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

類別︰美文散文 作者︰三更夜 本章︰追凶

    “我先問下,師兄,在這個地方還有向我們一樣身份的人麼?”

    “沒有!我們身份很特殊,為了防止出現不可控的情況,所以在每個城市只有一只這樣的隊伍!”李一鳴肯定的回答道

    “在你們之前來過一位警察!”張安瀾說道“他在檢查人俑的時候,我的黃符對他好像有反應,當時不確定,我以為會是像我們這樣的隊伍但現在這麼一看,好像並不如此”

    “警察?他還敢冒充警察回來?”時培有點不相信這個煉尸的膽子會這麼大

    “他應該只是把師弟當成路過的,再回來是想試探下師弟”李一鳴看向張安瀾“還有別的什麼不對勁的麼?”

    “我在跟他說人俑的時候他沒有任何反應,我想如果不是深諳此道的人,應該不會這麼淡定吧?”張安瀾想了想,“而且那個警察好像對黃符這種東西並不陌生,那家家屬剛看到我貼上黃符的時候,可是撕了半天呢!”

    “那現在基本已經能確定那個人就是有問題”李一鳴拍了下手“時培!叫吳倩過來收拾殘局,其他人回去同步進度!”

    時培領命掏出手機給吳倩他們打電話去了

    “走吧!一起回去!”李一鳴看看著時培和戴勝都回來了,對著張安瀾說道,張安瀾點點頭,跟著李一鳴回警隊去了

    一行人進了會議室,看見楚東他們早已經坐在了位子上,見李一鳴他們進來,所有人都看向他們幾人

    “具體情況已經讓時培告訴你們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排查出那個煉尸的家伙到底是誰!”李一鳴站到主位上,“張安瀾去讓李威帶你畫一張嫌疑人的肖像,再放到電腦里排查!今天我務必要知道這人姓什麼、叫什麼!”

    李威帶著張安瀾去了旁邊的鑒定科,讓張安瀾按照印象,畫下了那個司機和警察的樣貌,按照兩人繪成的素描像,李威在電腦里開始尋找起這兩人的相關信息

    “搜索結果,顯示那個警察根本不在檔案庫里,基本確認兩人是同一人的可能性!”李威跟張安瀾重新回到會議室正把搜索結果匯報給李一鳴“那個司機的我查到了幾位,剛剛也讓張安瀾指認了!”李威把圖像資料分發給每個人

    “嫌犯姓名︰王猛

    現職業︰司機

    從記錄上來看,沒有任何不良記錄

    三年前,來到本市給一名私企老板當過專職司機,干了沒多久因為老板暴斃,成了無業游民,三個月後,找到了一家殯儀館做司機,同時還兼職網約車司機直到現在!”

    “老板暴斃?”楚東听了李威的報告提出了疑問

    “對!暴斃!”李威看下手里的資料肯定的回復道

    “心髒驟停?猝死?”楚東又接著問到

    李威點點頭,楚東得到答案示意李威繼續說下去

    “目前,我們已知出現問題的兩具尸體,都是由王猛所在的殯儀館負責入殮,再由王猛負責送去同一家火葬場的,兩者死因皆為心髒

    驟停判斷為猝死!我已查到王猛現在的住址”李威又給大家遞上了一張紙

    “這家伙居然住在鬧市區?”時培有點不敢相信“這家伙煉尸周圍就沒有鄰居報案麼?”

    “我也查過警方報案記錄,很遺憾並沒有人報案!通過初步判斷,嫌疑人的煉尸地點並不在現住址”

    李一鳴看著手里的資料點點頭,“其他的呢?”

    “我在等搜索數據庫的時候,已經把王猛所在的殯儀館去往火葬場的道路查清楚了”李威指著會議室的銀幕“這是王猛在運送遺體時所經過的路線,我按照時間做了排序,兩次的路線完全一樣。”

    “路線上的監控有沒有拍到什麼問題?”李一鳴轉過身看著銀幕問道

    “監控上沒有排到問題,兩次運送時間也基本一致,但這段錄像當中會經過一段隧道,我懷疑如果嫌疑人要對尸體動手腳應該就在隧道”

    “為什麼沒有隧道的監控?”李一鳴又問道

    “我詢問過有關部門了,說是之前有輛大貨車經過的時候把攝像頭給蹭掉了,目前他們的技術部門正在解決問題,我也要到了錄像的備份,只不過時間不夠,我還沒有對比”李威跟李一鳴說明情況

    “需要多長時間?”

    “現在的話,大概還要十幾分鐘”李威低頭看了看電腦

    “沒時間等你了!我們先去王猛的住址,你對比完了直接報告我結果!”李一鳴說完,帶著會議室的其他人驅車前往了王猛現住地址

    下了車,李一鳴安排熊浩和時培先在王猛所在的樓群周圍轉了一圈,自己也利用小區現有的資源,布了個隔絕法陣,李一鳴這邊剛準備完,熊浩和時培就走了回來

    “有什麼異常麼?”李一鳴問道

    “沒有頭兒!周圍表面上沒有什麼異常!”熊浩報告到,“我這邊也沒有察覺出什麼奇門遁甲的路數”時培同時也回道

    “那好,一會上去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要小心,並且一定要做好準備!防止嫌疑人用其他人做威脅!”李一鳴慎重的交待到,看著所有人點頭,李一鳴一揮手帶著所有人前往王猛屋子所在的樓層

    下了電梯,李一鳴給熊浩和時培打了手勢,示意兩人打頭陣,熊浩和時培貓著腰,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的靠進了王猛的屋門前,時培蹲下,在門前仔細查看了一下,確認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沖李一鳴打了個手勢

    李一鳴這才帶著人繼續往前走,等到了門口,在時培和熊浩的左右保護下,抬手捂住了門上的貓眼,試探性的敲了敲門,屋內沒有任何反應,李一鳴這回加大了力度又敲了敲門“您好請問有人在家麼?我們是物業的,有人反映您家漏水,您方便開門讓我們進去看下是什麼情況麼?”

    可誰也沒想到,王猛的門還沒開,身後鄰居的門卻開了,“你們物業怎麼來了這麼多人?”從屋里走出的大媽疑惑的問道,等察覺到眼前的人都穿著警服根本不是什麼物業的時候,大媽張大了嘴“對門這是

    犯事了麼?”

    “大媽您知道這戶人?”李一鳴看著大媽問道

    “知道!見面老說話!挺老實的一人,听說是開車的,可是干活挺拼命,沒白天沒黑夜的,但只要見面就說話,挺好的一人!”大媽說完看著李一鳴“警察他犯什麼事了?”

    “這個我們實在不方便告訴您,您知道他現在去哪了麼?”李一鳴又問道

    “喲!那你們來晚了,我今天遛彎回來剛好撞見他收拾東西走了!說是老家有急事!”

    “謝謝您啊!大媽,您先進屋,等事後我們會張貼告示的!”李一鳴把大媽勸回了屋,這才看著時培,時培從兜里掏出了一套工具,對著王猛的門鎖操作起來

    只听‘ 噠’一聲,王猛的屋門打開了,熊浩第一個闖了進去,其他人尾隨而入,屋內一片狼藉,地上還散落了幾張符篆,李一鳴撿起符篆看了一眼,遞給了張安瀾

    張安瀾接過符篆端詳了起來“這是個隱匿符,用于隱匿陰氣和其他一些不干淨的東西,他走的匆忙,應該還留下了其他的東西”听了張安瀾的話,其他人也沒得李一鳴的指示,各自進入屋內搜查起來,這時李一鳴的電話響了

    李一鳴看了看來電人,接通電話按了免提,電話里傳來李威的聲音

    “頭兒!隧道的監控錄像我已經比對完成,王猛在經過隧道的時候,都會有另一輛車跟他交匯,我放大了監控圖像,截取了另一輛車司機的面部信息,資料庫顯示,這司機也是一名早已死去的死者”

    “那輛車的信息呢?”李一鳴對著電話問到

    “也查過了,都是在王猛名下,現在這車應該就在你們樓下,是輛白色大眾,車牌號我發到你手機上了!”

    “知道了!”李一鳴地手機又響了一聲,掛斷了李威的電話

    楚東搜查完,從里屋走出來,“現在的問題是,就算我們知道了王猛是在隧道內對尸體做了手腳,可是具體是怎麼做的呢?他這兩次開的都是殯儀館的車,副駕駛上還有一位家屬跟隨,他是如何瞞過家屬的呢?”

    听了楚東的話,張安瀾和李一鳴都陷入了沉默,腦子里都在模擬王猛的作案手法

    這是時培從客廳舉著一把香過來了“頭兒!我從那屋子里找到了這麼一把香!”時培把香遞給了李一鳴,李一鳴接過香放到鼻子下聞了聞,也沒聞出個所以然來,就又把香遞給了張安瀾“你跟師傅最久,師傅又喜歡這些玩意,你看看你知道這是什麼玩意不?”

    張安瀾舉著香,也放到鼻子下聞了聞,沒有任何其他味道,他又把香對著窗戶看了看“我也沒見過這種香,雖然味道沒什麼特別,但是這白色的香我還真是第一次見!”

    “師傅也沒用過?”

    “沒有!師傅收藏的香我基本都見過,唯獨這種我是真沒見過!”張安瀾又把香還給了李一鳴

    “那這玩意到底是干什麼用的呢?”時培問道

    (本章完)

    還在找"夜行錄"免費?

    : "" 看很簡單!

    ( =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夜行錄》,方便以後閱讀夜行錄追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夜行錄追凶並對夜行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