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類別︰ 作者︰二兔不二 本章︰第十九章

    次日,鹿呦呦上門拜訪了私塾,教書的是一位長者,听說已經在鎮上教幾十年的書了,講的課通俗易懂,很多人都當過他的學生,連店家東爾聊起,都說在他那里學習過,可謂是桃李滿鎮。

    去的時候是下午,先生還教著課,課堂直接就設在了自己的宅子里,里面的一些陳設雖然老舊,但勝在整潔,進去的門口還有一株不知道多少年的古木,枝葉茂盛,粗細可三人合抱,把尚大的院子遮了個七七八八。

    鹿呦呦在外面站了好一陣,觀摩著教學的過程,教書的先生語氣和藹,人很嚴謹,當下她便決定就在這里報名學習。這時,先生才發現她。

    “請問你是?”先生趁著學生埋頭寫字的空隙,過來問道。

    “你好,我家的孩子想來你這里學習,我想問問相關的事。”鹿呦呦回答。

    “你家孩子多大?”

    “嗯......剛剛成年。”鹿呦呦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不知道符離的確切年齡,只知道是剛剛成年。

    “那便應該滿16歲了。”

    “可以來你這里學習嗎?”

    先生點了點頭︰“他以前識過字上過學嗎?”

    “沒有。”

    “到時候你領他過來,我安排他和另一個班的孩子一起學習,學習時間是在每天的上午10時。”

    兩人又說了其他的學習細節,還提到學習的紙張和筆需要學生自帶,這個問題不大,鹿呦呦當場交了三個月的錢,告辭離去。

    她去了書鋪,依照先生的意思,買了一種特殊制成的木板,這種木板上附了一層東西,用炭筆或者毛筆可以在上面寫字,寫的字能用水洗去,很適合初學者練字用。

    “所以無論什麼地方,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啊!”鹿呦呦拿好東西,感嘆了一番。

    店內有客人建議提供糕點,她四處打听,買了一些咸味和咸辣味的酥餅,正好配酒。

    接著她去木匠那里取了做好的新招牌,木匠還是一如既往的用心,招牌的細節都打磨得很光滑。

    木招牌用一個平板車給鹿呦呦運去了店里,這個時候天還沒黑,店家和符離都還在忙活。

    因為就一個招牌,她直接讓木匠的人幫忙抬上去安好,又給了這人一點銅幣作辛苦費。

    看著嶄新的招牌,店家也是一陣欣喜,這幾日店內里里外外重新裝修,煥然一新,就連客人都比平時多一些。

    “今天有沒有客人提出什麼建議,他們感覺怎麼樣?”趁著空隙,鹿呦呦問著東爾。

    “今天有新客,也說不錯,听到我們即將開放夜場的消息,都很好奇,說到時候要來瞧瞧。”

    “還有老客人今天專門來這邊吃飯,就是為了吃你做的這個吃食,也等著正式開放夜場,到時候痛快的吃喝。”

    目前看來都很順利,鹿呦呦點點頭︰“對了,到現在為止大家都付出了不少精力物力,既然我們在認真做這件事,那我們還是盡善盡美的好,我打算去鎮上的政務司領合約,把我們的合伙模式明確明確,建個字據,你看如何?”

    店家沒有意見,目前為止他沒有出一分錢,客人卻因此比以前多了不少,他這算是白得些錢。

    東爾也是耿直樸實的人,鹿呦呦這段時間忙前忙後,他也是看在眼里,還自己出錢裝修他的店,心里已經有些過意不去了。

    “鹿姑娘,你之前提到的分層,你拿七成去好了。”他不好意思的摸著腦袋。

    “那可不成,這不是還用著你的店嗎,而且後期也需要你出力,你可別見外,說四成就四成,這件事情是我們大家共同的目標,你和我算是合伙人。符離和巫白到時候一起參與,我打算各分給他們我一成的紅利,我們四個就都是東家。”

    “後期店里如果還要聘請人,就歸你這邊負責,到時候付月錢等事就需要你操心了,你看這樣如何?”

    店家東爾同樣表示接受,這樣的條例很是優待他,又說著晚飯讓鹿呦呦他們一起在這里吃,今晚他好好做個豐盛的,也算是為了之後的新開業沖沖喜。

    鹿呦呦謝過,便出門打算接巫白下班,免得他直接回了住處。

    走了十多分鐘,到了草藥店,沒看到巫白的身影,店里的人讓她稍等,過一會兒才見巫白出來,衣衫有些髒了,滿頭大汗,白淨的皮膚泛著紅,有發絲散下貼在額頭和臉頰。

    他擦擦汗︰“不好意思鹿姑娘,剛才我在忙著煎藥,讓你好等。”

    “沒事沒事,現在你忙完了嗎?”鹿呦呦看到衣衫有些地方都泛白了,才想到來到鎮子後都沒有給大家做過新衣裳,符離還好,帶了幾套衣衫,而巫白就兩套衣服來來去去換著穿。

    想到這里她有些愧疚,暗自想著明天得帶著他們好好去買幾套衣服,自己也該添置衣服了。

    “忙完了,你等我收拾收拾,對了,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今天晚飯在店家東爾那里吃,他說要做頓豐盛的,我擔心你回家去了,所以早些來接你。”她解釋道。

    沒一會兒,巫白收拾好,兩人便散步似的往店走去。這段時間鹿呦呦忙,巫白也在工作,兩人都覺得好像很久沒這樣走路了。

    “巫白,你明天去把工作辭了吧,這邊要新開業,也需要人手。”鹿呦呦沉默片刻,說道。

    “嗯。”

    “我剛才還和東爾說過,明天去政務司拿合約,大家立字據說明分紅的事,這個還是鞏之玉和我聊天時建議的。分成還是他四成,我六成,到時候我各分給你和符離一成,大家都是東家。”

    “嗯。”

    “你別有心理負擔,這件事都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呢,靠我一個人是做不下來的。”鹿呦呦望著臉上看不出情緒的巫白,繼續說。

    “嗯。”

    “巫白。”她忽然停下腳步。

    “嗯?”

    她挑起來彈了他的額頭︰“你再給我嗯個試試?”

    巫白看到氣鼓鼓的鹿呦呦,一時有些懵逼。

    “听到沒有!”鹿呦呦舉起雙手捏住他的臉頰肉,巫白的臉在她手中變了形,她噗嗤一聲笑出來。

    “嘻嘻,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我分給你,還是算我的東西,所以算下來我不虧!”她打趣著。

    巫白感到臉頰被捏起,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這段時間都沒有好好的端詳她,現在一看,面前的鹿呦呦,膚色比剛走出山脈時白了許多,算的上白淨了,皮膚光滑細膩,這個距離巫白竟看不到毛孔,黑棕色的眼瞳,不知為什麼,竟覺得里面像有星辰般,很是吸引人。

    “你......真漂亮。”他喃喃出聲,等反應過來自己竟然把心里話說出了口,臉瞬間變得通紅。

    看到連耳朵脖子都泛著紅的巫白,鹿呦呦放開手,也有些不敢看他。

    兩人就這樣一路沉默走到了店內。

    等閉了店,東爾忙活了好一陣,眾人也幫著打下手,終于做出了一桌豐盛的菜。

    大伙是大快朵頤,桌上是歡笑聲,打趣聲。

    “干杯!為我們即將開展的事業!”

    “干杯!為我們大家的夢想!”

    “干杯!為我們的相遇。”

    ---------------------

    到了第二天,這天正好是元良母親大壽的日子,鹿呦呦之前就和學生解釋過,調整了課程時間,上午一早就去了元良府邸。

    因為到的時間比較早,客人還沒到,府上做事的人進進出出,都忙活著。

    她被人領著到了廳里休息,屋內已有兩人在,都帶著樂器,應該都是樂師。

    “你好,請問你這是樂器嗎?”有一白衣寬袖的女子好奇問道。

    鹿呦呦點點頭,對她和善的笑笑︰“這個名叫作吉他。”

    “吉他......倒是我的見識淺薄了,之前從未見過。”女子長相很文靜,說話也輕輕柔柔的,听上去很舒服。

    “你也是樂師嗎?也是在這大壽上演奏?”鹿呦呦也問道。

    女子點點頭,又指了指旁邊放著的樂器,是一根笛子。

    “我也是來演奏的,很高興認識你,我叫鹿呦呦,你呢?”

    “我叫羊溪。”女子說道。

    鹿呦呦又問另一人,得知他名叫呂右,是撫琴的,和古箏相似的一種樂器。

    幾人互相的告知姓名,漸漸聊起來,等聊得正高興,還有兩人也到了,一位是吹葫蘆絲的,一位是跳舞的,是一對搭檔。

    這里的人,除了鹿呦呦是生面孔,其他的人都互相或多或少認識,但都不是太熟悉。

    鹿呦呦在街上演奏的行跡他們幾人也都听說過,如今見到真人,也自然多了幾分話題。

    隨著時間的流逝,現場布置完全,院子內搭好舞台,也擺好了好幾桌宴席,客人陸陸續續的上門,一時之間,賓主之間和客人之間的寒暄聲便讓這個地方變得熱鬧起來。

    最後賓客一一落座,主人講話完畢,該輪到他們樂師上場了。

    最先演奏的是呂右,他帶上他的古箏上台,端姿,凝神,下指,撫琴。

    一陣樂聲現,有力而沖滿生機,高昂處如水落擊石,柔和處如春風拂面,在呂右嫻熟的技巧下,音樂層次豐富,很是好听。

    一曲罷,客人紛紛喝彩,要求再來一首,元良在台下額首示意,呂右便再彈了一曲,這一曲是更加激烈,如馬奔騰,鷹擊長空,便如鹿呦呦世界的詩詞所說——“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讓人听得熱血沸騰,滿腔豪情。

    “好!”眾人掌聲不斷。

    呂右撤下,現在是羊溪上去吹笛。

    羊溪長衣寬袖,氣質柔美古典,她拿著笛子輕放在嘴邊,悠悠揚揚的樂聲便飄蕩開來。

    這算是鹿呦呦第一次正式听到這個世界的演奏,長了見識,暗自與自己的樂理一比,瞬間有些喪失信心,也不知道吉他在這種場合能不能得到喜歡,壓力之下,忽然想起商城里有賣優聲丸,于是她打開商城兌換了一顆。

    藥丸入口即化,一瞬間嗓子就像吃了薄荷糖一般,很是清爽。

    鹿呦呦試著哼了幾聲音樂,音色能感到明顯的變化,如果說以前的嗓音是磁厚,算是煙嗓,那麼現在是煙嗓少了幾分世俗濁氣,多了幾分空靈,顯得很是獨特。

    很快就到鹿呦呦了,她提著吉他和凳子,內心忽然有些緊張起來。

    “沒事的,你都當眾演奏這麼多次了。”暗自安慰著自己,她走上台,放好凳子,坐在上面準備彈奏。

    下面有客人見到這從未見過的樂器,議論紛紛。

    鹿呦呦要唱的是之前給元良彈奏過的刁寒的“花好月圓”,因為是吉他彈唱,有些地方的音調她自己下來做了改動,讓其更貼合吉他演奏。

    “春花和秋月它最美麗

    少年的情懷是最真心

    人生如煙雲它匆匆過呀

    ......

    花好月圓唱今朝

    花好月圓唱今朝”

    女子的嗓音很有穿透力,配合著樂器的弦聲,飄到了每個人的耳朵里,獨特而沖滿魅力的音色就像是一個癢癢撓,觸動了眾人的心弦。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愣住,院里只有鹿呦呦的彈唱聲。

    一曲罷,不知是誰先鼓的掌,隨後大家如夢初醒般,賣力的鼓起掌聲。

    “好!太好听了!你這樂器是什麼,怎麼從未見過。”有人問道。

    “這是叫吉他的樂器。”鹿呦呦彬彬有禮的這樣說道。

    “再來一首!”

    “對!太好听了!再來一首!”大家叫著。

    同樣接受到元良的示意,鹿呦呦再次彈唱起來。

    一曲又罷,她走下台,吹葫蘆絲和跳舞的兩名樂師上台去。

    “鹿姑娘,請你隨我來。”這時有院內做事的人過來,對她說道。

    這人帶著鹿呦呦來到了元良這邊,元良解釋︰“那日你說要尋好酒,我提過要引薦我的酒鬼朋友,你先用膳,完事之後我們一起私自再小聚小聚。”

    鹿呦呦點頭,客套後便落座等著吃飯了。

    台上吹奏葫蘆絲和跳舞的兩人同樣表現的很精彩,讓她也喝彩起來。

    等大家都吃過,盡興而歸,已經是下午約摸2點過了,元良這才帶著他說的酒鬼朋友和鹿呦呦單獨談話。

    “你這小女娃唱得還真好听!還有這什麼他來著,老頭子我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倒是新奇,能不能讓我玩玩?”所說的酒鬼是一位老頭,白頭發,臉卻還比元良年輕。

    “你想玩便玩吧。”鹿呦呦把吉他遞給他。

    “尤兄,鹿姑娘可是早就想和你見面了,還等著你說酒的事呢。”元良在一邊笑吟吟的說道,話語間和這人很熟稔的樣子。

    他听到元良這樣一說,拿吉他的手一頓,興奮的說道︰“酒!哎呀!就是你要找好喝的酒?來來來,這玩意兒你先拿著,什麼事都沒有喝酒重要,有道是‘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看來還真是一名酒鬼,鹿呦呦哭笑不得的接回吉他。

    “元良,你且把那日我給你拿來的酒打開嘗嘗。”酒鬼說道。

    “尤兄,鹿姑娘這可是要拿來賣的酒,你這酒不抵用啊。”

    “去去去,哪來那麼多廢話,剛才吃飯那桌上的酒也不知道你上哪兒拿的,難喝死了!我肚里的饞蟲都快抗議了!”這人就像個頑童,明明年紀不小的樣子,行為舉止卻頗為灑脫,不會過于顧及別人的目光。

    元良去找酒,酒鬼就和鹿呦呦搭起話︰“你叫鹿什麼來著?”

    “我叫鹿呦呦。”

    “我叫尤中,你可以叫我尤兄,也可以叫我中兄,反正就是不能叫我叔。”尤中古靈精怪的話語讓鹿呦呦有些忍俊不禁。

    “好的,尤兄。”她笑道。

    “嗯,乖,你說你要賣酒,等會兒我帶你去我朋友家,他自己釀了不少酒,很少對外售賣,你可以去找他說說,看他同不同意賣給你。”

    “謝謝尤兄。”

    說話間,元良抱著酒來了,尤中急猴子一般拿過酒壇,倒進桌上的空杯中,大大的啄了一口。

    “嘖~還可以。”他滿足的打個酒嗝。

    元良無奈的搖搖頭,給鹿呦呦和自己倒了一杯,鹿呦呦端起一嘗,入口醇,回味比較綿長,雖然自己不懂,但是還是淺嘗過一些酒,暗自對比之下,這種酒確實還算可以。

    “怎麼樣?是不是不錯?”尤中問鹿呦呦。

    鹿呦呦點點頭。

    “我給你這小女娃說,我還有更好喝的酒,不過不在這里,還沒釀好呢!但是也快了!”尤中有些得意,昂起了腦袋。

    “不在這里?”她疑惑。

    “嗯!在州定城,我住那兒。”尤中回答。

    鹿呦呦並不知道在哪兒,還是點點頭。

    幾人喝了一陣,尤中便帶著鹿呦呦離開了元良的住處,去找他的那位朋友。

    他帶著鹿呦呦來到鎮邊上,已經是郊外了,進到一處人家里,迎上來的是一位年齡和他相當的人,自來卷的頭發齊肩,就這樣披散著,在鹿呦呦看來倒是有她那個世界藝術家的氣質。

    “紀永思!我帶了朋友來,快把你的好酒拿出來!”還沒走近,尤中就嚷嚷起來。

    “你這老頭,天天白喝我的酒不夠,還帶人來一起喝!”這名叫紀永思的人吹胡子瞪眼,也似乎是坦率的性子。

    “不就是幾瓶酒嗎,小氣,改天你來州定城!我把我新研制的酒拿出來,讓你嘗嘗什麼才叫作好酒!”尤中沒客氣的催促他,“快快快,拿酒,小女娃你跟我來。”

    他領著鹿呦呦不客氣的在院中的茶幾旁坐下,尤中翹著個二郎腿,好像自己才是主人家。

    “吶,酒來了。”紀永思把酒和杯子拿過來,給大家都摻上了酒。

    尤中二話不說端起酒一飲而盡,打了個酒嗝︰“爽!——”

    “感情主要是你要喝這酒啊!”看到他這樣子,紀永思沒好氣的說道。

    尤中眼楮望天,作無賴狀。

    “怎麼樣?”看到鹿呦呦飲了一口後,尤中又眨巴著眼楮看著她,一旁的紀永思也看著她,等待她的回應。

    “嗯,蠻不錯。”她點點頭。

    “她要賣這酒,你賣她些?”尤中轉頭對紀永思說道。

    “我這本來量就不多,不賣。”

    “嘿!你這老頭,酒那麼多,藏著干嘛。”尤中晃著腦袋,有些不滿。

    “既然不同意,就算了吧......”鹿呦呦正要拒絕,尤中忽然打斷她的話︰“紀老頭跟我一樣喜歡喝,他還喜歡吃,小女娃,如果你有什麼好吃的拿出來招待,他或許可以考慮考慮哦。”

    “如何,老頭,我說的對不對。”明明自己也是一把年紀了,卻還老頭老頭的叫著別人,可真是個老頑童,鹿呦呦心里一陣好笑。

    “嗯。”沒想到紀永思同意了。

    “這......實不相瞞,我最近研制了一些吃食,尤其是可以下酒,你們是跟我過去吃還是我改日給你們送過來?”鹿呦呦說道。

    紀永思饒有意味的“哦?”了一聲,當下就表示要跟著去看看。

    于是鹿呦呦帶著他們倆向店里走去。

    到了店,東爾卻說吃食太好吃了,已經送空了,這下子尤中和紀永思兩人是更加感興趣。鹿呦呦沒辦法,只能臨時去買菜,重新做一回。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上掉下只兔大爺》,方便以後閱讀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十九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十九章並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