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扛鋤葬花 本章︰第十二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洛繁星心髒跳的飛快,手下微一失力,紅色的圓珠筆便從指尖滾落,繞著課本轉了兩圈。

    她還沒從裴儀回國的消息中回神,耳邊又傳來一道輕快愉悅的聲音。

    “繁星妹妹,這件事可就拜托你了,對了,你跟洛真一起回來吧,裴儀也給你帶了禮物。”

    听得出來,簡子寧的心情非常好。

    裴儀今年二十五,是五個人里年紀最小的,因為從小學習各種樂器,氣質清雅又斯文,性格也是文靜溫和,從來都不爭不搶,在其余四人眼里,她扮演的,更像是一個受保護的妹妹型角色。

    幼時好友,已有十年未見。

    除了洛真之外的三個人,都在為裴儀的歸國感到高興。

    想來,她們並不知道她當年喜歡過洛真。

    洛繁星沒想到裴儀居然還記得自己,怔了會兒才輕輕道了聲謝。

    事情說完,兩人又寒暄了幾句,談話的內容,仍是關于洛真。

    等掛完電話,已經到了下午四點。

    想到午間和寧柔的那番對話,洛繁星總覺得心頭不安。

    裴儀的優秀,毋庸置疑——

    她三歲開始學習彈鋼琴,八歲和十二歲那年分別獲得國內最重量級的心音鋼琴大賽兒童組金獎和青年組金獎、十五歲時又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世界頂級的音樂學院,現在更是成為國際上公認的最年輕的鋼琴演奏家。

    如果她沒放下當年那段情,回國後繼續追求洛真,恐怕到了那時候,寧柔就是想跟洛真一起回海市也沒機會了。

    畢竟,與她相比,寧柔實在是平凡遜色太多。

    香茶軒門口,那輛黑色轎車依舊沒有離開。

    洛真坐在後座,雙頰蒼白,眼楮半閉著,微卷的長發隨意披散在肩側,眉宇間是藏不住的倦怠之色。

    車里的溫度不算低,只有二十七度,冷風混雜著從窗縫中飄進來的熱氣,讓她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她的身體有些歪斜,腦袋微微側著,瞳中目光冷冽清寒,透過車窗縫隙看向路邊的早茶店,死死盯著那個讓她念了五年也放不下的女人。

    臨近晚飯時間,店里的客人漸漸多了起來。

    寧柔右耳听力下降得厲害,沒法負責點餐和送餐的工作,唯一能做的,就是給用完餐的桌子收拾衛生。

    很簡單,也很辛苦的體力活。

    首先是將剩飯剩菜倒進泔水桶,然後把碗碟疊好送去後廚,最後用抹布將桌上的油污擦干淨,墊上一層干淨的餐布,再放上一套新的餐具,工作才算完成。

    她的身體很瘦,手腕也很細,手臂看上去分明沒有多少力氣,提起泔水桶的時候,動作卻是出人意料的干淨利落。

    那麼熟練。

    洛真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心口頓時又酸又痛,還沒反應過來,五指就不自覺得用力握了握,任由圓薄的指甲掐進肉里。

    五年了,一點變化都沒有,總是笨的讓人心疼,明明累得連腰都直不起來,卻不知道去角落里偷個懶休息一會兒。

    就這麼缺錢嗎?

    為了賺錢,無節制的消耗身體,連命都不要了。

    洛真抿抿唇,喉嚨干澀得發疼,艷麗動人的臉龐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唯有眼楮里不斷起伏的慍怒與痛意,才顯露出她此時真正的情緒。

    一生之中,她從未有過這樣強烈的恨意——

    她恨那個不知名的男人,將寧柔從她身邊奪走,卻沒有讓寧柔過上溫飽富足的生活。

    氣氛倏地有些冷肅陰寒。

    駕駛座上的男人放下手機,悄悄抬起了頭。

    車身中央的後視鏡里,映出一雙微微泛紅的雙眼,看的出來,雇主此刻的情緒非常不好。

    男人叫鄭邦,是一名私家偵探,昨天晚上剛收到手頭這個訂單,就立刻從外地趕了過來。

    從確認調查對象的身份到現在,差不多過去五個小時,期間他並沒有下過車,但也在助理的幫助下查到了不少信息。

    看著鏡子里女人那張冷若冰霜的臉龐,他心里竟有些發怵,猶豫半天,還是松了松唇,將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洛小姐,我們按照您的要求查過了寧女士近五年的生活軌跡。”

    “資料顯示,寧女士在五年前的六月十日到達垣鄉,奇怪的是,我們調查了那一年包括飛機在內的所有大型交通工具的出行信息,都沒有查到她的身份登記記錄。”

    “寧女士來到這里後沒有立刻定居下來,而是在垣鄉縣下屬的槐桑村住了整整一年,在此期間,她生下了一個女兒。”

    “我們查過垣鄉所有正規醫院的新生兒出生記錄,同樣沒有查到她的住院信息,如果沒猜錯,她當時並沒有去醫院生產。”

    “另外,關于她女兒的戶口信息也是缺失的,目前只知道名字叫寧寶寶,患有先天性的心律不齊心髒病,幼兒園的報名登記信息顯示,這個孩子極有可能到現在還沒有上戶口。”

    “至于她這五年具體的工作信息、人際關系、住所變動,可能還需要一些時間。”

    男人的聲音低沉平靜,卻像一塊從天而降的巨石,猝不及防砸在了洛真心上——

    寧柔懷孕後一個人在鄉下住了一年,分娩的時候竟然沒有去正規醫院,甚至于連戶口都沒有給孩子上。

    那個男人,究竟是有多壞,多沒有良心?

    洛真耳邊嗡嗡聲響個不停,再睜眼時,眼眶已有些紅了。

    座前的空調正對著手腕,源源不斷的冷風帶來一股滲人的涼意。

    許是覺得冷,她輕輕喘了一口氣,襯衫下的鎖骨隨著胸口起伏微微顫了顫,心髒瞬間一片涼意。

    她幾乎不敢想象寧柔孕期那十個月是怎麼度過的。

    茶餐廳里,女人仍在忙個不停。

    一個桌子收拾干淨,馬上又有另一個桌子等著收拾。

    怎麼做得完呢?

    泔水桶里的剩菜越來越多,她已經快要提不起了,走路的時候,步子異常地慢,背影也顫顫巍巍的,兩只手臂即便藏在寬松的工作服里,依舊能看的出來在不停顫抖。

    每一步,都走的那麼艱難,就好像生活壓在她肩上的重擔,明明那麼重,卻怎麼都沒有把她壓垮。

    一個什麼都不會,連字都不認識的單親媽媽,帶著一個生病的、連戶口都沒有的四歲小女兒。

    不做,哪里有錢吃飯交房租?

    不做,哪里有錢送女兒上學治病?

    一天打兩份工,真的是寧柔不願愛惜身體嗎?

    她只是不得不做。

    一切的拮據與窘迫,到了這一刻似乎都有了解釋。

    洛真不敢再看,紅著眼楮將視線收回。

    莫名的,鼻子就有些酸。

    說話的時候,情緒也無法冷靜控制,以至于聲音里全是無法遮掩的濃烈恨意。

    “那個男人是誰?”

    男人?

    鄭邦愣了愣,半分鐘後才反應過來。

    “您是說,孩子的爸爸?”

    “根據現有的信息,寧女士這五年來一直都是單身,身邊並沒有任何關系曖昧的異性,她的女兒,不排除是在槐桑村懷上的,目前這只是猜測,更確切詳細的信息,還需要時間再去調查。”

    洛真聞聲垂了垂眸,嘴唇無意識抿得更緊,表情陰冷得嚇人。

    她想,不管這個男人是誰,他最好是死了,要是沒死——

    她絕不會要他下半生好過。

    心里的憤恨太過強烈,她竟有些失神。

    等思緒清醒,寧柔正好推開門從店里走了出來。

    下了班,意味著不用再穿著悶熱的制服。

    寧柔將衣服抱在懷里,兩只縴白細長的手臂露在外面,人看著瘦弱了許多,走路的時候,頭總是微微低著。

    她的頭發看上去很細很軟,不算長,扎起來的時候剛好垂到後肩,風一吹,頰側的碎發會跟著輕輕飄動,日光一照,就襯得面上的皮膚愈發的白。

    工作這麼久,不累是不可能的。

    才只走幾步路,她就停了下來,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熱汗,看上去像在休息。

    洛真瞧著心里難受,卻還是將窗戶往下降了些。

    這麼明顯的關切又在意的目光,鄭邦看得清清楚楚。

    眼看寧柔推著自行車上了馬路,他主動開口問了問。

    “寧女士走了,要跟上去嗎?”

    洛真眉頭緊鎖,神色煩悶不堪,迅速點了點頭。

    其實不跟,她也知道寧柔要去哪里。

    這會兒已經五點半了,正好是幼兒園放學的時間。

    寧柔下了班,第一件事自然是去接女兒。

    想到寧寶寶那張白白軟軟的小臉,她的心就莫名煩躁。

    她恨那個男人,卻狠不下心恨寧柔。

    現在連那個孩子,也討厭不起來。

    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明明心還是痛的,她卻仍像中了毒一樣的沉溺其中。

    其實,寧柔有哪里好呢?

    她說不出來,但是光是想到這個名字,就足以讓她生出眷戀又滿足的幸福感。

    人生的前十九年,她沒有一天不是在自我懷疑的痛苦中度過,尤其是在甦梔含怨去世、洛振庭逼她嫁人這兩件事後,這種被父母先後反復拋棄的陰影更加如影隨形。

    寧柔的出現,像一縷光,又像一團火,順著風和空氣,悄無聲息的就鑽進她心里,佔據了她全部的心思。

    這世上唯一帶給她溫暖,讓她嘗到家的滋味的女人,真的會做出背叛她的事嗎?

    五年後的相見,寧柔依舊是印象中那個溫柔堅強、做什麼事都努力認真的寧柔。

    這樣的女人,真的會為了一個認識沒有多久的男人就拋下一起生活三年的愛人嗎?

    洛真不願意相信。

    寧柔騎車,非常的慢。

    鄭邦怕被發現,沒有辦法,只能停一會,再開一會。

    一路磨磨蹭蹭,花了二十多分鐘才到幼兒園。

    快要六點,園里的小朋友全都被家長接走了。

    昏黃的夕陽余光之下,只有寧寶寶一個人站在鐵門里,乖乖的,格外的安靜。

    洛真看著寧柔溫柔地將孩子從樓梯上抱下來放進車後座的兒童椅里,心又忍不住開始泛酸。

    自行車上多了個孩子,車子就更加地慢。

    轎車速度太快,跟蹤不怎麼方便。

    洛真下了車,隔著一段距離沿著長街在後面慢慢走著,既不敢說話,也不敢上去打擾。

    想到那個壞了的車閘,她又有些擔心。

    還沒等她的眉頭舒展,果不其然,壞事發生了。

    不知何時,寧柔將車停在了路邊,寧寶寶也被抱了下來。

    只不過,這次壞的不是車閘,而是車鏈子。

    太陽早已落山,但溫度一點都沒降,四處仍是洶涌的熱意。

    寧柔蹲在路邊嘗試修了修,卻始終都弄不好。

    這里離家還有一段距離,因為著急,她的臉上和脖子上全是熱汗。

    寧寶寶背著小書包乖乖的站在路邊,小腦袋上戴著一頂可愛的花帽子,兩只手臂已經熱的沁出一層薄薄的汗,但仍是安安靜靜的沒有哭鬧過一句。

    十分鐘過去,鏈條依舊松垮垮的。

    寧柔的後背隱約被汗水打濕,兩只手變得黑又髒,頭發也散了開來。

    洛真在後面看的又氣又心疼,一會兒看看蹲在地上認真修車的寧柔,一會兒又看看旁邊站著的寧寶寶,不知不覺,心中便涌出一股痛意。

    她不敢想,這五年里,寧柔到底吃了多少苦。

    沒有工具,車到底是沒修好。

    寧柔一手推著車,一手牽著寧寶寶,母女倆就著黃昏的殘留光影,就這麼一步一步走回了家。

    而洛真,也跟了整整一路。

    酒店里,洛繁星還在為裴儀回國的事憂慮。

    她本想立刻將這件事告訴洛真,可等到晚上十點,還是沒有把人等回來。

    就在她以為洛真不會回來的時候,房門外卻傳來一陣敲門聲。

    十二點了。

    這麼晚,誰會過來找自己?

    洛繁星打開燈,穿著睡衣從門鏡里往外看了一眼,眼楮瞬間亮了亮。

    居然是洛真!

    她打開門,還沒來得及說裴儀回國的事,手里就被人塞進一張薄薄的銀行卡。

    一切發生的太快,她根本沒有時間反應。

    抬頭的時候,看見的就是一雙略帶懊惱與冷傲的墨色瞳孔。

    寒冽鋒芒,又滿是細膩溫柔的在意。

    洛繁星從沒見過這樣生動又真實的洛真,一時看愣,還沒回過神,耳畔就響起一道冰冷又強勢的女人聲音。

    “這張卡,你拿著,去給她買輛新的自行車。”

    “……別說是我的意思。”

    ※※※※※※※※※※※※※※※※※※※※

    洛繁星:為了姐姐和嫂子操碎了心

    感謝在2021-07-30 23:50:27~2021-08-01 03:09:2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日子就這麼過去 2個;阿桃、Xxky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北行、蔡少蔡太賽高 10瓶;段藝璇超可愛 8瓶;泡泡水 2瓶;尋舊、我是許佳琪你信不信、IPE、41415748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二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二章並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