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不中用了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周周的欣欣派 本章︰第五十九章 不中用了

    悠寧身邊近來突然多出了一個女子,這女子並非是天族中人,昭紇不曾見過她,可天宮之中卻不乏有識得她的人存在。

    這女子生得一頭淡藍色水草般的長發,身上肌膚有著粼粼的鱗片之感,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下水能變作華麗魚尾的,不似普通魚類的尾巴那樣平凡單調。

    她叫做漫朔。

    當年,憶囚攜妖族向天帝少昊投降,受降宴上,這個鮫人族的公主在席上驚鴻一舞,一下子就勾住了這天、妖兩族首領的心魂。

    前不久,天帝少昊和妖王憶囚一同身死,而就在同一天,那浮屠星海中的萬相金蓮也在一夜之間都開敗了,而藏在金蓮中的漫朔的身魂,便在眾仙的眼皮子底下升騰了起來,當著眾仙的面化為了雲煙消散了去。

    大家都在猜測,她究竟是為了憶囚殉情還是追隨少昊而去,而眼下,這個女子,竟是一聲不響的出現在了悠寧的身邊。

    這個故事的走向,便又多出了一個版本。

    當年漫朔一舞,雖是迷住了少昊和憶囚,可讓漫朔傾心的那一個,怕是這舉世無雙的悠寧上神。

    只是那時候,六界剛定,百廢待興,實在不該在為了一個女人生出些什麼亂子。

    加之悠寧上神的身邊,還有那個被他一直藏身在天外天的昭紇少神,是以對這位公主的興趣並不很大,甚至是為了六界的安定,絕情的將她給推了出去。

    若是許配給少昊,日後難免會經常相見,為了避免尷尬,只得是將她許配給了憶囚,如此倒還能展現出天族的友好,以此來拉進兩族之間的關系。

    對于這麼一樁婚事,天帝當年怕也是不願的,因為頒布這道賜婚旨意的人,並不是天帝,而是這悠寧上神。

    眼下而今,昭紇少神自九幽之境中出來以後,眾仙所見的,她與悠寧之間的關系那是大不如前了,甚至听說,她還同一只小小的貓妖糾纏不清,全然不顧及悠寧上神的感受。

    悠寧倒也不慣著她,眼下又成了天帝,美人投懷,怎會拒之?

    怕是,當年驚鴻一面,便早已屬意了吧。

    意料之中的,漫朔自露面那日,便住進了天帝的後宮,而且還是僅挨著天帝住所的那一間,日日相見。

    而彼時的昭紇。

    “哎!不中用了!”

    青鸞殿中,秋離子收起了診脈所用的紅線,朝著鸞鳶與昭紇二人不住的搖頭嘆息:“回稟少神、公主殿下,少神眼下靈力散盡,這身子也就跟著油盡燈枯了。

    貧道探這脈搏,只覺得少神這體內像是有一股子無名的燭火,無時無刻的不再燃燒著少神的生命,勢要將您活活的耗死啊!”

    “你這說的什麼鬼話!”鸞鳶一拍桌子暴呵起來,“昭紇本就是一團燭火修成的神,這燒的是哪門子的生命力?你這意思是,她這是要自己燒死自己嗎?!”

    “額……”秋離子也知道這個說法確實是有點不可置信得讓人無法接受,可——“從脈象上看,事實就是如此。”

    “你放屁!你個庸醫!”鸞鳶一把拽起了秋離子的衣領,昭紇卻是一把拉住了暴怒的鸞鳶,十分平靜的掰開了她的手,松了松她緊握的拳頭,朝著秋離子問道,“那依你之見,我還有多久可活。”

    “哎!”秋離子聞言又是一聲沉重的嘆息,“少神這個情況由來已久,像是自出生起便已經存在了。

    少神的每一次受傷,都會加劇生命力的燃燒,在九幽之境中遭受的那三百年的烈火焚噬,更是同少神體內的那團燭火一道里應外合,將您的身子給燒空了,這才會鎖不住周身靈氣,以致外泄。

    靈力外泄,便無甚可以阻擋那團燭火,它便越燒越烈,照此下去,少神如果不在受傷的話,大概還能活個百月之久。”

    百月之久,便是還有八個年頭。

    這對于凡人而言,說長不長,說短倒也不短,可這點點時光對于神而言,就猶如那滄海一粟,彈指一揮間,也就眨眨眼的功夫,一切便都過去了。

    昭紇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

    秋離子趕忙請罪:“貧道身為醫者,學藝不精,眼下還不知有什麼可以延續少神生命的辦法,更不知該如何救治,實在慚愧,還請少神恕罪!”

    “無妨。”昭紇沒有為難他什麼,轉而一揮手,“你先下去吧。”

    “是。”

    空蕩蕩的宮殿,一時便只剩下了她二人。

    鸞鳶坐在昭紇的對面,沒了平常嘻嘻哈哈嘰嘰喳喳的樣子,眼眶紅紅的,像是在極力的忍耐著不讓自己哭出來,可這眼淚還是如決堤的洪水那般,怎麼都止不住。

    “這個沒用的秋離子!一天天的跟著這藥仙君學的都是些什麼破醫術,關鍵時候,愣是一點用都沒有……”

    “這倒也不能怪他。”昭紇看著她這般模樣,但是難得的柔情了幾分,拿著方絲帕替她拭淚,“這次醒來,我深覺自己的身子大不如前,也嘗試過如往常那般拿月下潭水來給自己醫治。

    可是不行。

    一向如靈丹妙藥般的月下潭水,對我眼下的這種癥狀是一點作用也起不了。

    連這神水都是如此,更何況是秋離子。”

    “那怎麼辦?那就只能這樣,看著你在這里等死嗎?”鸞鳶激動的握著昭紇的手,“不……不會的……一定有辦法的……你可是神吶……神是那樣厲害的存在……怎麼會那麼容易死呢?”說及此,她腦子一轉,“對啊……悠寧也是神,是正兒八經,從梵音上神肚子里爬出來的神,他能毀天滅地,也能使枯木逢春,他一定有辦法救你的!”

    鸞鳶說著,展了雙翅膀就要飛出殿外,尋那悠寧去,可昭紇卻叫住她:“沒用的!我每次重傷不醒,都是悠寧將我給救了回來。

    這點連秋離子都看得出來的事情,悠寧給我診治了那麼多次,他怎麼會不知道?

    他若是想救我,必不會拖我至如今,他若是不想救我,你去尋他又有何意?

    更何況,這怕是連他也沒辦法的事情。”

    “話雖如此,可不去問問你怎麼又知道不行?難道你要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就這樣慢慢死去而啥都不做嗎?

    我辦不到啊……”

    說著,她一個展翅,一把推開了青鸞殿的大門,門口兩排托著各色紅綢的仙娥們正疾步的走著,看這方向,正是通往悠寧或者是那漫朔寢宮的方向。

    鸞鳶深感奇怪,一把叫住了她們:“喂!你們給我停下。”

    仙娥們先是一愣,看見是鸞鳶,趕忙行禮而道:“拜見公主。”

    鸞鳶走到她們跟前,問:“最近有沒什麼喜事,天宮最近也沒什麼喜日子,你們拿這麼多的紅綢是要去做什麼?”

    “回稟公主,這是天帝的意思。”領頭的那位仙娥看著鸞鳶,“雖然還沒有頒布詔書,但我們天族,很快就要有一位帝後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更鼓深》,方便以後閱讀更鼓深第五十九章 不中用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更鼓深第五十九章 不中用了並對更鼓深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