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內憂外患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十九章 內憂外患

    第十九章內憂外患

    上陽宮門口,趙盈小手交疊著背在身後,整個人看起來乖巧得很。

    趙承衍卻看穿她眼底的狡黠。

    一時有些無奈涌上心頭。

    到底還是個小孩子啊。

    他又抬手,想去揉她,稍愣怔片刻,又把手收了回去︰“回去吧。”

    “可是皇叔……”

    “還要問?”

    她立時老實起來,一低頭︰“那皇叔慢走。”

    趙承衍嗯了聲,也不看她進門,轉身朝來時的反方向走去。

    宋樂儀至此才敢長松口氣,上去扯她袖口︰“元元,你和薛閑亭到底怎麼回事啊?”

    趙盈的心思,卻並沒放在薛閑亭身上。

    她盯著趙承衍的背影走了神。

    宋樂儀有些不高興,沉了沉聲︰“元元!”

    她啊的回頭看︰“怎麼了?”

    宋樂儀眯著眼打量她︰“為什麼每次見了燕王殿下,你總愛走神呢?”

    趙盈下意識去啃指甲,被宋樂儀一把捉了手︰“你多大了?”

    她往外抽了抽手︰“表姐,你在宮外,曾經听見過什麼流言沒有?”

    這話問的沒頭沒腦的,叫宋樂儀摸不著頭腦︰“什麼樣的流言?”

    可是話到嘴邊她又問不出來了。

    趙承衍的態度確實奇怪,她一著急,差點兒說了不該說的。

    于是只好搖頭︰“我看皇叔也不多待見沈明仁的樣子。”

    “想多了吧?燕王殿下算長輩,都不是平輩論交的人,有什麼待見不待見的?”

    她牽起趙盈的手進了宮里去,一面又重去問她前頭的話︰“你還沒告訴我,薛閑亭到底是怎麼回事?從小到大,我見都是他讓著你,今天是吃錯藥了?”

    趙盈苦笑一聲︰“還真不是,他就這德行,你們平日都叫他騙了而已。”

    宋樂儀呼吸一滯︰“那……你打算怎麼應對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咯。”她一攤手,“我真沒打算成親,不是糊弄他的。”

    宋樂儀面露失望︰“我還以為你答應太後相看,是真的打算選駙馬。等成了婚,開府建牙,搬出宮去,我要去看你,也方便好多。”

    趙盈卻繼續搖頭︰“我才多大呀,成的哪門子親?”

    宋樂儀念叨著倒也是,倏爾想起什麼來,眼底一亮︰“我沒懂,燕王殿下說的什麼風波,你那個反應……你像是想到了什麼,可又裝作不知的樣子。

    元元,你是不是有事兒瞞著我?”

    她太聰明了,又擅觀人于微。

    趙盈揉了把眉心。

    “我也不知道,沒想到什麼,就是覺得皇叔那話說的挺奇怪的,而且他今天跳出來攪局——”

    她腳下一頓,站定住,沒再挪動︰“我原本以為是太後不喜歡薛閑亭,特意吩咐皇叔來搗亂的。”

    宋樂儀微一怔,撲哧笑出來。

    趙盈狐疑看她︰“干什麼?”

    “把燕王殿下和搗亂這樣的詞放在一起,怎麼听怎麼好笑。”

    •

    至于趙承衍一路出了宮,從小跟著他伺候的長亭就在宮門口候著。

    他上了馬車,長亭跟著翻身上去,替他駕車。

    馬車緩緩行駛,可又突然停住。

    趙承衍叫了長亭一聲,外頭小廝低聲回話︰“沈閣老擋了車。”

    車廂內一陣沉默,好半天,長亭隱約听見一聲低嘆。

    不多時,車簾被撩開,趙承衍探頭出來,果然瞧見身穿絳紫官服的當朝首輔沈殿臣站在馬車前方,硬是擋住了他們去路。

    沈殿臣面色不虞,見他探身出來,才一側身,挪步過來︰“王爺。”

    聲兒也是沉悶的,隱能听見怒意。

    趙承衍卻沒下車,索性撩開簾子,靠在車廂上,冷眼看他︰“閣老有事?”

    沈殿臣眼底的怒意就更明顯︰“老臣還以為,王爺進宮是去見皇上的。”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趙承衍掀了眼皮斜過去一眼︰“西北賑災一事,閣老心系朝堂,心系百姓,心系天下,其實自己去一趟,也是可以的。”

    “王爺你——”

    沈殿臣倒吸口涼氣︰“王爺是趙家骨血,皇上一母同胞的親弟,宗親之中,以王爺為尊。西北地動,賑災銀為歹人所劫,王爺卻能漠然至此,冷眼旁觀?”

    “我沒有冷眼旁觀啊?”趙承衍嘖了兩聲,咂舌去看他,稍稍坐正了些,“本王不是說了,沈閣老親去,也是可以的。”

    他話音落下,見沈殿臣吹胡子瞪眼楮的,于是哦了一聲,那尾音分明有意拖長︰“閣老的那個兒子,如今正該是建功立業的好時候吧?

    他是閣老嫡子,若在這時候自請往西北賑災,來日回朝,還怕沒有出頭之日嗎?”

    沈殿臣眉頭緊鎖,深吸口氣,似乎在極力的隱忍著︰“王爺,老臣知道您心中有諸多不滿,可是——”

    “閣老慎言。”趙承衍冷眼打斷他,再不肯多給他一個眼神,實是漠然到了極點,“閣老是站在宮門口,大言不慚的指責本王對皇兄心生怨懟嗎?”

    他嗤了聲,長臂一抬,車簾就重垂了下來,隔斷了沈殿臣的目光︰“你不如進宮去跟皇兄說這話。長亭,走。”

    “王爺——王爺!”

    馬車跑起來,是長亭刻意駕快了,把沈殿臣遠遠甩在了身後。

    車廂內一直沒有動靜,長亭自然噤聲不敢多問。

    趙承衍面色陰沉︰“你在外頭等我的時候,就見過他?”

    長亭才松口氣,敢回話︰“閣老大概從內閣朝房出來,見了奴才,還有王府的馬車,來問了奴才兩句,奴才還以為……還以為他已經走了。”

    趙承衍一時哭笑不得。

    夠可以的。

    當朝首輔,藏起來等他出宮,躲貓貓嗎?什麼玩意兒。

    長亭吞了口口水,猶豫又為難的叫了聲主子。

    趙承衍知道他想說什麼︰“這陣子是不能關起門來不見人了,隨他們便吧。”

    長亭啊了聲︰“您今兒進宮是遇上事兒嗎?”

    “太後要給趙盈相看駙馬,我正好趕上。”

    他聲音里無奈更多些,長亭倒吸口氣,顯然有些吃不消︰“那皇上那兒……”

    “所以才不能關起門來作壁上觀啊。”趙承衍揉著眉心。

    這都什麼事兒。

    西北災情未過,母後還要在這時候去惹皇帝,他也算是服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十九章 內憂外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十九章 內憂外患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