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異國重逢(一)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村小尚吃 本章︰第350章 異國重逢(一)

    “寄生情緣 (xinshuhaige.com)”

    中品靈石釋放靈氣的速度很緩慢……時間在修煉中不覺得就過去了許久。

    忽然,寧珂听到外面房間發出一聲沉悶的爆破聲,四周立即變的烏漆嘛黑。

    原來是實驗室輻射機承受不住當前的巨大負荷,機械爆裂了。

    黑暗中,寧珂釋放神識,發現身邊的中品靈石大都粉化成為了灰渣,他只從灰堆中扒拉出數十顆還算規整的殘破中品靈石。

    此時的寧珂,修為仍還躺在玄級,只是臨界境界的突破,但是還是沒能升界到地級。

    高品靈石寧珂還有百十來顆……可CT機已壞了。

    寧珂的心開始焦慮起來……

    本指望消耗這麼多的靈石,最不濟修為能提升到先天的,弄得好的話可能是真天的層次。

    沒想到連地級都沒能入,這怎能不讓他泄氣、喪氣!

    想想當年,他一個連黃級都沒入的習武者,僅僅服食一顆“氣”字丹,修為就直接升界到了地級中後期,這是怎樣的一種手筆與幸運啊!

    可見那“氣”字丹,是多麼的神奇!

    今後有時間,一定要在煉丹上多下功夫!

    寧珂拆除了在醫療技術學院放射研究室布置的陣法。

    這次強行提升修為,在時間陣法里,感覺經歷了好幾天,而他出了陣法,天色才蒙蒙亮,也就過去幾個小時的時間。

    按說,他應該再穩定一下修為的,卻自持自己修為曾經達到過天級,就沒當回事。

    天空依然飄著小雨,周圍霧氣蒙蒙,整個牛津城都籠罩在霧靄水氣之中……那些古老的歐式建築充滿著神秘。

    寧珂用神識聯系那顆銀杏果幻化自己的傀儡,誰知那顆果實很有個性,因受不了殺手“斗牛犬”推推搡搡罵罵咧咧的虐待,早就還原成了一顆銀杏果實……

    “斗牛犬”和“夏娃”在牛津劫持“寧珂”後,開著一輛轎車直奔尼爾捏伯爵莊園。

    ——這是約翰狄克給他們下達的任務。

    殺手們只負責捕捉住寧珂,送往尼爾捏伯爵莊園。由尼爾捏伯爵自己進行審問和追剿莊園丟失的物品,而這也正是女魔法師芬?捷琳的意思。

    芬?捷琳近日正忙于煉制飛升的魔藥液,不想節外生枝。她派了她的得意門徒湯姆森,潛伏在尼爾捏伯爵莊園,伺機劫得尼爾捏手中的那只魔法袋。

    若有禍事,由尼爾捏伯爵背鍋。

    對芬?捷琳來說,她將一縷分魂寄存在約翰狄克的腦竅,她利用先祖傳下的那只神奇水晶魔法球,對整個事件進展的過程都很清楚。

    她做了兩手準備,一是讓湯姆森伺機從尼爾捏伯爵莊園設法拿到魔法袋,二是讓林嵐想辦法從寧珂那拿到魔戒。

    “夏娃”開著車,“斗牛犬”看押著捆綁起來的“寧珂”,冒著夜雨急速的趕往尼爾捏伯爵莊園。

    可是在半道上,“寧珂”憑空消失了。

    ——在風雨的夜晚,一顆滾落在汽車座位上的銀杏果子,誰又能注意呢?

    “寧珂”的消失,讓“斗牛犬”和“夏娃”這兩個殺手傻眼了,他們的職業生涯中還沒遇到過這種莫名詭異的情況。

    他們開車掉頭找了一段路程後,哪有寧珂的影子?!

    只得給約翰狄克打電話。

    結果,他們發現已經無法將事情跟約翰狄克說明白。

    一是“寧珂”的憑空消失,本來就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難以說清楚;二是約翰狄克像是變了一個人,思緒混亂,語無倫次,說話莫名其妙,簡直是雞同鴨講。

    他們想,也許此時約翰狄克身邊有外人,不方便通電話,或是他準備另派其他人員接手這個任務,故意東扯西拉的搪塞。

    “斗牛犬”和“夏娃”有些急眼了,這筆買賣佣金很高,他們不願放棄,還想繼續完成任務。

    電話說不明白,這兩人就驅車前往在倫敦的總部而去,要找約翰狄克說清楚。

    ……

    寧珂對約翰狄克的魂竅進行了一番搜魂,使得約翰狄克頭腦中的負責記憶的含鐵元素磁性細胞和神經元,發生了打亂、重排、損傷,甚至抽離而缺失。

    這就像一款復雜的大型應用程序,被人胡亂的修改並剪切了其中的一些代碼,使得這款應用軟件再也無法正常的使用了。

    這直接的後果,就是約翰狄克的精神發生了錯亂——他瘋了。

    這位被稱作“智囊”的賞金獵人組織的領袖,頭腦中出現了局部的錯亂,還有部分記憶發生了缺損。

    當他從雨地里被寧珂的大巴掌扇醒,茫然不知所措,在夜深人靜的街道,喃喃自語的說道︰

    “Who am I(我是誰)?!……”

    寧珂探知了約翰狄克頭腦中一些他想要的信息,深感自己的修為太低,難以抗衡這個殺手組織。

    他急需提升修為,便一手拎著約翰狄克趕往醫療技術學院……

    當他從醫療技術學院放射研究室出來後,發現約翰狄克仍然乖乖的蹲在他指定的屋檐下。一會雙手抱頭,在地下旋轉;一會手指前方,胡言亂語……

    現在,這位叱 風雲的“金斧子”老牌殺手頭子,已不成人樣。

    渾身的泥水,氈帽也不知丟到哪去了,腳上不知什麼時候弄丟了一只鞋子。此時,正雙手環胸,渾身凍得抖抖索索,滿臉的雨水蹲在屋檐下;削薄的嘴唇干裂出血,眼神空洞,神志不清。

    一代惡名遠播的殺手組織領袖,已變成一個廢物。

    寧珂需借助這個廢物的眼楮虹膜,去打開英倫這個臭名昭著,隱藏倫敦鬧市的殺手組織的密庫。

    寧珂牽著他,找到了他停在牛津街道上的車。

    將他呵責一頓,又連哄帶騙的讓他坐在了副駕駛位子上。發動汽車,直奔這個名為“金斧子”的賞金獵人在倫敦的殺手總部。

    寧珂不僅要拿到寧玩雇凶殺他的證據,還要搗毀這個延續三個世紀之久的殺手組織。

    倫敦鬧中有靜的索汶街區拐角的一座庭院,就是這個賞金獵人的殺手總部。

    這里看起來既像一個私人住宅,又像一個辦事的機構。

    寧珂到達這里時,已是上午****點鐘的樣子。

    天空的小雨依然很有耐心的飄著,根本就沒有放晴的意思。寒風夾著潮濕的霧氣,拂面而來……這種濕冷,比華夏北方的干冷,更加的讓人不適。

    寧珂雖然從約翰狄克的記憶中掌握了這里的情況,但是還是謹慎的對庭院四周做了偵查。並從儲物“牙齒”中拿出手機,用手機下載一款當地的地圖軟件,對這一帶的街區進行了辨識。

    表面看,這里是一個民間的慈善機構,院門牆壁上釘著一塊小方牌子,上面寫著“愛之屋”及老約翰慈善會等字樣。

    寧珂籌劃著等夜晚在進入其中……

    偏巧就在這時,他的手機忽然響了,顯示是林嵐來電話了。

    而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約翰狄克听到電話鈴聲,見寧珂沒有立即接听電話,竟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手機,裝模作樣的接听電話。

    “蠢貨!……”

    寧珂見狀又好氣又好笑,對他大聲的一頓苛責,嚇的他縮著腦袋,將手機放回了口袋。

    “寧珂?……是寧珂嗎?……”

    電話听筒里傳來了林嵐清脆又激動的聲音,這也感染了寧珂。

    “嵐姐!……是我。”

    听到林嵐的聲音,寧珂一時不知說什麼好,似乎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而電話筒的另一端,也沉默了。

    兩人長時間沒有接觸,無形中有了一道阻隔。

    林嵐雖沒有說話,寧珂卻從听筒中听出林嵐喘息的異樣,他隱隱的感覺他的嵐姐似乎憂心忡忡。

    “你……你在牛津什麼地方?……”

    “我?……我現在不在牛津……我,我到倫敦了。”

    “啊?!——”林嵐似乎很吃驚,她的語氣中充滿了焦急︰“你,你怎麼會不在牛津呢?!……我人到牛津了。”

    “哦……我,我有點事,早晨才到的倫敦……”

    “唉,早晨我剛經過倫敦……”

    寧珂與林嵐是用錢塘土語在對話,約翰狄克卻在一旁用英文插了一句什麼……寧珂將手機從左上換到右手,抬起左手,往他的臉上就是一巴掌。

    約翰狄克像只犯了錯的狗狗,慘兮兮的哼唧了一聲。

    “嗯?……”

    林嵐從听筒中听到了寧珂那邊有異樣聲,愣了一下,問︰“沒什麼事吧?……”

    “沒事,打蒼蠅呢。”

    林嵐有些疑惑,這個季節倫敦會有蒼蠅?……她可沒有時間追究下去。

    “我……我怎麼才能盡快的見到你?!”

    寧珂心想,是啊,兩年多沒見面了,嵐姐想見自己是如此的迫切,自己何嘗又不是呢?

    “哦,……我很快就回牛津的。”

    “可我……我,我找你有急事啊!”林嵐的語氣非常的焦急與迫切,“這樣吧,你告訴我,你在倫敦哪里,我馬上趕過去……”

    “啊,不!……你不能過來,我明天一定回牛津。”

    “那來不及了!”

    兩年多沒見林嵐,寧珂有點弄不懂他的嵐姐了。她一向是沉穩的,一向是有大家閨秀風範的,什麼時候變的如此急切了?

    他可不能讓她來這里,他想著夜里潛入這個“金斧子”殺手組織的密庫里呢,你林嵐哪能來這里啊?!

    “嵐姐,什麼事來不及了?”

    “唉——,電話里說不清楚,見了面才能說……”

    “哦……這樣啊?那我……下午就回牛津,你說個地址,我直接去找你……”

    ……

    寧珂回到牛津時,已是夜晚了。

    下了火車,寧珂打了輛的士直奔林嵐約他的那間咖啡屋。

    那間咖啡屋是在一處院子里,離街道還有幾十米遠,寧珂強忍住身上的傷痛,下了車。

    中午的一場拼殺,他的身上幾處受了傷。

    寧珂的目力極好,他遠遠的就看見林嵐站在咖啡屋的門前,色彩嫣紅的霓虹燈映著她微蹙的眉頭……任憑天上飄落著的毛毛細雨淋著,她仍翹首等待著他呢。

    ……


如果您喜歡,請把《寄生情緣》,方便以後閱讀寄生情緣第350章 異國重逢(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寄生情緣第350章 異國重逢(一)並對寄生情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