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提防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春夢關情 本章︰第二十六章 提防

    第二十六章提防

    太後沉默了很久。

    趙盈目光一寸也不敢挪,眼中有希冀,更有害怕。

    只是太後都不曾看見。

    她有些走神,思緒飄遠了,視線就跟著一塊兒落不到實處去。

    等回了神,小姑娘眼底的情緒早就盡數收斂。

    “也好,搬到你舅舅家里去,有你舅母照顧你,我也沒什麼不放心的。”

    太後深吸口氣,又把手遞過去︰“可說好了,你得回宮來請安,別一出了宮,跟著樂儀玩兒野了……”

    “我不住舅舅家。”

    趙盈把小手放到太後手心上,噙著笑,沒等太後囑咐完,糯著聲兒開了口。

    太後微一怔,手一收緊,掌心里的小手柔弱無骨,溫熱得很。

    她握緊了,捏了捏︰“那你要住哪兒?”

    聲音里有著不易察覺的試探。

    趙盈听出來了,便多看了太後一眼。

    明黃的中衣,連身後靠著的軟枕,也是明黃色的。

    這大概就是天家。

    天家威嚴,不容置喙。

    她心中酸澀,眼窩跟著發澀,忙低了頭。

    “我想搬去皇叔府上住。”

    太後手上驟然一緊,趙盈指尖跟著顫了顫,有些吃痛。

    她皮膚嬌的很,力道大了,小手上就有了紅痕。

    太後卸了力,替她揉著︰“好好的,怎麼想去你皇叔那兒住?

    你舅舅家里有樂儀陪你玩兒,再不然,到宋家住也行,有你表哥表姐們在,也能帶你玩兒。”

    趙盈眼下才可以確定了,太後真的在防著她。

    老太太寵愛了她十五年,憐惜是不作假,但防著她,也是真的。

    怕她做禍國的妖姬?

    在宮里怕她迷亂昭寧帝心緒,出了宮怕她魅惑趙承衍?

    難道趙承衍真的知道她身世嗎?

    不然太後這樣激動做什麼。

    趙盈斂了心緒︰“皇叔待我也很好啊,而且皇叔筆墨丹青是一絕,回頭父皇若來跟您鬧,便只說我鬧著去跟皇叔學丹青作畫。

    您叫我搬去舅舅那兒,搬去宋家,父皇還是要生氣的。

    這不是明擺著叫我躲出去嗎?”

    她撒著嬌,越發往太後身邊兒湊了湊︰“您的意思,我出了宮,還是想給我安排相看人,你想想,無論是舅舅家,還是宋家,父皇要安排人盯著,是不是都很方便?”

    太後眉心一凜︰“他敢!都把你送出宮了,還想怎麼樣!”

    趙盈撲哧笑出聲︰“您怎麼也說氣話,父皇是天子,天子有何不敢?”

    這是實話,天子有什麼不敢的,連強佔人妻這事兒,都干得出來。

    昭寧帝和趙澈,父子倆一脈相承,御極做了皇帝,天下的美女就都想佔為己有,管她是待字閨中還是早嫁做人婦,只有天子不要的,沒有天子不敢的。

    她垂下的眼皮,掩去了眼底的嘲弄。

    太後到底還是松了口,準了趙盈搬去燕王府小住,又打發了人到燕王府去告訴一聲,叫趙承衍給趙盈收拾地方。

    然則太後的心里,總歸是有了別的想頭的。

    送走了趙盈,眉兮回寢殿里頭去伺候,老太後正揉著眉頭發愁。

    她掖著手上前去︰“您怎麼還犯愁呢?如今大公主自個兒開口要搬出去,回頭等她出宮了,您和皇上關系緩一緩,這事兒也就揭過去了。”

    “揭過去?揭不過去!”太後咬著牙,“你去點兩個機靈丫頭,叫她們跟著元元一起出宮,貼身服侍。”

    眉兮替她掖著被角的手一頓︰“太後?”

    “孩子到底是長大了,她那張臉,放到哪兒,我都害怕。”太後在眉兮手背上按了一把,“承衍二十六了,連個側妃都不肯娶,眉兮,我一個兒子栽在這上頭,另一個兒子,絕對不能!”

    眉兮呼吸一滯,旋即明白,人卻有些呆。

    燕王和宋貴嬪之間,清清白白的,太後如今怕是擔心過了頭……

    她有心勸,卻只怕她主子一個字也听不進去。

    皇上今次為大公主的婚事,同太後撕破臉,母子兩個鬧成這樣,實在是傷了太後的心,也太叫太後害怕。

    于是她咬了咬牙,什麼也沒說,替太後掖好了被角,只把太後吩咐的話一一應下來,轉身又出門去點小宮娥了。

    •

    未央宮的掌事太監往燕王府去回的話,趙承衍卻听愣了。

    話回完了,他好半天沒反應過來,那太監不敢催,把目光投向長亭。

    長亭硬著頭皮叫了他主子兩聲,趙承衍才回過神來。

    他臉色不怎麼好看,眉頭緊鎖︰“叫趙盈搬到我這兒干什麼?”

    那太監越發貓著腰,頭也不敢抬,只听著燕王殿下這語氣,可實在不像是高興的樣子。

    從來都听人說,燕王殿下最寡淡涼薄,這平白無故的,把大公主弄到燕王府來小住,可不是得不高興嘛。

    太監不吭聲,趙承衍揉著眉心說了聲算了,叫人送他出去。

    等把人送走了,趙承衍往禪椅上盤腿一坐,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長亭想了想,湊上去兩步︰“您不給大公主收拾地方嗎?”

    “她要出宮住,東西自然都是宮里頭帶出來的,還有宮里的嬤嬤們陪著,少頃便會有人過府替她準備,我收拾什麼?”

    聲音還是清冷,淡淡的,一點兒也不上心。

    長亭吃了癟,撇了撇嘴︰“殿下,您好像不太高興。”

    趙承衍橫了他一眼。

    高興?

    燙手的山芋,塞給誰,誰也不能高興。

    早就知道要惹出事,他也不是沒勸過母後,但母後從年輕時候就脾氣倔,從來是個不听人勸的。

    現在跟皇帝鬧的母子不和了,想起來退讓了?

    把人塞到他的王府,真虧母後想得出來。

    趙承衍深吸口氣︰“你一會兒跟長路去別院收拾收拾,我搬去別院住。”

    長亭瞳仁一縮︰“您把大公主一個人扔在王府里啊?”

    趙盈嘛……小姑娘家嬌滴滴的,他作為長輩,是該好好照顧她,但問題是,他從來也沒跟十幾歲的少女一起生活過啊?

    按照以往看來,趙盈也不是多嬌氣的人。

    但這教女孩兒跟教男孩兒,肯定是不一樣的。

    她若真一時頑劣,弄得他煩悶不堪,總不能拎過來打一頓。

    反正她只是要在宮外有個地方住,那麼多人陪著伺候,又不需要他看顧什麼。

    于是趙承衍堅定點頭︰“你去收拾吧。”


如果您喜歡,請把《公主今天登基了嗎》,方便以後閱讀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六章 提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第二十六章 提防並對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