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小弟會向父皇請奏,拜處弼兄為皇太孫之師……(求訂閱求票)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晴了 本章︰第1770章 小弟會向父皇請奏,拜處弼兄為皇太孫之師……(求訂閱求票)

    長孫無忌抬起了頭來,看到李世民那張冷漠的表情,心中生悸。

    “陛下還請息怒,這《氏族志》如此列等,臣也覺得不妥當。”

    “不妨事。”李世民目光從長孫無忌的臉上移開之後,這才淡淡地道。

    “此事先如此,待朕想到對策再說。”

    長孫無忌听得此言,不禁一愣,抬起了頭來看向李世民,卻無法從這位大唐皇帝的臉上捕捉到任何端倪。

    “無忌,你且下去吧,把那四位新科才俊的入仕之事,辦得漂亮一些,莫要讓朕失望。”

    “陛下有命,臣定竭盡全力。”長孫無忌恭敬地向著李世民一禮答道。

    站起了身之後,掃了一眼那本被李世民隨手扔在案幾上的《氏族志》,這才快步離開了甘露殿。

    李世民站起了身來,目送踫上長孫無忌離開之後,眉頭微皺,扶了扶那酸軟的腰背。

    視線再一次落回到了那本《氏族志》上,然後目光一轉,落在了一旁的《長安旬報》上。

    目光就這麼游來移去,李世民緊抿著嘴,反復地打量,半天之後,坐了回去。

    拿起了那一本程處弼所作的《三字經》,之後又擱下,仿佛在考慮著什麼難以決斷的大事。

    #####

    衛國公府中,二公子李德獎正在與娘親練習擊技,但見這位一身紅衣的李夫人每一擊,都讓李德獎份外的難受。

    頂著一腦門的臭汗左遮右擋,最終手中的橫刀被打落塵埃,只能狼狽地打了個滾,避開了娘親刺來的一劍。

    “娘,孩兒敗了。”李德狀氣喘吁吁地站起了身來,擦了把臉上的汗水,有些沮喪地苦笑道。

    “面對老身,你居然還走神。”

    這位四十許人,仍舊靚麗動人,眉宇間英氣逼人的李夫人搖了搖頭。

    將武器還鞘之後,給李德獎擦著汗水,有些擔憂地問道。

    “莫非是有什麼事情藏在心里?”

    李德獎接過了毛巾,自己擦拭一面有些敷衍地道。

    “孩兒能有什麼事,就只是希望父親能夠早日解了孩兒的禁足令罷了……”

    “你呀,怎麼,還真是翅膀硬了,連心里話都不跟娘說了?”紅衣颯爽的李夫人不由得嗔道。

    “虧得娘親一直在你父親跟前幫你說話,給你遮掩,沒良心的臭小子……”

    “娘……”一通話下來,李德獎臊眉搭眼地趕緊賠笑道。“娘親莫惱,孩兒,孩兒直說就是。”

    “程三郎,他前些日子過來給父親治病的時候,曾經跟孩兒言及何為俠義。”

    李夫人不禁一樂,對于這位給夫君治足疾的程處弼,她也是久聞大名。

    “哦?就是那個喜歡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程三郎?”

    “對,就是他,他之前問孩兒何為俠,孩兒行俠仗義,流浪江湖多年,自然知道。”

    “可是他那句話︰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讓孩子深有感觸,每每思及這句話,便覺得心潮澎湃,難以自己。”

    原本還笑容滿面的李夫人听得此言,也不禁神色一凜,數息之後,這才有些訝然地道。

    “好小子,這一句話,便是老身都覺得氣概非凡。

    不愧是能夠作得出《三字經》,寫得出大氣雄渾詩賦的程三郎。”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說得實在是妙哉。可是要比老身所領會的俠義境界,還要高遠……”

    “娘親,你也覺得他說的對?”李德獎看著跟前這位自己自幼就開始崇拜的娘親小聲地道。

    “自然,娘過去只覺得,仗義除奸,掃蕩不平,便為俠義。

    可是程三郎此言,卻將天下社稷、黎民百姓囊括其中。

    且不說程三郎那小子有沒有這本事,但這句話立意之高遠,非凡人所能及也。”

    說到了這,這位喜穿紅衣的李夫人回過了頭來,看向李德獎。

    “若是為俠者,真能做到這一步,的確此生足矣。”

    李德獎看著心潮澎湃,猶自在回味著程三郎之言,從容離開的娘親,雙手緊握成拳。

    “二公子,你喚小的有什麼吩咐?”不大會的功夫,一位體格精悍的親隨來到了李德獎跟前問道。

    李德獎將自己已經寫好的一封信交到了這位心腹親隨的手中,看了一眼門外,壓低了聲音吩咐道。

    “去,知道我那幾個弟兄,把這個交給他們,另外帶上一句話。

    若是消息無誤,我輩俠義之士的夙願,當可成矣。”

    #####

    這一期的《長安旬報》因為及時地抓住了時事的熱點,並且采訪到了今科狀元、榜眼、探花等人。

    滿長安的百姓們,但凡是識字的,都很想要了解一下,或者說想要八卦一下這幾位才俊。

    自然令這《長安旬報》的銷量,再一次暴發性的增長。

    還有一個問題是,之前那些商販采購之後,拿到了長安周邊去販售的《長安旬報》,極受追捧。

    特別是人口規模和富庶程度僅次于長安的東洛洛陽,更是被人紛紛掏錢搶購。

    真可謂是一報難求,使得那些商販們的心思越發地活泛起來。

    以至于這一次,晉陽書坊第一天拿出了差不多十萬份,愣是到得中午的時候,就沒一份剩下,再一次銷售一空。

    #####

    依舊是麗正殿偏殿,正在跟程處弼吹牛打屁的李承乾,看到了意氣風發的三弟李恪大步而來。

    隨著他的到來,還帶來了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那就是,今日提前準備下的十萬份《長安旬報》已經賣得一干二淨。

    “十萬份,才中午就沒了?”程處弼看到興奮得都一副快要喜極攻心的不良皇子李恪,也不禁有些吃驚。

    “嘿嘿,兄台你也不想一想,本身那《三國演義》,就是極其難得的精妙。”

    “再加上辛茂將等人,又是我父皇登基至今,第一次欽點的狀元。誰不想瞧瞧這些狀元、榜眼都會說些什麼?”

    “另外,小弟還听到了從洛陽那邊傳來的消息,上一期《長安旬報》流入到洛陽那邊的怕是得有近兩萬份。”

    “而且是十文錢一份,結果你猜怎麼著,全都銷售一空,一份不剩。”

    “唉……可惜咱們的訂價實在太低了點,讓那幫子奸商狠狠地賺了一筆。”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唐第一世家》,方便以後閱讀大唐第一世家第1770章 小弟會向父皇請奏,拜處弼兄為皇太孫之師……(求訂閱求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唐第一世家第1770章 小弟會向父皇請奏,拜處弼兄為皇太孫之師……(求訂閱求票)並對大唐第一世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