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綰心 本章︰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除了小時候見過那位堂叔回鄉幾次,根本就不知道這位堂叔的官邸在哪里,如何登門拜訪,而且她也明白就算她能找到她傳說中的堂叔,她的堂叔也不會管她這個爛事。

    她得罪的人是親王福晉跟前的大宮女,而且仇深似海,其中還牽扯著一些見不得人的陰謀暗算,饒是她臉皮再厚,也不敢將這些事都攤在明面上。

    正在她不知該如何收場的時候,在書房悶了整個下午的老齊出來了,老齊一臉冷笑地凝視著趙氏片刻,朗聲招呼過院里上下伺候的丫頭僕從,清了清嗓子,指著下首站著的趙氏,沉聲吩咐道︰“從今往後不許稱呼趙氏為太太,一律改稱為姨娘。”

    說著話,他邁步走下台階,來到趙氏的身邊,威脅道︰“若是你還想留在齊家過活,那你老老實實地給爺收下休書和納妾書,不然的話,你就準備帶著你的孩子大歸吧!”說完,他就甩著袖子,徑自回到了房間里坐下。

    在這個時代,下堂婦的命運是很淒慘的,哪怕是娘家,也不會願意家里收留這樣一個被休棄的女兒,大多會直接送下堂婦去附近庵堂清修,以免拖累了家里其他女眷的名聲,正是因為如此,老齊才敢如此不顧規矩地直接寫下休書,逼著趙氏簽下納妾書,讓趙氏一個明媒正娶的嫡妻成為妾室。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看到趙氏並沒有去找她的堂叔做主。

    不過他休妻的主意已定,即便是趙氏真的得到她堂叔的威勢,他也會另想辦法,逼著趙氏接下休書,誰讓趙氏不顧及自個兒,還要顧及著她留在齊家的子女,所以老齊休妻這件事,早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或許正是因為趙氏想到了這點,所以她並沒有含怒撕毀休書,她只是冷冷地看了眼老齊,便將休書放到了腰間掛著的荷包里,淡聲說道︰“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雖然我早就知道你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卻也沒想到你連結發妻子和嫡親血脈都能利用,不過這樣也好,我今個兒既收下你的休書,明個兒我就準備回到老家去清點我的陪嫁產業了,從今往後,我趙葒繡和你齊守業就再無關系了。”說完,她也甩著袖子,直接往廂房走去,命自個兒陪嫁的丫鬟婆子將自個兒的體己行李搬到廂房這邊,直接和老齊分房了。

    老齊拿捏著趙氏的短處,逼迫趙氏收下休書,趙氏也並非全無準備,她執掌齊家中饋有十幾載了,雖然強忍著惡心,眼睜睜看著老齊一個個嬌妾美婢地往家里帶,卻也壞了這些嬌妾美婢的身子,後來因為出現了玉潔的事,她擔心老齊在外養外室生出子嗣來,和她生養的子女爭奪家產,趙氏更是一狠心,直接就從根上絕了老齊再想生子的本事,別看老齊出去玩玩鬧鬧地不受影響,卻已經失去了傳承血脈的能力,所以也就是說老齊這輩子注定,只有她生養的幾個孩子了。

    有了這個把柄捏在手里,她不怕老齊苛待她留在齊家的孩子。

    即便是老齊能過繼旁支兄弟家里的孩子傳承香火,但是過繼的子嗣,又如何比得上親生子女更貼心,尤其是老齊這樣自私的人,他絕對不肯將家業交給過繼過來傳承香火的子嗣手里。

    這樣果決的趙氏是老齊沒有預料到的,不過他也並不覺得意外和失望,左右他就是想要讓趙氏給玉潔騰地方,有了嫡妻的位置,他也就好和玉潔談和好的事情去了。

    至于說玉潔,他相信如果玉潔想要收拾趙氏解恨,便是趙氏脫了齊家大婦的這個名頭,也能找到各種各樣的理由報復解恨。

    想到這里,老齊心里大定,轉身回到書房就寫了封信。

    這封信是他寫給玉潔的和好信,他此時此刻將自個兒的身段擺得極低,他也無比慶幸當初自個兒因為對玉潔抱有幾分愧疚,而一直沒有出現在玉潔跟前的行為,他大可以說將折辱玉潔的所有過錯都推到趙氏的頭上,將自個兒渲染成為一個愛慕玉潔到極點,而不得不使出些花招求娶的痴情漢,可惜他的安排再精妙,也說不通他多年都不曾關心過玉潔在家里的死活這點,不過他堅信女人都是愚蠢的,只要他將自個兒的身段擺低,定然能求得玉潔的回心轉意,所以他很是自信滿滿地將這封信交給了跑腿的小廝,命小廝托四爺府的守門婆子將這封信轉交給玉潔。

    ————

    這邊,四爺府里,守門婆子收到要轉交給正院玉潔姑娘的信,自然不敢怠慢,隨口叫過來個小丫頭頂差,便親自往正院這邊來送信了。

    信並沒有直接交到玉潔的手里邊,而是通過詩情的手,交到了爾芙的手里頭。爾芙嘴角掛著揶揄的淺笑,看著信封上有些諷刺的‘夫齊守業’的字樣,淡聲吩咐道︰“給守門婆子個紅包就打發走吧。”說完話,她就直接撕開了封著的信封,取出了里面薄薄的兩張信紙,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

    只能說,她到底是小看了老齊的臉皮厚度。

    如果爾芙不是早就已經從玉潔那里得知真相,猛然得知這封信的內容,還真會覺得老齊此人很是深情,興許還會懷疑玉潔是在拈酸吃醋地故意拿喬,不過現在看起這封信,她心里就剩下壓都壓不住的惡心了。

    她滿臉鄙夷地將信放回到信封里,又交回到詩情的手里頭,低聲吩咐道︰“你親自給玉潔送過去,讓她自個兒拿主意,告訴她,她要是還想和老齊和好的話,我就親自過去打死她這個不爭氣的死丫頭。”說完,她抖了抖手,便去淨室里洗漱去了。

    想想自個兒拿過老齊寫過的書信,她就覺得蠻惡心的。

    內室里,一直躺在美人榻上假寐的四爺,听著爾芙的腳步聲走進,微微睜開眼楮,笑著調侃道︰“你不是說讓玉潔那丫頭自個兒拿主意麼,你這威脅要是她敢和老齊和好就打死她,也算是讓她自個兒做主麼?”

    爾芙聞言,扯過旁邊洗手架上搭著的濕帕子,簡單擦了擦手,轉身坐在四爺的腿邊兒,滿臉不高興地哼了哼,咬牙道︰“這女人都是很感性的,我一個旁觀者,看老齊寫的那封信都會覺得情真意切的,心里滿滿的感動,何況本就對老齊有好感的玉潔,我已經讓她掉進火坑一次,絕對不能讓她再絆倒在這個坎上。”

    “爺可沒覺得你看過信之後,這心里是滿滿的感動。

    听著你說話的語氣,估計是恨不得立刻化身快意恩仇的俠女,直接沖過去後巷,將那個老齊打殺了呢!”四爺笑著坐起身來,抬手將滿臉都寫滿不高興幾個字的爾芙攬入懷中,輕聲打趣道。

    “這等狼心狗肺的人,活著是浪費糧食,死了都要挖出了鞭尸才解恨,就該讓他這樣的人眾叛親離,散盡家財,最好是再能生個病、遭個災什麼的,四肢癱瘓、口眼歪斜地癱在床上等死。

    你說說,他怎麼還好意思寫信來求玉潔原諒他!

    他要是單單像他信里說的那樣就騙婚這一件事,也就算了。

    到底玉潔和他算兩情相悅,即便是沒有正妻的名頭,有我這個主子做靠山,將來的子女也不會受什麼委屈,他可倒是好,借著玉潔和咱們府里的關系,大筆大筆地銀子揣回家去,玉潔這個大功臣卻做著卑躬屈膝伺候人的活計,還要挨著趙氏的打,你是沒瞧見,玉潔那身上都沒有好地方了,身子也壞了,以後再也不能生子,她還那麼年輕,她以後該怎麼過,他齊守業讓玉潔落得如此淒涼的下場,他若是真覺得後悔,那就該以死謝罪,怎麼還好意思求玉潔寬恕他,休妻就算是他表現出來的誠意,難道這件事里,最錯的人是趙氏麼?

    這個齊守業是真的太不要臉了,我從來沒有這麼恨過一個人。

    如果玉潔和他和好,我怕是要慪氣慪死了。”說完,她還好似不解氣似的狠狠捶了捶美人榻的軟墊位置,就如同四爺說的一樣,她真恨不得能變身快意恩仇的俠女,直接將老齊活剮了,如果不是技術有限,她都想將昔日呂後發明出來地折磨人的最高藝術——人彘給照搬過來,讓齊守業好好體會體會生不如死的痛苦。

    當然,這一切都只能簡單說說而已。

    爾芙要真是將心里頭的想法都照實和四爺說了,估計四爺以後在她身邊就連覺都睡不安穩了,畢竟男人的劣根性作祟,這四爺府的後院里就沒有缺過女人。

    顯然,她簡單說說,也將四爺嚇了一跳。

    四爺忙坐直身子,伸手替爾芙拍了拍後背,以安撫暴怒狀態下的爾芙,免得爾芙無辜遷怒到自個兒這個男人的身上,他一邊輕輕地替爾芙順著氣,一邊安撫道︰“玉潔是個聰明人,她不會讓自個兒再上當的,而且就老齊這個人,實在犯不著你動這麼大的火氣,你要是氣壞了身體,那玉潔還不得愧疚死。

    好了,咱們就看著玉潔如何選擇吧,好不好!”說完,他忙朗聲喚進詩蘭,吩咐詩蘭下去泡杯六安瓜片過來給爾芙寧神靜氣,免得爾芙真的氣壞了身體,他瞧著爾芙這狀態,很有種要變身行走的人形火藥桶的感覺。

    這邊四爺好不容易安撫下爾芙,後罩房里看到齊守業親筆信的玉潔,也是氣了個半死,她才剛剛平復的心緒再起波瀾,硬生生吐出了兩口黑血,這才如同被抽了骨頭似的癱倒在床上,交代詩情千萬不要將她吐血的事情告訴給前院的爾芙知道。

    其實,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吐血了。

    她當初在齊家,吃得是沒有人吃的餿飯,住得是不能遮風擋雨的柴房,穿得是破布條拼湊的衣裳,說是齊守業的妾室,過得比街邊乞討為生的乞丐都不如,更別提請大夫看病診癥了,要不是她命大堅持到今天,加之她還藏著些散碎銀兩打點,早就已經一命嗚呼了,不過即便是她熬下來了,這身子也徹底虧空了。

    雖然回到府里,胡太醫親自替她看診開方調理身子,又替她行針理通經絡,卻也不能讓她立時三刻就好起來,這口污血吐出來,起碼胸口不再那麼悶了,也算是個好現象,和以前那種被打得吐血是不同的。

    “玉潔姐姐,你實在不必要為老齊這樣一個男人生氣。

    咱們主子已經說了,一切看你如此決定,你若是當真想要替自個兒出這口惡氣,那就更要好好保養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便直接讓趙德柱去前頭請太醫過來,這旁人你不好意思麻煩,趙德柱是和您一塊被安排到咱們主子跟前當差的老人兒,你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麻煩吧。”詩情一邊取過小丫頭準備好的蜂蜜水給玉潔漱口,一邊輕聲寬慰道,看著玉潔如此境遇,她這心里頭也不舒服,不過她也為玉潔感到慶幸,幸虧這次趙氏做出以次充好的事情,主子發現不對勁,命玉潔回京解釋,不然可能玉潔就要死在趙氏和老齊這對蛇蠍夫婦的手里了。

    “我明白,我還好好好留著這條命給我的孩子報仇呢!”

    說完,玉潔就讓小丫頭將胡太醫留下的藥丸子拿了過來,連水都沒用地吞服了下去。

    “玉潔姐姐能想明白就好,主子和我們這些姐妹就能放心啦,你是不知道就剛剛主子看過齊守業給你寫的這封信,登時就氣得臉色煞白,恨不得立刻就沖過將他打殺了呢!”詩情聞言,臉色好看了些,輕輕替玉潔梳攏著後背順氣,柔聲安撫道。

    “到底是我讓主子跟著一塊煩心了。”玉潔紅著眼圈說道。

    “你這是說的哪里話,主子是個什麼性情,玉潔姐姐比我更了解吧,主子現在就是後悔當初沒有能阻止你嫁給他,讓姐姐落得如此境地,所以你現在盡快地好起來就是對主子最大的安慰了。”詩情生怕玉潔會誤會自己的意思,忙解釋道。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妾》,方便以後閱讀清妾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妾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並對清妾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