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結(5000)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心結(5000)

    李威听到張安瀾的問題,整個人顫了下,頭壓得更低了,就是沒有回答張安瀾

    張安瀾繞過桌子,做到了李威邊上,看著李威,“雖說我剛下山,有很多東西還不很了解,就像這手機和這監控這類的,我之前只是听過名字,具體如何使用我完全不知道”

    李威輕微的轉了點頭,偷看這張安瀾,想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而張安瀾發現李威注意到自己的話了,繼續說道“可是就算是這樣,當我來到這地方的時候”張安瀾指了指腳下“听到我師兄是隊長的時候,大概就知道這支隊伍是個什麼性質的隊伍了,可你這...”張安瀾又將問題拋給了李威

    李威終于轉過頭,看著張安瀾了,想了想,還是沒說什麼,又把頭扭了回去

    張安瀾也不著急,起身追著李威的目光坐到了另一邊,張安瀾之所以對李威這麼窮追猛打,原因是張安瀾沒想明白,為什麼師兄會把一個普通人牽進來,而且很明顯,李威對這事很恐懼,但更神奇的是李威到現在居然還沒退出?

    “既然你害怕鬼怪什麼的,為什麼還要這隊伍里呆著?”張安瀾為了搞清楚李威的想法,心生一計,雙手抱頭,靠在椅背上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是因為我師兄逼迫你了麼?”沒听到李威回答,張安瀾繼續說道

    “哦~我明白了,你被我師兄脅迫了,才加入的這支隊伍,那我這麼問你你肯定也是不敢說的”張安瀾端坐起來,摸著下巴想了想“我從山門下來,可以隨時把師兄的狀況報告回去,我這正好還有幾張通訊符”張安瀾伸進道袍袖口掏了掏,拿出了幾張黃符,臉色一變,正氣凜然“三清在上!李威,你且與我說實話!是不是我本門弟子李一鳴脅迫于你!”

    李威被張安瀾突如其來的操作給弄懵了,剛剛不是還好好地說話麼?怎麼就掏符了?脅迫?誰被脅迫了?沒有沒有!他怎麼會這麼理解!李威看著坐在邊上的張安瀾閉著眼正默念什麼,整身道袍無風自動,焦急的伸手去拉張安瀾,想解釋清楚事情不是張安瀾想象的那樣

    張安瀾眯著眼看見李威伸手在拉自己,睜開眼,怒目相視“李威!我知你深受其害!修煉子弟下山之後脅迫俗世中人,是我道門大忌!你也不必著急,我已聯系師門!不日,就將李一鳴押解回去!重重責罰!到時可保你平安!”說完,張安瀾還沖著李威和善的笑了笑

    “不是!不是!”李威都快瘋了,怎麼自己跟這神仙呆了會,連一句話都沒說,就把自己隊長給送進去了?這要是讓熊浩他們出完現場回來,還不直接把自己撕了!

    “哦?我懂!你一定是害怕李一鳴!”張安瀾攔住李威繼續說話,眯起眼接著默念

    李威听到張安瀾已經直呼李隊的姓名了,更加著急了“仙人!你先住手!李隊真的沒威脅我!你先停下!听我給你解釋!好不好!”

    “這...”張安瀾假裝猶豫“你說晚了,我已如實稟報師門了”話音剛落,張安瀾手里的黃符應聲而燃,紙灰慢慢飄向前方,形成了一個小太極的樣子,停了一會,隨風飄散了

    李威看了個真切,先愣了下,接著整個人都爆炸了!“你這人怎麼回事!怎麼不听人說話就擅自做決定?”一股怒火直沖腦門,又想到張安瀾之前的種種行為,李威也顧不上張安瀾是不是什麼仙人了!從椅子上躥了起來,一個健步過來,雙手拽起張安瀾道袍的衣襟

    “你特麼有病吧!”李威都開貼上張安瀾的臉了,咆哮道“誰告訴你我被李隊威脅了?!”

    “可你不是一直都不敢說麼...我這才...”張安瀾假裝示弱道

    “你是不是在山上呆久了腦子有病!你看不出來不想說跟不敢說的區別麼?”李威質問張安瀾,張安瀾仔細想了想了,搖搖頭,這個問題真不是張安瀾故意配合李威,他是這的沒想明白這兩情況有什麼區別

    看著張安瀾真摯的目光,李威一下泄了氣,本來就是個性格老實的人,就算心里有火經過這三言兩語也就消了差不多了,更何況跟一個剛從山上下來的人較什麼勁呢?現在不如想想怎麼跟隊長說吧!松開了張安瀾,李威坐回位子上拿起手機,準備給李一鳴打個電話,把這發生一切都告訴他,讓他有個準備

    張安瀾伸手按住李威的手機,“且慢!如果事情另有隱情,我有辦法還師兄清白”張安瀾鄭重的說道

    李威一听這話,放下手機連忙催問張安瀾“快說!還有什麼辦法”

    張安瀾想了想“現在我只是將此事通過通訊符傳回師門,師門的值日長老听到通報應該先去匯報師傅,然後師傅再會做決定,是否帶著懲戒處的師叔和師兄們下山追捕我師兄”

    “所以?”李威問道“所以就是說,現在還有機會,我可以在傳音回去,告訴師門一切都是誤會,但前提是你要跟我說出實情,這樣我也好跟師門解釋”

    李威听了張安瀾的話有點猶豫,畢竟這人給他的感覺實在不靠譜,但是為了能讓李隊因為自己不受妄名之罪,他也只能相信張安瀾的話,但保險起見,他想親自口述

    張安瀾同意了李威的要求,又掏出了一張黃符,“你先把想說的都說完,之後我將此符燃燒通知師門”李威點點頭,清了下嗓子“我跟李隊剛認識那會,是在我上大學的時候,那會...”李威講起了跟李一鳴相識的經歷

    “可能是因為我當時的畢業論文正好能幫上李隊他們吧,所以李隊就直接找到我,希望我可以加入他的隊伍”李威回憶著

    “畢業論文是什麼?” 張安瀾沒听懂李威的話

    “論文就是畢業報告,畢業的時候都要用到”李威給張安瀾解釋了下“當時我的畢業論文的論題是如何通過有限的技術手段快速鑒別出視頻內容被人工修改過”張安瀾還是沒听懂

    “就是說,有些高科技犯罪,會在進入犯罪現場之前會把周邊的攝像頭想辦法黑掉,修改監控的內容,借此來掩蓋犯罪事實”張安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問道“這跟我師兄有什麼關系呢?”

    “當時我的畢業論文被很多刑偵大隊賞識,可第一個找到我的人卻是李隊”李威好像想起了當時的場景“你不知道,找工作從來不是個容易的事,就算我畢業論文寫的再好,像這種刑偵大隊希望要的還是那種能出現場有經驗︰的人,我的這些技能對他們來說不過是錦上添花的事”

    李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繼續說道“李隊找到我,表明身份,我當然同意了,能進刑警隊是我的理想,就這樣我就來到了這個刑警隊”張安瀾完全沒有听明白這里邊的邏輯,“你說這麼多只是告訴我我師兄是怎麼把你招進來的,跟你是不是脅迫沒什麼關系吧”張安瀾問道

    “你急什麼!還沒說完呢”李威放下杯子繼續說道“當時我剛進來的時候,沒察覺什麼異樣,就跟我想象中的一樣,每天就是出現場,分析資料,尋找線索,破案,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可...”李威頓了下,張安瀾知道重頭戲來了追問了一句“可什麼?”

    “可就在那次出了事之後,我開始意識到這個隊伍好像有點不同”李威想了想還是繼續說了下去“那次也是個大案子,大家都堅守在崗位上,希望能早點找出真凶,有天晚上,我在排查監控錄像的時候,注意到,有個監控錄像被人為修改過”李威說到這雙手不自覺的攥緊了

    “這種事本來應該第一時間匯報給李隊的,可我那會太想證明自己了,在沒得到允許的情況下就把視頻還原了”李威雙手都捏白了“你看見什麼了?”張安瀾看李威這個樣子有點好奇李威看到了什麼

    “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凶手,你能想象從一個布娃娃里面鑽出了一個披頭散發,全身血紅,整個飄在空中的東西麼?”李威情緒激動了起來“雖然這段錄像拿回隊里已經有段時間了,但是我能感覺到那個東西就在錄像里看著我,好像就在案發現場看見了我一樣,我當時被嚇壞了,連忙跑到李隊那報告,李隊這才告訴我在這只隊伍的真實情況,然後就帶著人去現場找那個布娃娃去了,再回來時,就告訴我案子破了”

    張安瀾點點頭,普通人遇見這種情況被嚇著都很正常,“你是第一次見,害怕很正常”張安瀾安慰李威

    “不是害怕,李隊回來之後,確認案子破了,先跟我確認了是否還能留在隊里,我年輕本來就不信這鬼神,也想留在隊里,就跟李隊保證沒問題,李隊就把那天的監控錄像交給我銷毀,並且保證這些東西一定不能流傳出去”

    李威指了指身後的一台顯示器“我就是在那台電腦上銷毀的,當時這台電腦沒有聯網,很安全,我就自己慢慢弄沒注意時間,當我差不多完事的時候,我才看了下時間,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是夜里三點,我就差最後一步準備徹底的把那個監控錄像銷毀的時候,我看見監控錄像里的那個東西突然伸手指向我!”

    “指你?之前沒有這個畫面麼?”張安瀾問道

    “沒有!我很確定!我剛復原錄像內容的時候很震撼,反復看了監控錄像很多遍,但只有在最後銷毀的時候才有這個畫面!”李威想起來當時的場景依舊很害怕

    “那除了這些還有什麼異常麼?”

    “我看見那個東西抬起手指向我,然後我整個人好像就被人控制了一樣,自己慢慢走向窗戶,監控錄像里的那個東西就在窗外指著我,當時它比驚恐錄像里更加猙獰,整個窗戶都被映成血紅色,我很害怕,想要喊又張不開嘴”

    “師兄救了你?”

    “沒有!”李威意外的否定了張安瀾,“就當我快跳下去的時候,那種奇怪的控制力突然消失了,我連忙跑回電腦前查看,發現那個監控錄像的銷毀程序已經運行完了,就在我快跳下去的那一會,監控錄像被銷毀了,經過死里逃生,我整個人癱在了地上,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麼完了,可是我一回頭看見窗戶外那個東西還在那里,它開始慢慢靠近窗戶,依舊指著我,我也不顧不上別的了,直接跑了出去”李威指著門外

    “迎面撞上了李隊,李隊問清情況,就讓吳倩前輩照顧我,自己走進監控室了,沒一會出來就跟我說讓我安心,問題已經解決了”

    “那不是挺好的麼?”張安瀾反問道

    “事情要是能就這麼結束就好了!”李威感嘆了一句“接下來的幾天還好,依舊像往常一樣,沒什麼起伏,可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的時候,我在路邊看到了一個布娃娃 ”

    “監控錄像里那個?”張安瀾猜到了李威的遇到事情

    “對!就是監控里面的那個”李威對張安瀾能猜到沒有表示意外“我一路跑回來,想找李隊他們,可是那天趕巧了,所有人都出現場了,說是有個突發的案子,我就只能自己一人躲在監控室里”

    李威站起來走到剛剛指的那台電腦前“這個玩意就在這里,也沒通電就自己不停的閃啊,閃啊,我嚇得就躲在你那個地方,一動不動”

    “後來?”張安瀾低頭看了看自己腳邊,“後來,可能是沒什麼體力了吧,我就在那睡著了,真是可笑,當時都快被嚇死了居然還能睡著了”

    “很正常,驚嚇過度會急劇的消耗體力,估計你也沒時間吃東西,體力不支昏睡過去很正常!”張安瀾給李威解釋道“再後來呢?”

    “再後來,就是第二天早上了,李隊他們歸隊,找到了我,問了我詳細狀況,李隊害怕我出事,就回了趟山上,給我請了兩張闢邪符下來,說是可以擺脫那些東西”

    張安瀾點點頭,這事他有印象師傅提過,但當時自己好像在後山閉關,沒見到師兄“我師傅畫的符篆,不會有問題的!”張安瀾啊對著李威肯定到

    李威露出了一言難盡的表情,脫掉外套,解開襯衫扣子,露出自己胸口,在那貼著兩張符,張安瀾走上前去,仔細看了起來,這兩張符的確是出自師傅手筆,沒有任何問題,張安瀾疑惑的看向李威,李威轉過身,張安瀾就看見李威後背上密密麻麻布滿了很多青黑色的小手印

    “你這是?”張安瀾有點拿不準情況

    “這是李隊回去請符的時候留下來的”李威一邊穿衣服一邊解釋道

    “你沒跟師兄說!”張安瀾瞬間想明白了問題的關鍵

    李威點點頭,“李隊那次因為我的事情,被上面記了大過,我也被要求調離,重新調到附近的派出所工作,可我想留在這里,是我拖累了李隊,如果不是我擅自還原了監控錄像,可能李隊能有更好地處理辦法吧”

    張安瀾沒辦法接話,按道理來說的確應該先把監控錄像交給師兄會比較好,但是從李威的角度來說,你也不能完全的說他就是錯了,畢竟師兄沒跟人說實話

    “所以,你害怕的是你後背上的東西?”

    “與其說我在害怕這些東西,不如說我是害怕被大家發現”張安瀾有點搞不懂李威是怎麼想的了

    “自從那之後,李隊依舊把我留了下來,我知道,如果這件事在被上面知道,李隊就不僅僅是記大過能解決的了,而我估計也就不能在這待著了”

    “可你瞞不住的,這個隊伍的特殊性會導致你越來越嚴重的,到時候...”張安瀾沒把話說完

    “我知道,會死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更何況我還有這兩張闢邪符呢,真要等我忍不住了,就辭職,然後找個地方躲起來安靜地死去,反正我是個孤兒沒人會再報警的”李威無所謂的說道“而且他們現在都認為我是因為怕鬼,我也不介意讓他們這麼誤會下去”

    張安瀾听了李威的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突然覺得剛剛為了讓李威說實話的計策也不那麼精妙了,但做戲做全套,張安瀾長出一口氣,把手中的黃符點燃了,李威看到張安瀾的舉動滿意的點點頭,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又忙了起來

    張安瀾走到李威被後,想了想問道

    “李哥,如果說我在不告訴其他人的前提下,能幫你把你這東西給破了,你信麼?”

    李威敲打鍵盤的手停了下,就又敲打了起來,張安瀾明白李威對自己還是抱有懷疑的態度,也沒著急證明什麼,就這麼安靜地站在李威背後,看著李威在梳理這次案件的監控錄像

    看了一會張安瀾站累了,就在李威的左邊坐下接著看李威在弄監控錄像,張安瀾看了一會皺起眉頭,想了想有些不太確定,起來走到李威身後又站著看了一會,想了下,再跑到李威右側坐下看著監控錄像

    李威被張安瀾弄得有點不能集中精神“你能不能別動了,找個地方踏踏實實看不行麼?”

    張安瀾看了看李威的位置,又看了看了屏幕,確定的說道

    “李哥,我好像找到線索了!”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心結(5000)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心結(5000)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