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我替閨女主持公道,怎麼就成了他的功勞?(求訂閱求票)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晴了 本章︰第1776章 我替閨女主持公道,怎麼就成了他的功勞?(求訂閱求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唐第一世家 筆下文學()”查找最新章節!

    在皇宮里邊扔下了一枚炸彈,把大唐皇帝陛下和皇後娘娘炸得有些懵逼的罪魁禍首。

    程處弼躥出了皇宮之後,先回了趟盧國公府,沒辦法,他不清楚上官儀他們到底住在哪個客棧。

    不過之前把他們灌醉在程府之後,程處弼第二天讓管家富叔遣人送他們回去的。

    回到了府中,找到了知曉他們住址的家丁,程處弼便隨著家丁徑直而去。

    先來到了距離太學不遠的上官儀與任雅相租住的客棧。

    “程三公子?”听聞程處弼親自前來拜訪,此刻正聚在一起叫了一桌小菜,幾壺濁酒正在吹牛打屁的四人不禁面面相覷。

    四人趕緊出了屋子,就看到了程處弼在店伙計的引領之下朝著這邊行來。

    四個人連袂朝著程處弼恭敬一禮。“見過程太常。”

    程處弼趕緊還了一禮,這才上前打量著這四位明顯還有些懵逼的鄉貢舉子。

    “恭喜四位……嗯,不請程某進去坐會?”程處弼看了一眼客棧里邊往來的客人,打住了話題。

    “來來來,快快有請,這地方著實簡陋了些,還望程太常莫要嫌我等怠慢才是。”

    “行了,莫要與我客氣,今日來此,我是來向四位道賀的。”

    程處弼一屁股坐下之後,接過了吳鄉壽給自己滿上的一杯濁酒,抽干之後笑道。

    “莫非我們之中,有人中舉了?”吳鄉壽兩眼一亮。

    “你們所有人,都中舉了。”程處弼不樂意地瞪了吳鄉壽一眼,嘛意思,質疑老程家的辦事能力?

    吳鄉壽的眼珠子,此刻卻鼓得比程處弼還要大上三分,嘴皮子有些哆嗦地道。

    “程太常……你是說,我們四個,都已經考中了進士了?”

    “正是,你們四個都上榜了。”程處弼笑眯眯地頷首道。

    “這,這怎麼可能……不是說程太常你在吏部……”任雅相也忍不住低呼出聲來。

    程處弼不樂意地擺了擺手,最煩這些喜歡究根問底的八卦人士。

    “那些小瑕疵沒必要計較,重要的是,你們四個都已經上榜了。”

    “……”四個人呆呆地看著程處弼,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主要還是受到的沖擊實在是太大了點,他們自己這兩天雖然大家都表現得很開朗的樣子。

    可是實際上每一個人的心中,都在悲傷地唱著《涼涼》。

    而現在,程太常突然出現在了跟前之後,告訴他們中舉了,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四個人全中舉了。

    看到這四個人猶如呆頭鵝一般,程處弼無奈地搖了搖頭,抄起筷子,自顧自地吃喝起來。

    連喝了兩杯濁酒之後,程處弼突然听到了  連聲,一抬眼皮,就看到了四個人齊刷刷地拜倒在地。

    “你們這是做甚,趕緊起來。”

    任雅相眼眶發紅地朝著程處弼澀聲道。

    “我等謝過程太常提攜大恩,今生定不負程太常。”

    另外三人也說著差不多的話,其他人都只是紅了眼,而吳鄉壽更是直接落淚。

    #####

    好半天,這四位才收拾好了心情,臉上綻開了歡顏,眉開眼笑的模樣,一掃之前的頹唐之氣。

    “不過,你們不要高興得太早了。”程處弼抹了把嘴,朝著這四個笑得跟四朵敗菊似的鄉貢舉子道。

    “???”四個人一臉懵逼地看向程太常。嘛意思?什麼叫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你們之前,排在了榜單的前四,具體排名我就不說了,但是……”

    程處弼看到這四個又陷入了呆若木雞狀態的鄉貢舉子,決定不賣關子繼續道。

    “朝中不少的臣工對于你們這些寒門出身的才俊,能排在前列,很不高興,所以就尋了個由頭。

    要求今年舉辦殿試,要讓你們這些才俊,再考上一回,由陛下來欽點狀元、榜眼和探花。”

    “這個消息,是陛下告訴我的,另外,陛下托我給你們帶句話……”

    話音未落,四個人腿一軟,又噗通跪了下去。

    “我等不過一介草民,居然能听到天子之語,實在……”

    “閉嘴!”程處弼不樂意地翻了個白眼。

    哪怕是膘肥體壯猶如武夫般的任雅相,也只敢老老實實地閉嘴作洗耳恭听狀。

    “陛下希望你們能夠在接下來的殿試上,你們仍舊能夠正常發揮。”

    “不要辜負了陛下對你們的重視,明白嗎?”

    “我等明白了,定然會竭盡全力,不負皇恩。”上官儀深吸了一口氣,朝著程處弼鄭重一禮道。

    程處弼這才伸手將這四人扶了起來,猶如上級領導一般,每個人的肩膀都賞一巴掌。

    “希望你們這幾天,好好準備,我也就不打擾你們了,若是缺什麼,只管到府里來尋管家富叔。”

    四人連袂將程處弼送到了客棧之外,目送著程處弼躍上了馬背,揚鞭而去。

    這才醒過神來,看著彼此,吳鄉壽甚至還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後咧著嘴吸著氣一邊揉臉一邊樂。

    “咱們真的中了……”

    “廢話,程太常都親自來說的,難道還能有假不成?”任雅相直接就樂了。

    辛茂將雙手在袖中緊握成了拳頭,表情堅毅地沉聲言道。

    “諸位,程太常說得對,咱們可不要高興得太早了,陛下既然看中我等,又特地遣了程太常來叮囑我等。”

    “若是我等不能在殿試之上,名列前茅,那豈不是有負天恩?”

    另外三人紛紛頷首不已,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匹快馬馳到了近前。

    馬背上是一位十分精悍,但是容貌很普通的中年男子,目光逐一掃過眼前這四位鄉貢舉子。

    似乎是想要確認他們的身份,年紀最長的任雅相朝著這位騎士一禮。“不知這位兄台……”

    “你莫非便是任雅相任舉子?”中年男子跳下了馬背來,朝著高大魁梧的任雅相一禮道。

    “正是任某。”任雅相有些錯愕,但還是點了點頭。

    听到了任雅相的回答,這位中年男子微松了口氣,笑眯眯地朝著任雅相一抱拳看向另外三位。

    “我奉我家三公子之命,有東西要交給辛舉子。”

    “原來是程太常的親隨,某就是辛茂將,不知程太常有何物要交給辛某。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唐第一世家》,方便以後閱讀大唐第一世家第1776章 我替閨女主持公道,怎麼就成了他的功勞?(求訂閱求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唐第一世家第1776章 我替閨女主持公道,怎麼就成了他的功勞?(求訂閱求票)並對大唐第一世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