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潭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龍潭

    楚東看著李一鳴手里的那一把白顏色的香,“我記得咱們上面的分局好像有一位同志說是從湘西那邊特招過來的,打個電話給他問問”

    在獲得李一鳴同意之後,楚東掏出手機給口中的分局撥了個電話過去,“喂?我是楚東,現在遇到這樣的一個情況!”在簡短的把自己這里遇到的情況和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下,對面便讓楚東稍等一下

    “他們去找那人了!”楚東掛了電話“讓咱們傳張圖片快去,他們那邊也幫忙看下”,楚東走到李一鳴面前,讓李一鳴把香舉好,對著香拍了幾張照片,按照對面的要求發了過去

    照片顯示被對面接收了沒一會,楚東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楚東掏出手機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人打過來的,楚東接通了電話,“喂!您好請問是楚副隊麼?”“對!您是?”

    “是我們隊長讓我打這個電話找您的”

    “哦,貴姓?”楚東又問道

    “我叫田武生您叫我小田就好 !您發過來得照片我看過了,您看我們方便轉成視頻麼?這麼看照片我有點不是很確定!”

    “好!”楚東又拿起電話按了幾下,在舉起電話,手機屏幕里出現了一位用黑布包裹著整張臉的人站在那頭

    “大家好!”那人扯了扯頭上的黑布讓眼楮只見僅有的縫隙露的更大一點

    “為什麼用黑布包著頭?”時培小聲的問李一鳴,田武生也听見了時培的問話,笑著回到“因為我們這一脈傳人,對于外貌長相有著特殊要求,實在怕唐突了各位,還請大家諒解!”

    “那你就是湘西趕尸匠的傳人?”楚東問道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這一脈應該叫做辰州術”田武生解釋道

    “辰州術?那這麼說祝由十三科也跟你們是一脈的?”李一鳴問道

    “是的!辰州術每一個法門都有各自精髓,所以慢慢的大家都只知道某一法門,但是辰州術知道的就越來越少了,您是怎麼知道辰州術的?”田武生反問道

    “我這的醫務人員正好是祝由十三科的人”李一鳴解釋道

    “難怪如此!以後有時間希望能當面交流下!”

    “沒問題!我們先說正事!這個東西你見過沒有?”李一鳴把香放到屏幕前“這玩意跟香一樣,但是我們還真沒見過白色的!”

    田武生也靠近了屏幕,看著李一鳴手中的香“我猜可能是那個東西,但是現在還不確定,您方不方便把一只碾碎讓我看下?”

    李一鳴伸手抽出一炷香,在屏幕面前把香慢慢碾碎,“手感怎麼樣?”田武生問道

    “感覺很奇怪”李一鳴又在指尖拈了幾下,想了想“感覺不像其他香一樣是那種粉狀的感覺,這種感覺更像是用什麼礦物磨制成的,顆粒感很明顯”

    田武生听了李一鳴的話,“您那邊有人帶著清心符麼?或者有能保持心境的法器之類的都可以!”又問李一鳴

    李一鳴回頭看了看張安瀾,張安瀾再懷里摸了摸,掏出了一沓清心符

    ,“平時沒事就畫了一點以防萬一”李一鳴接過張安瀾的清心符又看向田武生,“有就好!您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貼上一張,然後點燃一炷香”

    李一鳴照做,等在場的所有人都把清心符貼好,李一鳴讓熊浩點燃了一炷香,田武生在屏幕看著李一鳴這邊點燃了香,又說道“香燃了,大家仔細聞下,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味道?”

    眾人點頭,看著熊浩手里的那柱香緩慢燃燒,仔細聞著空氣中的味道

    “除了一般的香味,好像還夾雜著一點臭味?”張安瀾率先說道

    “什麼臭味?”田武生問張安瀾

    “這個臭味怎麼形容?就好像豬肉壞了的味道”張安瀾仔細想了想“我知道了!這是尸臭味!”

    “那沒錯了,這就應該是拿東西”田武生听到張安瀾說出尸臭味的時候就確定了這香到底是什麼東西,而其他人看著田武生等著他的解釋

    “這東西叫做斷神香!”田武生咽了下口水繼續說道“這東西主要是用人骨配上其他迷魂草藥一起磨制而成,但根據不同的迷魂草藥會達到同的效果!”

    “人骨?”張安瀾重復了一遍“可人骨除了含有大量的磷,沒有什麼其他特別的了”

    “不是不同的人骨,這人骨要挑那種被太陽直射過得尸骸,而且還不能是人為扔到太陽下!”

    “那這香聞了有什麼效果?”張安瀾又問道

    “這香最早是配合避魂鈴一起使用,為了避免有趕夜路的人撞到趕尸匠的隊伍,從而煉制出來的,但那會戰亂不斷,戰場尸橫遍野,遺骸這方面還好說,但是後來因為這種香的制成方法實在太過有損陰德,慢慢就沒人用了,我也之前從辰州術的古書上看到過的”田武生解釋道“一般聞過之後會讓人陷入昏迷,如果加入致命的迷魂草藥這香可以達到跟安樂死一樣的效果”

    听了田武生的話,大家陷入了沉默,“那個,李隊!如果方便的話,可以把這香郵寄給我麼!我可以幫您分析出這里面的草藥成分!”

    李一鳴點點頭,就讓楚東掛斷了電話“剛剛李威跟我說,王猛有輛車就停在樓下,我們先去車里查看有沒有跟這香一樣的味道或者燒過之後一樣的痕跡”李一鳴指著熊浩腳邊的一小撮灰燼說道

    “等等!”楚東攔住了正要出門的所有人,而其他人听到了楚東的話,疑惑地回頭看著楚東

    “怎麼了?”李一鳴問楚東

    楚東環視了眾人,思考了下,這才說到“隊長!我有點想法想跟大家溝通一下!”

    李一鳴示意他繼續說下去,“我剛剛仔細把王猛的所作所為重新模擬了一遍,我發現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這王猛真的好奇怪,我有點想不懂他在做什麼?”楚東接著說道“按照我們之前的線索和資料,現在光我們知道可能被王猛害死的人就有四人,而這王猛在這里已經三年了!這三年之間我們沒有發現王猛有任何不正常的舉動對吧?”

    李一鳴點點頭,“

    這次還是因為張安瀾的特殊情況,才讓王猛落出馬腳,那這麼說來的話,這王猛應該是非常謹慎的一個人”楚東緩緩地說出自己的想法,其他人也跟著思考起來

    “況且,按照張安瀾的說法,這王猛再被第一次發現的時候,還有自信重新回到現場去試探張安瀾,這又說明他也是個非常自信的人!這麼一個謹慎,自信的人,為什麼在試探完張安瀾之後,會匆忙逃跑?”楚東看著所有人問道

    “而且,就算逃跑,為什麼還會在他的屋子里,留下這麼重要的東西,或者換一種說法,他為什麼會留下這麼重要的犯罪證據?”

    “所以?”李一鳴看著楚東問道

    “我覺得現在是有兩種可能!”楚東推了推眼鏡“第一,王猛可能在看見張安瀾之後,在有限的時間內迅速做了一個局,而他可能正在某處等著我們自己走進這個局!”

    “第二個可能呢?”這回時培問道

    “第二個可能,很簡單,就是單純的我把王猛想的太完美了,其實都很簡單,王猛沒有那麼謹慎”楚東說道這頓了頓,“我個人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

    “也許就是楚隊你想的太復雜了呢?”熊浩也說到

    “就照楚東說的,可能性不大!”李一鳴接過話來“如果王猛真的這麼簡單的話,不可能在三年內沒有漏出絲毫破綻!你的建議呢?”李一鳴說完又問楚東

    “我的建議也有兩條!第一,我們勁量不要與王猛有正面接觸,再從其他分局調過一些可以使用遠程法門的同事,等人員配備齊全,我們再追尋王猛,找到王猛的蹤跡的時候,一邊通過遠程跟他打消耗,一邊慢慢靠近,等他體力和意識都不行的時候,再讓熊浩和時培靠近將他制服!”

    “不行!時間來不及!先不說上面催的急不急!就說從其他分局借調人員,就需要很長的辦手續時間!如果王猛在這期間沒有看到我們出現的話,他會做什麼我們誰也不能保證,可能到時候會出現更多的受害人!這是第一!”李一鳴說道“就算王猛可能因為謹慎在這期間收手防備著我們,但如果他跑了呢?這是最大的問題!”

    楚東也點點頭“我也想到了!可如果就靠我們現在現有力量的話,全員出動的話,應該可以勉強試一試”

    “這麼悲觀麼?”熊浩有點不相信“我和時培就這麼不堪麼?”

    “不是不相信你們!”楚東看了了熊浩“只是我們現在知道王猛是煉尸人,而且現在看的話,他手里最少應該煉成了四具尸體,而我們的主戰力就只有你和時培!”楚東又看向張安瀾“就算我們現在算上張安瀾,也只不過三個戰力,算你們每人能拖住一具,我們剩下的人拖住另一具”楚東指了指戴勝、李一鳴和自己“這時如果王猛只要多出一具,我們就束手無策了!”

    熊浩听楚東的話,張張嘴,但終究什麼也沒說出來

    “所以,這麼說來的話,這就相當是個龍潭了?”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龍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龍潭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