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類別︰ 作者︰二兔不二 本章︰第十四章

    接下來的兩天,鹿呦呦和巫白便把屋子里的器具等,該還的還,該賣的賣,有一些還送給了懷柔懷元和鹿奶奶他們。

    這一天,兩人起了個大早,打算今日就啟程去往別鎮。

    天下之大,總有他們安身的地方。

    巫白和鹿呦呦還要去村長、牛大家中,把欠的錢還了。等從牛大家出來,要去往村長家的時候,在一處小山坡邊,隱約發現了符離的身影。

    兩人對視一眼,走上山坡,走近了看見符離正跪坐在一個墳包前,身前放了一束野花。

    少年瘦小孤獨的身影就在這天地間,一動不動,風吹過,帶起地上卷曲的枯葉,也吹動了他空蕩的衣衫。周圍還有不少墳包,看樣子這個地方應該是村上的墳崗。

    鹿呦呦見此景,覺得不應該上前打擾,正想要和巫白離去,符離卻察覺有人,回頭來。

    “鹿姐姐!巫白哥哥......”符離的雙眼通紅,表情還殘留著沒來得及掩飾的悲慟,慌忙中趕緊用衣袖擦了擦眼眶,掩蓋快要滴落的淚水。

    “對不起,我、我們正好路過,看到好像是你的身影.......”鹿呦呦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蒼白的解釋道。

    “沒事。”他又恢復了淡淡的表情,好像剛才的一幕不似存在。

    只是那發紅的眼眸揭示了事實。

    鹿呦呦忽然發現符離的貓耳朵貓尾巴不見了,頓時疑惑道︰“啊!符離,你的耳朵和尾巴.....”

    “嗯,我今天成年了。”他說。

    “今天是你的生日!”鹿呦呦睜大眼楮,心中也是覺得一陣悲痛,是什麼樣的心情下,生日當天不是歡聲笑語,而是來到了墳前哭泣。

    “這是我的父母。”符離忽然起身解釋。

    鹿呦呦和巫白二人走上前去,在他身邊站定,巫白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就是多前年的今天出生的呢,來到了這個世上,他們卻沒能陪伴我的成長,先離去。”少年開始自顧自的說道。

    “我被村上的人叫作怪物,說成不詳,好像所有人都討厭我,我被村長接納,在他們家生活,村長對我不錯,但是我卻融入不了那個家。”

    “我覺得上天很不公平,為什麼我什麼都不做,還會遭受惡語相向,為什麼有些真正壞的人卻逍遙自在。”

    “我其實以前很不想再在這個世上生活了,我想去見我的阿爸阿媽。”符離的聲音哽咽起來。

    “但是村長、苗苗他們,還有一些人又讓我感受到了難得的溫暖,讓我覺得自己還是個人,而不是談之色變的野獸。”

    “我便在想,也許我不是為自己而活吧,我是為了這些溫暖而活,可能我的離去也會讓一些人替我傷心和難過。”

    “我就像撲火的飛蛾,不知道自己一直走下去,能走到哪一步哪一天,但我知道自己就是得走下去,不然我為什麼在這世上呢。”

    “我好想在生日這天,像其他孩子一樣,能親吻阿媽的臉頰,告訴她,我很高興在這一天來到世上,好想能抱抱阿爸,告訴他,我很高興有他們的陪伴。”

    “但是這些對我來講,已經是奢求。”少年的臉上已經淚流如注。

    “成年了,我已經是大人了,但我卻不知道自己以後的歸處,不知道自己以後是什麼樣子,我......好惶恐。”

    鹿呦呦看著大聲抽泣的孩子,略微俯身抱著他,擁他入懷,入手是膈人的骨頭,瘦得驚人。

    “沒事的,你......你願意和我們走嗎?”她說出了一瞬間腦海出現的想法。

    符離忽然停止了抽泣,眼楮大睜,也被這話語驚訝,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鹿呦呦蹲下,雙手摸著少年的臉龐,一雙眸子認真的看著他的雙眼。

    “我是說,你願意跟我們走嗎,跟我和巫白哥哥一起,我們重新找個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她摸了摸少年的腦袋,手拂過,幾根頭發仍倔強的翹起。

    “我來當你的姐姐,你來當我的弟弟,我會像親生一般的對你,因為.....我在這里也沒有了親人。”

    巫白也蹲下,手放在了鹿呦呦的肩上,一齊看著符離。

    符離終于反應過來,一金一藍的眼瞳在眼眶中打轉,而後終于回答。

    “我......願意。”

    “我願意和你們一起,請你們帶上我。”他的眼楮寫滿了倔強和一種叫希望的東西。

    “恭喜宿主收養符離,獲得功德值700點,目前功德值1700點,望宿主再接再厲,功德無量。”系統的聲音響起。

    “1700點,我沒記錯的話,功德值應該達到1800點才對吧。”鹿呦呦心中問道。

    “宿主生命受威脅,在斗爭中殺一人,功過相抵之下,功德值減100點。”

    鹿呦呦回想起之前的事,默然。

    幾人在墓前又站了些許時候,符離對著墓狠狠的磕了好幾個頭,轉身和鹿呦呦巫白一同離去。

    來到村長家,村長招呼他們進屋坐下,鹿呦呦和巫白還了村長的錢,說到符離的事。

    “符離這孩子......哎,你可想好了,跟鹿姑娘和巫白兄弟一起走?”村長嘆口氣,鄭重的再次問符離。

    符離點點頭,嘴角下拉,有些悲傷,村長阿叔對他不錯,一時有些不舍。

    “傻孩子。”村長也摸著他的腦袋,“你現在已經是大人了,是一名男子漢,天地間很大,你可以自由的去探索,阿叔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你不能愧對自己的本心,知道嗎?”

    符離點點頭。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本心,便沒有了原則,沒有了原則,那這個人就不是完整的人,他會在廣闊的天地中迷失自我,就有可能會失去很多應該珍惜的東西。”村長繼續說道,符離似懂非懂的听著。

    “你要離開也好,留下也罷,阿叔都沒有意見,以後如果在外面累了,這里永遠是你的家。”

    符離終于忍不住,忽然抱住村長,再次哭泣起來。

    村長和藹的拍著他的背,也紅了眼眶。

    隨後符離收拾了行李,又跟著二人一一去道別。

    當符離找到苗苗時,小姑娘听說到這個消息,瞬間哭了出來,抱著符離,嚷著符離哥哥不許走。

    “苗苗乖,哥哥以後有機會,會回來看你的,哥哥會把自己照顧好,所以你也要把自己照顧好哦。”

    苗苗不住的抽泣。

    “哥哥只是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外面的世界很大,哥哥想去闖一闖。”

    “哥哥,你以後真的還會回來看我嗎?”苗苗眼淚汪汪的看著符離。

    符離點頭,“會的。”

    “那,你走吧。”苗苗忽然抹了眼淚,停止了抽泣,一雙眼楮里裝了堅毅和認真。

    “哥哥想做什麼就去做,苗苗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女生,我要好好吃飯,長得結結實實的,這樣以後村里還有人說哥哥的壞話,我就、我就打他們!”說完氣鼓鼓的揚了揚小拳頭。

    符離寵溺的笑笑,撫開她額頭的劉海,用額頭抵著少女的額頭︰“那我走了,苗苗。”

    苗苗一下紅了臉,點點頭,符離轉身,和鹿呦呦巫白離去,小姑娘看著眾人遠去的身影,在原地佇立良久。

    等都忙完,說了該說的話,道了該道的別,三人帶好行李,身後還跟著一只小老虎,坐上了王獵戶的牛車,打算先去附近的鎮子,再由鎮子到晨曦鎮。

    晨曦鎮,巫白在奶娘的口中听到,奶娘的家人好像在那里生活過,在她的描述中,晨曦鎮也是一個環境優美的地方,那里是一群行者聚集的地方,在那里,殘疾的人不會被冷眼,弱小的人也能找到自己生存的地位,那里有隱世的高者,也有低調的富豪,可能在那里,你踫到的一位糟老頭子就是大陸上曾名聲鶴起的醫者。

    晨曦鎮,鎮如其名,給人希望,迎接清晨。

    一行人經歷了三天的路程,終于來到了晨曦鎮的範圍。

    晨曦鎮坐落在一個盆地中,穿過一個峽谷才見其貌,地理位置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穿過峽谷,只見得鳥語花香,漫山遍野種滿了紫色白色的花,一瞬間入眼便是一大片花海,而三兩兩的房屋倒成了天地間的點綴,風景如畫,怪不得奶娘要說有不少人隱居于此。

    等再一前行,逐漸可看到一座城池,城池口立著大石碑,上書龍飛鳳舞三字︰晨曦鎮。

    此時便可觀得鎮中人來來往往,街道干淨,人間煙火氣,給幾人的第一印象倒是不錯。

    包中的盤纏已經不多了,幾人在一家客店要了兩間房住下。

    店雖小,但是環境也還可以,鹿呦呦和虎仔一起一個房間,巫白和符離一個房間。

    等都收拾吃完飯,幾人便找到店家打听起來,準備找個固定落腳的地方,還得想法子掙點錢。

    “你們落腳的地方有什麼要求嗎,想要幾進院,一次打算租多久。”店家問道。

    “我們打算租個一進院的,人也不多,有著兩間房倒也足夠,另外如果地方合適,打算先租住三個月,然後再說以後的事情。”巫白回答道。

    店家沉吟片刻,說下來問問,有合適的就給他們說,巫白又問了工作的事,這回店家倒是直接做出了回答。

    “正巧我店里缺一個跑堂搭把手的,之前的伙計去了另外的地方,剛辭別,我正打算招人。”

    “另外順著這條街一直走,走到第二個路口,那里有一家藥材鋪,好像在招收學徒,你們可去看看。”

    幾人依照店家的話來到藥材鋪,店面中規中矩,還沒走進就聞到一股藥材味道。

    “什麼事?”見到幾人,有忙活著的人招呼道。

    巫白上前去說明了來意,這人便讓幾人等待片刻,過一會兒有一位胖胖乎乎著長衫的人出來。

    “你們誰要應聘我們店的學徒?”他打量著幾人。

    “是我。”巫白站出來作了揖。

    “我們要招收有經驗的人,像連基本清熱的藥材都不能分辨的就免了。”看到巫白,這位眼楮倒是一亮,但是樣貌在這里可不能拿來吃飯,還是有一說一道。

    “我小時候跟著家里的人學習過,有比較初顯的藥理知識,就不知道你們認不認可了。”

    這人點點頭︰“那你跟我來,正巧買了一批藥材到,你隨我去辨認辨認,我考考你。”

    巫白便和那人進去了里堂。

    符離和鹿呦呦在外面靜等了片刻,巫白就出來了。

    “怎麼樣?”鹿呦呦急急的問道。

    巫白看著她關切的樣子,眼里帶笑,說︰“還不錯,讓我明日就過來,在這里做工一月有300枚銅錢,也是比較客觀了,就是吃食得自己帶,也不包住宿。”

    鹿呦呦還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貨幣具體價值,茫然的點了點頭,為巫白高興。

    幾人又在附近隨意的逛了逛,略微熟悉了下環境就回到了住處。

    住處的店家也是讓符離明日上崗,月錢是150枚銅幣,但是包吃住,現在兩人就鹿呦呦沒有工作了,工資也只能做夠一個月才能有,眼下還得繼續支付住店的錢,等找到了固定落腳的地方,也是一筆大的開支,她沉思起來,想著賺錢的法子。

    巫白很是愧疚,他也知道現下幾人的境況,換一個地方生活,不僅需要勇氣,還需要物質錢財做基礎,而自己身為一名男人,卻暫時沒有能力去承擔起幾人的生活和開支,不禁很是沮喪。

    鹿呦呦見他神色低落,拍了拍他的後背安慰,忽然想到什麼,眼楮一亮,激動的說道︰“我想到法子了!”

    “什麼法子?”巫白和符離都有些疑惑。

    “你們之後就知道了。”鹿呦呦有些神神秘秘的。

    她問詢了店家,先是出去找書鋪買了張可以書寫的紙,這里的紙張一般是廉價的獸皮縫制,一張很是昂貴,要不就是竹簡,捆成一卷。

    鹿呦呦心疼的付了一張的錢,然後便借了店里的炭筆,在上面書寫起來,寫好後,又尋了街上的衣料店,買了最便宜的繩子,回到住處用工具把獸皮和繩子都裁成了很多份,然後把一片片寫了字的獸皮再一個個用繩子捆起來。

    “行了!”鹿呦呦活動了脖子。

    巫白和符離也幫著她一起捆,到現在仍然不知道她要干什麼。

    她把這些放進了帶著的一個小木桶里,然後找了片布在中間剪了圓形,再把布用繩子捆在木桶口。

    “你們隨我來!”

    鹿呦呦問詢了街上最熱鬧的地方,這是一個交易市場,人來人往確實人氣足夠。

    她數了數幾人身上最後的銅幣,對他們說道︰“一會兒你們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花銅幣參加我的活動。”巫白符離懵逼著點點頭。

    接著她找了個位置,把木桶放在地上開始吆喝起來。

    “來來來!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人人都可參加,人人都可抽獎,獎品是一頭小豬!只需要五枚銅幣,就可以有機會抱一頭小豬回家,媳婦見了樂開花,丈夫見了夸你能持家,阿媽見了夸你真能干,阿爸見了夸你長本事!”

    “來啊,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只需要五枚銅幣!五枚銅幣!”

    過往的人群開始被吆喝吸引,有三三兩兩駐足,都好奇的打量著她,不明白這是要干什麼。

    “這位姐姐,看您就是一副持家勤勞的樣子,今兒是來買吃食嗎,要不要花五枚銅幣參加這個活動,你就有機會抱個豬仔回去喲!”鹿呦呦鉚足了勁對著一位挎著籃子的婦女邀請道。

    “喲!這位大哥,您一看就是聰明人,這活動您只需要投五枚銅幣,幾個包子的錢您就能有機會抱上一頭豬回去,輸了無非就少吃幾個包子,贏了就是一頭活豬,這買賣您不虧啊!”

    “這位弟弟.......”

    鹿呦呦學著她那21世紀推銷的本事,開啟了金牌推銷員模式,人越聚越多,圍成了圈,幾個被他點名的倒是躍躍欲試,但臉上還有些猶疑。

    鹿呦呦漫不經心的掃視過人群前的巫白和符離,兩人了然于心,先是巫白說道︰“听上去不錯,這是五枚銅幣,我來試試!”

    說完就上前按照鹿呦呦的解釋單手伸進去抓一個獸皮團子。

    “我這里是100個獸皮,您拿了一個得揣好了,等一下開獎了說不定中獎的就是您 !”

    之後符離也上前交出銅幣抽了一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人群終于開始按奈不住,摸出銅幣嚷著要參加。

    一時之間聲勢挺大,人群的圈子被圍了好幾圈,過了一陣,桶中空了,鹿呦呦把桶倒扣,站在了上面。

    “大家安靜!現在我要開獎了,大家伙好好拿著自己手上的獸皮,眼楮把上面的字看清楚咯,不明白的人問問旁邊識字的人,現在!一!二!三!請獸皮上畫著一頭豬的人舉手!”

    眾人一下嘩然,紛紛再看自己抽中的獸皮,看到自己的不是,便又打量起別人的,眼神在人群中打轉,想看誰是贏家。

    “我!!我贏了!!!哈哈哈哈哈!”一個中年男子忽然跳起來,高舉起自己手中的獸皮,興奮的叫道。

    “恭喜這位大哥!快過來,讓我核對一下,核對成功,您就跟我去領豬!”

    男子擠過人群,來到鹿呦呦面前,鹿呦呦一看,一小片獸皮上畫了豬的線條,正是她的畫跡,贏家就是他了。

    她之前就打听過小豬的價錢,也不過100枚銅幣,她帶著男子去往一處賣豬的地方,讓他選了頭小豬抱走了,旁邊一些跟著的眾人都很是眼紅,遺憾自己竟然沒抽到。

    “大家不要遺憾!我還準備有第二場活動!這場活動的獎品更加豐厚!是一頭羊!大家伙快報名啊!”

    之前沒抽到獎的眾人均是眼楮一亮,你爭我搶的要報名。

    “不過呢!這次抽獎的價格也提高了,一人15枚銅幣,但是人數也減少了,只有80名!意味著大家中獎的幾率提高了!說不定贏家就是你!就是他!先到先得!大家伙快點報名啊!”

    人群仍然反應熱烈,想著十幾枚銅幣有機會換一頭羊,怎麼都不虧啊!沒看到剛才那個中獎的就直接抱走一條豬嗎!

    鹿呦呦數出20個小獸皮,拿出了一個寫了羊字的獸皮丟進去,一通攪合,眾人交錢抽獎,最後羊被一位婦女牽走,婦女的臉上簡直笑開了花,高興地合不攏嘴。

    鹿呦呦依照此辦法又舉辦了一場,最後回到住處一算,總共賺了2000多枚銅幣,巫白和符離是目瞪口呆,連連稱贊。

    “太好了,看來我們租住處的資金是夠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應該也不愁錢財了。”鹿呦呦說道,這2000多枚銅幣算了算,可是一般人家半年的生活費。

    “姐姐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想出這種法子,再多來幾盤,以後我們豈不是都不用辛苦找工作了!”符離說道。

    “不是的,這種法子只是不得已,並不能把它作為營生,我們工作還是得好好工作,等有合適的條件了,我們自己開個店鋪做生意,總有固定的好法子掙錢的。”

    符離疑惑︰“為什麼不能作為營生呢?”

    “這種法子來錢快,別人也能做,甚至資金充足的,能做得比我們還好,我們一行人畢竟是外來人,勢單力薄,就怕這法子讓一些人眼紅,惹了不必要的是非。”

    符離听聞鹿呦呦一番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上掉下只兔大爺》,方便以後閱讀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十四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十四章並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