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俑(上)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人俑(上)

    張安瀾愣了下,倒也沒多想,就跟眼前的老頭一人一口的夾著菜吃了起來

    吃了兩口,張安瀾覺得自己嘴里的菜略有不對,明明吃的是素材,為什麼到嘴里就有了肉味呢?張安瀾停下筷子,看著大爺

    大爺依舊繼續吃著,張安瀾好奇大爺是怎麼做出口味如此獨特的素菜,不由開口問道"大爺!您這菜是怎麼做的啊?"

    "還能怎麼做的?起鍋,等鍋熱了倒油,把菜一起放進鍋中,翻炒”大爺把自己炒菜的的過程跟張安瀾復述了一遍

    “沒了?拿這菜里面怎麼會有股肉味呢?”張安瀾有點不解“我听您說好像沒放肉啊!”

    “誰說有肉味的菜就一定要放肉了?”大爺白了一眼張安瀾“那你讓不能吃葷腥的人怎麼辦?”

    張安瀾听完大爺的話更加迷惑了,在張安瀾的認知里,要是想要飯菜里有肉味,就必須要放入肉才能出來這種香味

    “所以啊,不要被這種表面的東西蒙蔽了眼楮!”大爺有夾起一筷子青菜,懸在半空中對著張安瀾說到,“有些時候,你不親眼去看看,怎麼就能確定你認為的東西就一定是對的呢?”

    張安瀾剛剛還在糾結素菜出肉味的事情,可是老大爺這一番話,好像把他點通了一樣,他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張安瀾為了抓住這這感覺,放下筷子,低頭沉思起來,坐在他對面的大爺可沒管張安瀾,繼續吃飯

    “我明白了!”張安瀾想通了這里面的關鍵,高興的叫了起來

    “剛剛那些話又什麼太難得地方讓你想這麼久麼?”大爺已經吃完飯坐在位子上剔牙了

    “不是!是我別的一件事!我知道哪里出問題了!”張安瀾有點興奮的語無倫次“我得先回去了!這頓飯多少錢?”張安瀾又掏出錢看著大爺問道

    “算了!你都沒動幾筷子,都讓我給吃了,再管你要錢不合適”大爺抬手擺了擺“行了,別瞎想了,這個點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說完,大爺拿起碗筷又回到櫃台後面收拾起來

    張安瀾這下心里有底了,朝著刑警大院走了回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張安瀾就爬了起來,他今天要去驗證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拿著一次性的洗漱用具,張安瀾來到了集體盥洗室正好撞見李威也在洗漱

    “昨天現場的事,我听說了,你也別多想,李隊有他的難處”李威安慰張安瀾

    “沒事,對了!李哥,你待會能幫我查下那個監控畫面里的那個神秘人家屬說的那個火葬場具體位置麼?”

    “火葬場?你要去那干嘛?”李威不解

    “去看看我的想法對不對”張安瀾回答道

    “你又找到線索了?要不我通知李隊?”李威擦了把臉問道

    “還是先別了,這只是我一個想法,如果我能確定了,再聯系也不遲,要不然••••”李威明白張安瀾的想法了,“那行吧,你記我一電話,有什麼事情可以先給我打電話,待會去監控室找我拿地址。”交換完電話,李威就先走了出去

    等都收拾完了,張安瀾回到宿舍,收

    拾好要帶的東西,就去監控室找李威去了

    “這就是那個火葬場的地址,怎麼坐車,我也給你標注好了,但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到底發現什麼了?我心里也好有個底”李威看著張安瀾走進了對著張安瀾說到

    “其實很簡單,我之前一直被師兄帶著走入了一個死胡同”張安瀾收起地址,對著李威解釋道“我剛下山,師兄請我幫忙過陰,從這開始我就錯了!”

    “什麼意思?”李威不太明白張安瀾的話

    “我在那會兒就被師兄灌入了一個概念!不管是嫌疑人也好還是被害人也好,他們都是屬于亡魂狀態!”

    李威听的更糊涂了”難道不是麼?”

    “本來一開始我也是這麼認為,包括昨天去現場的時候,我都還認為,監控錄像上的神秘人應該是冤魂索命的行為!”張安瀾緩了口氣繼續說道“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神秘人,或者說嫌疑人的尸體,已經確實按照他家屬所說的那樣被火化掉了!”

    “我看了火葬場的錄像了!的確是嫌疑人的尸體沒錯啊!”

    “昨天晚上當我想明白這一點的時候,我想起我師傅原來帶我去處理過這麼一起相同的事情!”張安瀾說到著臉色變了變,“如果真的跟師傅處理的那個事情一樣的話,那一切都說的通了!”

    “什麼事情?怎麼說的通了?”李威持續迷茫,他感覺張安瀾說的每句話他都沒听懂”那听你這意思,如果你今天回不來的話,我怎麼跟李隊交代?”

    張安瀾想了想,“如果師兄問起我,李哥你就幫我跟師兄說,人俑,他應該就明白了!”說完張安瀾走出監控室,按照紙條上的指示奔著火葬場出發了

    而李威坐在電腦面前,還是沒理解張安瀾的話,但看著張安瀾已經走遠,李威搖了搖頭,沒再多想繼續整理起資料來

    這一邊,張安瀾坐車,到了火葬場大門口,這個地方不管什麼日子都會有人,不會因為過年過節什麼的放假休息

    張安瀾站在大門口看著火葬場的接待大廳發呆,雖說自己現在大概知道問題出在了什麼地方,但是等站到門口,反而迷茫了,“這應該從哪查呢?”

    還在原地想著辦法,張安瀾身後的汽車鳴笛聲打斷了他的︰思路,他站在火葬場大門口,擋住了汽車進入

    張安瀾回頭對著身後的車輛鞠躬致歉,這才看清自己堵住的是一輛殯儀車,車頭還用黑黃色的布花纏住

    殯儀車的司機通過擋風玻璃看著張安瀾走到一邊,這才又啟動車子向里面開去,但張安瀾感覺這個司機剛剛看自己的時候有點不自然,還想再確認的時候,車子已經開遠了

    張安瀾覺得不對勁,不管是剛剛司機看到自己那種不自然的感覺,而是張安瀾覺得這輛殯儀車整體感覺少了點什麼,可一時又不能準確的感覺出到底少了什麼

    心中存疑,張安瀾跟著那輛殯儀車走到了火葬場的院子里,殯儀車正停在接待大廳右側的焚燒爐那邊,車停在那,周圍還有幾位家屬正抱著死者的遺像嚎啕大哭

    張安瀾左右看了看,確認沒人注意自己,從兜里掏了兩張

    符出來,放到自己胸口,這是跟師傅多年在外處理事情時候養成的習慣,師傅還特意叮囑過自己,如果真的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話,先把符放到順手的位置,有備無患!

    準備妥當,張安瀾慢慢的向那家人靠近,家屬還處在失去親人的悲傷情緒里,根本沒人注意到有這麼一個外人,摸進了悼念的隊伍

    張安瀾見家屬沒什麼反應,慢慢靠近了讓他覺得最為不對的殯儀車,他走到副駕駛的門外,透過窗戶往里面看去,司機並不在車里,張安瀾又扭頭看了看周圍,再三確認沒人注意他,伸手拉了拉車門,鎖死了

    張安瀾並不能直接上車查看,這條路走不通,張安瀾又慢慢靠近家屬里看上去比較冷靜的那幾位,听著他們安慰情緒激動的親人,借此看看能不能知道死者的死因

    “姐!姐!你听我話!別哭了!姐夫走了,可這一家人還指望著你呢!”

    “就是!姐!姐夫這是猝死!沒辦法!但你可別出什麼問題!”

    听著幾個人圍著安慰一個坐在地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女子,張安瀾大概听明白了死者的死因“又是猝死?”張安瀾越發的覺得事情不對勁了

    扭頭又看了看死者的遺像,估摸著歲數應該跟那個正在調查的神秘人的歲數差不多,張安瀾摸了摸下巴“這可有點太巧了!”

    先不說神秘人到底是不是犯案的凶手,單純的以兩位死者的身份去看待兩位死者,這兩位之間的共同點可有點多了,兩人年齡相仿,同樣都是猝死,死後都在這間火葬場火化,要說這里面沒貓膩,張安瀾是不信的

    站著想了一會,張安瀾注意到那個殯儀車的司機,從焚燒爐的辦公大廳走了出來,站到剛剛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子前面,說了幾句,就朝著殯儀車走了過去

    張安瀾找了個地方隱蔽了起來,他現在懷疑這殯儀車司機應該多多少少知道點什麼,看著司機上了車,把車朝著焚燒爐辦公大廳開了過來,把車停到正門口,熄了火,司機下車打開了後車廂的車門,把死者的遺體從車上放到了火葬場的平板車上,死者家屬按順序站在遺體前哭作一團

    張安瀾在遠處看著遺體被放到平板車上,瞬間確定了自己的想法,緊跟著朝著遺體跑了過去,而正在關車門的司機正好也看見張安瀾跑了過來,匆忙上了車,開走了,留著面面相覷的家屬站在原地,一臉茫然

    “攔住他!”張安瀾看見那個司機準備上車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喊了,但是並沒有人听他的,等他跑到遺體邊上的時候,車子早沒影了,張安瀾站在遺體旁喘了口氣,就打開了遺體的紙棺材蓋,把抱著遺體的袋子拉開了

    家屬剛剛被張安瀾弄的有點懵,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張安瀾開始對遺體動手動腳,直到家屬里有個小伙子喊了一句“你特麼干什麼呢!”這會家屬里其他男性才一擁而上,攔著張安瀾繼續動作

    打開包著遺體袋子的時候,張安瀾知道自己時間不多,迅速從懷里掏出一張準備好的符,貼在了死者的腦門上,等家屬把他按在地上時,張安瀾大喊道

    “你們看看棺材里的人你們認識麼!!”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人俑(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人俑(上)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