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俑(下)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人俑(下)

    張安瀾的話讓周圍的家屬愣了一下,幾個男的依舊按著張安瀾,又有人上前看著紙棺材里的遺體,“這..這是?”一位家屬看了紙棺材里的遺體捂著嘴,一臉震驚的問道

    “怎麼了?怎麼了?”看到那個家屬的反應,其他人也紛紛圍了上來,詢問著那個家屬,等走到紙棺材前,看著紙棺材里的遺體,也都捂住了嘴,指了下遺體,又指向張安瀾“你干了什麼!”

    張安瀾當然知道這些家屬看到了什麼,稍微在男家屬手里掙扎了下,微微抬起頭,看著圍在遺體周圍的家屬喊道“這玩意根本不是你們親屬的遺體!你們都被人騙了!”

    張安瀾喊完,又被人按了下去,“你這人對我老公干了什麼!”那位遺孀走上前,忍者眼淚,對著張安瀾怒目相視,張安瀾稍微降了下自己的音量“女士!您听我說!這個尸體根本不是你老公的尸體,他被人掉包了!”

    “剛剛還沒有問題!你過來就變成了這個東西!還說別人做了手腳?”又有人出聲質問道,“報警吧!把保安叫過來!”

    話音剛落,一直站在不遠處的保安就站到了一旁“你們是什麼情況?”

    “他!他過來也不知道干了什麼,就把我老公的尸體變成了這樣!”那女子指著張安瀾對著保安說道

    保安听著那遺孀的話,探頭看向紙棺材里,被眼前的東西嚇了一跳,準確的說躺在棺材里的已經不是人類的尸體了,雖然還是人類的外形,但更多的向用肉做成的一塑雕像,五官也是被畫上去的,腦門還貼著一張黃符

    這保安想伸手把這黃符拽下來,卻沒拽動,“就是他剛剛跑過來,往我老公腦袋上貼了這玩意!”遺孀看著保安的動作又繼續說道

    保安點點頭,他在這種地方工作時間長了,總會有點迷信,保安看著那張黃符有點拿不準主意,看著張安瀾,問道“這符是你貼的?”

    “對!那是還原符!能破除一切障眼法!”張安瀾解釋道“你們之前一直看到的都是障眼法,你老公的遺體早就被人掉包了!”保安又听了張安瀾的話,他不知道是真是假,沒有猶豫,掏出手機給附近的派出所打了個電話吧,報了警,又帶著張安瀾和家屬去了保安辦公室

    幾個男家屬到了保安室一直盯著張安瀾,生怕他跑了,沒過一會,警察就感到了現場

    “什麼情況?”進來的一位男警員問道

    “按照死者家屬描述,今天是這位女士的亡夫遺體火化的日子,等殯儀館的車把尸體送到了火化大廳的門口的時候,這個男的不知道從哪躥了出來,對著人家遺體動手動腳的,還給人遺體腦門貼了張符”保安緩口氣接著說“然後人家家屬這邊再上前看的時候,遺體完全就變了樣子!”

    男警員听了保安的話,看了看張安瀾,又看著死者家屬“現在遺體在哪呢?”保安接過話“現在遺體我們安排在了一間告別廳”說完帶著男警員往那間告別廳走去

    等到了遺體存放的告別廳,男警員伸頭看了下紙棺材里的“遺體”,也被嚇了一跳,用手戳了戳躺在那的那個東西,張安瀾注意到這個警察在戳尸體時候,自己貼在人俑腦門上的符紙翻動了幾下,開始有點懷疑這警察的身份

    “這是什麼東西?”警員回頭問張安瀾

    “這東西是人俑!是用別的尸體做的,再通過一些簡單的障眼法就可以騙過其他人,從而達到冒充死者的目的!”張安瀾解釋道,警員听了張安瀾的話,想了下“原因呢?為什麼要冒充死者?”

    張安瀾想了想沒有沒有說話,“你不說明原因,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警員看出了張安瀾沒有全盤托出,又問家屬“你們家屬確定今天從殯儀館出來的時候還是死者遺體嗎?”

    那遺孀點點頭,警察嘆了口氣“這麼說吧,你沒說實話,擾亂辦案,我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到底為什麼會把尸體頂替掉?”張安瀾看著警察,還是什麼都沒說

    警察看張安瀾還是沒說話,對著保安說“你看好他們!我去跟局里的同事聯系!”保安點點頭,把警察送了出去

    張安瀾看著那警察走了出去,掏出手機給李威打了一個電話“李哥!我現在能確認了!你跟師兄趕快聯系,我這遇到了不小得麻煩!快...”張安瀾還沒說完,手機就被死者家屬搶走了“怎麼?現在還想打電話叫人?別想了!踏踏實實等警察回來!”說完把張安瀾的手機揣進了兜里

    張安瀾想了下,覺得李威應該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沒太過糾結手機被搶走了,反而坐下來,等著那個警察回來,告別廳的大門被推開,走進來只有保安,“警察呢?”家屬走上前問道

    “說是臨時所里有什麼事,先回去了”保安撓撓頭,有點沒搞懂警察是什麼操作,“那我們這還沒解決呢?!”家屬又問道,“警察說,他已經跟別人交接了,過一會,會有專門負責的人過來接手,讓你們在等一會”家屬一听這話,雖然心有不滿,但也沒多說什麼

    可張安瀾听了這話,又想起剛才那警察踫人俑的時候,黃符翻動的樣子,想到了什麼

    “你們確定剛剛的那個警察是真的?”張安瀾對著眾人問道,所有人看著他,不知道張安瀾要說什麼,保安問道“你什麼意思?這年頭還有人敢假冒機場?你不會又想搞什麼事吧”保安一臉戒備的看著張安瀾

    張安瀾聳聳肩“我就問問”說完,張安瀾抱著肩開始閉目養神,整個告別廳沒人在說話,家屬和張安瀾各懷心思,一邊等著剛來的警察叫的後援,張安瀾在等這李威出現

    氣氛在沉默中度過了一會,大廳里想起了一陣手機鈴聲,所有人都尋找手機鈴聲是從哪里傳出來的,搶走張安瀾的手機的那個男的摸出了張安瀾的手機,盯著張安瀾,按下了接通鍵

    “張安瀾!你在什麼位置!我們到了!”電話里傳出來了戴勝的聲音,“我在進門左手邊第三個告別廳!”張安瀾一

    下報出了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那男的一听急忙把手機給掛斷了,威脅張安瀾“你叫誰來也沒用!反正一會警察就來了!”

    告別廳的門被推開了,帶頭的是李一鳴,身後跟著戴勝和時培,家屬看著進來是警察,立馬圍了上去“警察同志你們可來了!你們得給我們做主啊!”

    李一鳴迎上家屬,安撫家屬的情緒,戴勝和時培朝著張安瀾走來,“你小子,干啥啥不行!惹事第一名!這回你最好有什麼發現,別在耽誤我們的時間!”時培臉色不太好的盯著張安瀾

    “別這麼說!”戴勝打了個圓場“這回是真的有什麼發現?”

    張安瀾點點頭,先問戴勝“你們剛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過其他警察離開或者正往這里趕來?”戴勝搖搖頭“沒有,進這里只有一條路沒看見有其他的同事過來啊!”

    李一鳴安撫完家屬的情緒,走了過來,“你說有緊急情況是什麼情況?”張安瀾對著李一鳴朝著家屬那邊試了個眼色,“老戴,你帶著家屬先去別的廳坐下筆錄!”李一鳴讓戴勝先帶著家屬離開這里,有些話,當著家屬的面實在不好說

    戴勝領著家屬出去了,張安瀾拉著李一鳴和時培走到了“遺體”前“師兄,這個東西你不會不知道吧?!”李一鳴看著紙棺材里的東西,皺起了眉頭,而時培繞著紙棺材走了一圈,也沒看出來這是什麼,伸手戳了戳,“肉?”

    “這東西叫人俑,還沒下山那會,師傅跟我們都講過,是從湘西趕尸一脈的秘法改過來的,這東西可以替換你想替換的尸體”李一鳴跟時培說道

    “替換尸體?有什麼用?”時培不明白,本來就是尸體為什麼還要替換呢?

    “因為煉尸!有時候這群瘋子為了更好地尸體,會不擇手段!他們會把之前還沒有煉制的尸體制成人俑,好替換他們說的資質好的尸體!”張安瀾解釋道

    “煉尸?!”時培驚訝的張張嘴“還真的有人煉尸?這又是一件新案子?”嘆了口氣,“這舊案子還沒結,又出了件新的,哎!”李一鳴听了時培的話,也眉頭緊皺

    “不是的!這不是兩件案子,這是一件案子!”張安瀾確定的說道“這跟之前我們沒查到的神秘人是一個案子!”李一鳴听了張安瀾的話有點詫異“什麼意思?”

    “是這樣的師兄!我們之前一直找不到的神秘人就是在這里火化的對吧?”張安瀾問李一鳴“我們當時沒有懷疑,所以下意識的認定那個監控畫面里的神秘人是冤魂!”

    “所以你是說...”李一鳴听了張安瀾的話指著那具人俑

    “對!那個神秘人根本不是什麼鬼魂!他就是尸體!是被煉過的尸體!”張安瀾肯定道

    “那你有沒有煉尸人的線索?”時培听懂了來龍去脈,問張安瀾

    “有!如果不出意外地話,我應該剛剛還見過他!”

    “誰?在哪?”李一鳴問道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人俑(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人俑(下)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