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冷漠

    張安瀾一行人從嫌疑人家屬家里出來,楚東按照答應張安瀾的,帶著張安瀾去往了現場

    “所以你們那邊有什麼進展麼?”李一鳴看著楚東他們從車上下來問道

    楚東搖搖頭,“沒有任何問題,家屬那邊證實懷疑人是正常死亡”

    “那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話,那懷疑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確認他的尸體火化了?”李一鳴又問道

    “嗯,來的路上讓李威打電話到火葬場確認了,的確有這麼一回事,現場的監控錄像也調過來了,比對過沒有任何問題”

    “也就是說排除了懷疑人假死的可能性”李一鳴總結到,楚東點點頭看著張安瀾“所以現在唯一能解釋的通的就是這個懷疑人應該是通過什麼手斷把自己變成靈體了”

    李一鳴明白楚東的意思,也看向自己的師弟張安瀾,說實話,現在的李一鳴十分糾結,倒不是自己信不過師弟,可是因為自己現在面臨的狀況,以及屬下的目光,李一鳴實在不好太過偏袒張安瀾,而且昨天的過陰張安瀾也是實實在在的失敗了

    李一鳴想了想,最終還是開口道“師弟,你有什麼辦法麼?”

    張安瀾自從下了車就一直沒說話,他能感受到現場除了自己的師兄其他人向自己投來懷疑的目光,張安瀾也明白過陰失敗之後,師兄為什麼會對自己是這種態度,沒辦法,張安瀾只能靠自己的本事來換取大家的信任

    “搜魂!如果現在排除了懷疑人還有肉體的可能性的話,那邊只有鬼魂了,所以只要一搜便知!”張安瀾篤定的看著李一鳴

    李一鳴一听張安瀾這話,有點猶豫了,他心里明白張安瀾說的是目前唯一可實行的辦法,但是他現在又害怕張安瀾提出這種辦法,不光是因為昨天的過陰失敗,也因為他們實在不懂這捉陰驅鬼的法門,如果張安瀾中途出現什麼問題,一來自己沒辦法保護他,再來自己的這幫手下想要接納他就難了

    “頭兒?”楚東看李一鳴半天不說話一直盯著張安瀾發呆出口問道

    思前想後,李一鳴決定還是按照張安瀾說的去做,“那就靠師弟你了!”說完李一鳴走到張安瀾身邊,拍樂下張安瀾肩膀,手使勁捏了捏張安瀾,張安瀾明白師兄的意思,對著李一鳴點點頭

    “其他人把現場警戒起來,不要人無關人員闖入!”李一鳴沖著其他人下了命令,向後退去

    張安瀾看著周圍人三開,走到了草叢附近,咽了下口水,這就是監控錄像里那個神秘人藏身的地方,如果真的是鬼魂的話,那麼這個地方應該可以用搜魂術來找到那個鬼魂

    張安瀾深吸一口氣,閉上眼,心里默念口訣,伸出右手掐了個劍指,對著那片草叢在空氣中畫了個八卦,默默地小聲嘀咕著什麼

    站在一旁負責警戒的熊浩和時培看著張安瀾的動作,小聲交流起來“你說李隊的這個師弟對著捉陰驅鬼的法門到底知道不知道?”熊浩問道

    “不好說

    ,你說他不會吧,那天過陰送他回來的那朵陰氣氣旋,就是他說的黑無常,不像是假的”時培想了想“可你要說他會吧,先不說這捉陰驅鬼已經失傳多少年了,就說他這歲數我覺得他也不可能掌握”

    “也是,我記得那會我師父跟我說,但凡能掌握這捉鬼過陰的人,無一不是手眼通天的老怪物,他這毛頭小子,哼”熊浩看著張安瀾你冷哼一聲“再說,以你的手段,在哪里都沒看出什麼,他能看出什麼?”

    “到也不能這麼說,我這奇門遁甲的法門,追活物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要真照他說的,這玩意是個鬼魂,那我找不到也是正常”听見兩人交談的楚東回頭警告了兩人一眼,兩人就不再說話,等著張安瀾完事

    這邊張安瀾念完咒,等了一會,開始感覺到不對勁了,“怎麼還沒反應?”張安瀾有點不敢相信,又把剛剛的法術施展了一遍,等了等換來的還是同樣的結果,張安瀾皺起眉頭,“這里面有古怪”

    一直盯著張安瀾施法的李一鳴看著張安瀾皺著眉頭,不停的在施展同樣的動作,心里感覺不妙,看了周圍人一眼,走上前去,站到張安瀾邊上小聲問道“師弟,有什麼問題麼?”

    “師兄,我沒有搜到這鬼魂”張安瀾有點難堪,算起來這是他下上以來第二次失敗了,他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師兄

    李一鳴長出一口氣,沒有理會張安瀾,反而轉身對著遠處的隊員招了招手示意其他人走過來,張安瀾這回也不知道說什麼,就站在李一鳴身旁等著其他人過來

    等著隊員都圍了過來,李一鳴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張安瀾,這才對著所有人說道“我們有麻煩了!目前沒有找到這個鬼魂,現在大家想想還有什麼辦法吧!”說完,李一鳴等著其他隊員回話

    “怎麼又沒有找到麼?這回是什麼原因?這鬼魂也沒去陰間?”熊浩听到李一鳴的話,立馬對著張安瀾揶揄道,不過上次過陰還有李一鳴幫著張安瀾,這次,李一鳴听了熊浩的話,只是裝沒听見,眼楮看著其他人

    “沒辦法,只能重新找證據了!”楚東說道

    “再給李威打個電話把,看看這個鬼魂的家里附近有沒有什麼監控錄像拍攝過這個鬼魂”吳倩想了想“畢竟按常理的的話,頭七回魂的話,不是回家里,就是在自己死亡現場徘徊”

    李一鳴點點頭,掏出手機給李威打了個電話,掛了電話,李一鳴又對著大家說道“熊浩、時培你們兩再跟去拋尸現場,楚東你帶著其他人回隊里,幫李威重新查監控”說完,李一鳴轉身就朝車子走去

    “師兄,我...”

    李一鳴听到張安瀾的話,停下下腳步,“你跟楚東他們回去,讓楚東給你安排個屋子,等我忙完這個案子再說吧”

    張安瀾看著李一鳴上了車,走了,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雖說自己很理解師兄為什麼會這麼做,但是要真的面對這種態度,張安瀾還是有點難受,可轉念一想,誰讓自己又失敗了呢,師兄這麼做也

    是因為自己不爭氣

    跟著楚東他們回了警局,吳倩在楚東的安排下,帶著張安瀾進了一間宿舍,“你也別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下吧,來著這兩天也沒怎麼好好休息”說著又從兜里掏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這是李隊讓我轉交給你的,你要覺得無聊可以去周圍轉轉”放下信封,吳倩關上門走了

    張安瀾拿過信封看了看,里面是一沓先進,各種面值的都有,張安瀾明白師兄的意思了“師兄這是不想讓自己在跟這個案子了”張安瀾把信封收好,躺在床上,思考著剛剛為什麼又失敗了

    “沒道理!按照家屬說的,尸體已經火化了,按照時間推算,出現在現場不可能是肉體,換句話說,出現在現場的一定是鬼魂啊!但是為什麼師父交的搜魂術找不到呢?”張安瀾躺在床上自言自語到

    “尸體...火化...鬼魂...總感覺我好像漏掉了什麼”張安瀾翻了個身“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想了一會,張安瀾也沒想出個頭緒,倒是因為用腦過度,感覺自己很餓,不自覺的想到了早上吃過的豆腐腦

    “正好把大爺的錢給還了去”張安瀾拿著剛剛李一鳴給的現金,出了屋子,按照記憶尋找到早上吃過豆腐腦的小店,這回小店門口的牌子從早點改成了晚飯

    張安瀾在門口往里看了看,大爺正在櫃台後面忙活著什麼,“您好?”張安瀾沖著里面喊了一句

    櫃台後面的大爺停下手里的活,笑著沖著站在門口站著的張安瀾招招手“進來啊!門口傻站著干啥!”張安瀾听見大爺的招呼,這才走進了屋子

    “大爺,我是來還您早上的早點錢的”張安瀾把前錢掏出來“早上的豆腐腦多少錢?”

    大爺擺擺手“等你吃完了一起給就行了!”說完大爺又走回櫃台“等會吧!一會就出鍋了!”又忙了起來

    張安瀾坐在凳子上等著,眼楮看著屋子里的裝飾,雖說是個飯館,但張安瀾感覺這里更像自己山上師門的食堂,櫃台上放著一個香壇,上面焚著三炷香,張安瀾走過去,湊到香前,聞了聞,這香跟師傅平時焚的香味道很像

    “你要喜歡,我待會送你一把!”大爺端著一盤青菜從櫃台後面走了出來,看著張安瀾貓著腰,聞著自己插在那里的香

    “能不能問下您這香是用什麼制的?”張安瀾做回椅子上指著那香問道“這香的味道跟我師傅焚的香味好像”大爺想了想“不知道,一個朋友送的,感覺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從點上這玩意,我這都不怎麼來人了,你要喜歡待會你都拿走!來來!先吃飯”大爺又盛了兩碗米飯放到了桌上

    “謝謝您!我有一碗就夠了!”張安瀾感覺自己可能吃不來那麼多,站起來婉拒

    “我也得吃飯啊!”大爺理所當然的說道,順勢就坐在了張安瀾對面,從筷子籠里抽出兩雙筷子遞給張安瀾一雙,夾了一口菜,放到碗里,對著張安瀾說道

    “吃吧!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冷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冷漠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