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扛鋤葬花 本章︰第十三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 書海閣網()”查找最新章節!

    她?

    是在說寧柔嗎?

    洛繁星低下頭看了看手里的銀行卡,表情有些驚訝。

    “我去送嗎?”

    送禮物,可是情侶之間刷好感的最佳方法。

    這種事,當然是自己親自上門才顯得有誠意,怎麼能讓外人代勞呢?

    洛真聞聲神色微凜,眼角泛著淡淡的寒意。

    房間的燈是開著的,冷白的燈光穿過門縫照在她的臉上,灑下一層晦暗不明的陰影。

    洛繁星只是瞥了一眼,立刻將視線收回。

    “嗯,你去。”

    仍是冰冷的、沒有語調的聲音。

    洛繁星不敢繼續追問,點了點頭,默默將卡攥緊了些。

    想到下午接到的那通電話,她忍不住擰了擰眉,沉默了半分鐘,才將這件事說出來。

    “下午子寧姐姐打電話給我,她說裴儀姐姐回國了,問你什麼時候回海市。”

    裴儀?

    洛真臉色微變,眼中飛快掠過一絲震驚。

    腦海中記憶翻轉,她又想起了年少時那段曖昧不清的糾纏。

    一雙好看的細眉,瞬間蹙得緊緊的。

    看得出來,這麼多年過去,她和裴儀的關系並沒有緩和。

    應聲的時候,語氣也顯得異常冷淡。

    “知道了,明天我會聯系她的。”

    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洛繁星想再探探口風,誰知下一秒,洛真就將話題轉移到了她身上。

    “你什麼時候回去?”

    “褚遂說,你和褚寧已經分手了。”

    言下之意,就是男朋友都沒了,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洛繁星的臉有些紅,囁喏了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洛真見她這幅模樣,也猜到她在不好意思,再開口時,聲音竟然溫和了些。

    “洛白月生日宴那次,你媽告訴我,你想考海大。”

    “開學高三,學校安排的補課,應該就要開始了吧。”

    沈如眉知道洛繁星從小崇拜洛真,眼看著就要高考,女兒在學校還這麼調皮頑劣,于是私下偷偷找了洛真,請她幫忙勸一勸。

    這件事,洛真本來不打算管,但幾天相處下來,發現洛繁星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惹人厭,這才順口提了一嘴。

    空氣沒由來的安靜了許多。

    走廊上空蕩蕩的,四處都漂浮著凜人的冷氣。

    洛繁星咬咬唇,兩只手垂在腰側,指尖用力揉捏著衣角。

    她不想回去,但這是洛真第一次對她說出關心的話。

    她只能應下。

    “下周二上課,過幾天就回去了。”

    洛真點點頭,眼神幽深陰沉,不知想到了什麼,神情有些冷鷙。

    “在洛氏這個大家庭,話語權掌握在我手上;但在你們四個人的家,顯然還是洛振庭說了算。”

    “他敢改你的志願一次,就有膽子改第二次。”

    “你叫他爸爸,他未必真的把你當女兒。”

    “不想一輩子都被他控制,就要自己努力,知道嗎?”

    洛繁星聞聲抬頭,雙眸微睜,微圓的杏眼里盡是驚色。

    在洛家住了十幾年,從來沒有人對她講過這些話。

    沈如眉性格溫柔似水,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型女性,因為是二婚,身邊又帶著前夫的女兒,骨子里總覺得是自己高攀了洛家,平常從來不敢忤逆洛振庭的決定。

    她這種絕對的服從性,無形中也影響了洛繁星。

    對于志願被修改、又被強制選讀文科這件事,洛繁星其實非常不滿和生氣。

    但即便再不服氣,她也沒有在洛振庭面前表現出來,而是選擇用逃課、打架這種方式來表達內心的反抗。

    因為她知道,不管是沈如眉,還是她,都是依附于洛振庭生存的。

    在洛家,洛真幾乎已經與其他人脫離關系,剩余的人里,只有洛白月身體里留著洛振庭的血。

    她和沈如眉,才是隨時都能被拋棄的。

    就像當年,洛真也曾經歷的那樣。

    洛繁星表情怔愣,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

    等回過神時,洛真早已離開。

    ***

    酒吧的晚班,一般是凌晨兩點以後下班。

    寧柔本以為洛真知曉寧寶寶的存在後不會再來找自己,沒想到,兩人晚上還是在酒吧見面了。

    想到早晨在巷子里被洛真逼著追問寶寶的爸爸是誰,她的心仍是燒得慌,連前台都不敢去。

    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洛真、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關于那個根本不存在的‘男人’的問題。

    光是想到洛真那張冷如寒霜的臉,她心底就無法控制的涌出懼意。

    她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明明白天和洛繁星談起洛真的時候,心情還那麼鎮定。

    誰知真到了和洛真相見的那一刻,所有的平靜一瞬間全都變成了不安的驚惶。

    這麼明顯的心神不寧,劉威也發現了不對勁。

    兩人認識了大半年,印象中,只有寧寶寶生病的時候,寧柔才會露出那樣慌張忐忑的表情。

    “寶寶身體不舒服嗎?”

    走廊拐角的盡頭,昏暗又安靜,寧柔低著頭,劉海微微垂落,雙頰被覆上一層薄薄的陰影。

    她一向不喜歡撒謊,更何況,劉威平時又那麼照顧她,這樣一想,她更是說不出一句假話。

    “不是,寶寶很好,是我有些私事,沒有處理好。”

    既然是私事,就不好多問了。

    劉威伸手摸摸頭,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忙。

    想了想,直接給寧柔放了個假。

    “今晚客人不多,要不你早點回去吧。”

    往常除非寧寶寶生病,寧柔是絕不會提前下班的,但一想到洛真現在就在前廳的沙發上坐著,她恨不得立刻逃離。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她就軟聲道了句謝。

    “謝謝劉哥,拖欠的班時,我會找時間補上的。”

    劉威听見這句話,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不要補啦!”

    “後台的衛生都是你搞的。”

    “應該是我們給你補工資才對。”

    雖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被人認可的感覺仍然很好。

    寧柔抿抿唇,心緒微微放松了些。

    “能在這里做事,我已經很滿足了。”

    由于耳朵出了問題,很多工作她都做不了。

    這一年在酒吧雖然沒賣出多少酒,也沒拿到多少提成,但總算是多了一份收入來源。

    就像李玫說的那樣,招一個听不見聲音的員工進來有什麼用?

    沒有被辭退,足以讓她心生感激。

    因為自行車還在修理店,她是坐公交過來的。

    現在過了十點,街上來來往往的,就只剩出租車了。

    她沒考慮過打車,從後門離開的時候,肩上只挎了個洗的褪色的淺黃色單肩包,而後借著月色和路燈的光,沿著馬路走了回去。

    至于洛真,在她出門的時候,就已經偷偷跟在了後面。

    和下午一樣,兩人仍是一前一後走著。

    寧柔走路,又穩又快,和騎車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洛真跟著走了會,居然有些跟不上。

    騎自行車只需要三十分鐘,走路得一個小時。

    二十分鐘沒到,洛真已經開始喘氣,而寧柔仍像個沒事人似的,根本不打算停下來歇歇。

    那麼瘦弱的身體,卻像藏著用不完的精力。

    只有真正體驗,才知道一個單親媽媽的生活有多艱難。

    直到親眼看著那道細瘦身影走進老院的巷子,洛真的心才徹底安定。

    她想,寧柔現在最需要的,應該是一輛自行車——

    一輛能載得起她,也能載得起寧寶寶的自行車。

    寧柔回到家,才剛剛到十一點。

    或許是開門的動靜太大,剛剛睡著的寧寶寶在床上翻了個身,迷迷糊糊又醒了。

    寧柔上班之前給她洗過頭,這會兒頭發已經全干了,軟軟黃黃的發絲兒微微蓬松,看上去手感很好,再加上她身上那件可愛的粉色貓咪睡衣,整個人看上去更是粉粉嫩嫩的,格外招人疼。

    “媽媽~”

    只是听到了一點點聲音,眼楮都還沒睜開,就先軟軟地喚了聲媽媽。

    听得人心都化了。

    因為沒有空調,屋子里特別熱。

    紗窗是開著的,可惜吹進來的風也很熱,基本上起不到送涼的作用。

    寧柔放好包,又換好鞋,走到床前將風扇打了開來。

    看著寧寶寶鼻尖上沁出的幾顆汗珠兒,她的聲音里滿是心疼。

    “怎麼不開風扇?”

    房間只開了盞暖黃色的小燈,寧寶寶伸手揉了揉眼楮,終于看清寧柔的臉。

    牆上的時針指向十一點,她已經學會辨認時間,知道媽媽這個點回來是提前下了班,還沒答話,就笑著往床內側滾了兩圈,又把自己的鯊魚小枕頭往外推了推。

    “不可以吹,寶寶會病的~”

    寧寶寶身子骨弱,前些日子發燒,就是因為睡覺的時候被風吹著涼了。

    或許是住院的時候听見了醫生的話,她居然懵懵懂懂地知道了自己生病的原因,從醫院回來後,就格外抗拒吹風扇。

    就像現在,寧願熱著,也不吹。

    她不是怕去醫院,也不是怕打針吃藥。

    她只是知道,自己的一場小病,會讓媽媽過得更加辛苦。

    不生病,就不用花錢,媽媽也不用每天都上班了。

    小孩子的想法,簡單又純粹。

    寧柔知道寧寶寶在想什麼,心里頓時難受不已。

    其實家里的風扇早就被她換成了風力最小的床頭扇,風很小,小到根本不用擔心吹壞身體。

    可無論她怎麼說,寧寶寶都不肯听。

    空氣里仍是悶熱不堪,連席子都帶著微微的燙意。

    寧柔走了一路,身上多少出了點汗,劉海濕噠噠得黏在額頭上,雙頰顯得更白。

    寧寶寶躺在床上眨了眨眼,忽然翻身爬了起來,把風扇對準了寧柔,自己則打開床頭櫃,從里面拿出了最喜歡的向日葵小圓扇,也給寧柔扇起了風。

    “寶寶幫媽媽吹~”

    軟軟糯糯的聲音,听著就叫人鼻酸。

    寧柔別開頭,喉嚨像堵了塊石頭,連呼吸帶著苦澀。

    母女倆就這樣一個坐在,一個站著,一起吹了會風。

    寧寶寶年紀小,沒多久就眯起了眼楮。

    寧柔將人抱進懷里哄了哄,小姑娘很快就沒了聲,沉沉睡了過去。

    屋子里倏地安靜下來,再沒了別的動靜。

    手心的軟發,是淺黃色的。

    寧柔輕輕摸了摸,心下忍不住嘆了口氣。

    一不留神,又想起了洛真。

    還沒等她從記憶中回神,一張照片就從寧寶寶的睡衣里掉了出來——

    那是一張泛黃的老照片,上面的女孩子和寧寶寶一樣,也是滿頭黃發,她坐在鋼琴面前,十指按在琴鍵上,面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

    那麼熟悉的一張臉,寧柔的心,瞬間就亂了。

    照片上的女孩,是十五歲的洛真。

    這張照片,是她當初離婚時偷偷從洛真的老相冊里拿走的。

    這些年她一直將照片夾在記賬的本子里,不知怎麼的,今晚居然被寧寶寶拿到了床上。

    她哪里知道——寧寶寶和洛真,白天早就在幼兒園見過面了。

    ※※※※※※※※※※※※※※※※※※※※

    不用擔心情敵,全都是感情助攻

    感謝在2021-08-01 03:09:22~2021-08-02 02:58: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輕傾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etectiveLi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一念執著。 10瓶;楊冰怡家的小水獺 5瓶;謝青陽.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方便以後閱讀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三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第十三章並對離婚後開始談戀愛GL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