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類別︰ 作者︰二兔不二 本章︰第二十一章

    “樂福”店的夜場生意在老客帶新客的影響下,蒸蒸日上,為此鹿呦呦帶著幾人模仿現代的裝飾,在店門前的空地搭了把大傘,買了幾個高木櫃,櫃子上種花草,把這門口前的一禺空地圍起來,再放上桌椅,又成一玩樂的空間。

    也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鹿呦呦,教學的生意也紅火起來,到之後,鹿呦呦一天的行程便被排滿了。

    等酒館運營了半個月,鹿呦呦揣著身上的十幾枚銀幣,在鞏之玉的搭橋下,租了一個他朋友的鋪子,位置尚佳,租金也比之前看到的鋪子便宜。

    她付了半年的租金,加上一個月的押金和裝修,林林總總還是花了八個銀幣左右。

    就這樣,鹿呦呦的琴鋪——“呦呦琴音閣”便在熱烈的氛圍中開業了。

    終于可以接納更多的學生,有了場地,鹿呦呦開始實行分班教學,考慮到琴鋪的發展,她打算聘請更多的老師進行其他樂器的教學。

    于是她登門拜訪了元良,讓他引薦了之前在他阿媽大壽上,演奏過的羊溪在內的幾人。

    逐一拜訪後,他們先後都答應了鹿呦呦的聘請,鹿呦呦給他們的基礎薪酬是一天30銅幣,帶班有另外提成,一個班提成是日基礎工資的百分之十。像羊溪時間比較空,到後來一天帶兩個班,每天的日工資可以拿到36銅幣,一個月下來就是1個銀幣左右,可謂是鎮上妥妥的中高收入人群了。

    學生人數一上來,琴鋪開了不少班級,巫白白天幫忙鹿呦呦管理,處理學生上課登記及教學咨詢等相關事宜,成了店內的二把手。

    鹿呦呦把最開始學習的幾人也合起來開了小班,在問詢過他們中是否有人願意在學成之後,在她這里擔任教學老師,只有馬竹和百里安表示想在這里任教,其他的人因為家境殷實,父輩對孩子也已有自己的安排。

    時間一天天過去,小鎮人數畢竟比較不了大的城市,最後教學的收益也穩定下來,基本上一個月除去開支,淨收入在6個銀幣左右,累計功德值也達到了5200點,系統升到4級,商城有更多東西可以兌換,能用的功德值也達到了3700點。

    酒館那邊的生意也不錯,每晚都座無虛席,給鹿呦呦個人的淨收益,一個月就達到了更客觀的30銀幣,可謂是賺的盆滿缽滿。

    因為夜場開放的原因,有一些喝醉酒的客人便直接在店里留宿,因為收益不錯,店家東爾把二樓的住宿重新裝修了一番,提高了入住的舒適度,整個店便提高不少檔次。

    在幾人的商量下,東爾又招聘了兩人幫忙,而符離和巫白還有鹿呦呦就退居二線,除了白日里備好吃食和補充酒水,彈唱方面鹿呦呦也安排了彈得不錯的學生去駐場,算是鍛煉他們,也算是偶爾給自己放放假。

    日子一天天過去,鹿呦呦的琴技在教別人的過程中也更加精煉了,因為最初找木匠做的吉他已經達不到自己想要的音質要求,便拜訪了木匠,想尋更好的木頭做一把好吉他。

    木匠把手中擁有的幾種木頭給她查看,但因為沒有辨別木頭的能力,鹿呦呦一時拿不定主意。

    “我覺得木頭在一些相似樂器中的優良應該是通用的,比如箏,好的箏都是選用大果雲杉和香木作為材料加工的。”

    “那你這里有這種材料嗎?”鹿呦呦問道。

    木匠搖搖頭︰“這種樹木生長的位置比較高,而且砍伐後運輸也是難題,我這里沒有。還有其他的材料,雖然可能會遜色一點,但還是很不錯,像是花心木和楓木,也都是不少人做樂器的選擇。”

    鹿呦呦還是不死心︰“那你知道哪里有大果雲杉和香木嗎?如果你能搞到材料,我可以等的,時間不是問題。”

    木匠扣了扣腦袋,說道︰“這......我認識一位專門做木材生意的,在郊外,或許可以問問他。”

    “那你什麼時候幫我問問,如果有這種木材,我給你200銅幣,你再幫我促成交易,講講價,講多少價格下來,這部分講下價格的七成歸你。”

    木匠听聞眼楮一亮,很是高興,當下表示去安排店里的工作,然後帶她一起過去瞧瞧。

    他交代了店里的伙計,兩人就坐著木匠自己的牛車,往郊外趕去。

    牛車晃晃悠悠的走了好些時候,還真是郊外了,這做木材生意的地址真是偏遠,幾乎挨著森林。

    這里房屋小小一棟,場地倒是拉扯的比較大,空地上是堆了不少未加工或者半成品的木材,有一位擼起袖子,正在削木的光頭看到兩人的來臨,停止手上的工作,迎了上來。

    “嗨!原來是你啊。”等看清來者有老熟人木匠,光頭高興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還在忙啊,我今天給你帶來一客人,她想買大果杉木和香木,來看看你這里有沒有。”木匠說道。

    “大果杉木和香木,要做樂器?巧了,我這正好有存貨,是兩個月前在商隊那里買的,可花了我不少銀子。”

    話語間光頭領著兩人去了堆放木材的地方。

    鹿呦呦真對木材原料沒有研究,只能兩眼一抹黑的在光頭介紹下不懂裝懂。

    幸好之前她機智,有許諾木匠講價下來的七成錢歸他,因此木匠鉚足了勁和光頭講價,又是用行家話又是打友情牌,最後還給鹿呦呦打眼色,鹿呦呦配合他說話,兩人裝作要走了的樣子。

    “你確定他會追出來?”走出門的鹿呦呦低聲問木匠。

    “你放心吧,他大可能會追出來,到時候這價格成了的話,就差不多了,也應該是接近低價了。”

    她于是點點頭,和木匠裝沒事人一樣往回走,正準備上牛車,光頭果不其然追了出來。

    “喂!等一下,等一下,就這個價格好了,我們也是多年的朋友了,相當于賣你個人情,以後還有生意記得照顧我哇!”

    最後一截大果杉木和香木以5銀幣多一點的價格成交,木匠都因此得了1個多銀幣,臉上是樂開了花。

    這時候太陽西沉,等回去天色肯定晚了。幾人把木材搬上牛車,木匠和鹿呦呦就辭別了光頭,趕著回鎮。

    太陽終于沒入地平線,天地隱去了炙熱的光華,有星星點點裝飾夜空,稀松的雲霧散開,露出皎白圓月,給萬物披上朦朧的銀色紗衣。

    野外的叢中不時有昆蟲淅淅索索的叫聲,鹿呦呦感到略微的涼意,催著木匠加快牛車的速度。

    牛車正走著,她忽然發現旁邊的叢中隱隱有什麼東西,仔細一盯,發現是一個兩輪木車,本來應該是套在諸如牛之類的動物身上進行運載的,現在也不見動物。

    木車前半部分斜斜的栽進土里,上面還有衣物一樣的東西。

    “是不是什麼人出意外了?”鹿呦呦心中想到,環顧四周,這荒郊野外的,忽然間害怕起來。

    她到底還是拍了拍木匠的肩膀,示意他看過去。

    最後兩人遲疑一陣,還是停了牛車,下車探去。

    這車上果然是衣物,是男子的樣式,布料在月下泛著絲質的光華,價值應該不菲。

    而這半邊車斜倒的方向,是一只紅色的狐狸直直的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這!”木匠一驚,俯下身探著狐狸的鼻息。

    “還有呼吸!”

    鹿呦呦听聞也蹲下檢查,這紅色狐狸的身上沒有傷痕,周圍也沒有血跡,但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運載的半邊車也沒有動物,看來是遇到了什麼不測。

    “他這是遇到搶劫了嗎?”鹿呦呦這樣說著,風吹過,只覺得汗毛立起,打了個冷顫。

    她更加害怕了,擔心下一秒是不是要從旁邊的草叢中蹦出一伙劫匪,然後叫嚷著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錢財和性命!

    這可不行,她在這個世界才剛剛開始呢,眼看著生意也剛剛起步,正發展的不錯,可得留著小命過幾天舒坦日子。

    “我可以在商城中兌換回春丸啊!”鹿呦呦想到還有個系統商城,呼叫出來正要兌換,卻發現不能兌換!

    “怎麼回事!系統?怎麼兌換不了回春丸了?”

    “宿主,你注意到下面的小字了嗎,顯示的是1/1,你已經兌換過一次,不能再兌換了。”系統回答。

    鹿呦呦定楮一看,這才注意到下面確實有小字這樣顯示,還真是坑。

    “沒辦法,當下救它要緊!”,鹿呦呦上前抱起狐狸,和木匠回了牛車,讓他快馬加鞭,不,是快牛加鞭!

    入手還溫熱的體溫讓鹿呦呦心稍微穩了穩,她看到身軀還在隨著呼吸起伏的狐狸,忽然想起了之前虎仔誤吃毒老鼠中毒的事情,當下便摸索著衣袋,摸出了之前尤中給的,還剩下的一顆藥丸。

    “幸好我隨身備著!”鹿呦呦扳開狐狸的嘴巴,把藥丸迅速塞了進去。

    沒一會兒,狐狸的意識好像有些恢復,觸踫耳朵也有了反應,呼吸好像也沒那麼弱了,但是還未能醒過來。

    虎仔中毒時尤中可是給它扎了針,還下掌拍了很多身體部位,鹿呦呦皺起眉頭回想。

    “對了!尤中!紀叔那里離這不遠!”鹿呦呦去紀永思那拿酒的時候,就得知尤中是借宿在他家里的,兩個人是多年的好友,尤中每年都會在他家住好幾個月,兩人沒事一起品酒下棋,好不愜意。

    木匠便隨著鹿呦呦的指路,趕著牛去往紀永思的住處。

    還沒走近,就看到院子里燈還亮著,鹿呦呦干脆抱著狐狸下車,快步跑起來。

    “尤兄!紀叔!”她叫喊著。

    “什麼聲音!”尤中正翹著二郎腿品著酒,愜意的欣賞著天上的圓月,忽然听到有聲響,放下了酒杯,仔細听起來。

    “這......好像是鹿女娃的聲音?”旁邊的紀永思說道。

    “鹿呦呦?”尤中掏了掏耳朵︰“這麼晚了她怎麼會來這邊,你听錯了吧。”

    “尤兄,紀叔!”鹿呦呦急切的聲音離得近了,這下兩人听了個仔細。

    尤中和紀永思也是急忙跑出院子,看到鹿呦呦抱著個紅狐狸奔來。

    “尤兄!你快看看這狐狸,他這是怎麼了?是不是也中毒了!”

    尤中讓她把狐狸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細細檢查起來。

    “是中毒了,心脈微弱,活不過一個時辰了,咦?感覺有什麼吊著氣?”尤中說道。

    “我給他吃了一顆你上次送的藥丸,就是之前小老虎中毒的那次,第二天它沒什麼異常我就把那藥留下來了。”鹿呦呦解釋。

    尤中點點頭,摸著下巴沉思片刻,又道︰“那藥有解毒護心的作用,倒是正好有用,幸好你給他服了這藥,要不然恐怕早斷氣了。”

    “現在怎麼辦啊?尤兄你快想想辦法!”鹿呦呦在一邊急得踱步。

    “別急,別急,我先給他扎幾針,穩穩心脈。”尤中說話間拿出了裹著的獸皮,打開取出銀針,手起針落,一瞬間就在狐狸身上穩穩扎下了好幾針。

    “紀老頭,你幫我把包袱拿出來一下。”

    等紀永思拿來包袱,尤中打開在里面翻找一陣,拿出了一根長著長須的藥草和交纏在一坨不知道是什麼的植物。

    他把長須的藥草切下一小片,讓狐狸含著,之後燒了水把那一坨植物放進了水中煎熬,這植物隨著煎煮竟然有紅色的汁液蔓延在水中,到最後,這藥汁便成了黑紅的顏色。

    等把藥汁吹得稍冷,尤中把狐狸口中含著的一片草藥取出,讓鹿呦呦把這熬好的藥汁給狐狸喂下。

    一碗藥汁被灌下肚,過了一陣子,狐狸意識轉醒,眼楮睜開,弱弱的打量了眾人,還來不及說什麼,就又是眼前一黑,又暈了過去。

    “他還是要靜養一段時間才行,目前只是穩住了他的心脈,還得繼續喝藥清余毒,養生氣。”尤中說。

    鹿呦呦點點頭。

    “他是你什麼人?巫白呢?”尤中好奇起來。

    她把今天發生的事向二人述說了一遍,尤中頓時上躥下跳起來︰“你這女娃!你知道我這藥材多不容易得到哇!你竟然不認識還在救人!你!”

    尤中氣的吹胡子瞪眼,哼了一聲甩手回房了。

    “我.......”鹿呦呦手足無措起來,有些愧疚,尤中幫了她好幾次忙,這些藥材確實看樣子也不容易得到,還有他拿的藥丸,藥效這麼好,說給就給了。

    但是她真的做不到見死不救.......

    “你不用在意。”紀永思這時候說道,“尤中雖然性子直率,但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有些人會以為他冷漠古怪,其實我作為他這麼多年的好友,我是最了解他的。”

    “他實質十分嫉惡如仇,如果有不善的人知曉他,上門讓他醫治,他是萬萬不會答應的。他現在只是心疼那些藥材,但是該治還是治,不會含糊。”

    鹿呦呦點點頭,暗想著該怎麼報答尤中的恩情。

    等她謝過紀永思,抱著狐狸正準備離去,尤中忽然又出來了。

    “拿去,這個草藥熬之前先冷水泡兩個時辰,一天熬煮兩次給他服下,我已經分裝好了,這是三天的量。”他遞出包袋,里面是分裝好的六小包草藥。

    鹿呦呦感動的接過,真摯的道謝︰“謝謝你!尤兄!我.......”

    尤中打斷她︰“行了行了,快走吧,有好吃好喝的記得給我端來。”

    鹿呦呦看到他刀子嘴豆腐心的行徑,感動之余不禁莞爾,正式道了別,離開了。

    木匠把她先送回了家,載著買的木頭回店。

    今天走之前鹿呦呦給店里的伙計打過招呼,讓他去通知聲巫白,告訴自己跟著木匠去挑選木材,可能會比較晚才回來,本以為巫白知曉後應該是該干嘛干嘛,或許現在已經睡下了,沒想到等她一進宅子,就發現巫白在屋內點了燈,正坐在椅子上,雙手托著腮,不知道想著什麼。

    他發現鹿呦呦回來連忙端起燈迎去,等看清她手中還抱了一只狐狸時,整個人一驚。

    “他是?這是怎麼了?”

    鹿呦呦把今天的事又敘述了一遍,巫白听後沒有作聲,默默的接過狐狸,把它放置在了自己的床上。

    “你洗漱了嗎,怎麼還不睡?”鹿呦呦問道。

    “我在等你。”巫白回答,坐在床邊,眼神幽幽的看著她。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這狐狸......要不然今晚就委屈你和符離睡一起,明天我帶他去樂福店里。”

    “也不行......”鹿呦呦轉而又說道,“沒人照顧他,我明天把它放去琴鋪好了,晚上我在那邊休息,還得熬三天的藥給他喝。”

    “不行!”巫白忽然出聲,略微提高的嗓音讓鹿呦呦一楞。

    “為什麼不行?”

    “他.....這樣吧,我明天去買個簡單的木床,再買套被褥,他在家里先住著,這幾天琴鋪不忙,我來照顧他,畢竟......畢竟你救了他的命,得好好照顧才是。”巫白解釋著。

    看到鹿呦呦狐疑的眼神,巫白繼續說道︰“你明天還得教人彈樂呢,萬一這狐狸有個三長兩短不能及時發現,你辛苦救回來的命豈不是又沒了,所以你就好好的去教學吧!這里有我照顧就行了。”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鹿呦呦聳聳肩,把藥材遞給巫白,說了熬煮的用量和方法,便去洗漱了。

    巫白看著她出了房門,轉身盯著躺在他床上的紅色狐狸,臉上看不出表情。

    “中途救回來......的嗎?”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上掉下只兔大爺》,方便以後閱讀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二十一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第二十一章並對天上掉下只兔大爺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