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送一場夢給一個因果【已修】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秋夢曉 本章︰15、送一場夢給一個因果【已修】

    《山海經》中曾有記載,人死去陰魂聚集之地是為“幽都”。

    人類歷史在時間的洪流中更迭,傳說也在不斷演變衍生,現在大多數人只會稱呼這天下陰氣匯聚之地為——

    陰曹地府。

    地府與陽世相連的入口並不固定,負責引渡的無常在接到符合條件可以渡化投胎的陰魂之後會打開一道通往輪轉台的門,穿過門後長長的走廊看盡自己的一生,在出口處喝下孟婆湯,凡塵盡斷,依據陽間的善惡功德再度轉世為人。

    生前作惡者或滯留陽間成為厲鬼,失去理智作亂引來玄門與無常擊殺;或跟隨無常前往地府接受審判,地獄服刑之後贖清罪孽再度投胎。

    因橫死化為厲鬼者,于陽間殺人報仇乃是重罪,願跟隨無常去往地獄接受審判者從輕處罰,執迷不悟濫殺無辜迷失者,殺。

    因作惡不敢前往地府接受審判者、逃避無常引渡之惡鬼,殺。

    ……

    “真是少見,上次在這地府里見到你還是一年前你押送一只厲鬼接受審判的事兒了。听說你升職判官了?恭喜啊。”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裝,黑色的長發被發繩低束在身後柔順的垂下,胸口的口袋里還別著一支銀色的筆,正靠在地府入口那棵參天桃樹下看向如約而來的謝昱。

    “謝大人不在嗎?”謝昱見來鬼是黑無常範無救,愣了一下,眼神下意識的在周圍逡巡了一圈。

    他的申請分明是提交給了白無常謝必安。

    謝昱當初被引渡進地府初初見面就覺得謝必安看面相十分親切面善,也是謝必安向閻君提議引渡他成為活無常,謝昱才得以重返陽間有機會了結心中夙願。

    “收拾爛攤子去了,一年半載的回不來。”

    範無救的表情永遠都是溫溫和和,嘴角總是帶著弧度差不離的笑,但僅有的幾次踫面謝昱都能感覺到範無救看向他的眼神幽深又復雜,好似沉澱著深淵般地故事和絲絲縷縷糾纏而來幾不可查的……厭惡。

    是的,謝昱很確定。

    範無救不喜歡他,甚至是——厭惡他。

    十八層地獄並非世人傳言為上下十八層,而是分開被黑白無常各自掌管8層的平行空間,謝昱申請進入的枉死地獄便是謝必安掌管。

    範無救向前走去︰“跟上。”

    “勞煩大人。”謝昱也不再多說,只垂眼向下看跟著範無救的腳步向前走,不去看周圍逐漸開始變得光怪陸離陰氣扭曲的景象。

    “我勞煩什麼?你自己的功德你想怎麼用怎麼用。”

    反正該操心的那個已經把自己徹徹底底搭進去了。

    ……

    西城人民醫院•腫瘤科•307病房

    原本因為白天的化療整個人顯得越發頹敗的女人陷在病床里,當年哥哥從醫院樓上決然一躍之前將他這些年所有費盡心血積攢的錢全都留給了她和媽媽,多年來女人從未動用過這筆錢,哪怕是母親死後她被迫跟著舅舅生活受盡舅媽的冷眼她也咬緊牙沒有將這筆錢交出去。

    沒想到最後,竟然還是這筆錢——這筆哥哥在那樣的境遇下一點一點費盡心機積攢下的血淚錢,讓她在生命最後的這段時間在醫院里苟延殘喘著後悔曾經可以擁有的家庭。

    牆上的掛表秒針滴滴答答一圈一圈地走著,在濃重的夜色籠罩而來的時候,時針秒針分針重合在12點,女人被突如其來的困倦席卷,下一秒就沉沉睡去。

    在夢里,她見到了三十多年前那個在派出所里笑的悲傷卻好看的青年,那個在她童年里印刻下深深烙印凝聚了她所有不甘愧疚的人。

    ……

    “干嘛去了?”陸焚半跪在柔軟的沙發里,整個人趴在沙發靠背上面朝開門進來的謝昱,“深更半夜不著家。”

    謝昱輕哼了一聲︰“你家住海邊?”管得那麼寬。

    陸焚長長嘆了口氣︰“西城一個大西北都能被你記成靠海邊,當家的,咱要不去醫院拍個片?咱這就算做著陰差的活兒也不能諱疾忌醫不是?”

    說完還歪著腦袋想了想,問謝昱︰“這詞是這麼用吧?”

    謝昱被這家伙陰陽怪氣懟了個實在,翻了個白眼不想理他,徑直走向樓梯準備上樓。

    “當家的~”陸焚一個飛撲就掛在了謝昱的身上,因為兩人的接觸大量的陰氣朝著陸焚匯聚,陸焚短短幾秒就有了實體,整個人結結實實地壓在謝昱背上,“餓餓,飯飯!”

    謝昱︰“……”

    靠!

    這人真當自己是寵物店里的小貓咪直接往人身上撲?自己多大塊頭心里沒數嗎!!!

    把賴皮貓從身上抖下去,謝昱反手將手里的一顆紅色珠子塞進了陸焚的嘴里。

    “行了,去睡覺!”

    嘴里被塞了一顆辣味魂珠的陸焚牙齒一用力,里面濃郁的陰煞之氣在口中爆裂開來順著喉嚨流向四肢百骸。

    陸焚幾乎舒服的喟嘆出聲,眼楮愜意的眯起,完全沒發現調戲的對象已經趁著這空擋閃進了三樓的臥室並關上了門。

    靠在樓梯邊的牆面上,陸焚回味著嘴里爆裂開來的美味,一邊對比著之前在廚房意外嘗到的另一種滋味。

    這顆珠子就是病房里陸焚徒手從女人魂魄里面剝離出來的陰煞之氣凝聚的魂珠。

    已經升職判官的謝昱在功德點的方面終于開始變得大方起來。

    完全不用睡覺的陸焚在謝昱下午離開的時候就一路跟著他,遠遠看著他和那個小白臉見面,還一起喝咖啡吃甜點,說說笑笑到天黑才分開。

    之後目送著謝昱在西城人民醫院開門進入地府,一個小時後從相同地方出來,轉身進了腫瘤病房去給那個可悲的女人送了一個夢。

    嘖。

    ??也不知那個青年給她的是冰釋前嫌的美夢還是被愧疚對象冷眼惡語責備的噩夢?

    陸焚眯著眼想起了下午謝昱在樓頂回答他的話。

    “她哥哥十歲的時候被人販子拐走,一直記得自己的父母,後面被輾轉賣到了一個皮條客手里,那個皮條客專門給賭場和地下會所提供‘新鮮貨’。她哥哥的因為長得好被送去接受了□□和身體改造,自此輾轉在各個黑賭場和地下會所里成了幕後黑色產業鏈賺錢消遣的工具。”

    “十四年,沒人知道他是怎麼活下來,又是怎麼在那種環境里藏匿了不少客人留下的錢財首飾,堅持到特查組端掉了那個黑色產業鏈。”

    “只不過,比前半生坎坷相比更可怕的便是看到光明之後才發現——”

    “這個世界所有的陽光溫暖,與他無關。”

    “那些煎熬與堅持,活像是一場感動了自己的笑話。”


如果您喜歡,請把《勾魂事故之後》,方便以後閱讀勾魂事故之後15、送一場夢給一個因果【已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勾魂事故之後15、送一場夢給一個因果【已修】並對勾魂事故之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