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永昌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三頭蛇王 本章︰第45章 永昌

    您可以在)”查找最新章節!

    就在索渾包圍楚雄的之時。吳三桂大軍頓兵玉龍關之際。

    吳三桂部將吳之茂奉吳三桂之令,一路翻山越嶺,渡過瀾滄江和怒江之後終于進入永昌境內的永平縣。

    永平守將劉闖猝不及防,加上手上兵馬不足三百,被吳之茂打了個措手不及,城門多沒來得及關,便被清軍殺入城中。

    劉闖帶著百余明軍誓死不降,在縣衙和清軍殊死搏斗,最終寡不敵眾被清軍亂刀砍死。

    知縣王大年在清軍攻入縣衙之後,亦不願苟且偷生,哭號道︰“清軍自進入滇西以來,群臣束手,去發易服而媚新主,吾雖然是個舉人出身,卻知曉君臣大義,若降滿清,死後羞見大明十七帝于地下。”當場投繯于縣衙大堂。

    其妻子張氏聞得夫君自殺,又恐懼被清軍羞辱,亦是在廂房吞金自殺。

    唯有在西門堪驗軍糧的縣丞林遠看到形勢不妙,連忙出西門,堪堪逃脫,奔永昌行在而去。

    由于清軍一路跋山涉水,士卒勞頓不堪,多有怨言。

    吳之茂便下令縱兵一日,以提振士氣,按他的意思永平三丁抽一屠之,財物士卒盡取之。

    按清軍慣例縱兵即是屠城搶掠,當吳軍士兵收到命令後,一隊隊清軍便涌上街頭。

    他們揮舞著長刀三五成群,走街串巷見人就砍,一個個為了保護妻兒的男人被他們砍殺,然後扛著那些花容失色的女人走進里屋。

    手無寸鐵的男人們哪里還敢反抗,一個個對著清軍不斷的磕頭求饒,直磕的額頭血跡斑斑。

    然而他們的求饒反而更加刺激了已經瘋狂的清軍。這些禽獸當著男人的面前撕開了女人的衣裙,任憑著那些女人的苦號哀求,一個個紅著眼楮撲了上去。

    有血性的男人剛想反抗,便被一旁監視的清軍一刀砍翻,然後闖進屋子里將值錢的財物通通搬走。

    整個永平哭聲震天,哀嚎遍野,不時有不堪受辱的婦人投井自殺。

    一隊隊清軍背著剛剛搶掠而來的財物,提著帶血的屠刀,哄笑著在大街上游走。

    這場浩劫從午時一直持續到子時方才停止。

    自吳三桂大軍攻陷麗江後,永昌天子行在的永歷帝一直心緒不寧,他雖然令大太監王坤日夜守在內閣值房查探玉龍關戰報。

    但是他依然茶飯不思,晚上更是噩夢連連,哪里還有心思處理國事,便將奏章交于太子朱慈 處理。

    看著年僅十二歲的太子有板有眼地坐在御案前處理奏章,他心中亦是感慨萬千。

    “若是太子生在太平年間,或許將來會是一個好皇帝吧,只是可惜生于亂世之間,自己的性命多不能保,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看到太子成年了。”

    他越看越痴,眼中不禁淚光瑩瑩。

    就在朱由榔浮想聯翩的時候,他的皇後王皇後端著一碗羹湯推門而入,邊走邊說道。

    “陛下這幾日您茶飯不思,眼看日漸消瘦,臣妾心急如焚,今日做了您最愛吃的桂花羹,您權且吃上幾口,也好讓臣妾心安。”

    朱由榔聞得皇後的聲音,強忍著淚水,緩聲說道︰“是皇後來了,既是皇後一番美意,朕豈能辜負,呈上來吧。”

    說罷伸手接過羹湯,用湯勺輕輕在羹湯上劃過,淺嘗了一口。對著王皇後強笑道︰“皇後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王皇後的王坤也不稟報就沖進門來。

    對著朱由榔和王皇後等人不停的磕頭。聲嘶力竭地哭號著︰“陛下不好了,永平縣丞林遠來報,清軍攻佔永平。”

    朱由榔聞言,大驚失色,手中瓷碗便“ 當”一聲滑落于地,王皇後听口也是心驚膽顫。

    御案前的朱慈 心中一驚,連忙抬頭向他的父皇朱由榔看了過來,眼見朱由榔失態。

    他也顧不得僭越,對著王坤不由地問道︰“可有玉龍關晉王的消息?”

    王坤跪在堂前,偷眼看了失魂落魄的朱由榔一眼,見皇帝並無表示。

    連忙對著朱慈 說道︰“今早收到玉龍戰報,清軍雖眾,但是晉王依然勉力支撐,尚無敗像。”

    朱慈 走出御案,來到朱由榔面前,緩身下跪道︰“請父皇速召眾臣商議戰守之策。”

    朱由榔此時也是心神稍安,連忙吩咐王坤召眾臣上殿軍議。

    王速坤當即領命,對著朱由榔等人行了行禮,便匆匆趕往內閣傳旨。

    朱由榔又看了看皇後和太子,無奈地說道︰“皇後好生照顧太子,朕且去與眾臣商議對策。”

    王皇後素來剛毅,她從最初的震驚中早就緩了過來,對著朱由榔福身行禮道︰“陛下且去商談國事,勿以臣妾等人為念,若事,實不可為,臣妾便是效仿聖烈皇後,亦不會讓國家蒙羞。”

    朱由榔心中有千言萬語,一時卻無話可說,他盯著皇後和太子良久,猛地頓了一頓,便往大殿而去。

    此時眾臣皆已入殿,看到朱由榔走上御案,剛準備行禮。

    隊列中的馬吉翔便猛地走出隊列,跪奏道︰“陛下,清軍已到永平,事急矣,臣請陛下速行入緬之策。”

    他的親信馬雄飛,王維恭,等人亦是紛紛出列支持南狩之策。武將之中永昌總兵王自金,陳謙等人由于懼怕滿清兵威,亦是支持南狩之策。

    黔國公沐天波須發皆張,戟指怒罵道︰“清軍尚在永平,據林遠稟報軍馬並不是太多。我永昌尚有軍馬四千,如何不戰而逃。”

    大學士郭士奇和扶綱亦是出列跪奏道︰“晉王尚在死戰,爾等卻要棄國,不怕寒了將士之心麼。”

    馬吉翔哭號道︰“天子去往緬國,宗廟社稷尚可得保,若是清軍兵臨城下,玉石俱焚矣。”

    朱由榔此時心亂如麻,哪里還有主見,他性子又軟,只得顧謂眾臣道︰“此事還得與晉王商談。”

    當即宣布罷朝,怏怏朝後殿而去。

    散朝之後,馬吉翔連忙召心腹馬雄飛,王維恭,王自金等人商議如何促使永歷行入緬之策。

    馬吉翔環顧眾人道︰“局勢危急,天子猶豫不決,未知爾等有何良策?”

    馬雄飛等人既懼怕清軍軍威,又恐懼晉王威勢,當即獻計道︰“天子為人懦弱,事事仰仗晉王,又被扶綱,沐天波等人蠱惑,焉肯行入緬之計。依末將等人所見,不若今晚兵諫,曉以利害,陛下必從閣老之意。”

    馬吉翔聞得眾將欲挾持天子南奔緬甸,心中也是猶豫,他雖然弄權秉國,但是當真讓他裹挾天子,他亦是不敢。

    正在眾人猶豫不決之際,永平又傳來消息,清軍在永平屠城,殺戮盈野,伏尸遍地,城中軍民死傷無數。

    馬吉翔等人聞得清軍暴行,心中更是驚懼。

    王維恭大急道︰“閣老若再猶豫,我等死無葬身之地矣。”

    在生死關頭,馬吉翔終于定計,準備立即發動兵諫,先鼓動百姓擾亂城中民心再裹挾眾文武大臣,鼓動永歷南狩緬甸。

    他當即命令永昌總兵王自金率軍封鎖永昌四門,沒有他的手令不許放走一人,又令永昌知府

    馬雄飛率錦衣衛在值房準備,隨時听候調遣。

    眾人听得馬吉翔最終定計,心中一喜,一個個拱手听令。


如果您喜歡,請把《永歷十四年》,方便以後閱讀永歷十四年第45章 永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永歷十四年第45章 永昌並對永歷十四年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