連忙把搖椅挪開,用水把火壇澆滅。可憐的老人家,被氣的胡子直抖,想要喝口茶順順氣,結果剛到嘴里就一口吐了出來。太咸了,沒把他死。

    趕緊跑到廚房,在水缸里舀了一勺水想漱漱口,剛到嘴里又吐了出去,因為南宮問天把廚房里所有的辣椒用布袋包裹,用塊石頭沉到缸底,浸泡好了之後又給撈了出來。

    辣椒水的味道很沖,直接放進茶里有可能會被發現,但放進水缸里,先中了暗算的李耳,情急之下肯定發現不了。

    就這樣到了晚上,在李耳出恭的時候,南宮問天又在廁紙上偷偷摸上辣椒油。可憐的老人家從茅房出來被辣的直扭屁股,寶兒問他怎麼了,他這麼大歲數了,還不好意思回答,只能自己暗自流淚。

    這樣的生活,被後人尊為道德天尊的老人家足足過了兩天。

    第三天半夜里,李耳裹著一個大被子坐在床上,瞪大了眼楮警惕著房間里的環境。眼皮忍不住的想要閉隆,但是他根本不敢入睡,只能強打著精神。一旦他睡著,就不知道有什麼樣可怕的惡作劇降臨。

    房頂上,南宮問天蹲在瓦片上,打著哈氣,透過一片被掀開瓦片,盯著下邊的李耳。

    老頭兒看咱倆誰先挺不住,雖然我現在是個病號,但是到底比你年輕,看看咱倆誰熬過誰了。

    熬到第二天正午,搖椅被燒壞,李耳拿著一個小板凳坐在杏樹下,困倦的直打瞌睡。南宮問天坐在門檻子,頂著大大的黑眼圈盯著院子里的李耳。

    廚房里傳來陣陣磨刀聲,寶兒在用廚房里的水缸沿磨著菜刀,在菜刀刃上磨出一道又一道銀色的劃痕。菜刀磨好,寶兒拿一塊兒豬皮試驗了一下菜刀的鋒利,切豬皮就像切豆腐一樣輕松。

    寶兒撩了一下擋眼楮的劉海兒,提著菜刀就走出了廚房,沖向南宮問天。南宮問天看寶兒拿著菜刀過來,趕緊施展輕功,一躍之下就蹦上房頂。

    寶兒在下面拿著菜刀指著南宮問天大喊道:“你給俺下來!”

    南宮問天咧嘴笑著:“你當我傻呀,你讓我下來我就下來。嚕嚕嚕,我就不下來,你能奈我何!”

    沒學過功夫的寶兒還真就奈何不了他,只能在地下氣得直咬牙。

    門外傳來叩門聲。

    “師傅我來看你了!”

    洛少爺清脆的童音,在坐著小板凳上的李耳耳中,猶如天籟之音。

    “徒兒,你終于來救為師啦!”

    趕緊沖到門口給洛少爺開門,打開門的洛少爺看見李耳嚇了一跳。往日里前來拜會師傅都是衣服整潔,儀容干淨,精神飽滿。現在全成了反義詞,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眼角還有著大大的眼屎。

    “師傅你這是怎麼了?”

    早已古稀之齡的李耳再也忍不住了,往日里受的委屈,看見自己的愛徒哭得像個七十歲的孩子一樣。

    抱著洛少爺大聲痛哭,“徒兒你再不來就看不見師傅了。”

    洛少爺兩只嬌嫩的雙手推著李爾的腦袋,“師傅你別抱了,你身上好髒啊!”

    李耳抽噎道:“是,師傅不干淨了,但是師傅是被迫的,為師根本就反抗不了哇!嗚嗚嗚嗚……”

    拉著洛少爺走進院內,就像小孩兒告狀一樣指著南宮問天,“就是他,就是那個人這幾日欺負為師的。”

    正在房頂揭瓦的南宮問天停下動作,看著李耳身前的俊美少年無奈道:“李耳先生,我也不想啊!我只是奉命行事,你把你知道的告訴我不就得了。”

    少爺好奇轉頭問李耳:“師傅你知道什麼事情啊。”

    李耳氣憤:“徒兒你別听他瞎說,他想刨人家祖墳,不知道位置,叫為師把位置告訴他,如此缺德之事,為師怎可能助紂為虐。”

    南宮問天一屁股坐在房頂上,“那咱們倆就這麼耗著,我完不成任務不是丟飯碗,就是死。反正也就這樣了,你不告訴我消息,我就天天陪著你,反正我年輕耗得起。”

    洛少爺一身藍色束腰錦袍,帶著一條白色束發帶,雙手叉腰,听了兩人的話氣的小臉鼓鼓的。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你這人怎麼這樣,怎麼就非得挖人家墳!”

    南宮問天一臉無奈:“我也不想啊,我就一辦事的,再者說了,你師傅知道的消息也是從我家大人那里得來的,現在我家大人那里記錄的信息遺失,這才叫我來問你師傅的,你師傅告訴我只不過是原物奉還罷了。”

    “說到底我師傅還是對的,你們想挖墳就是不對。”

    說完洛少爺凌空踏步飛上房頂,南宮問天看洛少爺飛過來,下意識的想要逃跑,剛跑了沒兩步就停下腳。

    一小孩兒我跑什麼,難道我堂堂起點賤派少主,還怕一個小孩兒嗎?

    南宮問天轉身沖向洛少爺,洛少爺踮腳將兩片瓦片踢飛。瓦片準確砸在南宮問天的腳脖子上,被砸中的南宮問天撲倒在房頂。順著房頂瓦稜下坡沖向地面,因為肢勢問題,落在地上的南宮問天臉先著的地,啃了一嘴泥。

    李耳拎起小板凳,沖著地上的南宮問天連削帶踹。“什麼心如止水德高望重,有多遠給我滾多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聖人的怒火,吃我一乾坤小板凳。”

    洛少爺雙腳如一片羽毛那樣輕輕地落在地上,他拜李耳為老師已經五年了,老師如此之態還是頭一次見到,今天來這一回,夠本兒!

    南宮問天伸出手突然抓住李耳的小板凳,抬起他那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鼻子流著帶血的鼻涕流進嘴里。含糊不清的對李耳說道:“你可以打死我,但是我倒下,身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只要你一日不說出古墓消息,周王是不會放棄的。”

    李耳松開了抓著小板凳的手,“唉,死貧道友不死道友,罷了罷了,怕了你了,我就告訴你吧。”

    李耳蹲下在南宮問天的耳邊小聲告訴了他。南宮問天听的雙眼放光,就連嘴里的血鼻涕都不覺得咸了。

    最後李耳家的木門關上,南宮問天被扔了出去,南宮問天渾身帶著血跡,一瘸一拐地離開了小巷。

    同福客棧,大廳里客人正在吃飯,南宮問天渾身帶血的又一次走進了客棧里。

    被跑堂的老白和收賬的書生看見,他攙進了房間。他們詢問南宮廳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帶著傷突然間退房,這才過幾天就傷勢更嚴重的回來了,但是南宮問天閉口不言。

    他倆攙著南宮問天上樓的時候,吳依凡剛好從他們旁邊經過。不經意間,吳依凡看見了南宮問天掛在腰上的一塊兒令牌,上面的花紋是周國的令牌。

    周國的人來我吳國太伯干什麼?還弄得這一身傷痕。吳依凡心中起疑,感覺這其中必然有事。

    走出客棧去了趟城主府,等他回來的時候,城里的捕快來到同福客棧,吳依凡假裝在旁邊圍觀。

    同福客棧可以保護江湖追殺之人,但是不保護被官府通緝的人,民不與官斗,身在鬧市他們還是很明智的。

    眼瞅著南宮問天被捕快帶走。


如果您喜歡,請把《血族的悠閑生活》,方便以後閱讀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8章:能屈能伸大豆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第58章:能屈能伸大豆腐並對血族的悠閑生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