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天地不過棋局!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貧僧豬八戒 本章︰第372章 天地不過棋局!

    “師父,我們快下去吧。我能感受到,她很害怕,很害怕。”小晨曦晃了晃楚北的胳膊,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楚北摸了摸晨曦的小腦袋,爾後化作金光,帶著一行人俯沖而下。

    下方是一望無垠的連綿森林,雖然此刻正值烈日當空,但這片森林卻依舊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自往下看去,森林內仿佛有重重魔影在繚繞,而且越是仔細觀察,越是什麼也看不清。越是靠近,越能感受到森林中的刺骨寒意。

    落入森林中,辰南、晨曦等人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像是走進了一片巨大的陰影中。似乎,他們所在的地方並不是連綿森林,而是一處無比空曠、沉寂的死地。

    “前輩,這里是哪兒?感覺好可怕的樣子!”龍寶寶掃了眼四周,縮了縮脖子朝著楚北靠近。

    “一個失落的世界,又稱為永恆的森林。”楚北腦海里浮現出關于永恆森林的種種傳聞。

    “失落的世界?是和死亡絕地一樣的存在嗎?”辰南出聲詢問。

    轟隆!

    不等楚北回應辰南,地底突然傳出一道如同驚雷般的聲響,接著大地變得搖晃起來。

    陰森死寂的氛圍在這一瞬間被打破!

    “雨馨,你們要小心,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然而,辰南提醒的話尚未說話,原本生長在林木四周看似平平無奇的野花像是打了激素一樣快速茁壯成長起來,原本只有二三十公分的花株眨眼間就竄升到了兩米多高。

    在這些花柱狂亂舞動下,辰南、雨馨、小晨曦等人迅速被淹沒。

    “嗷嗚——這些妖物竟然好可怕!”

    龍寶寶率先嚎叫了一聲,只見纏繞在它身的花蔓仿佛一條條觸手,牢牢勒緊了它的龍軀。這些花蔓如海綿吸水一般,瘋狂吞噬著它體內的龍元。

    龍寶寶開始變得慌張,催動全身力氣試圖掙脫束縛,不過以他接近六階的實力竟然難以震斷那些花蔓。

    倒是小晨曦與尸王雨馨,雖然也被花蔓纏裹,但臉並無痛苦之色,仿若一個無事人般。

    “師父,小龍龍他們看去好難受,你出手幫幫他們吧。”小晨曦眨巴著大眼看向楚北。

    “這叫彼岸花。花開一千年,葉落一千年。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

    伴隨著楚北平淡的聲音響起,以其自身為中心,無盡的神芒如熊熊火焰彌漫開來,纏裹著龍寶寶以及辰南等人的彼岸花迅速化成了灰燼。

    “差點被吸成了僵尸龍。”擺脫束縛的龍寶寶不斷踩踏著腳下的灰燼,瘋狂的發泄著心中的怒火。

    “師父,傳說中,彼岸花不是開在黃泉路的的花朵嗎?听說,黃泉路有著大批大批的彼岸花,遠遠看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死去的人就通過彼岸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

    說罷,辰南錯愕的看著楚北︰“難道這永恆的森林就是幽冥地獄嗎?可是,為何又不見黃泉?”

    對于辰南的話,楚北抬起手,只見其所指的方位成排的林木快速退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汪看不到盡頭的水面。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 換源神器APP huanyuanshenqi 】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水的顏色很是怪異,呈現血紅色,不時蕩起的水龍卷如同擇人欲噬的猛獸,令人產生一種心悸的感覺。

    “這究竟是個啥地方!黃泉、彼岸花都出現了,再往前走,我們是不是就真的進入幽冥地獄了?那不是死人才去的地方嗎,我們大活龍去哪兒干嘛?”

    龍寶寶嗷嗚叫喚了一聲,爾後誠摯的看著楚北︰“前輩,依我看此地不宜久留,要不您還是帶我們離開這兒吧。”

    “她在那里!就是她在呼喚我!”

    突然,一直沉默的尸王雨馨開口了,清脆的聲音如黃鸝般動听。

    順著尸王雨馨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百米外,一個女子坐在血水漂浮著的一塊青石,兩手托著下頜,望著血水怔怔出神。

    雖然是只是一個側影,但卻已經將女子完美的身材恰到好處的展現了出來。

    優美的曲線令人遐想。一襲白衣勝雪,令她看起來帶著淡淡出塵的氣質。托著下頜的小臂雪白晶瑩,半露在衣外,引人遐思無限。綠色長發披散在肩頭,在白色衣裙的襯托下,令她的側影顯得別有韻味。

    “師父,她是那個雨馨分身嗎?”

    僅僅只看了一眼,辰南表情驟變,化作一抹閃光瞬息間變換了一個角度。

    少女曼姿絕世,有著動人心魄的仙顏,不沾染一絲塵世氣息,她宛若九天玄女轉世臨塵一般,讓人生不出半絲褻瀆之意。

    “果然是她!”

    徹底看清女子容貌,辰南身子一顫,腦中轟的響起一道炸雷。

    “姐姐,她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呢。”

    不知何時,小晨曦已經拉著尸王雨馨出現在了辰南的身旁。

    尸王雨馨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血水中的少女。

    “你們快走!不要過來...這里危險...”

    霍然,少女迷茫的眼神中出現了一抹清明,可其話剛說完,眼神再次變得空洞無神起來。

    “師父,她是怎麼了?”

    就在辰南飛向少女時,下方的血水突然翻騰起來。

    嘩啦啦——

    血水翻滾,轟隆隆詭異的悶響聲中,位于少女後方的血水中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漩渦。只見漩渦中,一座龐大的古殿緩緩浮出。

    “居然又有人來到我這里,真是難以預料啊。”

    古殿大門打開,其中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響。一個高大的身影不疾不徐的自內走出,渾身下金光閃閃,散發著熾烈的神光。

    “咿呀,這是什麼怪物!”

    龍寶寶奶聲奶氣的喊了一聲,眸中滿是驚愕之色,小臉寫滿了警惕。

    只因這個這個有血有肉的高大身體並不完整,少了一個重要的部位,頭顱。

    這是一個天使,有著三對羽翼。

    不同于趕尸派中的兩對羽翼天使,他的羽翼既不是潔白色也不是黑墨色,而是金燦燦的透發著神光,給人一股神聖的味道。

    辰南瞥了眼不遠處氣定神閑的楚北後,蹙眉看著眼前這個無頭天使,直覺告訴他,這個天使遠比趕尸派煉制的血尸要強的多,甚至還強于那個無敵古尸,遠不是他所能對付的。

    天元大陸中部地帶,神魔陵園。

    陵園外圍,高大的雪楓樹整齊排列,碧綠的枝葉郁郁蔥蔥。微風搖曳下,潔白的花瓣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漫漫飄灑。撲鼻的花香迎面充斥在空氣中,令人陶醉。

    “已經去到那里了嗎。”

    茅草屋前,一個瘦骨嶙峋須發皆百的老人立于門口兩手拄著一條拐杖顫顫巍巍的朝著西方看去。

    就在其呢喃聲剛落,陵園內成千萬的墓碑突然劇烈搖晃起來。

    有的墓碑仙氣氤氳,聖潔的光輝灑遍陵園的每一寸土地,可以看到由遠古神魔那不滅的強大神念幻化成的各種神祗,甚至能看到西方天使起舞,能听到東方仙子歌唱。

    也有的墓碑暗黑魔氣洶涌澎湃而出,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凶神幻象、惡魔虛影在陵園內肆虐,可以听到遠古惡靈那令人頭皮發麻的淒厲長嚎。

    “都消停吧。”

    “按這速度,那一天不遠了。”

    老人滿臉鐫刻著飽經風霜的皺紋,瘦削的身形讓人看著心驚。

    他的話似乎是對著陵園內所有的墓碑說的,沒過多久,墓碑的各種異象消散不見,恢復了一如既往的死寂。

    “可他到底會是誰呢。”

    “猜不透啊。”

    老人搖了搖頭長長嘆息了一聲,最後拄著拐杖顫顫巍巍走回了茅屋。

    ——————

    永恆的森林。

    “這失落的世界是你造出來的?”血水空,辰南凝眸盯著無頭天使試探性問道。

    “這方世界與我無關。”

    無頭天使搖了搖手,沉悶的聲音自腹內響起︰“但這黃泉歸我管。”

    “那你可知這方世界是誰的?”辰南循序追問。

    “誰知道呢,反正我無法離開這里。”

    無頭天使的話語頗有些無奈,爾後伸手指向少女道︰“你認識她?”

    “她是我的愛人。”

    辰南點了點頭︰“不知在她身發生了什麼?為何她給我的感覺像是丟了魂一樣?”

    “在那之前,你就不好奇的我的身份嗎?”無頭天使沒有直接回答辰南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還請告知。”辰南抱了抱拳。

    “我曾是天界的一個主神,掌管一方。”

    無頭天使的聲音中透發出一股淒涼悲愴的味道︰“然而,天地不過一棋局,不管我們有多麼強,即便是主神,也不過是博弈者的一枚棋子而已。可笑的是,芸芸眾生中脫穎而出能被定位為棋子,卻不知道是榮幸還是悲哀。”

    “區區仙武大乘,連神王都未入,你也配當棋子?”

    霍然,楚北帶著戲謔的笑聲如響雷般在血水空炸響。

    嗡嗡——

    腦海突然響起熟悉的聲音,辰南身子猛地一顫,原本恍惚的神情變得清醒過來。

    “師父,我剛剛是失神了嗎?”

    辰南臉色凝重,就在先前與無頭天使對話的過程中,隱隱間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感覺難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心神仿佛被人控制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從斗破開始當老板》,方便以後閱讀從斗破開始當老板第372章 天地不過棋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從斗破開始當老板第372章 天地不過棋局!並對從斗破開始當老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