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011.海軍本部成立 (謝謝蕾米,祝 縷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巧合巧 本章︰第321章 011.海軍本部成立 (謝謝蕾米,祝 縷

    宮相沒被西蒙拿到,希爾德開心的想問後西蒙的母系親屬。

    他是真的開心。

    希爾德猜想,宮相是不可能不設置的,沒有君主不設立這個重職,如果西蒙拿不到,只能說布蘭認為沒有人的資歷或者功勞配的上。

    這下好辦,這一兩年里,自己會弄出更大的功勛來。

    他腦中已經建立計劃,第一步先洗血統家世。

    他要馬上找貴族聯姻,共享頭餃提高自己身價。

    至于娶誰他還沒想好,但馬上他就去物色。

    甚至要高階教士給自己證婚,之後運用在羅馬的情報跟商業影響力,把米蘭公國的勢力推到中,南意。

    西蒙下去,布蘭繼續進行其他細節。

    通峽之戰前,有幾個貴族,比如希爾德已經得到領地。

    這戰如果沒特別加封,都只是在原有基礎上進行細調。

    希爾德最後得到子爵位格兼商業副總管。

    最後公國首任班底如下。

    大公︰霍華德.查曼。

    公儲︰布蘭.查曼,轄米蘭伯領。

    山侯︰伯格曼(迦娜之弟),喬譚(認布蘭為教父),席拜恩(資歷最老的山主,統領雪山出口)。

    六伯︰

    豪赫爾,巴薩伯領。

    貝莉,波隆伯領。

    昆奇,托文伯領。

    奇蒙南,海思伯領。

    德斯利(聖三位鳶尾花),威尼托伯領。

    西蒙(賞領黑鷹家徽),弗留利伯領。

    子爵︰希爾德,伊奇甦。

    男爵︰阿諾(金獅),烏勒,艾倫,約內斯(工匠長)。

    騎士︰莫魯。

    約內斯的貢獻要歸于全體工匠,跟條頓士兵運輸原料。

    才能把印刷跟紙張擴展這麼高的利潤。

    且他這次沒法弄出布蘭想要的槍炮武器,給予男爵位格,並不算虧待。

    五大臣跟條頓騎士團位子如下。

    財政總管西蒙,副手希爾德。

    外交總管丹多羅,副手貝莉。

    情報總管伊奇甦,副手莫魯。

    軍事總管昂布,副手烏勒。

    教院主教︰杜茲克,副手費爾南多。

    條頓騎士團團長,德斯利,副手阿諾。

    海軍總長(上將)︰從缺,海軍少將︰哈夫丹......

    公國新的體制是海軍。

    佛羅倫薩時期,最高海職是海軍上將,下面管轄大隊跟中隊和小隊。

    布蘭改制升格為海軍本部。

    設置了將,校,尉,士四等職,每等職分成上中下。

    其中還有兩個職務,海軍大將跟元帥,屬于戰時加餃的總領職,和平時就收回。

    目前最高的海軍軍官由哈夫丹擔任。

    另外有四位海軍上校,都是布蘭條頓軍官出任。

    哈夫丹是本次被杜倫邀請,南下跟團的瑞典海賊,開戰前布蘭承諾給予土地,此時他也留下成為公國貴族。

    他孔武有力,九歲就成為小海賊,跟大海已經搏斗二十年。

    對大海有相當的直覺。

    他能維修船身,指揮航道,從船長到木工,甚至探測都能干,是一個很不錯的外國海洋人才。

    擔任主教的杜茲克,則是自己來投的。

    這人本屬教廷中層教士,後來被盧約二世指名為地方郡主教。

    柴甦霸羅後,他躲入山中,也聚攏一些信徒,是一個名聲不錯的教士。

    布蘭擊敗巨人,他就帶了二十多位教士來佛羅倫薩投靠。

    還帶上從羅馬教會取出的珍貴經義藏書,幫助布蘭建立教院。

    杜茲克年約四十,還算身體強健,性格平穩。

    布蘭曾經問他一句話。

    “你認為如何才算是一位偉大的君主。”

    “努力保持七善,減少欲望,如此,便能將領地治理的不太差。”

    這答案布蘭挺滿意,總不是那些口口把神權掛在口中,讓自己虔信禱告就能解決一切的教士可比。

    副主教用費爾南多,布蘭是冒了險的。

    他必須防備幻像教派的傳播,但同時可以得到這批由騎士,教士,商人組成的狂信者戰力,以及這幾年,他們在羅馬建立的各種情報網。

    費爾南多是用化名掛職,沒有出現,由一個幻像教士代替他出席。

    ......

    當授勛典禮結束後,布蘭接見臨近諸侯。

    三位中意伯爵跟布雷迪。

    布蘭先前已經跟三位伯爵見了兩次,此刻算是寒暄,沒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但看見布雷迪時,布蘭裝出驚訝表情。

    “您就是那位曾經在中意組織士兵,擊退君堡劍聖的勇敢貴族!”

    “殿下過獎,您才是真正英雄,保衛了光明信仰。”

    布蘭上前緊握布雷迪的手。

    布雷迪又驚又喜,自己竟然這麼出名了?

    布蘭看中的是他的頂頭主君,好人-尼赫多蒙的勢力。

    尼赫多蒙是眼下中意最強諸侯。

    柴甦跟自己都要染指中意,都要爭取這支勢力的支持。

    布雷迪跟布蘭才差一歲,又同是意大利文化,兩人互相吹捧下,談的不亦樂乎。

    晚上時,布蘭還跟布雷迪同桌吃飯,以公儲之尊,對一個騎士如此,可說禮遇至極。

    酒宴上,布蘭還找來阿諾一同敬酒。

    對于殺了巨人的勇士,布雷迪非常欣賞。

    而在布蘭先前授意下,阿諾也拍上一個事先準備好的馬屁。

    “之前北意大利的酒館,都說您以一千步兵打退三千希臘人,就如同羅馬時代的意大利英雄-西庇阿那樣!”

    每一個地區都有幾個傳奇英雄,如法蘭克的羅蘭,英格蘭的亞瑟王那樣。

    西庇阿是羅馬名將,曾經擊敗北非英雄王漢尼拔,使羅馬控制北非多年。

    “把我跟西庇阿閣下相提並論,你真有眼光......”

    大量的酒灌入胃中,布蘭還找來美麗的女人陪著狂牛。

    這一夜賓主盡歡,狂牛最後被兩個身材豐腴的女人帶下去。

    布蘭沒有休息,他還接見其他人,一直忙到深夜。

    夜半時間,他坐在書房,听著伊奇甦的報告。

    這個羅斯人現在已經能說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語,舍棄羅斯人的毛皮草原裝扮,穿上短袖,剃去胡須。

    他拿著卷宗跟布蘭報告好人-尼赫多蒙的家譜表。

    “尼赫多蒙?魯杰,中意普利亞伯領君主,今年四十二歲。

    妻子是同樣是來自意大利的......十四年前繼承了兄長的伯爵之位,成為普利亞的主人,領內人口約十二萬。

    因為性格穩重,對領民采用相對溫和的統治手段,甚少殺人下獄,所以被稱為好人伯爵。

    而這次來觀禮的手下騎士,全名布雷迪?萊切。

    因外貌而被貴族稱為狂牛,擅使騎士重劍,其父是前普利亞伯爵,尼赫多魯的兄長。

    本人是私生子,雖然母親也是貴族,還是不被認可成為魯杰一員,而跟隨母性。

    年少時到過拜佔庭,九歲時回來半島,繼承外祖父的頭餃,後為中意大利的萊切伯爵。

    一年後便被臣屬推翻,由叔父尼赫多魯庇護。

    來尼赫多魯雖然幫忙布雷迪拿下領地,卻沒有把領給這個佷子,而是並入普利亞。”

    大致說完,伊奇甦等布蘭指示。

    希爾德跟新晉的海軍團長哈夫丹也在。

    “有什麼弱點?”布蘭問著伊奇甦。

    “貌似沒有,尼赫多魯在臣屬跟領民間的風評極好。”

    “你剛才不是說了,他佔了佷子的領地?”

    “殿下,萊切領歷史上也屬魯杰家族所有,尼赫多羅擁有宣稱權。”

    “領地是貴族的一切,沒有貴族被奪走領地,還能無動于衷的。

    如果布雷迪不是私生子,那麼魯杰家族的一切都是他的。

    今天跟他接觸,我發現了,他個性狂妄,好人恭維,你給我從這下手,滿足他的欲望,鼓吹他的野心,制造些事端。”

    布蘭說話有時很籠統,伊奇甦腦子都要轉一下才能明白。

    這時布蘭把眼神轉向希爾德,希爾德明白布蘭讓自己開口。

    “殿下,伊奇甦閣下,我听說布雷迪的妻子貌美,而尼赫多魯的繼承人極好娛樂活動。

    或者,某月某日,布雷迪的妻子跟尼赫多魯的兒子,會不小心睡在同一張床上,接著被人發現呢?”

    希爾德說的看似荒誕,其實想表達一個意思,是人就會有弱點。

    想辦法去給我放大弱點,制造沖突。

    布蘭很滿意希爾德的話,可他最近听到一個傳聞,希爾德私下把尼弗的妻子給弄出修道院,弄了個剛死的女人替代,佯裝尼弗妻子已經病亡。

    而這個前公爵女人已經懷有希爾德的身孕。

    伊奇甦點頭告退後,布蘭讓希爾德報告。

    但讓他說話前,布蘭說了句,“有人告訴我,尼弗之妻死了?”

    “啊!殿下,是剛發生的事,您也知道了。”

    “可惜了,是位美人呢,我後來想,要不找個沒婚配的手下貴族,指婚吧,比如你就不錯。”

    布蘭嘴角微揚,希爾德卻是干笑,頭皮發麻。

    隨後見布蘭不再說話,他才道,“殿下,烏奇已經催促我們交出阿蘭王女了。”

    希爾德眼角余光看著布蘭的臉。

    布蘭一直對女人毫無所謂,可打贏巨人之後,情況有些微妙,布蘭不停拖延交人,他現在抓不準布蘭的意思。

    “你跟他們說,過幾日派船送出去,走海路。”

    听到這個回答,希爾德還是不信,他隱約覺著布蘭想弄一些事出來。

    可所有重臣中,只有死去的卡羅爾,才能想問就問,自己是不敢的。

    希爾德告退之後,剩下哈夫丹。

    布蘭找他來,是因為今天授餃後,他听到哈夫丹提到一個人的名字--斐特烈!

    近兩年的時間,自己完全找不到在巴伐利亞分散的奧瑟雅。

    打贏巨人之後,布蘭名聲響動諸國,可沒想到還是沒有奧瑟雅的消息。

    他們出事了?

    這個可怕想法一直壓在布蘭心頭。

    可今天卻讓他听到了!

    “殿下,您今天問我的斐特烈,雖然名字相同,但我不知道跟您所說的是同一個人嗎?”

    “錯不了,我有預感,你把遇到的經過全都說一次。”

    兩人用的是德語。

    有在施瓦本跟巴伐利亞的生活經驗,布蘭德語已經能溝通。

    回到半島後,他找來教士教授,學精了這門語言。

    已經能跟東歐,中歐,受德語文化圈的領主交流。

    “是,早先丹麥西邊地區,因發生尼德蘭七省聯盟成立,改信光明教之事,他們就跟原本的維京人起了沖突。

    我曾經效力當地丹麥領主,某一天踫到一支從巴伐利亞來的獨立武裝,那是近兩年前的事了,這隊伍人數不多,約三十人。”

    听到這,布蘭算了下,時間對上。

    而當初斐特烈是帶了些人馬跟自己搶奧瑟雅的,人馬也差不多。

    “某次作戰,我踫到這支武裝,我還被他們其中一人給砍傷。

    我听到他們說的首領名字,那人就叫斐特烈......”

    哈夫丹繪聲繪影說出當時的狀況。

    “那後來呢?”

    “某次海戰,當時那個叫斐特烈的受了重傷,可不是我出手,他們被我們維京人的英雄,血斧所傷。”

    血斧?

    布蘭想起那次取在山谷中得到羅蘭劍過程,就听到這個維京名字。

    “不只那個叫斐特烈的,不少受雇于尼德蘭的外援,死傷都多,當時很多人當時逃難,都搭上船只,前往北境躲避追殺。”

    听到這布蘭有些激動,如果真到了北境,想必自己的武名總有一天會傳到那去。

    當哈夫丹下去後,布蘭馬上寫了兩封信要給英格蘭的勒里,還有愛爾蘭的杜倫,讓他們幫忙自己打听一群人。

    要不是甦格蘭沒有人脈,布蘭還要寫第三封。

    “奧瑟雅,我應允過你,會照顧你的。”布蘭長嘆一口氣。

    封賞的第二日,眾臣進入了御廳內的大房間討論。

    這是第一次的國政會議招開。

    眾臣圍著領主長桌上。

    大公霍華德有居首位,布蘭居次。

    騎士身份的坐一旁椅子上旁听。

    男爵之上的臣屬,才圍著長桌。

    米蘭公國貴族法,女人也可以擔任公廷職務。

    所以阿加莎以秘書官的身份列席。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又有一個貴族家門(阿諾加上阿加莎)要興起並被布蘭重用。

    女人擔任職務,這也不是布蘭受創,這是借鑒奧地利公國而來。

    布蘭吸收了各地諸侯法規,選出對自己有利的方式,寫入公國法。

    沒有君主等臣屬的道理,布蘭跟祖父出現時,所有人都已經等了十分鐘。

    兩位殿下出現之後,西蒙起身主持迎接。

    “殿下。”

    布蘭坐定後,他們才坐下。

    “今日是公國初議,我們要定幾條國策方針,你們暢所欲言吧。”霍華德回憶二十年前,他每次開國政會議怎麼說的,按照記憶說出。

    西蒙坐在長桌右側,德斯利坐在左側。

    三位山侯沒來,在他們沒有完全並入自己之前,布蘭不願意分享機密給他們。

    在場能列席的貴族,都是戰場上賣命過的,相當可信。

    布蘭看了一下,現在手下派系可不少。

    就連希爾德自己都帶了兩個騎士來列席,他也自成一派。

    德斯利跟西蒙對看一眼,前者見後者沒有先開口打算,便道。

    “殿下,根據您上個月的指示,我們已經調動兩千人前往半島西北面,在最接近法蘭克的土地上開始布陣。”

    北意大利佔據阿爾卑斯山,隔絕數國,但法蘭克還是有一條極為狹小的陸地可以通行。

    這條陸路從南法普羅旺斯開始東走,可以進入北意的倫巴底地區。

    不過布蘭在回港之後,馬上就加派五百人去那駐點。

    根據情報,法蘭克參戰數年,支援甦格蘭的北境之爭,沒得到什麼利潤。

    折損許多船艦,使船艦吃緊,如果再從南法海域調動船只,那整個南方海岸線,就顯得很薄弱。

    法蘭克又是陸上大國,喜愛進行陸戰。

    布蘭一直怕這條陸路突然有天,出現法蘭克戰旗。

    這段時間陸續增兵兩千,才稍稍心安。

    “干的好,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是同宗的法蘭克,次要敵人是阿非利加。這兩個國家的動靜,要時刻掌握。至于拜佔庭,就是我們的第三順序。

    愛琴海方面,有辦法取些利益就取,不行的話,就讓黑胡子作為我們的代理人去爭一爭。”

    說到這,布蘭看了海軍一眼。

    各國海軍服裝樣式不統一。

    受前世記憶影響,布蘭給自己海軍定的是白色服裝。

    听見黑胡子的名字,哈夫丹馬上起身向眾人致意,接著坐下發言。

    這是霍華德定的禮儀,若是國政會議上,有其他高于自己的貴族官員在場,低等貴族官員必須先起身。

    “愛琴海跟地中海的洋流海速不同,我想請教殿下,我們優先重視何海?這樣才能生產相應海域的船只。”

    “鳥語。”昂布一點听不懂,內心嘲笑。

    光明世界四分五裂,存在德語,英語,法語,意大利語,希臘語,拉丁語,斯拉夫語等。

    哈夫丹說的是德語,布蘭還特意配置兩個教士翻譯在場邊,才能馬上翻譯哈夫丹的意思。

    海軍本部現在還只是草創階段,加上剛剛歷經通峽灣之變,海兵人數只剩下三千多。

    但陸軍還可以拉起上萬。

    所以身為陸軍第一人的昂布,一點瞧不上有競爭關系的維京蠻子。

    布蘭想了想,“地中海為先,我已經收到三河人的邀約,愛琴海方面我們就用代理人跟盟友幫我們征討勢力。

    先生產地中海的萊加船,你們加快把我從紫室帶回的重戰船,還有俘虜的船工中,把希臘火的秘密,重戰船的技術精要都學到手。

    有朝一日,我要掛著黑鷹跟白龍像的米蘭戰船,一旦開出去,海賊見到我們都要逃竄。”

    哈夫丹跟布蘭想的一模一樣。

    曾經的他,在北海時,听到阿修克萊指定懸賞的七海賊。

    一度覺著七海賊特別威風,已經達到海兵頂點。

    可成為正規軍,參戰通峽灣後,他才發現,海賊只是大海中的魚。

    以國家為主體力量的海軍,幾千幾萬的海兵上陣,上百條的軍艦光明正大的通行。

    正規海軍才是主宰大海的人。

    “殿下放心,什麼七武海,將來都要依附我們海軍本部。”

    此時的哈夫丹說出這句話,更多的是做為海軍將領的一種自我期許。

    但沒想真有一日,各國海軍都學了海軍本部的白色服裝,實行海軍四階十二等官制。

    海軍本部後來隨著布蘭實力提升。

    實力甚至超越了陸軍,強大到能夠發動遠海大戰,站到了三海頂點。

    七武海全加一起,都抵抗不過的偉大存在。

    那時,沒有被海軍本部懸賞的海賊,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地方小賊。

    屬下有雄心總是好的,布蘭點頭。

    〞好,休養海軍兩年,這兩年盡量發展實力,等到公國需要你們之時,希望能讓我大吃一驚。”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鑄神羅》,方便以後閱讀劍鑄神羅第321章 011.海軍本部成立 (謝謝蕾米,祝 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鑄神羅第321章 011.海軍本部成立 (謝謝蕾米,祝 縷並對劍鑄神羅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