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故削其王爵,降為東萊郡王,再削封戶五百(求訂閱求票)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晴了 本章︰第1766章 故削其王爵,降為東萊郡王,再削封戶五百(求訂閱求票)

    這讓陛下心中甚是不爽利,所以才會余怒未消地在朝議吳王的罪過與懲罰之後,表達了對權萬紀的憤怒。

    認為權萬紀你是老師,你輔佐我的兒子,不能糾正他的過錯,而今,我兒子又是被罷官,又是被削減封戶的。

    難道你就沒有半點過錯?照朕的意思,我兒子那麼大的罪,那你豈不是罪當該死。

    結果當時,侍御史柳範站了出來進諫,還把房玄齡提溜出來了當典型。

    所以,房玄齡記得最是清楚不過,猶記得當時柳範言。

    房玄齡輔佐陛下,都不能阻止陛下游獵,那麼陛下又怎麼能獨獨怪罪于蜀王長史權萬紀?

    當時惹得陛下甚是震怒,直接就拂袖而去。

    之後,陛下還曾獨單召見了柳卿,直接問他你為什麼要犯顏指責于朕。

    而柳範則回答人主聖明臣子正直,陛下仁德聖明,臣不敢不進自己愚鈍的正直。

    總之,柳範用馬屁,巧妙地打消了陛下的怒火。

    而陛下如今重提此事,這簡直就是拿吳王殿下來當工具人,當範例,意圖從重懲治魏王不成?

    果然,接下來,陛下的話,終于從李恪那一次的重處,轉移到了此事上面來。

    魏王御下不嚴,這只是其中的一個過錯,若是魏王本身行為端正,而不是私底下滿腹牢騷。

    那些魏王府的屬官,又怎麼可能會因此而糾集亡命之徒去刺殺朝廷命官?

    听著陛下在那里看似平靜的陳述著事實,一干臣工們方才臉上的輕松早已不見,全都表情凝重地垂首恭听。

    “魏王也是朕的愛子,朕待他甚是親厚,卻沒有想到,他心胸如此狹隘……”

    蔣亞卿等一干魏王府屬臣所作之惡事,雖然他未知此事,但他也必須要承擔責任。

    昔日吳王李恪賭博,都受到了嚴懲,使得皇室風氣陡然一清。

    現如今,魏王李泰的屬官居然敢刺殺朝廷命官,若不從嚴從重懲治,身為天子的李世民心中難安。

    所以,哪怕是內心十分難過,該嚴懲,就必須嚴懲。

    令天下人都知曉,王子犯法,與民同罪。

    說到了這,李世民緩緩地閉上了雙眼,雙手負于身後,許久之後,這才艱澀地道出了對于魏王李泰的處置。

    “魏王驕縱跋扈,識人不明,御下不嚴,心中私念甚重……以致屬臣做出此等駭人听聞之惡事。

    故削其王爵,降為東萊郡王,再削封戶五百……”

    #####

    一干朝廷重臣,離開文成殿之時,仍舊覺得心有余悸。

    怎麼也沒有想到,陛下居然會如此嚴懲魏王,哦不,應該是東萊郡王李泰。

    長孫無忌身畔的遂良不禁連連搖頭,輕聲嘆息道。

    “陛下這也太,太過了吧……”

    說這話的時候,還特地掃了一眼不遠處的程咬金。

    看到褚遂良那意有所指的舉動,長孫無忌撫著長須,雙眉緊攏。

    總覺得不對勁,雖然這幾年來,魏王李泰的確沒有像過去那樣受陛下寵愛。

    可是,陛下待他還甚是親厚,這一些,長孫無忌都看在眼中,甚至還跟自己聊起過,魏王李泰與太子和好之事。

    說是魏王這段時間與太子走動頻繁,弟兄二人的關系頗佳,這讓他甚是欣慰來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魏王既然不知情,東宮屬官欲取程三郎的性命,即便嚴懲,也不至如此才對。

    總之陛下這樣的舉動,必定會被滿臣文武稱頌,會更令百官歸心,令陛下聲望更上一層樓。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作為舅父,長孫無忌仍舊覺得陛下這麼處置有些過了。

    也不知道等這個消息傳揚開來之後,陛下怎麼去跟皇後娘娘解釋。

    長孫無忌最終只是向褚遂良低聲言道。

    “凡事,都需分兩面來看,陛下這麼做,自有他的道理。”

    等到群臣遠去之後,李世民這才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濁氣,旋及臉上又浮起了愁雲,頭疼地揉了揉眉心。

    這件事情,該怎麼搞,雖然最大的隱患已經清除掉,但是自己還沒有將魏王之事,跟觀音婢溝通過。

    現在自己就已經做出了決定,也不知道娘子听聞之後,會不會心生芥蒂。

    但問題是,自己必須要狠狠地收拾魏王李泰,算是給跟自己打配合的長子李泰一個交待。

    總不能真的為了隱瞞真相,就輕輕地放過魏王李泰,若真如此,李世民都不知道日後怎麼跟長子見面。

    就在他有些發愁,一會過去,該怎麼跟娘子解釋的當口。

    就听到了門口傳來了說話聲,然後李明達這位小可愛滿臉燦爛笑容地移步而入。

    看到了李明達,李世民頓時兩眼一亮,正想著怎麼解決難題,這位小機靈鬼的出現,倒是給了自己靈感。

    李明達看到了親爹那副有些過于夸張的笑臉,不禁好奇地歪著可愛的小腦袋瓜子狐疑地道。

    “爹爹,你在笑什麼呢?笑得這麼古怪。”

    李世民抹了把臉,朝著李明達招手道。

    “哈,爹就是想到了一件好事情,來來來,乖閨女快快過來坐下。”

    “爹爹有個難題,想要請小兕子幫爹爹的忙……”

    李明達乖巧地坐到了李世民身邊,小臉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

    “爹爹說吧,只要是小兕子能夠辦得到的,定不推辭。”

    “那個……乖閨女,你且先看看這個吧。”

    李世民抄起了那份案幾上擺著的馬周所書奏折,遞給了身邊的李明達。

    李明達有些錯愕地看了一眼親爹,還是小心翼翼地攤開了奏折認真地看了起來。

    很快,李明達臉上露出了驚容,抬起了頭來看向親爹,最終她緊抿著紅唇,雙眸生火的繼續看下去。

    直到全部看罷,這才緩緩地將這份奏折擱到了案幾之上。

    只是,一雙明顯有情緒的明眸就那麼看著親爹,意味顯得十分的明顯。

    看得李世民都覺得頭皮有些發麻,有些不太自在地干咳了聲道。

    “那個,程三郎安然無恙。”

    “女兒知道。”李明達脆生生地回答了四個字,繼續看著親爹。

    李世民這才清了清嗓子,朝著閨女道。“放心吧閨女,爹,已經決定嚴懲犯過之人。”

    “那爹爹,四哥會受懲處嗎?”

    “……”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唐第一世家》,方便以後閱讀大唐第一世家第1766章 故削其王爵,降為東萊郡王,再削封戶五百(求訂閱求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唐第一世家第1766章 故削其王爵,降為東萊郡王,再削封戶五百(求訂閱求票)並對大唐第一世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