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權謀)紈褲二世祖女主X心機婊男主(8)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愛用橡皮擦 本章︰(女尊權謀)紈褲二世祖女主X心機婊男主(8)

    喬沅慢慢回到了將軍府,心翼翼的打開門準備溜進去,就看到顧瑟喬灕蒙燾還有一眾下人拿著棍子守在門口。

    喬沅“……”還有陸風謠一手揉著脖子一手拿棍子等著她。

    “你們听我解釋!”喬沅被這陣仗嚇了一大跳,好粗的棍子,打在身上肯定很疼。

    但又莫名有種溫馨感,這種來自父母的關心她沒怎麼體驗過,一直以來就是駱駱陪在她身邊。

    “你解釋啊。”喬灕挑著眉用下巴示意讓她開口解釋,這次可讓她逮到了,連瑟瑟都不幫她話了。

    如果不是還有那麼多下人在場,她都想仰大笑。

    喬沅“……”她還真沒有好的理由,去找對象了,對象呢,在哪?

    找不出理由的喬沅最後被罰跪祠堂了,陸風謠看完好戲也趕緊回家去了,她家是管的松一點,因為她家有個大姐繼承家業,而她,是被放養的,但還是要有規矩的。

    這次連顧瑟也沒有勸喬灕,本來以為女兒變乖巧了,沒想到還是和之前一樣頑劣,他們家現在處在風口浪尖上,真的讓人抓住女兒的把柄該怎麼辦?

    他們到時候根本護不住她。

    看到在床上躺著的是昏倒的陸風謠,他真的快被氣死了,身上還有傷都那麼不安生。

    好好看在家里磨磨脾氣,希望別惹出什麼大亂子。

    祠堂里燭光明亮,喬沅安安分分跪在護墊上,雙手合十的替原主好好悼念一下亡者先輩們。

    之後就開始思襯自己的事,今見得兩個人都不太像駱駱,前面的溫和,後者的刁蠻都和駱駱不太像。

    聞駱的長相和名字會更像一點,喬沅動了動跪久了有些酸麻的膝蓋,靜默良久。

    之前不開心有這個好感值,讓她覺得他們之間的感情被量化了,可現在她才認識到他的重要性,真的很需要這個來找人。

    喬沅的嘴角抽了抽,有些許無奈。

    夜色如水,繁花清香。

    顧瑟遠遠的注視著喬沅的背脊,腰桿挺得筆直,如果不是今又出去胡鬧,或許他真的會以為沅沅已經變乖了。

    他們可以死,但女兒必須活著,哪怕要以他們的生命為代價。

    顧瑟的眼里溢滿了淚水輕輕笑著,嘴唇張合著,是在“沅沅,父母真的愛你。”

    ……

    聞晝事先和僕從打好招呼,讓他在晚上開個門放他進去。

    可對了半的暗號,都沒有人來。

    聞晝敲門的聲音有些著急了,額頭滲著細汗,委屈的眼角泛淚。

    聞父站在庭園,看著被門栓拴住晃動著的們,冷笑一聲“誰要敢給這人開門,就等著被趕出府吧。”

    完便揮袖離去,走的時候還被僕從心的攙著手。

    聞晝苦笑一聲,也不再做無畏的掙扎了,認命吧,誰讓他身世低微,生父只是一介僕從,他從出生起就被嫡父各種瞧不上。

    如果不是那時候母親身體不好,打胎太傷身子,他根本就沒資格活下來的。

    夏的晚上很冷,涼的刺骨,聞晝雙手抱胸,頹廢的坐在台階上。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他拼命的想靠女人往上爬,但終究還是一敗涂地。


如果您喜歡,請把《論人設不同如何寵夫》,方便以後閱讀論人設不同如何寵夫(女尊權謀)紈褲二世祖女主X心機婊男主(8)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論人設不同如何寵夫(女尊權謀)紈褲二世祖女主X心機婊男主(8)並對論人設不同如何寵夫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