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虛與實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村小尚吃 本章︰第357章 虛與實

    “寄生情緣 (xinshuhaige.com)”

    寧珂出了機場,眼前燈火輝煌,車水馬龍,人頭攢動……茫茫多,他的頭腦卻是一片的茫然。

    偌大的世界,偌大的京城……姆媽會在這里嗎?

    他有些後悔在京城下飛機了,姆媽到底來沒來京城,他根本無法確定。

    老舅說姆媽修鞋店隔壁的店主說,冬至那天中午,有兩個年輕人,自稱是自己的同學……帶著姆媽來京城找自己了。

    劫持成立,但僅憑這麼一說,母親就一定被帶到京城?

    寧珂接通老舅的電話,听到母親不見的消息……心里立即亂了,連打了幾次清神決才穩定心緒,他最不能看著母親遭罪,這是他的逆鱗;李雅迪也從老舅那里得到這個消息,急的團團轉。

    她問寧珂,誰會劫持二姨娘?

    這也是寧珂苦思不得其解的。

    他首先否定了英倫與這件事的關系,“金斧子”殺手組織自顧不暇,滿世界的警察都在追捕他們;尼爾捏伯爵莊園沒有這個能力,魔法師哈斯曼的新堡主湯姆森有這個能力,但時間上不對;而綁架的“手法”不像是南洋巫師所為……

    劫持姆媽的還是華夏的勢力。

    寧珂在心里反復揣測,誰會這麼做……

    按說母親被綁架或說被劫持了,綁匪的目的無外乎是要挾自己,要有一定的訴求。最起碼應該主動聯系自己的……可到目前為止,他沒有接到任何陌生人的電話。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靜待綁匪聯系自己。從接到姆媽失聯的電話後,他的手機就沒敢收入儲物牙齒中,乖乖的放在口袋里,並且音量調到了最大……

    寧珂在英倫持著登機牌排隊進機場時,才給程茵茵打了電話。

    “什麼?……你已在機場了?”

    程茵茵接到寧珂的電話,沒有露出多少意外的情緒來,她的這個學生的所作所為總是不同尋常,這一點她早已有心理準備。

    “寧珂……你這麼就離開英倫,有點遺憾啊。這會影響文學院給你寫交流生的評語啊……”

    程茵茵有許多話想說。

    “那個……格林教授,在平安夜準備了一個私人的文學聚會,邀請你參加……想讓你在聚會時,朗誦幾首莎士比亞的十四行抒情詩呢。請柬交給我嘍……”

    冬至那天,寧珂沒去教室上課。格林教授將一張邀請寧珂參加以他私人名譽舉辦的平安夜文學晚會的請柬,遞給了程茵茵。

    格林教授舉辦這種純文學的私人晚會,已經有很多年了。程茵茵在此留學時就听說過,那是莫大的榮譽。能被格林教授邀請的人,多是在古典文學上有造詣的英倫名人。

    邀請華夏人,這還是第一次。

    當時,程茵茵拿著寧珂的邀請函很是激動,深感與有榮焉。

    “對了……寧珂,你的那只儲物袋跟‘Book-Well’書店交涉的怎麼樣了?”

    提到那只儲物袋,寧珂下意識的用神識感應了一下饕餮盒。那只裝滿圖書的儲物袋,被堆擠在盒中呢。

    這趟英倫一行,寧珂收獲頗多。

    幾乎拿光了尼爾捏伯爵莊園藏品庫中所有有價值的藏品;搬空了“金斧子”殺手組織在倫敦總部的庫藏。而那一儲物袋的“Book-Well”書店的二手圖書,只能算個添頭。

    當然,最大的收獲就是自己的修為躋身到地級境界。

    要說損失,他失去一只對他來說如同雞肋的儲物袋。

    那只袋子中,裝著“Book-Well”書店經理蓋爾的尸首——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在袋子上打的禁制會慢慢地減弱、消弭,等到將袋子當成寶物的湯姆森能夠打開時,那還有一場惡心人的好戲呢……

    實際上,寧珂現在最需要的是穩固修為,各種儲物的方寸之物也需整理。這次英倫一趟,修為邁入地級級界,也是一次重大的突破,穩固修為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能去哪里穩固修為呢?

    他想到了去學校對面的山林公園他挖的山洞,也想到了鳳凰嶺的水簾洞。

    按說,這次修為跨入一個大級界,是需要閉關穩固修為一段時間的,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根本就不行。

    當然是潛入鳳凰嶺的水簾洞最好。

    上次他對那里的水簾洞的時間陣法重新布置了,也將整個雞冠嶺的迷幻隱匿大陣重新整修。在那里修煉沒有人會打攪的。

    可姆媽下落不明,他心急如焚,哪有時間閉關啊!

    寧珂坐上出租車,正在猶豫不決該去哪里呢,出租司機是個老師傅,問道︰“小伙子,去哪里?”

    寧珂出了機場好一會,才等到一輛出租車。現在听了司機的詢問,他一下真有些犯難了。

    寧珂不願意就這麼被動的等待,等待綁匪聯系自己……

    “往前開……嗯?……去什剎海吧。”

    從進入京城上學以來,他修繕了與穆家的關系。這雖緣于穆安兒的病癥,但也有寧珂的刻意為之。

    母親再次被綁架,目的地最可能是京城,他在京城能依賴的也只有穆家。與秦家的關系是虛的,只是利益互換,真牽涉到核心利益之時,這種互換就蒼白無力了,能不叨擾就不叨擾。

    而寧家……哼!

    若能利用穆家的勢力或說情報網,調取出臨】滯飯 渤 納閬褡柿希 殘砟蘢紛俚僥蓋綴桶蠹 叩南咚鰲?鑾遙 噸坪玫目遮ス 偷髖 黴擄捕杪璐髑緇指慈菅盞難找海 殘枰 透錄搖br />
    他下意識的就往住在什剎海的穆家而來。

    車剛到什剎海,寧珂就感應到了“肉.團”的氣息。

    趕緊下了汽車。

    燈光闌珊的夜色中,“肉.團”肉乎乎的皮球形的身軀從地下鑽了出來。

    寧珂去英倫前,給了這小東西布置了監督單艾艾的任務,與它有近一個月沒有見面了。

    這種介于虛實之間的精靈,在一定的範圍內,寧珂可用神識感知它的氣息。而它到底是怎麼感知寧珂的存在和方位的,這卻是個謎題。

    無論寧珂走到哪里,它總能找到寧珂的行蹤,總是意外的出現在寧珂的眼前。

    寧珂猜測,這是它的一種本能,或者干脆說,這就是它存在的方式。

    平日里,寧珂也不刻意聯系它,任由它自由自在的漫游、嬉戲,有需求或是無聊至極,也會招呼它現身,逗弄它。它呢,也很識趣,總是出現在只有寧珂一人獨處而又無可事事之時。

    它要不要吃東西,又吃什麼,寧珂不知,但寧珂知道它極喜歡靈石。

    它的靈智不低,卻不大理解人類社會的關系。只是憑著本能接近人類和避險……寧珂在隱界的秘境第九境救下它來,當時它渾身是傷,被一種布滿禁制的細鐵鏈捆綁住的……

    它非常的認生和膽小,除了寧珂,它不會或說不願意在陌生人面前現身。

    它可隨心所欲地呈現“實”態,或是“虛”態。當它呈現“虛”態時,普通人是無法看到它的存在;只有呈現“實”態時,它才能讓人看見。

    ——它呈“實”態時,一只萌萌的人形乳白色小肉.團團,五官像是面團捏的,眼楮烏黑而深幽……很像一只乳膠做的玩具。

    寧珂通常是用意念與它交流,也可直接用語言與它進行簡單的交流。

    它是怎樣能“虛化”的進入堅硬的岩壁,又是怎樣鑽進腳下的大地……以及憑空的出現,寧珂至今也想不明白。

    法器、靈器,寧珂是很熟悉的,他的修為現在恢復到地級,制作法器已不再話下,若是修為能邁入天級,靈器也是可以煉制的。仙器寧珂倒是有一件,就是那只饕餮盒。

    他是在與完顏陳和尚相搏時,無意間發現的,他的饕餮盒可以抵擋完顏陳和尚的仙鐘。

    仙器能夠伸縮、變形,這可從一般的物理學加以解釋。那只是構成物件的分子間的距離發生改變引發的,類似于熱.脹冷縮現象,只是修煉大能施以靈氣煉制的有特殊功用的物件而已。

    可卻不好解釋“肉.團”的虛與實。

    “肉.團”可以如靈魂般的以“虛”態出現,此時外界物體便不能阻隔它的行動,它可以任意“穿梭”在固態物體之中;而它以“實”態顯現時,卻具有普通物體實質性的存在,與一個小動物小寵物無異,會被固態物體阻隔。

    寧珂便有了一個大膽的設想︰

    若能制作一把可“實”可“虛”的兵器,比如,改造那把柳葉小飛劍,若是具有了這種可“實”可“虛”的功能,那殺力與原先相比無異于雲泥之別。

    試想,一只“虛無”的小飛劍,無影無蹤的飛來,觸到你時卻變成一把實實在在的兵器,你躲得了嗎?!

    甚至在入了你的身體後,才變成“實”體,在你的身體里一通攪動……你連外傷可能都沒有,那是怎樣的一件殺器?!

    不知怎的,“肉.團”的虛實給了寧珂這樣一種啟示。

    從隱界出來後,寧珂一直很忙,還真沒有多少時間與小家伙相處過。

    前段時間,寧珂在地鐵站里偶遇一位很像單艾艾的女孩……派遣了幾位“鬼探子”去打探消息,這些“鬼探子”多數是有去無回,這才想起了利用“肉.團”來刺探消息。

    沒想到,今天剛從英倫回來,“肉.團”就主動現身了。

    一番人與精靈的費力費時的交流,寧珂幾乎像解密外星人的碟形玉牌上的信息似的,大致捋清了單艾艾的一些情況。

    寧珂的心情卻抑郁了……

    在地鐵站和民族大學門口咖啡屋遇見的那個女孩,就是單艾艾。“肉.團”雖然沒能直呼出單艾艾的名字,但從它描述的女孩所作所為,那無疑是一位巫師在修煉巫法。

    問題是,單艾艾采用讓人不齒的“采陽”巫法在修煉!

    巫門多以吸收或是豢養陰物來積攢靈氣,只有人類社會發生重大災難,巫門才能大興。

    月華宗從創立伊始,就步入煉鬼之道。

    可以說,月華宗的興衰史,與華夏政權更替、社會動蕩或是國泰民安、社會穩定,恰好成因果性。

    國興宗派衰,國衰則宗派興。

    煉魂魄、吸收魂靈之氣,往往能很快的提升修為,這是修煉巫術之法吸引人之處,卻極容易走入邪惡之道……


如果您喜歡,請把《寄生情緣》,方便以後閱讀寄生情緣第357章 虛與實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寄生情緣第357章 虛與實並對寄生情緣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