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雲中海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慈水沉華 本章︰第三十一章 雲中海

    申屠涉在上海空上面遠遠望著軒轅笑等人離開的方向,捏緊手中的玉。

    那是從軒轅笑身上摘下來的法寶,還是個天階級的法寶,這軒轅笑真是舍得。

    看來軒轅族內部的分裂很嚴重,並不像外在表現的那般團結,導致軒轅笑這家伙都舍下臉面過來求助跟通風報信。

    申屠涉摩挲下巴,往程昭曦那邊看了一眼,那小丫頭正纏著一位道子說話,眼楮亮晶晶的,似乎很開心。

    唔,軒轅一族在月照養了什麼東西?程央究竟又在月照里面做了什麼,軒轅一族都急得要把人家孫女請過來做客威脅了。

    呵。

    “陳令,下令全速前進,後面那些尾巴不用再管。”申屠涉傳音給陳聖道子。陳令領命,馬上讓所有戰艦重新整隊提速,後面蹭道盟結界保平安的船只一下沒反應過來,差點被巨浪打翻。

    申屠涉一把撈起程昭曦,升空而起,駕起法寶就走。轉眼間看不到海面上的艦隊。

    疾馳的風聲在耳旁呼嘯,程昭曦覺得臉都被吹變形了,發絲被扯得頭皮發緊,她覺得自己雙眼灌淚,晶瑩的淚珠隨風消散

    ……大佬,您就不能體諒一下我這個小築基修士嗎?程昭曦內心哭成狗樣,上一刻她還在听故事,下一刻就被架在高空飛走,她都快對飛行產生陰影了,不禁懷疑申屠涉是故意的。不過,她是一點脾氣都不敢有,只能艱難地捉著申屠大聖的褲腳,讓自己不至于被甩出去。

    申屠涉玩夠之後,速度才慢下來,可憐的小阿夕,一頭黑順的長發被風編織成一頭雞窩,臉色煞白,兩只白嫩的小手因為緊緊扣住申屠涉的腳跟,掐的太緊而白中發紫,因為眼楮澀痛而涌出來的眼淚在臉上縱橫交錯地留下明顯的痕跡。

    程昭曦自打出生都還從沒這麼狼狽過。如果不是因為申屠涉就在旁邊,她覺得自己需要嚎啕大哭才能把心底的害怕哭出來。

    申屠涉絲毫不覺得自己做得過分,莫名覺得這樣的程昭曦更加生動,像個小孩子。

    就說嘛,小孩子果真是需要磨礪才會顯得靈動。

    好在程昭曦很快恢復過來,此時飛得很高,時不時能踫到飄過的白雲。她這才發現原來天氣變得好起來,陽光十分燦爛,因為是傍晚,雲下的海面寧靜安詳,海面空曠,連島嶼都看不見一座。

    過于疲累的程昭曦也顧不上在前輩面前保持儀態,疲軟地趴在法寶上,無事可做的她只能自得其樂地遠遠辨認不時躍出水面的海妖。申屠涉在她旁邊坐下來,他似乎十分喜歡把手掌壓在程昭曦的發頂,聲音听起來好像挺愉悅的︰“怎樣,這樣的飛馳速度你叔祖可沒帶你體驗過吧。”

    程昭曦撇開頭,偷偷翻個白眼,輕聲哼了下表達自己的不滿。

    申屠涉卻自顧自的開始解開她糾纏在一起的頭發,幫她順起來,嚇得程昭曦肝都顫起來,猛然躲開,申屠涉瑩白修長的手落了空,他微微愣住,沒想到小阿夕這般敏感,倒沒有生氣,只是“哈哈”兩聲,說實話,程昭曦當真是滿足了他帶女兒的幻想,搞得他也稍微心動,考慮是不是學程央一樣養幾個粉嫩可愛的小孩子。

    程昭曦滿臉通紅,仔細觀察申屠涉的表情,暗下呼口氣,忙不迭地說︰“大聖,這點小事我自己來就好了。”她已經是十幾歲的女孩了,性別認知已經很清晰,絕對不能因為申屠涉是個長輩就模糊界限。

    申屠涉沒介意,由她去。

    飛了大半個時辰,海面的顏色一變,紅一片,綠一片,變得五彩斑斕起來。

    海面上行駛著十幾艘掛著道盟旗幟的巨大戰艦。不時有穿著道子戰袍的修士駕著法寶從戰艦飛出,帶著肅穆的神情。

    一道訊號符從其中一艘船升起,朝著申屠涉陣飛過來。很快兩個修士駕著法寶追過來,一看是申屠大聖,意外又覺得理所當然。行過禮後,他們便不打擾申屠涉,告辭飛走。

    在戰艦的大前方,成片潔白的雲朵上下倒映,,整片海域籠罩在迷茫潔白的雲中,形成神秘難窺真貌的雲中仙境。

    遠遠望去,只覺得浩渺神聖,雲霧漂浮的間隙,隱隱約約能看見高塔聳立,神宮威嚴。

    雲中海,又名雲中界,軒轅一族的族地,南疆後院。

    雲中界靈氣充沛,物產豐富,秘礦種類繁多,靈植密集,本身就是個能夠自給自足的陣界,與月照、南嶺組成南疆三防,是個極其重要的要塞。

    千萬年來,無稷城一直對南疆是有求必應,資源傾斜、絲毫不敢有怠慢。

    南部三神約族中,月照滅族,丹族淡然,軒轅族實際上一族獨大,是南疆至高無上的統治者,無稷山的威懾力在南疆之時個形式,並沒有威望。代表無稷山的道行宮的在南疆一直處于弱勢地位,雖說行使監管職責,實際上只是管陣界本身有無異常;南疆的風雲變幻,政權更迭,並不在道行宮的監督範圍之內。

    何況無稷山的大本營在中土,監管的範圍太大,對南疆除了資源援助,實際上是鞭長莫及,也是這樣,養大了軒轅族的胃口,也造就了南疆分盟的腐敗。

    軒轅一族貪掉了北部修士拼死拼活攢出來的巨大資源,用于自己的私欲,破壞月照,等于破壞昆侖門戶,這等枉顧昆侖大界眾生的事情,不管這次的事情能不能安然平息,軒轅族都將在昆侖的恥辱柱上掛著。

    也正是因為如此,軒轅舉族上下,眼見事情敗露,態度不再曖昧不明,空前強硬其起來,切斷了召月大陣之外的聯結點,把雲中界乃至南嶺全數隔離獨立起來,變成一個封閉式的界。積累了宏厚資源的他們至少在千年之內也不用擔心被無稷山切斷資源鏈,何況養了幾百萬年的果子即將成熟,反攻北部是個可期的目標。

    所以這一戰,軒轅族其實打得並不積極,他們只是想要通過這一戰,確立自己的立場;練兵之戰,探探無稷山的底子。

    這個世界被無稷山統治太久,是時候改變格局了。軒轅一族想要證明,除了神約帶來的增強,他們並不比這些自恃正統的修士差。世界並非只能走元祖開創的道路,萬道長生,即使沒有六十四陣界,軒轅族也能夠大災變來臨之前帶領昆侖界脫離那片死亡星海。

    神性,才是軒轅族的本命屬性,軒轅族本來就是太虛上古神族,前人戰敗的苦果,便是被壓在昆侖界成為被唾罵的陣奴。

    軒轅族即將崛起。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將近》,方便以後閱讀夜將近第三十一章 雲中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將近第三十一章 雲中海並對夜將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